辽宁省义县数名法轮功学员遭受的部份迫害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三月九日】

一、修大法祛病健身,讲真相遭邪党迫害

文/辽宁法轮功学员

我今年五十多岁,九七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得法前我满身是病,胆痉挛胃成天痛、神经官能症,交通事故又使我致残,坐骨神经痛,走路脚抬不起来,一拖一拖的,到了晚上腿就抽筋,使我昼夜不眠,成天心烦意乱,活的生不如死。九七年修炼法轮大法后,我以真、善、忍为准则,处处都要求自己做一个好人,所以我的身体和思想境界都发生了很大的变化。

通过我的修炼,我周围的人都看到法轮大法真是利国利民、百益而无一害,也都知道修炼法轮大法的人都受益无穷,所以修炼的人越来越多。九九年以前就有一亿多人修炼法轮功。

九九年七•二零江罗一伙别有用心的恶人,一看炼法轮功这么多人,它们就起了妒嫉心,利用他们手中的权力,对法轮功和大法师父进行诬陷、诽谤,对法轮功学员进行打压抓,动用全国电视台、媒体造谣煽动,让全国不明真相的百姓抵触大法,把一亿的法轮功学员推向政府的对立面。这时每一个修炼法轮大法的人都成了被打压抓的对象,我也是其中的一个。

当时我以为政府不了解法轮功,想告诉政府法轮功不是非法组织,更不是邪教,他们都是信仰“真、善、忍”,按“真、善、忍”做好人的人,所以去了北京上访。我在去北京的路上,所有的路口都有警车警察堵截,我还没有到北京在承德就被绑架了,当时兜里带的七百元钱和身份证都被承德公安恶警抢走,非法扣留一天一夜,第二天与其他法轮功学员一样由义县政法委劫持到义县,到义县火车站铁路公安和义县公安四十多人,把火车站团团围住,将所有的法轮功学员由各乡镇派出所绑架走。我由城内镇西派出所绑架走。后来又由镇东派出所绑架洗脑,然后又由街道劫持去办洗脑班。

九九年九月二十三日,县公安局政保科和镇东派出所怕我再进京上访,让几名警察用警车将我从家里绑架到镇东派出所,连夜和十几个法轮功学员一起被提审和洗脑。由于我们不配合,不放弃修炼,被非法拘留十五天。在拘留所里,我看到法轮功学员被戴手铐、脚镣,被恶警拳打脚踢,被迫害的非常严重,只因为我们做好人而被迫害。十五天后,治安科以罚款为由勒索一千元才放回家,没给任何凭证。

九九年十月底,共产恶党给法轮功定为×教,街道又把我绑架去,由义州镇、建设局、街道办洗脑班,不让回家,五天后还要交一千元钱才让回家。

二零零三年我到镇东派出所补办户口,主管户籍的杨××问我还炼没炼法轮功,我没有正面回答他,只告诉他,谁按“真、善、忍”做都是好人。可是这个管户籍的杨××竟到治安科举报了我,当天晚上,治安科来了几个恶警到我家抓我,我识破了他们的阴谋,使其没有得逞。这个管户籍的恶警杨××,从九九年迫害法轮功开始他就积极参与,并从我们法轮功学员身上勒索钱财。

在此,我奉劝那些还在昧着良心迫害法轮功干坏事的恶警恶人,别为了眼前的蝇头小利去伤害一个按“真、善、忍”做好人的人,这是犯罪,天理不容,会遭报的。我奉劝你们赶紧悬崖勒马,停止迫害大法与法轮功学员,给自己和家人留条后路,不与恶党为伍,退出恶党的相关组织——党、团、队,天灭中共时才不被牵连。

二、夫妻受迫害的事实

我是义县法轮功学员,一九九九年初,我和我丈夫喜得大法,严格按照“真、善、忍”标准去做,就在我得法不到一周时间,我一些不知名的病全部消失,身体达到一身轻的状态。通过学法,我们善待身边的所有人。

