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社区治安巡防员讲两个故事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五月十九日】这是两个真实的故事,讲了“奉命工作”的两个人,因为所动的心念不同而给自己带来不同晚年的事。

故事一:从父亲的遭遇看因果

1984年春,父亲左脚踩到一颗手指大的小石头,几天后的晚上疼痛难忍呻吟不止,一开始没处理好,发炎、红肿起来,后来乡卫生院用纱布厚厚地将脚包起来,由于天气热,外面包着里面烂,等把纱布解开,蛆虫到处爬,白森森的骨头都看得见。

父亲转到了市医院,医生说,脚筋都烂了,医不好了,除非截肢,父亲不答应。 最后,一个国民党时的90多岁的老军医给了个独特方法,半年多的医治后,父亲的脚基本控制住了,但左脚已完全变形,成了茄子颜色,形状也象秋天的虫茄子一样,上面有很多洞洞眼眼,还流脓滴水的,让人看着就恶心、害怕。

我们都以为父亲总算过了一大难,“必有后福”了,结果我们都想错了。病魔好象跟定了父亲似的,甩也甩不脱。他的脚痛从来也没断过,那几年,父亲整天皱着眉头苦着脸,痛得特别厉害的时候,他就喊:“天老爷啊,我做了什么孽啊,你要这样惩罚我?”实在受不了时,他就叫我们给他一包老鼠药,死了算了。看着他痛苦的样子,全家人都放声大哭。那场景现在想起来都叫人心痛。就这样,父亲被病魔折磨了整整9年,于1993年带着脚痛、肺癌、糖尿病离开人世。

父亲是一个很正直的人,1982年当公社建筑队会计,一年下来,四舍五入多出来的钱就有40多元,他一分不少的交公。按理这样的人应该有个好结局,晚景应该幸福,可为什么命运竟如此悲惨?一次与母亲拉家常,才知道了父亲遭受罪孽的真正原因。

在大跃进办大伙食团时,很多人饿得不行,就在地里偷点东西回家偷偷煮来救命。可当时的政府并不管人民死活,对这种情况坚决惩治,各队之间互派人员监视。这些监工严格按照上级规定,没有人性,完全不管人死活,不准谁单独烧火做饭,无论看见哪里冒烟,立马跑去,把锅没收,把人抓起来批斗。当时,大家对这些监工恨得咬牙切齿,诅咒他们将来不得好死。父亲就是那时的一名监工。

现在想起来,到底是谁害死了父亲?就是当时的邪恶政策,再追究起来,就是共产党。可那时也有人性尚存的监工,有的监工知道老百姓偷点吃的也是为了保命,总是睁一眼闭一眼,这样的人晚景都不错。


故事二:一善念 救自己一命

我家祖籍辽西某县。民国时期,二爷爷(我爷爷的弟弟)是当地的工商联股长,会日语。日本人占领了当地之后,对地下党(共产党前身)进行围剿、强迫二爷爷做了翻译。但二爷爷非常善良,对老百姓总是能帮就帮。

一次,日本人得到消息,说有一个地下党混在一群煤夫中,日本人抓了所有的煤夫,想找出那个地下党枪毙,让二爷爷协助审理。审理之前,当地地下党人给我奶奶家塞了个纸条,央求二爷爷发善心救那个地下党一命。二爷爷不知道地下党到底是干什么的,只是觉得一个大活人就这么被日本人杀了挺可怜的,就做了点手脚放了那个地下党。

后来共产党统治开始了,二爷爷既做过国民党的股长、又被迫给日本人做过翻译,自知呆在家乡很难保命,就带着一家人逃到了北京,在北京地毯厂做普通工人,想逃过共产党的一场场“革命”运动、隐姓埋名度过后半生。可后来发生了“肃反”,所有人都必须交代自己的出身、以前在什么时间做过什么事情。在严格的审查下二爷爷“暴露”了。

二爷爷最终被押上了法庭,按照他在日本人围剿地下党时做翻译这一项,就会被判死刑。法庭上,法官一听二爷爷报出自己的籍贯和曾经的职务,马上问他:“你认识我吗?”原来,这个法官就是二爷爷当初救的地下党。于是二爷爷保住了命,被遣送到天津茶淀农场劳改四年,这在当时已经是最轻的了。晚年的二爷爷是很幸福的,二爷爷的子女后来都功成名就了,现在一大家子子孙孙都在北京、天津发展的很好。

