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龙江双城市迫害法轮功者遭恶报案例(一)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四月二十九日】法轮功学员以救人为目地,整理出的哈尔滨双城市这些恶行恶报的案例,虽然仅是冰山一角,但希望那些不明真相、仍然一意孤行迫害法轮功的人能从中猛醒,摆脱中共邪党的操控和毒害,退出邪党,争取一个好的未来。

一、双城市公检法迫害法轮功的人遭恶报案例

1、双城市恶警吴建华遭恶报身亡,殃及妻儿命丧黄泉

双城市恶警吴建华迫害法轮功学员,遭恶报患怪病死亡,并殃及老婆、儿子暴病命丧黄泉。

双城市恶警吴建华,男,五十多岁,原是双城市联兴乡派出所所长,后调双城市东风派出所任所长。吴建华在任联兴乡派出所所长期间,疯狂迫害当地法轮功学员, 绑架进京上访的法轮功学员,在乡政府办洗脑班;对坚定的法轮功学员送双城市看守所拘留关押,进而进行劳教;对法轮功学员进行罚款,多则几千元;还株连九族,对去向不明的法轮功学员亲属进行罚款,并把其亲人当人质送洗脑班迫害;还纠集农村不明真相游手好闲的村民绑架法轮功学员,把藏在自家菜窖里的法轮功学员抓出来进行毒打后,非法拘禁;吴建华还在深更半夜非法从门下缝隙钻进老百姓的家院内监督法轮功学员是否炼功。

对于吴建华的恶行,其妻子及儿子不但不进行阻止,反而跟着污蔑法轮功。

吴建华在手中勒索到数十万罚款后,得了一种医学上无法查清的一种怪病,将手中的罚款花去大部份也没治好,死亡。

在吴建华死后不长时间,他妻子因尿毒症透析花去了他勒索的所剩的全部钱财也没治好,死亡。

吴建华的儿子吴威,三十岁左右,大学毕业,在双城市六中任教师,在恶党与吴建华的毒害下,不接受真相,不吸取其父恶报丧生又殃及母亲的教训,继续攻击、骚扰法轮功学员。吴威本来有一份较安全的工作,大约在两年前被借调到双城市民主派出所,不着装、也没有什么执法权。但他与民主派出所干警经常到法轮功学员家骚扰,搞什么追捕劳教档案,以查户口等形式对法轮功学员进行骚扰迫害,影响法轮功学员的正常生活。

二零零七年十二月中旬的一天晚十点多钟,吴威一行四人,其中两男是民主派出所警员,一女是吴威未婚妻,在双城市十字街一家迪吧,因上厕所与他人发生口角,被人连捅三刀,将吴威身体穿透,送急救中心抢救一天一夜,死亡。

2、原双城市太平乡派出所指导员孙连福恶行殃及其子身亡

哈尔滨市太平镇(原双城市太平乡)派出所指导员孙连福,被邪党谎言所蒙蔽,执行镇政法书记汪秀晶及哈市六一零恶警的邪恶计划,把进行上访的多名法轮功学员送哈市非法拘留、劳教,有的遭遇酷刑的折磨。

二零零六年孙连福的儿子大学毕业在飞机场从事检修飞机工作,儿媳生完小孩刚满月,孙连福的儿子上班第一天,检修完飞机后用报话机发出检修完毕,可以起飞的命令后,他从机尾向机头走,当走到接近机头时,由于飞机螺旋桨旋转的风力大,一下子把孙连福的儿子带进螺旋桨里,当场死亡。

事故发生后,孙连福与老伴痛苦至极,身体健康状况越来越差。

3、双城市第一看守所原副所长蒋清波作恶多端遭报死亡

双城市第一看守所原副所长蒋清波,多次在看守所污蔑法轮功创始人,恶毒谩骂法轮功,经常打骂法轮功学员,给法轮功学员戴三件(几十斤重的脚镣、用钢筋和铁螺丝特制的比正常重的手铐、连接脚镣和手铐用的铁圆环),折磨法轮功学员。如:被打死的周志昌就被他戴过“三件”。

二零零二年九月蒋清波突然象得了重感冒一样住院,结果确诊为癌症,不几天就死了。

4、双城市公安局“六一零”歹徒刘子敬得恶报

双城市公安局“六一零”歹徒刘子敬,紧跟江泽民流氓集团迫害法轮功学员,刘父为了使其子“立功”、晋升官职,将法轮功学员刘杰给他的真相资料交给了“六一零”专案组,并举报法轮功学员刘杰向他讲真相的事,致使法轮功学员刘杰被抓,几天后被迫害致死。刘子敬现在作了胆切除手术住在急救中心医院。

