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地震遇难学生家长请愿(图)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五月二十三日】

  • 都江堰市新建小学数百学生遇难 家人震怒(图)

  • 四川地震遇难学生家长请愿(图)

  • 保护学校建筑倒塌现场——给在中国四川汶川大地震中失去子女的爸爸、妈妈的一个建议

  • 都江堰市新建小学数百学生遇难 家人震怒(图)

    都江堰市新建小学在今次地震中倒塌,造成数百学生遇难。5月21日,近300名家长向市教育局示威,要求尽快查明校舍塌毁是否与偷工减料有关。


    都江堰,地震中一所倒塌的学校

    据日本《读卖新闻》报道,该批新建小学学生家长,是通过手机短讯联系,发起今次示威请愿。他们昨晨9时许在市中心一处广场聚集,遇难学生的家长陆续出现,众人情绪激动,不断向在场采访的记者及路人哭诉心中的悲愤,并质疑有官员受贿,校舍兴建时被偷工减料,才导致在地震中不堪一击塌毁。

    他们随后一同前往市教育局在当地一所小学内临时架设的帐篷办公室,递交要求查明学校房屋倒塌是否涉及豆腐渣工程的联名信。教育局一名副局长在接信期间,被愤怒的家长包围,并追问:“(地震)已过了近10天,为何还未(对校园倒塌)有任何交代?”有人怒不可遏,在混乱中把教育局的帐篷推翻。

    其间有市委干部出来,劝阻该批示威家长,并说:“请相信共产党!”随即不断遭人咒骂:“干部为何不更早出来!”其后,当局调动约300名公安到场,先把在场的外国传媒记者驱赶,再试图平息事件,暂未知是否有参加示威的家长被拘捕。

    此外,此次地震中都江堰市的聚源中学整座教学大楼倒下,发生师生被活埋的悲剧,近日有遇难学生的家长每天到学校,要求追讨“豆腐渣工程”责任,表示要为死去的子女讨回公道。

    学生枉死 绵竹家长控诉:“不怨天只尤人”

    灾场变成了灵堂,书包当作鲜花,横联是:“沉痛悼念枉死的孩子们”,祭文是:“天灾不可违 人为最可恨”。

    四川绵竹县富新镇一间小学上周一发生大地震时,整幢三层高的教学大楼完全倒塌,压死压伤300多名学生,然而大楼周围其它楼房屹立不倒。惨死学生的父母指责镇政府19年前兴建校舍时偷工减料,令孩子们无辜枉死。百多名家长昨日怀着悲痛的心情,捧着子女的遗照到灾场公祭,他们“不怨天只尤人”。

    十二岁的小五学生冯俊威不幸被塌下的校舍砸死,他在东莞打工的妈妈,赶回家得闻噩耗伤心不已,她说害死儿子的不是地震,而是有问题的教学楼:“你看周围的建筑物都没有塌,但这幢大楼却粉身碎骨!”

    冯妈说家长们连日来向官员要求彻查,但到5月21日仍未有人前来了解:“镇领导来过,但没有调查;如果瓦砾被移走,我的娃娃(儿子)恐怕要含冤!”另一名死者家长张登健,仍无法接受十二岁女儿张小双的去世,因为小双是其唯一的希望,他坦言对未来一片空白:“未来如何都好,都要先为孩子讨回公道。”

    富新第二小学全楼有12个课室,学生近500人。一些侥幸逃出的学生叙述当时情况:发生地震时,整幢教学大楼猛烈摇晃,老师和学生争相逃命,由于大楼只有一条楼梯通往空地,结果大楼倒下之后,309名死伤者全是学生,当中182人受伤,127名学生遭压在瓦砾下惨死。救援人员经过两日一夜才将所有学生尸体挖出,他们大部份死在楼梯间。

    华尔街日报:所有家长都跪下来


    网站截图

    四川大震发生一周后,《华尔街日报》记者驾车离开成都,向北驶往五福镇。这位记者记录到,沿路岔道旁时而出现花圈和白纸黑字的标语,上面写着“孩子们不是死于自然灾害”、“天灾不可违,人为最可恨,给冤死的孩子一个公道”。


