Advertisement


石家庄劳教所对大法学员的迫害

Twitter EMail 转发 打印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二月九日】二零零零年,我因修炼法轮功,到北京上访被非法关进了臭名昭著的石家庄劳教所四大队。那是一段充满了邪党制造的黑色恐怖,也充满了血腥的岁月,让我一生都刻骨铭心。今天我要把这段历史讲出来。

我们在那里被非法关押的时候,没有什么日历,所以很多事情几乎是连时间都记得不太确切的。

记得在二零零零年十一月份的时候,四大队几乎所有的大法学员都集体罢工,并集体绝食,抗议中共恶党对于我们的非法关押。我们当时每人都被一个普通劳教犯看守,一天二十四小时形影不离,连上厕所都被规定了一天三次。我们绝食抗议迫害后,恶警把我们带到车间,强制我们坐着小凳,听着机器的轰鸣。天气非常寒冷,他们有时强制我们坐在露天地里,包括六七十岁的老人。

当集体绝食到第三天的时候,恶警开始给一部份学员灌食,以后每一次灌食都是这样,用一根橡胶管给一二百人灌食,没有消毒,也没有任何卫生措施。很多法轮功学员被插坏食道。正是那绝食后第三天的灌食使很多学员都便血。大家都怀疑这些恶警在灌进去的东西里掺杂了有毒的药物。

第五天,邪恶的警察又给大家灌食。我亲眼看到石家庄市平山县的大法弟子马素平不配合他们的灌食,两位刘队长(女恶警)拿着钳子用力将马素平的嘴撬开,用大针管使劲往素平的嘴里打着所谓的奶粉。而我自己的胃也被他们插坏了,以至于后来一绝食就吐胆汁。直至今日,我还经常的胃痛。那血淋淋的场面经常会让我被恶梦惊醒。

那时候我们大家利用劳教所生产的产品告诉世人“法轮大法好”,由于劳教所害怕大法弟子将真相传播给外界的人们,所以他们后来有一段时间就不让大法弟子再生产产品了。大家就这样平和的抗争着,没有硝烟,用的是道德和良知。大法弟子用智慧将我们的境遇一次次通过途径传达给明慧网,向全世界转达我们在劳教所所受到的不公正的对待。

二零零一年元旦的时候,很多大法弟子跑到院子里炼功,被恶警狠狠的打骂。二零零一年一月二十三日,所里让大法弟子去观看自焚录像,大家一看,就知道是假的,在恶警还没有放完录像的时候,大家就一起喊“法轮大法好”,我们平和的举动,遭到了恶警再次打骂。我记得就是在年前,大法弟子在灯下飞针走线,绣了一个有法轮图形的法轮大法好的横幅,并跑下楼带着横幅跑了一圈,同样,这些学员遭到了恶警的毒打。

腊月二十八,这一天,天很冷。我们知道我们没有说话的机会,非常小心的我们用牙膏在衣服上写上了“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我们很小心地穿上衣服,只有一个机会,我们可以走出监舍的门,那就是为数不多的上厕所的机会,大家一起往楼下跑,跑到下面开始炼功。而这一次,又是遭到邪党恶警的毒打,很多学员被吊起来,有一位学员甚至休克了。

每天晚上,都会有很多学员被铐着,每一分每一秒都面临着毒打。

大年三十的晚上,很多学员都在喊“法轮大法好”“师父过年好”,学员们被毒打,有的被打断了胳膊。早晨,我们包了那一年只有一次的水饺,但很多学员连那一次水饺都没有吃到。

就在这之后不久,我们集体联名告了首恶江泽民,并公布于明慧网上。整整九十九个人,恶党把大法弟子朱红和刘菊花判了四年。

在这段日子里,有一位邯郸的学员被打逼疯,然而即使这些学员被迫害成精神病人,恶党也不放他们出去。

我亲眼看到,一大队一名大法弟子十五天被逼着不能睡觉,最后她无奈地写了保证书,然后从五楼跳了下来,从此,她残废了,即使她拄着双拐,依然没有被释放。恶党依旧逼着她写保证,写所谓的四书。

我亲眼看到,一位母亲,受到邪党的迷惑,从而放弃了信仰,接着又受邪党的鼓动,和邪党恶警一起迫害她的女儿,她的女儿经常十来天不让睡觉,脚肿的穿不上鞋。对此,她并不感到心疼,而是一味地帮着邪党迫害她的女儿。人性,从有到无,这就是共产党要把好人转化成麻木不仁的没有人性的人。

而我,也被迫写了所谓的四书,成了麻木不仁的人。以前,我从来都不能见那些血腥场面,而在写了四书之后,我的灵魂被蹂躏了,我麻木了。二零零二年,我终于走出了这个魔窟。

这之后我写了严正声明,告诉整个世界,我以前所有对不起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尽管如此,直到今天,我依旧忏悔我写了那所谓四书后的所做所为,我觉得对不起师父。今天,我终于有勇气把那些劳教所非人的对待写出来。我所写的也只是冰山一角。

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非盈利转载请在文章等作品之前标明出处(“据明慧网报导,……”),之后注明明慧网原文链接。商业转载请与编辑部接洽授权事宜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