5、双城市六一零首犯姜宏伟作恶多端殃及家人

双城市六一零恐怖组织自二零零二年以来更加疯狂的迫害法轮功学员,在六一零首犯姜宏伟的带领下把法轮功学员非法抓进监狱,又花上万元租借万家劳教所场地进行洗脑,借用大量的机关公务员、教师,仿效臭名昭著的万家劳教所强迫法轮功学员坐铁椅子,写“三书”。恶徒姜宏伟之妻于二零零二年九月下旬遇车祸住进医院,家庭开始遭报应。

6、双城恶警王志刚绑架法轮功学员遭恶报双侧股骨头坏死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来,恶警王志刚卖力参与迫害法轮功。二零零三年新年前一天晚上,恶警王志刚绑架贴真相标语的法轮功学员,并施以毒打和谩骂。法轮功学员向其讲真相不听,劝其不要打人,他不但不听,还变本加厉的叫道:“我就踢你,看你能把我怎么样。”

二十天后,王志刚突患双侧股骨头坏死(此前王志刚身体一直很健康,并没有此病的征兆),去北京住院医治未愈,三十岁刚出头的他至今仍在轮椅上度日。
7、双城市法院原执行庭庭长迫害好人祸及儿子遭恶报

双城市法院原执行庭庭长那艳侠,在二零零二年至二零零四年间她重判法轮功学员如:闫淑芬判十四年、闫淑华判十三年、王丽判十二年、徐有芹判十五年、黄彦珍判七年、郭凤兰判七年等等,关押在哈尔滨女子监狱遭受折磨,还有一些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劳教,关押在万家劳教所、长林子劳教所等魔窟里进行迫害。

那艳侠自己身体不好不说,他的独生子王宇在打仗斗殴中包赔损失给伤者治病的钱达三十多万元。由于王宇仗势欺人太甚,二零零四年被仇家用刀把手指剁掉,然后再用竹签将一个一个手指按原位置穿在手掌上。那艳侠的恶行最终祸及亲人遭了恶报。

8、双城市农丰镇派出所所长何宗贤遭恶报被撤职

双城市农丰镇派出所所长何宗贤在职期间,迫害农丰镇法轮功群众。法轮功学员狄亚芬、付尧、闫庆福等都是被他绑架后劫持到双城第二看守所的。由于他涉嫌一桩人命案被撤职,并被哈尔滨公安局刑拘。

双城市农丰镇农丰村支书张青,也因迫害法轮功学员遭恶报,于二零零三年正月被停职。

9、双城市乐群派出所所长及两干警遭恶报

双城市乐群派出所所长王柏森,民警赵玉君、付晓赫、紧跟江氏疯狂迫害法轮功学员,从二零零一年上任的二年多里,多次非法抄法轮功学员的家,并绑架法轮功学员十四名,张亚芬、王秀梅、马薪英、王淑荣、顾元伙、赵威等劳教、送洗脑班,共勒索罚款万元。正当他们为所欲为之际,他们为了勒索钱财,将一残疾村民报假案,非法送往双城看守所拘留半个月,致使此人精神失常。因为他们报的是假案,被曝光,所长王柏森被撤职,干警赵玉君、付晓赫被解雇回家。

10、双城市希勤乡派出所所长阎俊遭恶报被判刑

双城市希勤乡派出所所长阎俊、外勤刘永泽、办事员于大全等人在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之后,经常出去绑架本乡的法轮功学员,私设公堂,残酷迫害法轮功学员远近闻名。在二零零一年他们三人都遭报应,因工作失职直接被哈尔滨市公安七处抓捕判刑。

11、双城市乐群乡派出所原所长毛金生被撤职查办

双城市乐群乡派出所原所长毛金生,把迫害法轮功学员当成首要任务。非法搜查、勒索、绑架、劳教法轮功学员,并把在家炼功的法轮功学员抓到敬老院,进行打骂逼其放弃信仰,勒索家属少则一千元,多则三千元,凡进京的法轮功学员,每人必交所谓路费(其实带罚款)一千元到三千元不等。到法轮功学员家中抄家,没有任何手续,看到好东西就拿,象土匪一样,搜到法轮功书的,把人抓走,由家里拿钱取人。此人利用法轮功大发其财。

