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尔滨阿城市迫害法轮功者遭恶报案例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五月九日】以下是黑龙江省哈尔滨阿城市迫害法轮功学员遭恶报者的几个案例,希望人们能从下列恶报案例中获得启示。恶报的来临是人行恶带来的恶果,为了自己的未来,立即停止迫害法轮功学员。

1、原公安局长赵洪光迫害法轮功遭恶报

阿城市公安赵洪光用贪污腐化的钱买到了这顶公安局长的乌纱帽,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后,他紧随江氏邪恶流氓集团,残酷迫害法轮功学员。

每到年节的时候,赵洪光就向各派出所所长下令,唆使包片警察到法轮功学员家骚扰、抄家、绑架,给法轮功学员的家庭造成了极大的物质损失和精神伤害。几乎所有的法轮功学员都被骚扰、抄家,甚至绑架,各派出所及单位保卫部门人员闯入法轮功学员家,搜走法轮功学员用来修炼的大法书、炼功带。

法轮功学员被罚款、扣押工资和奖金、开除工作,被迫流离失所,被迫卖了土地,更有法轮功学员被拘留、劳教、判刑,甚至被虐杀。通过民间途径能够传出的、有名有姓能够核实的、被迫害致死的阿城市法轮功学员有十几人。

所有遭劳教迫害的法轮功学员都出自赵洪光之手,签字上报。法轮功学员向他讲真相,他不听,不相信迫害有恶报,变本加厉的迫害法轮功学员。在哈尔滨长林子劳教所、万家劳教所、女子监狱、呼兰监狱、大庆监狱等邪恶的黑窝内,至今还有几十名阿城市的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关押迫害。

现在赵洪光已经遭了恶报,不但被免职调离,还患上了尿毒症,二零零七做了换肾手术和眼睛手术。现在赵洪光只能靠透析来维持生命。

2、恶警张伟迫害法轮功学员遭恶报

阿城市河东派出所恶警张伟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后紧跟江氏流氓集团,对大法极端仇视,对法轮功学员采取绑架、毒打,剥夺宪法赋予公民上访的权利等手段。

二零零零年除夕夜,张伟闯到法轮功学员孙某家中,问还学不学法轮功,夫妻二人答“还学”,张伟当夜就把夫妻二人绑架,并劫持到看守所。张伟对进京上访的法轮功学员更加残酷,罚款、送入劳教所等。平时没有任何手续随便抄家。

张伟在二零零一年春节后强奸一名十七岁女孩未遂,但把女孩打成重伤,入院后身亡。张伟因此被判刑十三年。张伟之恶行,又何止是十三年徒刑还得清的。

3、小岭镇派出所恶警迫害法轮功学员遭恶报

二零零四年八月十五日,阿城市小岭镇新平村村长刘玉双举报发真相资料的法轮功学员,还串通勾结阿城市小岭镇派出所恶警刘海春,煽动不明真相的村民将多位法轮功学员绑架,致使这些法轮功学员被关押在看守所、拘留所遭受迫害。

很快刘海春就遭到了恶报,在饭店吃饭时因一点小事,被他人暴打至半死。

4、涤纶集团邪党委副书记李坤华迫害法轮功学员遭恶报

阿城市涤纶集团邪党委副书记李坤华(女),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中共邪党迫害法轮功后,李坤华是迫害法轮功学员主要负责人之一。李坤华多次开会传达上级迫害文件,怂恿、唆使厂保卫部门与公安派出所在全厂范围内迫害法轮功学员,对法轮功学员进行抄家、搜刮钱财及大法书,导致很多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关押、劳教、甚至判刑。

李坤华在邪党委副书记的位置上,干尽了失去人性与良知的恶事,刚到退休年龄,就患了癌症,于二零零三年前后死亡。

5、水利二处保卫科长朗明杰仇视法轮功遭恶报

阿城市水利二处原保卫科科长朗明杰,追随邪党江氏流氓集团迫害法轮功,与阿城公安部门、小区派出所及街道办互相勾结,对法轮功学员进行迫害。

二零零零年在全市办洗脑班对法轮功学员进行迫害期间,他要把水利二处一些法轮功学员送进洗脑班,但由于单位领导明白大法真相,郎明杰的算盘没有得逞。过后法轮功学员向郎明杰讲真相,让他赶快醒悟,而他仍不知改过,继续敌视大法。