    水泥块用手一搓就粉碎真是豆腐渣 家长血书控诉

    记者走进五福镇第二小学的大门,有些家长看见来了外国人便聚集过来,一会儿百来人分开站在道路两旁,哭泣声愈来愈大。

    “我朝一位戴安全帽的男子走去,他脖子上挂着女儿的学生证。起初我以为他满脸是泪的对我说,他的女儿‘快三岁了’,这也让我想到了自己的小女儿。可当我意识到他说的是‘快十三岁了’的时候,这名男子已跪倒在地,抓住我的胳膊,放声痛哭。”

    “突然,所有家长都跟着他一起跪下来,操场上只剩我一人是站着的。”此时,这位《华尔街日报》记者说,“我无言以对,只得不断转身安慰他们,请他们起身,告诉他们我也很难过。”

    很快,又来了好多家长,他们一手抓着我的胳膊,另一只手把孩子的照片握在胸前。他们告诉我各自的情况,指责学校存在的问题,他们还担心政府可能隐瞒了某些事情。

    五福镇受灾不算严重,很多建筑物在强震中未倒塌,但第二小学的白色砖楼,却被夷为平地。遇难学生的家长在学校为孩子守夜,以此表达心中的悲恸。


    四川地震遇难学生家长请愿(图)

    四川地震中的最为令人心碎的死难者是葬身于学校建筑中的孩子们。教学设施建筑质量的低劣,酿成了无数悲剧,有关腐败严重造成学校建筑质量低劣的说法不胫而走。如今数以百计的悲伤父母们在聚源聚集在一起,散发请愿书,要求为他们死去的孩子设立年度纪念日,惩罚学校倒塌事故责任官员和建筑商,并获得赔偿。


    地震死难学童父母请愿惩罚“豆腐渣工程”责任人


    悲伤的遇难学生父母手捧孩子的照片


    地震中遇难的福兴小学四•二班徐紫玲


    伤心的母亲


    家长们觉得夺取孩子生命的不是自然灾害,而是豆腐渣工程

    在通往四川绵竹五福镇福兴小学(音)的路上,遇难孩子的家属放置了很多花圈。他们打出横幅,上写“孩子们不是让地震害死的,而是死于危房。”这所学校中至少有127名学生因教学楼倒塌致死。

    在这次地震中被破坏的学校可谓不计其数,北川县北川中学一栋七层高的主教学楼塌陷,21个教室里师生约1000人,除个别逃生外,大部份被掩埋在废墟下。都江堰市向峨乡中学一栋主教学楼倒塌,近400师生被埋。

    东汽中学数百名学生深埋废墟之下,一座四层建筑垮塌而下只余三四米高的废墟。官河流经学校的支流,河面漂满孩子的书包、课本,还有奖状。直至5月14日,对东汽中学的救援,没有找到一个鲜活的孩子。

    青川县木渔中学一栋三层学生宿舍在地震中完全倒塌,当时有400多名学生正在午休,近300人被埋。

    由于学校成为这次重灾领域之一,不少网友发文,指地震导致不少校舍倒塌,但处于同样地理条件的政府办公楼就比较耐震,因此质疑学校是豆腐渣工程。

    长期关注教育问题的维权人士刘飞跃认为,官员的贪腐也是造成不合格校舍的主因。他说:在建校工程中,贪渎的现象亦较严重,开发商通过贿赂相关的学校,或官员,就可以偷工减料谋利。

    国际媒体亦关注有关的问题,英国《卫报》一篇以“这不是天灾,而是人祸”为标题的报导指出,都江堰居民面对新建小学在地震中倒塌的几座房屋,从悲痛转向愤怒,指责学校建设中偷工减料和劣质工程的行径。


    保护学校建筑倒塌现场——给在中国四川汶川大地震中失去子女的爸爸、妈妈的一个建议

    美国加利福尼亚Miyamoto International的工程师指出,四川汶川大地震中都江堰市两所学校的建筑倒塌的原因是建筑质量问题,钢筋太细,钢筋太少。同时指出结构、建筑形式和质量检查,所有一切都出错。为给死难的学生老师讨回一个公道,建议保护学校建筑倒塌现场,请国际专家做出中立、公正评估。

    有记者问:四川汶川大地震和唐山大地震的最大区别在哪里?