恶人毛金生现因涉及贪污公款被公安局纪检委撤职查办。

二、双城市双城镇迫害法轮功的人遭恶报案例

1、双城市双城镇城管干部陈永占、冉令才遭恶报双亡

双城市双城镇城管干部陈永占和冉令才二人在二零零零年十二月在秋林公司办洗脑班,除对法轮功学员巨额勒索外,陈永占还采取残暴手法,给绝食抗议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灌浓盐水,多人牙齿被撬活动。更为毫无人性的是,陈永占将女法轮功学员的腰带强行抽掉,逼迫她们坐在冰冷的水泥地上,并用恶毒的语言谩骂法轮功师父和法轮功。二零零二年过年期间,陈永占只身一人去大庆泡小姐,正在寻欢作乐之际,突发心脏病而死。

冉令才在洗脑班上用辱骂、毒打、吊、捆绑、开飞机等手段迫害法轮功学员是他常用的手段。有一次,他从铁栅栏前路过,(为防止法轮功学员跑掉,他们在窗户外安上了铁栅栏,就象监狱一样)看见几个女法轮功学员正在看《转法轮》,他就将她们几人从屋里提出来,死逼不放的问书是从哪里来的。法轮功学员不说,他气急败坏,边打边骂,把她们几个人的脸都打肿了,呈紫黑色,两个多月都没消退。他见怎么打都不说,更生气了,便随手拿起一根细绳向一名法轮功学员的脖子勒去,当时把法轮功学员的舌头都勒出来了,可见用力之大,用心之狠!这还不算,他还把这几名法轮功学员绑在椅子上,开着窗户冻了一宿。

冉令才于二零零三年六月份得了喉癌,当时是食水不能进,在极度痛苦中死去。

2、双城市双城镇副镇长闫善利迫害法轮功学员殃及妻子暴亡

原双城市双城镇副镇长、副书记闫善利,二零零一年过年期间在双城镇秋林公司办洗脑班,且诽谤、诬蔑法轮功和法轮功师父,残酷迫害法轮功学员,并指使恶徒往关押年轻女法轮功学员的屋里撒尿。由于他的作恶,殃及了其妻二零零一年六月十九日晚突然死亡。

3、双城市双城镇邮电局邓振宇遭恶报死亡

双城市双城镇邮电局退休职工邓振宇,家住昌盛街。此人自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来经常跟踪邻居家的法轮功学员,特别看到了张贴的讲真相标语就撕起没完。一天早晨,他一边撕电线杆上的标语一边骂,还一边往沙子堆里踩。一位法轮功学员前去劝阻,他说啥也不听,继续撕骂。此后,原本很健康的他,身体就虚弱起来,脸色变得黑黄,得了脑血栓,再也看不见他出来了。于二零零三年十月二十四日死亡。

邓振宇的邻居王司机,常和邓振宇一起去撕毁救度众生的真相资料。他虽年龄较大,但身体一直很硬朗,自己能挑两桶水走几百米的路。二零零零年一天,他走着走着,突然摔倒在离家只有几十米的垃圾堆旁,回到家时间不长就死了。

4、双城市双城镇文明街夏荣江仇视法轮功,暴亡

双城市双城镇文明街(现改叫和平社区)一委二组的居民夏荣江(个体油工),听信电视对法轮功的诬蔑宣传后,一直仇视法轮功和法轮功学员。一次,趁邻居法轮功学员不在家就把许多脏水倒在了邻家的院子里。等法轮功学员回来后,他故意说:这是我倒的,你们不是讲忍吗?你自己把水淘出去吧!法轮功学员什么也没说,默默的干了一个多小时,才把脏水清理完。

他还经常出去撕传单真相资料。法轮功学员发现后经常劝他,他却说:我就不相信有报应。一天撕完传单后,突然夏荣江右臂怎么也抬不起来,而且疼痛难忍。到哈尔滨医院去检查,也没查出什么毛病,回到家三天后就死了。

5、双城市双城镇里一村长遭恶报

双城市双城镇里六一零不法人员勒索一名法轮功学员家一千元,因家里贫困暂时没钱,打了欠条才把法轮功学员放回。村上不法人员多次到该法轮功学员家骚扰,要走了那一千元钱。当时一姓孙的村长问法轮功学员还炼不炼,法轮功学员说炼!他恶狠狠地说:让你炼,我让你倾家荡产。此人即是村长,又是当地的收奶员。他拒收法轮功学员家的牛奶,给法轮功学员家造成了很大的伤害和损失。

那个曾叫嚣说让法轮功学员家倾家荡产的孙村长,因克扣奶户被告发,被逮捕,交了四十万元罚金才被放回,真的是倾家荡产了。

6、双城市双城镇村民李凤财监视法轮功学员遭恶报殃及家人

在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氏流氓集团镇压法轮功后,村民李凤财偏听偏信其谎言,夜晚监视法轮功学员,企图为村干部迫害法轮功学员提供绑架讯息。

