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出苦难人生后的修炼经历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三月十二日】我是一九九六年走入大法中修炼的。得法前的我,经历了数不清的人生坎坷和苦难。母亲去世早,自己要为弟弟,妹妹操心、牵挂;结婚五年就离了婚,两个小孩自己独立扶养着,在艰难中度日;好不容易等到孩子大了一点,自己已全身是病:心脏有病,有时正睡着觉突然心跳停止一下,自己被憋醒了;颈椎有病;坐骨摔成重伤,不能坐,只能躺着,班也上不了;接着第十一、十二节脊椎两处又摔成骨折,那时的我真是生不如死呀!这苦难何时才到头啊!

儿子先走入大法修炼。他听完师父讲法,整个人变了个样,不再和父母争吵了。他请回《转法轮》,说:“妈,这本书可好了,你看看吧,但是不能躺着看,得坐着看。”当时的我正在休病假,腰脊椎摔骨折了,坐骨也摔坏了,这之前还练过假气功,但是我听信儿子说的,就开始读《转法轮》。可是一看就困,看一会,就睡着了,可我硬是咬牙坚持坐着将书看完。看完一遍《转法轮》我明白了不能带着治病的想法修大法。时间不长我就开始到公园学炼第五套功法了,又过一段时间,不知不觉所有的病都没了,人也精神起来了,单位的同事都看到了我的这个变化。由于亲身体会到了大法好,心里非常高兴,就想叫更多人修炼。亲朋好友走進大法后,每个人都身心受益。

由于对法的理解不深,只是从感性上认识法,也没向内去修心性,遇到问题不知道怎么去做,只是向外找,问别的同修,不知道修自己,又加上产生了欢喜心等因素,一九九八年过病业关状态就变得不好了,一关没过好,疑心也上来了,心性掉下去了,状态也就更不好,最后甚至不能正常炼功了。不能修炼了,那个痛苦真是生不如死。在魔难中过不去关,竟错误地想到过自杀。可是想到师父的法:“自杀是有罪的”,很快放弃了这种不好念头。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很多同修去北京证实法,我却只能在家承受病魔的干扰,光趴着后悔,爬不起来。后来在同修的鼓励下,在师父的点化下,我又开始认真学法修炼。经过这次的教训,我深刻的体会到修炼是多么严肃呀。

二零零二年八月,师父发表新经文《快讲》,我理解到救度世人的紧迫,下决心走出去讲清真相。可是开始不知怎么讲,还有怕心,心里很急,在心里跟师父说:我要能看到同修怎样讲真相就好了。过了几天,我在楼下整理秋菜,就过来一位女同修跟我搭话,问我和周围坐着的老太太酸菜怎么腌呀,随后就讲了“天安门自焚”,中国政府怎么迫害法轮功,我听着,有时插上两句帮她,有时在旁边发正念。同修讲完了,走之前跟我摆摆手。我知道这是师父给我安排的。从此我逐渐的会根据不同的人讲真相了。

尤其是《九评共产党》发表后,大法弟子都在抓住一切机会讲清真相,劝“三退”,救度世人。当儿子被绑架判刑后,我在同修的帮助下去掉了为私为我的心,去掉干扰,利用所有机会与检察院、法院、看守所接触到的人讲真相。在市场停车点,火车上,甚至到监狱探视儿子,都是讲清真相的好机会。有的人从很远的地方来找我,明白真相后“三退”,一再说“谢谢”,我告诉他你要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

我知道这些都是师父在帮着我们大法弟子树立自己的威德。

我在修炼中,去各种执著的同时,也发生了很多神迹。比如,在一九九六年一次集体炼功时,忽然雷声大作,接着,大雨下了起来,当时有的学员就跑到别处去避雨,有的学员未受干扰。炼完功雨也停了。当我睁眼一看,身上除了肩头上有点雨点外,其它地方都是干的。

还有几次,我带着资料一上车,就开始下雨,到下车时,雨就停了。看上去好象都是很自然的。

在儿子被绑架的当天,恶警带走儿子并抄家,开始我有些不知所措,还糊里糊涂的签了字,当我镇定下来发正念后,对来抄家的警察讲大法真相,我通过修炼身心如何受益等,当时我的大法书已经被警察拿走,我对着警察说:我不能不修炼,不能没有这本书,不然我就完了。我还没说完,警察就把收走的大法书送到我的面前。过后悟到是师父看我念正了,在帮助我。

修炼虽然很苦,但当悟到了某一点法理,能体会到佛法的威力时,内心会觉得很快乐。

个人的修炼经历和一点体会,请慈悲指正。

合十。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