当初一善念救了一个人,后来却因此而保下了自己的命,二爷爷的这段经历在我们家族中至今被称道。老人们总是教育我们晚辈:行善是在给自己积德、给子孙留福。不管什么世道都不能干祸害人的事,那会断了自己的后路。

前一个故事中:为人正直的父亲因为在大跃进时当“监工”,认真的执行命令、举报那些为保命而偷食物的人,因此而遭恶报、死的很凄惨。

而后一个故事正好相反:二爷爷是因为在执行命令过程中发善心救了别人一命,而最终给自己留了一条活路。

你可能会说:我不信神,也不信有什么报应,共产党给我钱,不干我怎么生活、保住饭碗?可中共出尔反尔,卸磨杀驴。当历史走过这一页后,所有参与迫害法轮功的人都要受到清查的时候,上面会为你承担责任吗?历史的教训是深刻的,不要被眼前的利益所迷惑啊!在文革过后,对文革“三种人”清查时,谁为他们承担责任了?文革后北京公安局局长刘传新的畏罪自杀不是很好的说明吗?他执行了上面的命令,而到头来谁也不会保他,他只能自杀,给自己留下了丑陋的人生,也给家人留下了无尽的痛苦。

按照毛泽东的指示,文化大革命是一场“反修防修”,“防止资本主义复辟”,保证党和国家不变色的政治运动,“重点是整党内走资派”。而“造反派”、“四人帮”正是“紧跟”“照办”之人,他们向“资产阶级(司令部)发起猛攻”,打倒了许多妄图“复辟资本主义”的高官,因此,许多人“突击入党,突击提干”,“坐飞机,坐火箭”上去了,个个飞黄腾达,甚至一步登“天”,当上“接班人”。可是曾几何时,他们又被中共当作“反革命分子”抓的抓,杀的杀。中共斗“阶级敌人”“残酷无情”,整治革命功臣也毫不手软。刘少奇建政时是国家主席,文革时是叛徒、内奸、工贼,死的凄惨。辽西有个杨春礼,昨天是功臣,今天就枪毙;上山下乡功臣吴献忠,柴春泽,“白卷”功臣张铁生统统被中共打进监狱。

中共专制下的政治气候反复无常。昨天的革命者,今天可能成为反革命;今天的反革命,明天又可能成为革命者。历史上,在它处于危亡时更是如此。每当生存发生危机的时候,它总是或者嫁祸他人,或者抓“替罪羊”以保自身。所以人们看到每一次的整人杀人运动,中共都造谣说:不打他们,就要亡党亡国。1957年中共说:不打“右派”党要亡了;“六四”时中共说:“不打学生党要亡了”。中共用文革功臣“四人帮”去打建国功臣走资派是“救党、救国”;中共打文革功臣“四人帮”又是“救党救国”。而当真的把国家搞到危亡边缘时,中共又唱红脸,出来“拨乱反正”、“平反昭雪”,再一次的救党救国。党的这个错误是张国焘的,那个错误是“四人帮”的。而党的脸上贴着“伟、光、正”,永远无错。今天,翻开《中共简史》,其中对“文革”一事是这样写的:“由少数人错误发动,又被反革命分子利用”在这本具有“绝对权威”的党“史”中,只字未提当时的“红头文件”:《中国共产党中央委员会关于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决定》(即五一六通知),也未闻“炮打司令部”的硝烟火药。在光天化日之下,在“文革”伤痛尚存,在几亿见证人在世的情况下,中共竟敢撒弥天大谎,公然篡改历史,把“十年浩劫”的滔天大罪轻轻的推在“反革命分子”即文革功臣身上。可悲的“功臣”成了替罪羊。

为了结束文革,平息民愤,王震,傅崇碧把密云监狱的警察集体就地枪决;各地文革的执行者、革委会头子800多人被押赴云南秘密枪决,通知家属因公殉职。

几年前,迫害法轮功的元凶江泽民在面对多国起诉时,为了推卸责任,他提出:如果撤销对他的指控,可以在国内杀几千警察,迫害死多少法轮功学员就杀多少警察。理智的人都积极利用条件停止迫害、弥补过失,而糊涂人却继续充当炮灰。可是你想想,清算时你咋办?中国官员看到国外法轮功学员打着“法办江泽民”的横幅说:“法办江泽民”就是给江泽民判死刑。“法办”与“死刑”是不同的概念,为什么在江泽民身上就划了等号呢?因为大家都明白,江泽民镇压法轮功犯的是死罪。既然江泽民犯的是死罪,那它的帮凶呢?

