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蒙古通辽科左中旗张淑杰受迫害经历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五月十日】张淑杰,女,三十七岁,内蒙古通辽市科左中旗电力职工。一九九六年开始修炼法轮功。仅一个多月的时间,她就摆脱了心脏病,干血痨等严重疾病的困扰,成了无病一身轻的健康人。可是自从中共开始迫害法轮功之后,张淑杰多次遭到当地恶党人员的迫害。

一九九九年七月,法轮功被无理打压,张淑杰去北京上访,她想用自己的亲身经历告诉世人,真善忍没有错,法轮功于国于民都是有百利而无一害的。可是在中途就被恶警绑架。

二零零一年五月,保康公安局非法送她到当地看守所关押了七天,没过多久,又被当地公安局的白玉华,何巴根那,于庆林等人强行绑架到当地看守所,又非法关押了十天,之后被送到通辽市转化班七天,同时张所在的单位还被当地公安勒索了三百元现金。

从那以后,片警宋守安,“六一零”人员何巴根那,于庆林,肖钟,白玉华等人经常去张的单位,家里进行骚扰,以至于张所在单位的职工不得不对他们下逐客令。片警宋守安还唆使张的房东不让她租房子,但没有得逞。保康公安局对张淑杰的电话进行监听,她的家还被监视,张本人还受到了不法人员的跟踪。

二零零五年十一月五日中午,一群恶警闯入张淑杰的家中,非法抄家,他们象土匪一般,抄走全部法轮功书籍,之后又到前屋另一个法轮功学员瞿玉玲家抄家,何巴根那用大斧子砸坏了瞿的房门,邵玉红恶警偷走了瞿的存折等物品,还把张淑杰和瞿玉玲一同绑架到看守所。当时天气非常寒冷,她们那时没来得及穿棉衣,还没有行李,她们和另一个也是几乎同时被绑架的法轮功学员李桂芝,就在光板的床上度过了一天一夜。就在这寒冷的冬天,恶警指使白音塔拉乡的女盗窃犯陈笑兰,珠日河牧场三分场的单代晓给张淑杰和李桂芝浇水,一盆盆的冷水泼在她们的身上,从头到脚的浇,而且还要扒光她们的衣服。白玉华值班,亲自指挥,浇够了,就让张淑杰穿上衣服到外面冻着。后来张淑杰绝食抗议。恶警就把她绑架到医院,插上胃管强行灌食五天,张淑杰被折磨的骨瘦如柴,面无血色,心脏病突发,心跳速度每分钟一百三十下,张还被强行拉去打点滴。一个恶警专门围攻她,欺骗,威胁,诱惑全部的招数都使尽了。一个月后,张淑杰与一同遭绑架的那两个法轮功学员都被非法劳教了两到三年,没有任何法律手续,只简单的下了一个所谓的劳教书通知书,在二零零五年十二月五日被秘密送往图牧吉劳教所。

送走之后,家里才知道,已被送到千里之外。张淑杰当时没穿棉鞋,穿着单鞋在冰冷的大汽车上由几名恶警押送。张在途中提出要买一双棉鞋,他们坚决不停车,不许买。到图牧吉劳教所后,立即被送到洗脑班迫害七天,然后被送到劳教队,进行奴役劳动,每天要干十一个半小时以上的活,而且必须完成定额。在高强度的奴役和精神折磨下,又失去了修炼的环境,致使张的肺部出现炎症,呼吸困难。这样也没有停止干活。在长达两年零两个月的迫害中,张的身心受到严重伤害。双腿无力,而且常年的日光灯照射,脸上长了黑斑。张的两年工资被扣掉,造成两万多元的经济损失。

二零零八一月二十五日,张淑杰回到家中。二三天后恶警殷维就让保康派出所的几名恶警跳墙去张原来的家中骚扰,但张已经搬走了。没过多久,殷维再次到单位,没找到张淑杰就打电话威胁,欺骗。还说什么,我知道你住哪,这片归我管等等。

这一桩桩,一件件,都是张淑杰在长达九年的受迫害中的事实。我们告诫那些恶警悬崖勒马,机会不是总有,历史的大审判即将开始。如不抓住这一线得救的机缘,将进入那万劫不复之中。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