辽宁铁岭市辛恕仁遭邪党迫害事实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三月二十日】辛恕仁,辽宁省铁岭市工人街人,一九九八年六月走上修炼的路。修炼前,辛恕仁身体非常不好,胃肠、肾脏等都有疾病,长时间医治均无效果,苦不堪言。辛恕仁修炼法轮功不久,这些病很快消失,达到了一身轻,亲身感受到了大法的神奇和师父的慈悲。通过看大法书籍,辛恕仁真正懂得了做人的道理。

然而以江泽民为首的中共恶党出于妒忌心、一党私利及流氓本性,利用所控制的所有媒体铺天盖地的污蔑宣传,挑拨广大民众对法轮功的仇恨,对广大修炼人进行非法抓捕、敲诈、毒打、关押,很多人被迫害致死。辛恕仁要为大法说句公道话。

一九九九年十月,辛恕仁去北京上访在府右街信访办被抓,被警察绑架回铁岭,关押在铁岭看守所。区公安分局孙立忠等人向家属勒索三千元后被释放。

二零零一年二月,辛恕仁再次去北京上访受阻,被银州分局绑架到铁岭看守所,后被非法劳教三年,先后被关押在铁岭教养院、辽阳教养院、昌图关山子教养院。

辛恕仁在辽阳教养院期间因拒绝看污蔑大法的录相,与周顺、徐增臣被恶警关进了小号。遭到了恶警杨某及其指使的几个普犯非人的折磨,两手被手铐扣在墙上,一天只许解两次手,吃饭时只给一小块玉米饼和一点水,还不时遭打骂。其他十几个同修也同样遭到了毒打和折磨。在小号关押几天后,又被强制送往昌图关山子教养院。

关山子教养院更是个邪恶的地方。辛恕仁拒绝共产邪党的洗脑及邪党文化灌输,被管理科科长宋铁、分队长高启龙指使几个普犯推到一个空房子里一阵毒打。恶警用脚后跟使劲撞辛恕仁的大腿根,把大腿撞肿、发黑发紫,导致长时间行走困难。还按倒他往嘴里吐口水。

恶警在每个小号里都设了两个普犯看管,恶犯在寒冷天气用水杯往法轮功学员的头上浇冷水,还用纸壳扇风。

有一次,辛恕仁拒绝到操场上去站立,被几个恶警推到办公室,一起动手用电棍电。后辛恕仁被关进小号,被教养院书记王克一阵电击。辛恕仁的两只手被恶警反扣在墙上动不了,还不让睡觉,一睡就被打醒。

隔壁小号关押的是大连的姜军松,被打的满脸是血,连墙上都溅满了血。恶警二分队队长吴占军和石某每天都拎着电棍去小号电击法轮功学员、打窝心拳,邪恶至极。

有一次,辛恕仁因为拒绝所谓的学习又被关进小号。看小号的恶警(不知姓名),对辛恕仁强行剥光衣服。此时正是寒冬天气,辛恕仁两手被反扣墙上(墙上有铁环固定),然后把牢门打开,让冷风往里吹,恶警又令牢里看管辛恕仁的普犯穿上棉大衣,戴上棉帽、棉手套,冷冻了七个小时之久,从小号放出来时,因为手脚都不能动被抬了出去。还有一次,辛恕仁为了抵制邪恶的迫害进行了绝食。宋铁指使普犯将辛恕仁按倒在大铺上(那时没有床),用汤匙撬开嘴往里灌啤酒,他还左右开弓打了辛恕仁二十几个耳光。扬言再绝食一次,就灌白酒,还指使普犯用铺板打嘴。狱医张帆在灌食时故意上下抽动胶皮管,说是灌食,实际在折磨。辛恕仁拒绝灌食,也被左右开弓打嘴巴,打辛恕仁的恶警一直打到累得一屁股坐在椅子上,脸色苍白。

在关山子被关押的法轮功学员,几乎都被关过小号受到非人的折磨,有一位黑龙江的法轮功学员严宝军被关小号长达四十八天,三十晚上没饺子,正月十五没元宵,只有那冰冷的背铐。遭毒打头被撞在暖气片上,血流不止,在小号里不打麻药就残忍地缝针。这段日子里被迫害致死的两人是大连的陈勇;沈阳的李效。致残两人是大连的徐骏、旅顺的朱小飞。

辛恕仁于二零零四年一月期满被释放,在家继续学法看书,讲真相。邪恶仍派人监视,在家仅呆了十九天,就被片警张敬彪带领两名社区人员来家骚扰。发现有书,问辛恕仁来源,被辛恕仁严词拒绝。他便给区局打电话,孙立忠、扬东升还有几个不知姓名的人来到辛恕仁家,将辛恕仁绑架到区局。

辛恕仁对邪恶的要求,一概拒绝,被强行送到铁岭市看守所,关押了一个月。在此期间,辛恕仁抗议迫害并绝食,被狱医钱大朋打了耳光,并找了四个普犯,将辛恕仁按倒在地板上强行灌食。并又一次被强行送到铁岭教养院非法劳教三年。

在铁岭教养院的教育队里因拒穿号服,被恶警王贵军先是毒打,后用电棍电击,又指使普犯周建华等人毒打辛恕仁和同修康平的李金生,清河的刘庆玉。恶队长曹阳毒打横迫河乡的林森青等同修。这些迫害事件都是受副院长李铁民的指使。后来所谓的教育队被解体了。辛恕仁又被送到一大队与普犯关押在一起。二零零五年四月,大队长苗占宝强迫四名法轮功学员做奴工。当时辛恕仁等四人以绝食的方法坚决抵制。苗占宝(外号苗老四,教养院四大恶人之一)恼羞成怒。早上先打了靳立国、韩见志、李士棉。晚上收工回来,把辛恕仁等四人叫到办公室,又对他们大打出手,脸和鼻子都打出了血。

第二天早上,李士棉三人又被打的口鼻流血,脸被打青,腿被打坏。在一大队这段日子里,辛恕仁们不穿号服并集体绝食以示抗议抵制迫害,苗占宝领着几十个普犯对辛恕仁等四人进行毒打。苗恶狠狠挑拨这些社会渣子说:“他们不吃饭,你们也别吃饭。”让他们仇恨法轮功学员,更加残暴的折磨辛恕仁等人。当时,被打最重的是大甸子的杜达林,眼睛几乎被打瞎,耳朵被打聋。李千户的刘文板脸和腰被打坏。还把杨佰成、王冬亮架了出去。恶警普犯一拥而上,戴背铐,用电棍电击全身、口腔、牙齿。手腕被手铐勒出了血。王东亮被拖至大门口,剥光衣服,用电棍和拳脚疯狂的毒打,肋骨也被打断了。直接行凶的恶警是马佳、边贵权、那世忠、李春扬等人。看辛恕仁等人坚决抵制,也就不逼出工了。后来铁岭教养院的法轮功学员被强行送往本溪教养院遭受迫害、洗脑,强行灌输党文化,强迫放弃信仰,强迫非人的奴役劳动,这是对人权的粗暴践踏。

辛恕仁因为坚持修炼前后被非法关押了六年之久,身心、家庭受到了极大的伤害。以上所揭示出来的迫害事件,也只是千千万万受迫害法轮功学员经历的一小部份。八年来,江泽民及中共恶党对法轮功灭绝人性的迫害是用语言难以描述的,对信奉“真、善、忍”宇宙特性的人们大打出手。集古今中外邪恶之大全,集中共恶党历次整人运动、残忍手段之大全。,天理难容,这些邪恶之徒也必然遭到灭顶之灾。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