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省蒙阴县坦埠镇巩学花被恶党人员毒打的遭遇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五月十四日】山东省蒙阴县大法弟子巩学花于2000年底到北京上访,被北京恶警毒打。之后被劫持到蒙阴某地遭酷刑折磨,之后又被带到坦埠镇政府再次遭到残忍的凌虐。

大法弟子巩学花,今年54岁,家住山东省蒙阴县坦埠镇龙虎寨村。在没得法前,病魔缠身,脾气暴躁,不管做事对错都是依己不依人。自从1998年有幸得法以来,身心受益,脾气性格变好了,做事先考虑别人,身体的疾病不翼而飞。

但就在1999年7月20日这天,江氏流氓集团开始迫害法轮功,动用全国各级、公、检、法、武警以及大型的宣传机器等,迫害法轮功。接着,坦埠镇党委书记刘志民,镇长袁俊海等指使手下工作人员公丕春、于花增,到巩学花家逼交100元的所谓不炼功的“保证金”,还逼迫巩学花三番五次到本村委按手印,找保人、签名等,骚扰的人心惶惶,不得安宁。这时她想起了宪法规定:信仰自由,国家的每个公民都有上访的权利。于是,她在2000年12月21日这天,去北京说句公道话,刚到天安门广场上,就被便衣恶警推进车里,拉到一个办事处,审问之后,又关进地牢,一看地牢里,已经关满了大法弟子在里面,恶警们像恶狼一样,拳打脚踢,手里拿着橡皮棍,恶狠狠的对大法弟子大打出手,有的被打的鼻口流血,有的打的鼻青脸肿,一直打到天黑还不罢休,又一个个拽进车里,把她们送到延庆看守所。巩学花在那里绝食五天后,恶警把她和几个同修放了出来。

在回家的路上,28日到了济南,又被一个受中共蒙蔽的恶人举报,本地派出所副所长李强带领几个恶警把巩学花劫等持到蒙阴一个地方。恶人龚敬安破口大骂,把她们四个人铐在一起,拽进屋里,坐在水泥地上。她眼看着,烧红的火钩烙在大法弟子任良秀的额头上,烙的直冒烟,又接着烙在孙迪梅的头上。迫害完之后,李强、龚敬安连夜又把她们送到坦埠镇派出所,强迫她们坐在地板上、铐在排椅上,又开始大声狼叫着审问她:“还炼不炼?”由于当时人心太重,巩学花违心的符合了他们。恶警又把她们几个大法弟子两腿伸直,铐在排椅上,所长王继全,副所长李强,苗树正、午刚、卜繁伟等恶警们轮班看着,手里都拿着橡皮棍,不让睡觉,谁困打谁。天刚一亮,就把她们铐在雪地里的篮球杆上,冻了一会儿,又推进车里送到蒙阴县看守所里,这一天正是大年三十,在那关押了18天后午刚、孙庆华、张谦等恶人把她和9个大法弟子一起用车拉到坦埠镇政府。

万万没想到,真的走出狼窝又进了虎穴。当天晚上又开始了新一轮的迫害。在党委书记李培信(刚上任),副书记公方震、潘玉山的指使下,打手张谦、张家昭、张明垒、王明军、赵俭、孙纪芳、胡延福、于花增、王友福、冯传启、田永忠、公维东、公衍朋等,都象疯狗一样拼命的把大法弟子一个个打昏死过去,有的打得鼻青脸肿,有的打得口吐鲜血、肋骨打折,全都打得浑身是伤,巩学花被打得浑身没有不痛的地方,就这样连续迫害了三天三夜。有时恶人们还把她们推倒在雪里,坐在雪里,用凉水灌进棉袄里。在关押期间,共产邪党人员把家人赵西春逼迫得走投无路,硬逼迫交了10000元钱,交钱时,赵西春被一群打手恶狠狠的围在中间一阵毒打,打的脸上出血,站不起来。

接着办了9个月的洗脑班,恶人逼迫巩学花家人和三个保人陪着,一天不去罚款50元,还索要800元的保证金,500元的办班费。在洗脑班上,专门迫害大法弟子的主犯有潘玉山、宋丙江,阚士巷,打手孙纪芳、张家昭、赵坚、公维东、公衍朋、张谦、张明垒、王明军等。巩学花总共被罚11450元。镇邪党书记三天两头派王明军带着十几个恶人到家中乱翻。还派赵西岭在背后监视等,又不断的对村委施加压力。

大家想一想,做一个修炼真善忍的好人没有错,中共邪党怕好人多,害怕真善忍。善恶有报,中共必遭天惩。希望父老乡亲都为大法说句公道话,呵护善良,你也一定有个美好的未来。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