然而,九九年七•二零,江氏流氓集团疯狂迫害法轮功,到处造谣、欺骗世人、诽谤大法,作为一名法轮功学员,我要把真相告诉所有人。二零零一年十一月三十日,我去朝阳地区写大法真相,被不明真相的世人举报,被非法关押当地看守所,被灌食迫害。五天后,又转送义县看守所非法关押,到十二月三十一日,被政保科张彦复、王占林、周化来勒索四千元钱放回。

二零零四年农历二月初二,在派出所许大志指使下,丁广勇、王彦和、董金、李刚、王英男、李东野等人以两会期间不能进京为名到我家抄家,以翻出一盒磁带为由把我绑架到义县看守所,非法关押二十多天,然后勒索三千元钱后放回。

二零零六年八月六日,我去白庙子乡送真相资料,被当地一个村民和张清泉发现,于是他们大打出手,鼻血流出,然后又被带到派出所进行殴打,恶警李岩让我跪着,不跪就用一米多长棍子猛打,当时胳膊、腿、臀部青紫,头发拽下很多,后又转到义县看守所非法关押,我绝食抗议,八月十三日在义县国保大队姜成的同意下,由刘海志、王宁、周化来等人把我送马三家教养院,结果被拒收。回来后被勒索一千五百元钱放回家。几天后,刘海志、周化来又到我家骚扰,又到我丈夫单位骚扰,遭拒绝。

在此期间,我丈夫也受到严重迫害。有一次义县义州镇振兴街居民委员会的王佳兴在不明真相情况下,找到他单位说这说那的,无中生有,从他单位勒索一千元钱才了事,他单位领导扣他二百元钱。还有一次,丈夫到义县刘龙台地区讲真相,被不明真相人举报,被刘龙台派出所、工商所的人绑架到刘龙台派出所,遭到恶警们的殴打,之后义县国保大队王占林等人也到派出所,他们把他非法关押在义县看守所第五天后,勒索八千元钱后放回,他单位扣了他八百元钱。

这就是我们几年来遭受迫害的经历,其实写出这些就是让那些曾参与迫害的人,赶快停止迫害,因为人都有良心在,其实你们也是被谎言蒙蔽,也是受害者,赶快找真相,明白过来吧,为自己的未来,别一错再错啊!否则,天理不容啊!

三、三次进京遭到的迫害

我是辽宁义县大榆树堡镇村民。于九八年喜得大法,得法不足一个月,纠缠我多年的病魔便不翼而飞,使我身心受益,幸福无比。这期间我的亲朋好友、邻里乡亲都见证了大法的神奇,说我简直就象换了个人。不到一年时间,我丈夫和儿子也相继走上了修炼的道路。

到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氏流氓集团开始疯狂诬蔑、诽谤大法,抓捕迫害法轮功学员。为了争取合法的修炼环境,证实大法的美好,我们自发去北京上访。在十月七日,我们刚到天安门广场便被恶警“六一零”人员堵截,非法劫持到拘留所,许多学员被殴打、戴手铐、强制照相,每人勒索二十元。

到第二天八日,义县大榆树堡镇派出所恶警董成付、太宝金到北京,强行搜身、将现金扣留,将我们绑架押回义县看守所非法关押迫害,不许学法炼功,强迫背监规、坐板,吃喝拉撒睡都在一起,吃的是非人的食物。本来规定半个月的拘留期,恶警延期至三十七天,又勒索一千四百元,才放我回家。

在这以前,邪党镇政府和派出所多次办洗脑班,将我们非法拘留了十多天。

在二零零零年,镇派出所和村干部时常来骚扰,强迫写保证书。十月份,我又去北京上访,到锦州车站被恶警拦劫,强迫洗脑看诽谤大法的电视,夜里,县、镇恶警把我们带回县看守所非法关押三十七天,我们携带的现金被恶警唆使坏人偷骗一空,期间恶警王军林到我家欲勒索二千元钱被家人拒绝。

我被送马三家非法劳教。在那里恶徒犹大们整天攻击,不让睡觉,不许说话,不让上厕所,强迫看诬蔑大法的电视,坐板凳,站军姿。有不转化的学员成天被逼写揭批转化书,给绝食的学员强迫灌食,真是邪恶至极。在这期间我坚持抵制迫害,不配合其指使,原定二年的非法劳教在六个月后就解除了。在家人接我回来的过程中,恶警又勒索二百元现金。