二零零一年元旦期间,朗明杰从长春回来的路上,因车祸双腿膝盖以下骨折,这是给他一个警示。朗明杰仍置若罔闻,继续助恶为虐。二零零二年大年期间,法轮功学员为了让世人明白大法真相,插播大法真相,遭恶人举报。郎明杰给公安部门提供情况,致使一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判五年,遭到严重迫害。

郎明杰是个道德败坏到了极点的恶徒,他经常上夜总会嫖娼,并于二零零四年年初在一次大清查时被抓捕,后被关押在阿城看守所。单位和家属花了不小的代价把他保出来,后来妻子与他离了婚。

二零零四年大年前,郎明杰在密山市兴凯湖一家酒店喝醉了酒,在兴凯湖寒冷的冰面上身亡。年后上班,单位找不到郎明杰。一个多月后,水利二处接到兴凯湖当地公安通知:郎明杰自杀身亡。

6、巨源镇迫害法轮功者遭恶报实录

曹云是阿城市巨源镇政法委书记,积极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派警察绑架法轮功学员,对法轮功学员进行监控、限制人身自由、抄家等。经他手送劳教的法轮功学员有二名,送看守所的有七名,送洗脑班的有五名,罚款的至少有八名。

二零零一年一月,曹云指挥警察到各村法轮功学员家搜查、抄家,路上他的座车与三轮车相撞,险些丧命,但他仍不醒悟,继续干坏事。

二零零二年,曹云得了一场大病,也连累了家人,他女儿在家中厨房玻璃镜前突然晕倒,手和脸部都被玻璃扎坏了,住院治疗。

龚和是巨源镇派出所所长,也是当地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罪魁祸首。二零零零年初,龚和指使潘庆会到法轮功学员家照相取指纹,企图为进一步迫害法轮功学员做准备。路上他的座车车轴断了,车轮子也掉了一个;龚和回家座车又与大树相撞,他的腿也被撞折了;后来又因工作渎职被撤职。

张喜财是巨源镇前进村治保主任,积极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经常诽谤攻击大法,在群众中产生了很坏的影响。二零零二年春,他在哈尔滨籽种站买粮种时突然得了急病,回家后不久就死了。

马洪文是巨源镇前进村有一党小组长,迫害大法非常积极,背后出坏主意干坏事,使几个大法学员遭迫害。二零零二年七月,马洪文突然患急病死亡,他的儿子也因刑事犯罪被判刑。

巨源镇前进村经常监视法轮功学员学法炼功,并向政府告密的王焕文,现已得了喉癌,不能说话。

巨源镇前进村王恒立,在他家中专门成立了监控点,监视法轮功学员学法炼功。后来他患病四肢无力,活动十分困难,整天活受罪打不起精神。他的妻子也得了眼疾,看不清东西,后经法轮功学员讲清真相,现已醒悟,病症已消失,声明不再干坏事了。

7、两名迫害者分别被机器绞死、被雷劈死

二零零一年五月份,派出所的恶警们勾结阿城市涤纶厂刘明学等恶人到法轮功学员家进行骚扰,挨家挨户的让法轮功学员在他们编好的邪恶“保证书”上按上黑色的手印,并强迫剪下一缕头发。

法轮功学员们对此予以了坚决的抵制。有的学员从自家的门镜里看到是恶警来了,就坚决不开门。有的同修不让邪恶之徒开口,不断的向他讲述法轮功给人民带来的益处。最后那警察无可奈何地说:“我知道法轮功是好的。不过这次,就算配合我们的工作吧,回去也好让我交差。” 法轮功学员坚决回绝了他。

二零零一年六月,阿城市涤纶厂恶人遭到了应有的报应。一个是被机器绞死了,而刘明学在深圳(阿城市涤纶厂驻深圳办事处)的一个游泳池中正在游泳时,被雷劈死。

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