因心术不正,祸及家人,其当兵的儿子在一场车祸中差点丧生,为给儿子治病卖掉了房子。事发后李凤财才认识到人活着要积德行善后,才有平安。

7、双城市赫伟东绑架法轮功学员遭车祸,当场身亡

赫伟东是双城市某公社干部,为了往上爬,本不是主抓迫害法轮功的,他利用一切机会迫害法轮功学员。二零零一年正月初三,一名法轮功学员回娘家串门,赫伟东知道了,就带着恶人郭老六气势汹汹的去绑架这名法轮功学员。娘家饭做好了,赫伟东却没让这名法轮功学员吃。这名法轮功学员不跟赫伟东回去,赫伟东就把这名法轮功学员硬往车上拽,法轮功学员不上车,他们就连打带骂,硬往车上抬,并扬言要把法轮功学员送双城看守所关押。

二零零四年二月中旬,一个亲戚要租这名法轮功学员家的房子,到公社登记时(当时租房必须经过公社允许),正好赫伟东在场。这名法轮功学员便借此机会向他讲真相,他不但不听,反而扬言还要将法轮功学员送看守所。

二零零四年四月,赫伟东遭车祸,当场死亡。

8、双城市双城镇小付家窝棚村村长关凤桐遭恶报入狱

双城市双城镇公社万家大队小付家窝棚村(原幸福乡庆安村)村长关凤桐为还自己欠下的赌债,疯狂勒索本村进京上访的法轮功学员,规定进京上访者每人罚三千六百五十元钱。对家里没钱或人不在家的,雇车到法轮功学员家强抢,把刚刚秋收没来的及卖掉的玉米、黄豆低价卖掉;如还不够罚款金额,撬开门入室任意抬走贵重物品低价出售。如对现被判重刑关押在哈尔滨女子监狱遭受迫害的法轮功学员闫淑芬家,关凤桐把她家的一台农用四轮车强行低价卖掉,还搬走缝纫机等,眼睁睁的把劳动一年仅够维持生计的微薄收入强行抢走,低价卖掉后,钱全部还了关凤桐的赌债。

关凤桐遭了恶报,不但村长职务被撤掉,二零零七年春因赌博被抓捕入狱,还被一刑事案件牵连,被关押至今。当家人去哈市看他时,看见他剃着光头已经瘦的不象样子,家人用几万元钱疏通都无济于事。

9、双城市爱民屯屯长刘宪福夫妇遭恶报患肺癌死亡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来,双城市爱民屯屯长刘宪福紧随江泽民集团疯狂迫害法轮功。其妻更是仇视法轮功,卖力支持和纵容刘宪福迫害法轮功学员,于二零零零年患肺癌死亡。

面对妻子的暴亡,刘宪福不但不悟,还继续行恶,多次去法轮功学员家抄家、监视、骚扰、协同恶警绑架法轮功学员,撕毁、涂抹法轮功传单和标语,毁坏法轮功书籍。法轮功学员多次向其讲真相,善言相劝,但刘宪福全然不听,执迷不悟,二零零四年也患肺癌,二零零五年七月三十日结束了罪恶的一生。

10、双城市某村农民诽谤法轮功,口吐白沫、四肢抽搐

五十五岁的双城市某村农民百般干扰阻挠她老伴学法炼功,他老伴经常劝说他不要听信电视、报纸的诬陷造谣,要分辨是非,不要受谎言欺骗,攻击法轮功是有罪的,会遭恶报的。可是他不但不听劝阻,反而破口大骂,并说:我这么长时间也没遭什么报,我不是好好的吗?我就是不相信我会遭报。

二零零三年二月十七日晚上,他在家里诬蔑诽谤法轮功,并将柜子上的师父法像摔在地上。就在同时他一头栽倒在地上,口吐白沫,四肢抽在一起,不省人事。半天后醒过来,口语不清,半边身子不好使。

11、双城市某农村党支部书记迫害法轮功学员,遭恶报截肢

双城市某农村党支部书记一九九九年九月带妻子(家庭主妇)去北京接上访的法轮功学员,其妻费用全算在法轮功学员身上,给法轮功学员造成严重经济负担。二零零零年九月份该书记与乡派出所所长去吉林公主岭将一法轮功学员带往双城,将这名法轮功学员的八百元钱骗为己有,且事后不还。法轮功学员劝说不要花法轮功学员的钱,要遭报应的。该书记却执迷不悟,几个月后,就在正月初二的夜里,他平地走路却将自己的腿摔断了,而且大脚趾冻伤,并截肢,花了一万多元还没有好。

(待续)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