    我以为,两者最大的区别在于地震的社会后果。唐山大地震留下了一大批失去父母的孤儿,而四川汶川大地震留下了一大批失去子女的父母,失去孙子、孙女、外孙、外孙女的爷爷、奶奶、外公、外婆。

    唐山大地震中,唐山市委、市政府的家属宿舍和其他居民的住房一样全部被摧毁,唐山市委、市政府的领导班子几乎全部在地震中遇难。四川汶川大地震中,大量中小学的建筑被摧毁,许多学生失去生命。这是为什么?这是失去子女的父母最想寻求的回答。

    下面的一段文字,是来自2008年5月19日德国一份名为《鲁尔新闻》的报纸,关于中国四川汶川大地震的一篇报导“所有一切都出错”,其中的一些内容笔者在中文网站上没有找到,现将这部份内容翻译成中文。

    报导介绍了美国加利福尼亚的一个名为Miyamoto International的公司派遣一支地震工程师队伍赶赴中国四川地震地区,收集数据,调查地震危害和总结教训。MiyamotoInternational的公司是一家以抗震设计和房屋结构加固的专业公司。都江堰市的一座名为新建小学的建筑,震后成为了几米厚的建筑废墟。在上星期一的地震中,这个学校300名学生失去了生命。

    公司的首席执行官Kit Miyamoto在对这所学校的废墟作现场观察分析之后,说:“这300名学生本不必死去。”中国人把这些建筑称为豆腐渣工程。这所学校的建筑就是豆腐渣工程。人们一眼就注意到,周围的建筑还都立在那里,几乎没有受到什么损坏。但是这座拥有11间教室的建筑却被地震摧毁得成为细屑、粉末。Kit Miyamoto指着细屑、粉末中一根突出的折断的水泥柱子的内部说:“这些小东西十分重要。”“请看这些连接(笔者注:指钢筋)必须两倍粗。”钢筋应该更加密一些,只有这样,钢筋混凝土才有一定的弯曲性能。“否则的话,钢筋混凝土就断了。”

    中国的建筑规范没有什么问题。自从二十世纪七十年代以来,中国就对水泥混凝土建筑做了规定。但是实际上这些规范在建造中没有得到实施。Kit Miyamoto说:“结构、建筑形式和质量检查,所有一切都出错。”许多中国人把学校倒塌的责任归之于腐败的官员和黑心的建筑公司,他们正是在这些公众建筑的质量上,少投入了许多资金。四川省政府的一位名叫郭卫东(译音)的官员承认,许多老建筑是没有按照建筑规范建造的。但是新建小学的楼房是二十世纪九十年代才建造的。

    另外,Kit Miyamoto对于都江堰市聚源中学的评价是:“我们目睹了曾拥有1000名学生的聚源中学如今变成了一堆废墟。700名学生死亡,还有20名学生至今下落不明。该垮塌的教学楼由无延性现浇混凝土梁柱以及预制的混凝土楼板建成。这所学校建于1996年,校舍相对较新。但事实上混凝土构件的无延性设计以及无筋砌体才是真正的凶手。”

    Miyamoto International的公司副总裁 Tom Chan的意见是:”由于该地区在施工中广泛使用无配筋砌体和约束混凝土,因此破坏程度严重并广泛蔓延。更严重的是,由于此地人口密集,且建筑物沿河而建,因此泥石流成为一个显著问题。这也是远在220英里之外的重庆亦遭受损害的原因”。

    在德国,曾经发生了滑冰馆顶的塌落,造成了人员伤亡。国家检察官向滑冰馆的建筑师、静力设计师、建设局的审批官员、建造商、建筑监管工程师和验收的官员提出刑事起诉,这个案子正在法院审理之中。法院委托中立的评估专家,对于馆顶塌落的原因做调查和分析。法院将依据专家的评估报告做出最后的判决。在中立的评估专家到现场察看和取样之前,事故的现场不得进行清理。受害者的家属也向民事法院向滑冰馆的所有者(这里是地方政府)提出起诉,要求给予经济赔偿。他们也请了评估专家做事故原因的分析。

    父母要求为子女讨回一个公道,就要保护学校建筑倒塌现场,最好请国际专家做出中立、公正评估。中国政府也应该向外国政府提出请求,要求他们派这方面的专家对四川汶川大地震中学校建筑倒塌的原因做出评估。只有这样,才能给死者一个公道,给社会一个教训,防止今后类似的事情再次发生。

    (原载大纪元)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