1999年7月,江泽民、罗干小集团不顾中央多数人的反对,悍然发动迫害法轮功运动。在中共的高压政策、金钱利诱和谎言欺骗下,一些人丧失了人性,疯狂迫害法轮功弟子,造成几千人死亡。前年又曝出全国30多处秘密集中营活摘器官、焚尸灭迹的惊天大案,全球震动。西方社会称之为“这个地球上从未有过的邪恶”。如今,“江罗”的罪行早已在全世界曝光,全球成立了“审江大联盟”,已经在30个国家对“江罗”及其主要帮凶进行了55次起诉。还有万名恶警、恶人的迫害罪行已经查清并登记在册。《圣经启示录》中预言的“历史大审判即将到来”。

中共在历史上杀人无数,仅49年建政以来就有8000万人被它迫害致死,特别是1999年7.20以来对法轮功的迫害,更是人神共愤,中共犯下了滔天大罪,现在是到了“天灭中共”的时候了,也到了退出中共组织,选择生命未来的时候了。跟它一块儿遭殃,值得吗?望你三思!

也许你会说,中共垮台不知要过多少年?你可知道《九评共产党》自2004年11月由大纪元报社刊出后,震惊全世界特别是中国大陆。多少正义人士秘密传递《九评》,渐渐觉醒的中国民众的退党大潮势不可挡,每天上网退党的人数达数万人,迄今为止已有3600多万人发表声明退出中共的一切组织。今年将迎来全民觉醒。别看现在奥运炒作很热,回顾历史,捷克共产党解体前有6.6万人退党;匈牙利共产党解体前有12万人退党;前东德共产党垮台前有20万人退党,苏共解体前420万人退党;中国人现已退出3600多万,正迅猛逼近中共大厦轰然倒塌的临界点!中共随时可能解体。不要以为中共有多么强大,有多少军队、多少警察,前苏联军事力量比中共强大多少倍,就在民众的退党中解体。天意民心不可违。

可能你说,现在改革开放,经济崛起,生活富足,说明共产党执政很好,中国正在崛起。真的经济崛起了吗?13亿人还有8亿处于贫困线之下,工人的工资还不到香港工人的十分之一;9亿农民,每个农民的医疗费用平均只有1分钱人民币。贫富悬殊,最贫人口有9千多万人,其中有7千万人每年收入低于75美元;8亿人每天收入1~2美元。有将近8000万失去土地的农民,因为房子被拆掉被卖给外国人,农民没有自由迁徙的权利,失去了土地没有了生活来源。表面上是橱窗式的经济繁荣,实质是廉价稳定的劳动力吸引外资的输血型经济。

历史没有偶然的事,法轮功的洪传和中共的灭亡都在中外预言的记录之中。贵州省平塘县掌布乡的裂石惊现“中国共产党亡”,警示人们将有大事发生。天警世人,不可不信。

善恶有报是天理,谁甘心做中共的帮凶,就将成为替罪羊。天地有眼,神目如电,每个人都必定要为自己做过的一切坏事承担后果。请想一想,为什么中国每年成百上千的高官,卷几百亿美元逃到国外?为什么罗干在出访拉美时偷偷转移出巨额资产在西班牙为自己购买矿山?为什么最近中共要全部收回并销毁迫害法轮功的一切文件?冷静下来考虑考虑啊!要知道,你们现在迫害法轮功的每一件“功绩”都将成为明天偿还血债的证据呀!你们要为自己负责啊,要为自己的子孙后代负责啊!

