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大地震人祸更胜于天灾(录音)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五月二十三日】四川汶川大地震使全球的目光再次聚集到中国,死亡人数的逐日攀升,令每个华人肝肠寸断。《文化人》杂志编委会副主任、执行主编,著名环保人士谭作人先生用了近一周的时间,冒着生命危险考察了除汶川以外的所有灾区县、镇后,于5月20日痛心的表示,四川大地震人祸更胜于天灾。

采访录音

谭作人先生说:“至少在学校的坍塌的这样的事情上是三分天灾,七分人祸,这个可以确切无疑的讲。”

5月14日,谭作人先生亲赴灾区,而看到的场景令他深思。

“5月14日我第一次进入地震灾区的现场,当时的情况就已经叫我非常震撼。当时我到的第一站就是都江堰。都江堰可以是三面的这种居民楼都是很好的,但是完全坍塌的都是学校。当时我就想这是为什么?居民楼修了二、三十年的可以完好,修了不到十年的学校可以完全坍塌。我就想,这个是不是我们教育产业化、教育腐败的直接后果,那么通过一个老天爷的,也可以说是不公平,也可以说是懵懂的公平,把这个教育产业的恶劣的后果直接的呈现在人们的眼前,而且这个谁也逃不出去。”

谭先生表示,虽然他早就对灾区的惨状有了充份的心理准备,但当他再到北川中学时,还是不禁痛哭失声。

“我到北川中学的时候真的有点出乎我的预料,使我禁不住痛哭失声。我看到的是这些学生的用品:课本、笔记本、书包、他们用的笔在整个废墟里边。因为是整个六层楼塌下来以后,然后把人刨走了,大块的预制构件拿走了以后,就剩下这遍地都是书本。这个是非常大的一个意外。真的看到一朵花被人摘掉,也许你不一定会伤心。但是你看到遍地是花瓣,那种感受是不同的,是非常的出乎我的意料。”

谭先生遇到一位幸存的北川中学的老师,她的孩子也在北川中学教学楼内丧生。

“我就问他,这座教学楼是什么时候修的?他说是1998年。旁边有一栋楼,三层普通的砖楼,还不是砖混结构,那个楼大概修了有二、三十年了,非常完好。当时对着很多采访的媒体,我手上当时收集了一大把的钢笔呀、铅笔呀、圆珠笔呀,都是压坏的,我拿在手上说:我收到的就是这些笔了,这是你们生命最后的痕迹,你们用过的东西。我的手上也只有一支笔,我说我一定要对得住我手上收集的几十支这样的笔。这是我当时在北川最感动的,因为我知道这个废墟下面埋的是上千的鲜活的生命,在瞬间,完全没有任何心理预期,没有任何心理准备的情况下埋在一起。”

看到这些场景,谭先生改变了初衷。

“原来我注意到的是水电开发作为地震的诱因和成因之一的问题,后来我注意到的是地震有没有预测和有没有预报的问题。但是当地震这个现场出现这样的学校的群死群伤的事情,这个问题现在压倒一切。”

带着这个疑问,谭作人先生考察了几乎所有的灾区县、镇。

“基本上除去汶川没进去,交通去不了,外面一圈的我都去了。我走了很多学校,而且比较奇怪的就是,这个楼它可以局部受损,或者是半坍塌。大部份我看到的坍塌的学校都是全坍塌,整个原地坐下来呀,都是这样的情况,就是叫你学生逃生的机会都没有。你像居民楼也有很多坍塌,他就造成了很多比如受伤啊,或者是这种再掩埋呀,还能够跑出来。你像北川中学那样的学校,它整个就是破碎掉了,你根本没有机会呀。凡是有这种坍塌现场的,很多楼没有钢筋,有钢筋的细的很多。比如洛水小学(音)的圈梁的钢筋是非常细的,还有的是没有钢筋的,还有它的水泥肯定是低标号了,或者比例也不对,偷工减料嘛。这次最集中体现的就是这样的情况,就是说教育的腐败直接影响到这次地震最经受不住的考验,完全的豆腐渣都是学校的教学大楼。我要问:是谁建造的?当时校长是谁?包工头是谁?其他的事情我可以不管,但是我一定在网上发出追击令,一定要追究这些人的责任。”

谭作人先生进一步指出,教育腐败的根源还是体制腐败。

录音:“因为学校的建筑、还有很多公共建筑,他们建筑行业的包工头有时候在一起玩、喝酒,他都讲到,高的回扣百分之四十,甚至于到百分之六十,就是各个部门大家都伸手来要。凡是有一个工程,那么八竿子挨不着的这种公权机构都可以来要求分一羹。这样的情况,公共建筑,特别是教育建筑的质量是根本没法保证的。因为教育的经费本来是比较紧张,那么他要去立这个项,修一栋新的教学楼,他要走动非常、非常多的关系。那么即使是一个希望工程的捐款,他要拉到自己这地方来,他可能要去找很多、很多的领导才能争取到这个项目。那么所有的这些过程中间,也就预先他要支付大量的成本,然后他要把这个成本找回来,还不说自己要贪污啊,他可能就必须要在工程质量上面,要在偷工减料上面做大量的手脚,加上开发商也是没有良知的这样的开发商。这个对我们中国的少年儿童是一个天大的不公平,我希望干这些坏事的人都得到追究,一个也不让他们跑掉。”

谭作人先生最后强调,天理昭彰,善恶必报,请大家深思。

“这个是人类历史上的一个惨剧,而且是有大量的人为的因素造成的惨剧。天网恢恢,疏而不漏。就你怎么样蛮横,怎么样霸道,但最后会给你有一个算总账,最后有一个彻底的曝光。你怎么遮、怎么盖、怎么去引导、去主导都没用的,都是徒劳的。”

(原载大纪元)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