齐齐哈尔市碾子山恶警对我的迫害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三月二十五日】我是黑龙江省齐齐哈尔市碾子山法轮功学员。修炼前体弱多病,是单位、邻居都知道的老病号,患有16种疾病,常年打针、吃药、住院也无济于事。经医院专家多次会诊,说是综合症无法医治了。

就在我最痛苦的时候,经熟人介绍,我开始修炼法轮功。当时我也不大懂什么是心性,但我有个不好的习气爱骂人,决心把骂人的习气改了,按真、善、忍要求做个好人。两个月后,大法的神奇在我身上显现了:我身上的16种疾病全都好了。当时的心情别提有多高兴了,每天学法炼功,从内心里感激师父和大法。

1999年7月,中共开始在全国范围通过新闻媒体造谣、诬陷法轮功,阻止我们修炼。为了让政府和人民了解法轮功受迫害的真相、澄清事实,我和几位法轮功学员于2000年6月27日进京上访。三位学员到达北京,我们七人在火车上被绑架。

我们被送到当地东安派出所。警察用手铐把我们铐在暖气管子上,站不起来,蹲不下。警察田曙光打我耳光,所长刘福文和警察王石一直疯狂的谩骂我们和法轮功创始人。在繁荣派出所,一个姓宋的警察用板条抽打我,用两个塑料袋套在我的脑袋上,然后在脖子后面系上,闷的我几乎窒息,警察们却在一旁哄然大笑。在跃进派出所,在石少双指使带领下,所有跃进管辖区的法轮功学员都遭到严酷迫害:其中徐林山(已于2008年2月11日迫害致死)梁金玉迫害惨重。

我们这十个修炼人先后被关进碾子山区拘留所,被非法关押一个月,在这一个月中,恶人用各种手段对我们进行迫害:用卑鄙下流的语言谩骂侮辱法轮功学员;用拳打法轮功学员的头和脸,用棍棒疯狂毒打法轮功学员长达几个小时;用塑料管鞭打法轮功学员;审问时如不说话就用塑料方便袋套在法轮功学员的头上,然后在脖子处将方便袋口系上,将法轮功学员憋得脸色发白,喘不过气来。其中一名学员昏倒在地上,他们又用凉水将其浇醒;用手铐将法轮功学员两手交叉背到身后,然后用砖压上,长达一个小时。

警察白天毒打我们,晚上酒后更是借酒撒泼疯狂的殴打,走廊里不时的传来法轮功女学员的惨叫声。他们边打边问:你还炼不炼?他们还掠夺法轮功学员的私人财产,非法罚款3000多元。一个月后我们才获释。

自那次我被拘留迫害回家后,我们全家从没过上安稳日子。东安派出所恶警王石几乎天天到我家骚扰。身体硬朗的老父亲由于惊吓几个月后过早的离世了。

2001年6月,有两位同修洗完澡路过我家,便到我家坐坐。她们刚进院儿,就被邻居告发,十来分钟后警察将我家包围,王石从我家房顶跳过来,进屋就翻,把大法书、师父的讲法带、录音机及三百元钱全部掠走,我再次被非法拘留。拘留不到一周的一天夜里,恶警王石带两个恶人,都喝的醉醺醺的来提我出去,想继续迫害我。由于当时值班人员阻拦,我才免于毒打。由于惊恐我一夜未合眼,第二天为免类似的事件发生,我们将昨夜的事向拘留所所长刘明反映,刘明偏袒王石竟说没有那事。

两个月后我被非法送往齐齐哈尔市劳教所继续迫害。我被送走后刘明竟以送我走的坐车费用为由,向我丈夫索要一百元钱。而且碾子山拘留所一直非法搜取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的饭火钱。

2002年我从劳教所回家,可是11月份,在碾子山“610”头目阴立切的谋划唆使下,碾子山地区办起了邪恶的洗脑班。我在洗脑班被非法羁押20天,以一天不转化就交十元钱的取暖费用为名,非法索取200元钱。

希望盲目跟从中共恶党迫害好人的警察、610及居委会人员,尽快悬崖勒马,中共历史上任何政治运动中被充当打手的人都没有好下场。因为“善恶有报”是天理。

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