对法轮功的镇压是违反中国的刑法和宪法的。我国宪法第三十六条规定“公民有信仰的自由”,按照我国《宪法》、《立法法》、《刑事诉讼法》规定:定性、定罪过程必须是符合司法程序才具有法律效力,而且“法律”只能由全国人大及其常委会制定及设定。法轮功教人按照“真善忍”做一个好人,对社会对个人百利而无一害,这也是为什么这么多人坚持修炼法轮功的原因之一。按照宪法和法律,法轮功是正法,不是“邪教”。可以肯定的说,所有对法轮功学员的拘留、劳教、判刑都是没有法律依据的。在这场残酷的迫害中,凌驾于法律之上的“六一零”这个非法组织竟然不允许法轮功学员得到任何法律援助,这更是荒诞的违法行为。

和历次的受迫害者不同,今天,亿万法轮功学员顶着压力,舍生忘死,讲真相,劝善言:“退党、团、队留后路,善待大法保平安”。历史的教训,现实的残酷,应该使人惊醒了。如今中共大难当头,为了自保,它什么坏事都可能干得出来。特别是那些在迫害法轮功中升了官的,得了奖的,立了“功”的人就更加危险,这些人或者被中共当作替罪羊宰杀,或者被正义力量审判。大厦将倾,硕鼠搬家。中共高层首先看到了灭亡的危险,数千名高官已经把家属和钱财转移国外,或加入外籍,预防“万一”,许多有识之士也看到了大难之前险象环生,纷纷撤清自己与迫害的关系,远离迫害,立功赎罪。如2005年6月,原中共悉尼总领事馆政治领事陈用林和原天津市公安局及“六一零”官员郝凤军,先后在澳大利亚公开发表声明与中共决裂,2005年8月5日,原沈阳市司法局局长韩广生在加拿大以直接参与和见证者的身份揭露了中共对法轮功的严酷迫害;而那些已经被外国法庭、国际法庭判处有罪之人,只能是惶惶不可终日,等待审判的降临。

破开中共掩盖的假相,才能看清天象变化的全貌。在国内外,“江罗”对法轮功的迫害已经走向全面失败,世界各国政要、律师、医生及各种正义团体,协助《追查国际》在全世界范围内彻查中共超越纳粹的罪行。而法轮功却在全世界越传越广,洪传世界约80个国家和地区,书籍被翻译成30多种外文出版,受到所有善良人士的欢迎,至今已经得到许多国家褒奖、支持议案。──世界需要“真、善、忍 ”。

自1999年7.20中共迫害法轮功以来,已有太多行恶者受到天惩,人不信神,不听善言,付出的代价太大了。

那些积极参与迫害法轮功的警察、官员,尽管会因卖力迫害而受到中共所谓的“嘉奖”,但他们的生命将面临可怕的后果。因迫害法轮功而遭恶报的例子在全国大量出现,比比皆是。仅举几例,前河南登封市公安局长任长霞,中共树其为“楷模”,鼓励向她“学习”。那究竟向她“学习”什么呢?如果电视、报纸敢说真话,保证谁都不敢向她“学习”了,很多人都不知道任长霞是怎样死的。她是在一次车祸中死的,当时车里无其他人受伤,而任长霞是坐在最安全的位置,却偏偏只有她一人死亡,而且死后三天都闭不上眼。登封市很多警察都知道任长霞迫害法轮功非常卖力,任的妹妹跟别人说:“过去我不相信法轮功所说的‘善有善报,恶有恶报’,现在我真的相信了!”登封市在任长霞死后很长一段时间都没有再出现迫害法轮功的事。

请不要以为以上的事实是危言耸听,是在吓唬人。我们真的是为了你们好。我们舍生忘死的告诉你们真相,就是为了你们能明白真相,避免因迫害法轮功而毁了自己,同时告诉人们,是中共在迫害法轮功,在破坏天理佛法,中共必遭天谴!这是任何人都无法抗拒的天理。

想当初我们在入队、入团、入党时都曾举过右手,对着血旗发过毒誓,说要把我们的一生献给它,随时准备为它牺牲一切。如果真的没有神灵,它干嘛非得要我们发毒誓呢?!连孩子上学入队、入团时,都要举着右手对血旗发毒誓!古人把人的起誓发愿、赌咒等行为看得极为重要,宣誓就是签约了,一定得兑现的。我们一宣誓,就和中共签约了,就成为它的一份子了。

只有声明退出才能与它划清,否定当初的宣誓,也就保全了自己的生命。生命可贵,大法慈悲。希望你们珍惜历史的机缘,为自己和家人做出明智的选择。

真心为你好的人
二零零八年三月二十八日

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