呼兰监狱集训队的罪恶行径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五月二十日】黑龙江呼兰监狱是非法关押、迫害大法弟子的黑窝,其中以集训队最为黑暗,对大法学员的迫害最为严重。

集训队通常是对刚入监的在押人员进行集训管理、强化“教育”的场所,实行所谓的“军事化”管理。大法弟子在此被强行洗脑“转化”、放弃信仰,如果不“转化”,三个月集训期满后继续留在那里,有的大法弟子在那待了半年、一年才下队。哈市大法弟子李广厚在集训队始终不向邪恶妥协,受到掰手指甲、“推牌九”、罚站、群殴等折磨,他四年的“刑期”全是在集训队度过的,从集训队直接回到家中。

对非法关进来的大法弟子,集训队先是采取威逼、利诱手段,然后是罚站,少则一天站16-17个小时,多则一天24个小时连续站立,本人被折磨的意识模糊时,由左右两边的“包夹”将其夹在中间强行站立。2005年,50多岁的吴庆顺被强行罚站2个月左右,每天至少站立12小时,结果留下后遗症,到2008年走路还一瘸一拐的。所谓“推牌九”就是几个恶人将大法弟子按在地上,脸朝下,把胳膊掰到后背用力朝前推拽,同时用力掰大腿,有的胳膊被掰脱臼,疼晕过去,待大法弟子醒来后恶徒再接着掰。

一种迫害方式是关禁闭。禁闭室有锁地环。邪恶之徒将大法弟子的双手、双脚锁在水泥地的铁环上,使人成大字形躺在地上无法移动,屎尿由别人接,饭由别人喂。这种酷刑对被折磨的人的肉体和精神都是一种极大的摧残。

另有一种酷刑叫“上大挂”,用铁链子将双手、双脚成大字形挂在墙上的铁环里,有的脚离地,几天下来,人几乎崩溃。

平常一直使用的折磨人的方法是“码坐”,所有在押人员都这样对待:就是盘坐在铺床的光木板上,腰直颈正,双眼前视,身子晃动就会被用“小白龙”(直径为4分或6分的尼龙管)抽打,从早上不到5点起床一直码坐到晚上的9点多,不准私自动,上厕所有固定时间,平时一律不让去。几个月下来,屁股上都磨出了老茧。晚上睡觉两个人的位置上硬要强行睡下5-6个人,一颠一倒,还得侧着身子,否则躺不下去。

集训队恶警王健、胥如野一直以来甘心充当邪党打手,迫害大法弟子,以减刑为诱饵,教唆恶犯沈刚、何岩、狄子刚等野蛮的迫害大法弟子。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