到二零零二年我再次去北京证实大法,在一月二十一日,到天安门广场打出了“法正乾坤”的横幅,喊出了“法轮大法好”,在师尊的慈悲呵护下正念闯过来,平安回到家。由于同修被非法抓捕去,镇派出所、村书记又来骚扰,逼写保证书,又想勒索钱财、要房照,又威胁送我去劳教,在我正念抵制下全未能得逞。

一天晚上,恶警所长王广义同吴景平等人闯入同修家,欲绑架我,将我拖出二十多米时,我就不省人事了,他们怕担责任,灰溜溜的走掉了。第二天邪恶之徒不肯罢休,恶警邹福利和左某又以核实材料为名,企图勒索二千元钱,在我和家人正念抵制下他们又未得逞。

在二零零三年秋后,恶警还不肯放手。几次来家欲劫持我,我被迫流离失所二十多天。在十一月十二日所长王广义、胡利堂、吴景平、邹福利、李凤春五恶警闯入我家,非法抄家,结果只搜走了一本日记。第二天早上七点,他们又来我家,强行绑架了我儿子,到派出所一个小时就送拘留所非法关押十五天,还勒索二百二十元所谓“伙食费”。

我们所有法轮功学员都是无辜被迫害的,师父是被诬陷的,大法是被恶毒攻击的,我们都是按照“真善忍”的标准去做好人、更好的人。乡亲们啊!不要再受邪恶的谎言欺骗了,快清醒过来吧!快退出邪恶的党、团、队组织吧!千万莫做恶党的陪葬啊!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使你们都拥有美好的未来,祝大家幸福平安!

四、被义县聚粮屯乡派出所绑架勒索的经过

我是义县聚粮屯乡法轮功学员,以前自己体质不好,于一九九八年喜得大法,修炼不到两个月多种疾病不治自愈,走路一身轻。九九年七二零江氏集团疯狂迫害“法轮功”,我更加坚修大法,结果遭到了邪党恶警的迫害。

二零零零年农历正月初六,我在家看师父讲法录像时,被村长许继明、书记许香云举报,告知乡派出所,被乡派出所恶警强行绑架到县看守所,非法关押了一个月,最后勒索一千三百四十元钱放回。

二零零六年九月二十六日晚,由村长郭瑞成带路,乡派出所所长周宝军、警察程坤、刑警大队潘国栋、县国保大队王占林、王军林等多名恶警把我绑架到义县看守所,被非法关押四个月,当时家中十二岁女儿无人照顾,我婆婆七十多岁一看见警察就哆嗦。

亲友们找周宝军,他不搭理,后来给他三百元钱,才对亲友们说:得花上几万元钱,人才能出来。后来亲友们凑了一万多元钱交给了周宝军,才办了个取保候审,把我放回来,而被勒索的钱,竟连个字据都没留。这就是邪党所说的和谐社会中,所培养出来的文明警察的行为!望正义的人们远离邪恶,为自己选择美好未来吧!

五、全家被邪党恶警迫害的事实

我是义县聚粮屯乡的法轮功学员,全家四口人都修炼大法,通过修炼全家和睦,身体健康。这样的好功法对社会和每个人都是百利而无一害的。可是九九年七•二零邪党开始迫害“法轮功”,我们全家也和全国法轮功学员一样,遭到了迫害。

二零零零年农历正月初六,我们全家人正在家中,看师父讲法录像时,被村长许继明、书记许香云举报告知派出所,结果被恶警绑架,送进县看守所,非法关押了三十天,并勒索五千三百六十元钱后放回。

二零零一年六月三十日,乡派出所所长周宝军和义县公安局政保科恶警到我家抄家,拿走了大法书,把我带到派出所,勒索五百元钱才放人。

二零零二年十月二十四日,乡派出所所长周宝军带领多名警察闯入我家,把我小女儿象抬猪似的抬上了警车,裤子都被刮破很长口子,非法关进县看守所,非法关押二十二天,被勒索五百元钱后放回。

以上就是我们全家人的遭遇,希望所有世人快快找真相,选择美好未来。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