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资料点和同修走过的六年历程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三月八日】在二零零零年十一月底,我偶然与一位青年同修认识了,她的名字叫小花(化名),我们相处的很好,经常在一起学法、切磋,那个时候她正在怀孕,不久她家买了台电脑,后来又买了打印机,这样她的家庭资料点就成立了。

因为当时跟其它地区同修没有联系,她做出的资料由我一个人往外发。后来和其它地区同修接触上了,就由我往外送资料。记得有一次拿了一兜子资料,快到家了,从前面進来了一辆警车,到对面,警车停住了,从车上下来一帮警察。

当时,我是丈二和尚摸不清头脑,这突如其来的紧急情况不知怎么处理,紧急关头的第一念就是不能跑,沉着冷静,求师父加持正念,解体邪恶干扰,有师在,有法在。我是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我在做天底下最正的事,救度众生的大事。用正念闯过去。我就漫步清心的往前走。当我回头一看什么也没有了,完全是一场假相。

我从中悟到每一关、每一难来的时候,都是针对我们的每一颗心。当你有怕心就给你演化一场。如果在这场假相中我怕了,跑了,立刻出事。

在二零零二年春天,长春大法弟子刘成军他们被迫害后,邪党在东北大肆抓捕法轮功学员,外边警车经常在叫。资料送不出去,没有人要了。同修又都联系不上了。我就把小花家的资料全部倒到我家,她家一点资料都不放。因为当时她还带着一个不满两岁的孩子,在巨难面前我首先想到的就是她们母女不能出任何差错,一切都由我一个人承担。我就求师父加持正念,清除资料点空间场的一切邪恶干扰,让资料点正常运作。

我们俩在一起学法、切磋、发正念、向内找,随时都在摆放自己的位置。如果在巨难下证实法的事不做了,在家学法,这不是走旧势力安排的路了?旧势力不让我们做证实法的事,不让我们讲真相,不让我们发资料救人。就让我们在家学法,炼功。最后它把我们都淘汰掉。

我们坚决要走师父给安排的修炼路,按照师父的要求去做。首先我们要学好法,讲好真相,发好正念才能做好大法弟子该做的事。我们俩时刻保持强大的正念,摆放好自己的位置,在巨难下就走师父给安排的修炼路,那就是发资料,揭露邪恶,救度众生。很快我们一切都恢复正常了。还是她在家打资料,我出去挨家挨户发。

我们在不断的学法、不断的做证实法的事,相互配合共同精進。每一关、每一难来的时候我们都特别珍惜,利用好每一关、每一难,这是在修炼路上又该提高了。

随着正法進程的突飞猛進,做资料的人也多了。我又去小花家拿资料,進屋一看啊!我们的小同修小花的女儿--只有三岁多,在打资料呢!别看人小,可竟做大事啊。她能打资料、能刻盘、能做真相资料,能讲真相,她还能背好多首《洪吟》

记得二零零四年夏天,我去小花家取资料,她正在打印,我就等一会。和小花妈在一起学法,突然门铃响了,小花妈一看是警察。我们就赶紧发正念,求师父加持,大约半小时没动静了,警察走了。

我走進小花打资料的屋一看,机器正常运转,资料一张一张的往外出。小花她坚如磐石一样坐在那纹丝不动的发正念。她心修的特别稳,遇到什么事都不慌。当我问她“你怕不”,她说“有师在、有法在,不怕!”这就是我的好同修。

在二零零四年腊月初九,我还是照常出去讲真相、发资料。当我回家时,往屋里一進,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满屋子都是资料点的东西,打印机三台,压模机,切刀,压模纸,彩墨喷水,师父法像、论语、真、善、忍大像框,还有打印纸。

这时我儿子说:“妈,小花妈在外地出事了,被抓了。大强(小花丈夫)在外地往咱家打电话,警察在小花妈家搜家呢。他让我赶紧把他家的东西—所有带法轮功的东西全部搬到咱家来,怕警察到他家收,我赶紧都搬回来了。”

我问:“儿子你搬东西时有人看见没有?”他说:“楼上李大伯看见了,再没有人看见了。” 我心里很是感激儿子这时能把资料和全部机器保护起来。

在二零零六年二月至三日,我们整个地区先后有三个资料点的同修被抓了。当时给整个地区带来相当大的损失,我们的资料点也暂时停下来了。我们俩就抓紧时间学法,发正念,向内找,不让旧势力钻空子。不断清理另外空间场的一切邪恶干扰,很快我们资料点又正常运作了,

她当天打,我当天发,家里不留存资料。每当有同修被抓时,我们俩都做大法弟子该做的事。我们俩用正念配合了六年,做大法弟子该做的事,时刻按着师父要求的三件事去做。圆容大法,配合整体,助师正法完成史前大愿。在伟大慈悲的师父的呵护下,我们在不断的精進,不断的提高,顺利配合六年。我非常珍惜在这六年当中,我们所走过的修炼路程。

小花在二零零六年七月份搬家了,她女儿该上学了。我祝愿她们母女在修炼路上要更加勇猛精進。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