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女子监狱对法轮功学员的残酷迫害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三月四日】浙江女子监狱,这家所谓的部级文明监狱,在其华丽的外表下掩盖的却是其邪恶的本质和对法轮功学员的残酷迫害。从2000年开始,监狱开始参与迫害法轮功,原金华法轮功义务辅导站站长高某、原杭州辅导站副站长金美华,以及其后浙江地区被非法判刑的法轮功女学员都被关押在这所杭州市区的监狱里。

1、强制洗脑,利用犯人摧残法轮功学员

监狱的副监狱长蒋某、副监狱长方玉红、教育科的林芳、吴某、赵文煊(音)都是所谓的监狱转化领导小组的成员;邪恶之徒有:吴瑛、王虹、沈来、张金云、徐向红等。她们从一开始对于拒绝妥协的法轮功学员采取关禁闭、不让吃饱、强化学习、不让订购食品;对于知识份子出生的法轮功学员不让看任何书籍和报纸、不准接见亲属;对拒绝在信件上署“罪犯”两字的法轮功学员的信件不予寄出等方式,千方百计地实施中共邪党的迫害政策。在这些方式都不见效的情况下,2003年底又将70-80名法轮功学员中态度强硬的单独关押到其他监区,对他们进行孤立,并实施所谓的“春雷攻坚计划”,但这些计划并没有使坚定的学员动摇,4-5个所谓包夹犯的轮番轰炸、邪恶的组织观看那些满是谎言的录像。

对此这些邪恶不肯善罢甘休,他们搬来其它女子监狱的邪恶做法,2004年6月开始腾出一层楼的监舍单独关押了8名拒绝妥协的法轮功学员,利用24小时轮番大音量播放邪恶录像,如果闭着眼睛拒绝观看,他们就用手翻你眼皮、掐你的眼眶、强迫你睁开眼睛,并以强制学员写体会的方式对法轮功学员进行精神和肉体的高压摧残,不写体会、不写保证就不让睡觉,连续20多天不让法轮功学员睡觉。

监舍内不见天日,门窗紧闭,窗帘紧拉,不让法轮功学员知道时间,不让学员外出上厕所,方便只有房间内的一个马桶。每天只给一点水,到后来拒绝妥协就没有水,不能洗漱。

在20多天的时间里,恶警开始还用所谓的伪善,一看软的不行,就来硬的,满屋子都是邪恶张贴的大字报和大标语,充斥着对大法和法轮功学员的谩骂和诽谤。这些邪恶之徒开始剥去伪善的外衣,开始对学员动手动脚,派来监狱里最强壮、最暴力的暴力犯对法轮功学员进行“包夹”,开始动手时号称你坐累了帮你按摩一下,下手非常狠,法轮功学员只要做出拒绝和反抗的姿势,他们就污蔑说:“你们法轮功还打人?”并以此为借口大打出手,趁法轮功学员睡眠不足、被折磨得神志恍惚时强行握住他们的手在所谓的“五书”上签字。

很多法轮功学员被折磨得不成人样,朱媛珠被折磨了20多天不能合眼,原来漂亮的外表、美丽的30多岁的少妇被他们折磨得像50多岁的老太太。

从那以后,浙江女监的邪恶升级,对于刚入监的法轮功学员,用他们的话讲:“法轮功的适应能力很强,只要一适应这里的环境就转化不了了。”所以一入监就直接被带到上面的那种单独的监舍内,实行强制洗脑,不妥协就一直折磨下去。2006年3月杭州法轮功学员杨杰(音)就被这样关押了数个月,但依然坚定,令恶警无计可施。

浙江女监利用那些真正的罪犯,来干这些最邪恶的勾当,如1996年轰动全国的金华增值税发票案的主犯被判死缓的吴瑛,就是其中最邪恶的成员,她们用这种方式向邪党摇尾乞怜,混得在里面不干活、多拿分减刑的目的。

更有甚者,杭州的一名经济罪犯王虹由于做所谓的转化工作有功,原来12年的刑期过半没多久就得以释放,之后还本性不改,2006年10月还回女监给所有的包夹犯传授所谓的转化法轮功的经验,监狱将这些邪恶的流氓手段整理成册,让所有的包夹犯学习,其中就讲:转化学员要采用“红脸”和“白脸”两种角色,让我们的学员以为某人是真正对她好的,套出学员的心里话,找到学员的弱点,然后让“红脸”上场猛攻学员有漏的地方,折磨法轮功学员。

2.文明掩盖下的迫害

不光是法轮功学员在此遭到迫害,那些没有权、没有钱的普通犯人在这里的日子也不好过,超强度的劳动任务和超长的劳动时间,牢头狱霸的折磨,也使他们不堪忍受,私下都说法轮功好,佩服法轮功学员敢于讲真话、坚持“真、善、忍”的美德,可是因为怕被扣分而不敢接近法轮功学员,在省女监得到好的位置的犯人是哪个恶警的关系户已经不是秘密,这些恶警会公开维护自己的关系户,而这些关系户也要每年定期进贡,否则到手的美差随时会被撤掉。

这所“文明监狱”不时会迎来省、部级领导的参观和外国团体的参观,他们的到来却是犯人的恶梦,本来就要很早起床的他们要更早的起来做粉饰工作(大扫除),而这些是不能占用奴役时间的,只能从犯人的休息时间中挤出来。每到这时那些敢于说真话的犯人(不认罪的,揭露狱内黑暗的,还有未妥协的法轮功学员)就会被恶警藏起来,避免对他们的粉饰带来影响。

对外宣称的8小时劳动时间和一周六天的工作日只是虚伪的谎言,加班是经常的,甚至会挤压犯人们吃饭的时间,难得的一个月甚至半年一天的周日休息对于那些看重利益的恶警简直是恶梦,所以她们会在这个休息日想出各种招数折磨犯人,学习政治,禁止一切娱乐活动,最后犯人会说还是出工好,此话正中她们的下怀。

2006年5月1日,一名20岁刚出头的女孩,本来还有2年的时间就可以回家了,因为不堪牢头狱霸的长期打骂和侮辱,多次向恶警反映要求调监舍和生产组,无人理会的情况下,上吊自杀身亡,这对于恶警来说可是大事,她们的奖金泡汤了,文明监狱的牌子岌岌可危,从此他们歇斯底里的做起了垂死的挣扎,对所有的监区和犯人进行大规模的清监,连一个小小的塑料袋都成了违禁品。

更可笑的是这些所谓不信鬼神、敢和天地斗的邪党恶警,却在出事的监区门口挂起了某种野草,说是用来避邪的,岂不知邪党就是最邪恶的黑帮。

杭州法轮功学员金美华2007年6月再一次被绑架,其聘请的律师为其作了无罪辩护,但邪恶的杭州下城区法院无视法律的尊严,依旧按照“610”的指使判了5年,金美华现在又被送进了浙江女子监狱这个魔窟。

希望所有的正义人士关注在邪党监狱遭受迫害的法轮功学员,帮助制止迫害。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