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尔滨市参与迫害者遭恶报实例补充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五月五日】呼兰是黑龙江省哈尔滨市的一个区,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以来,该区的一些人一直盲目的、善恶不辨的紧跟江泽民流氓政治集团迫害法轮功,其恶报也一直没断过,整理出哈尔滨市呼兰区如下的恶报实例仅仅是冰山一角,但希望能给至今仍然在迫害法轮功的人以警示;更希望那些明白真相但为了自身的蝇头小利仍然迫害法轮功的人幡然醒悟,退出邪党,将功补过,争取一个好的未来。

呼兰区政保科科长常江海暴死

哈尔滨市呼兰区政保科科长常江海多次殴打法轮功学员,还连续殴打法轮功学员任鹏武三个小时。他利用各种卑鄙手段勒索法轮功学员及其家属数万元,被其绑架送往劳教所的法轮功学员数十名。

二零零八年一月八日左右,常江海在与人打麻将时突发脑梗死亡。

呼兰公安局恶警迫害法轮功学员遭恶报 被判刑

自从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来,呼兰公安局恶警一直利用各种邪恶的方式配合邪恶迫害法轮功学员,法轮功学员任鹏武、张学文、孙玉华等均是在看守所被他们虐杀的。

二零零四年,因一起人命案,看守所长赵连贵、王玉丰、李大明被判有期徒刑,主管看守所的呼兰区公安分局副书记王公朝被判缓刑。其中赵连贵在服刑期间母亲、妻子相继去世。

呼兰区恶警王学刚出车祸 脾摘除

哈尔滨市呼兰区白奎镇派出所所长王学刚在二零零一年经常带领一伙恶警非法搜查法轮功学员家,从中搜刮钱财,并积极参加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

二零零一年十月份,恶警王学刚在去兴隆镇酒店嫖娼的路上出了车祸,脾被摘除。

呼兰看守所恶犯郭海峰患肝腹水

二零零零年哈尔滨市呼兰看守所有一名刑事犯叫郭海峰,当年二十三岁,由于受到恶警的威逼利用,对法轮功学员大打出手,他在一边打一边骂着说:“我叫你们炼,我非打得你们个个肝腹水。”并用拳头使劲打法轮功学员的腹部。

郭海峰的恶行遭了恶报,自己得了肝腹水,每天狱医都要给他抽出一大茶缸水。

呼兰公安分局警察孟庆玉遇车祸残疾

呼兰区公安分局警察孟庆玉,三十五岁,在和平派出所任职期间积极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在二零零一年下班回家时绑架粘贴真相的法轮功学员,十分狠毒。

二零零三年十一月十九日在去哈三电厂搜查完法轮功学员家后,在呼兰一中附近被汽车撞成重伤,造成胳膊骨折、耳膜穿孔、思维混乱,且始终神志不清、胡言乱语,据医生讲要留下残疾。

呼兰区原新华派出所赵新佳被刑事起诉

呼兰原新华派出所民警赵新佳,自从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以来,经常到法轮功学员家中抄家、逼迫写保证,还绑架多名法轮功学员,作恶多端。

二零零三年赵新佳因渎职罪(致他人死亡)被捕并刑事起诉。

呼兰看守所狱医王建新被辞退

呼兰看守所聘用狱医王建新,亲手以灌食为名迫害法轮功学员,对于法轮功学员任鹏武、张学文的被折磨致死案,其人应负主要责任。其他法轮功学员在被非法关押期间均受到了他不同程度的迫害。

王建新已经丢了饭碗,被辞退。

呼兰区粮食局纪检恶党书记遭恶报死亡

呼兰区粮食局纪检书记郑义,深受邪党毒害。几年来,一直敌视大法,监视法轮功学员,法轮功学员给其讲真相,也不听。

二零零七年八月六日,郑义患脑血栓、心脏病、糖尿病等死亡,年仅五十四岁。

呼兰区方台镇东沈村村长杨宝臣遭恶报暴死

呼兰县方台镇东沈村村长杨宝臣,自一九九九年七月二零以来,积极参与、配合迫害法轮功学员。在二零零零年,举报本村在家看书的法轮功学员,强行对该法轮功学员洗脑并使其劳教一年,在劳教所该法轮功学员遭到恶警残酷的迫害。二零零一年,杨宝臣又在方台镇组织洗脑班,将东沈村十二名法轮功学员强行绑架进洗脑班进行迫害,并将其中一名法轮功学员劳教。其他人非法关押六十多天。

后来杨宝臣也因事进了看守所,二零零二年夏,杨宝臣患肺癌,秋天暴死家中。死时年仅四十八岁。

呼兰区商业局工会主席王惠芳遭恶报暴死

哈尔滨市呼兰区商业局工会主席王惠芳,主管迫害法轮功,卖力充当江泽民流氓集团的帮凶迫害法轮功学员,对商业系统的法轮功学员强行要求写“保证”、写“三书”,并当众诬蔑、诽谤大法。

二零零零年除夕夜突发脑出血死亡,终年五十三年岁。生前曾经身体非常健康,脑出血症状很突然。

呼兰区腰堡乡大卜村村长张新桥恶报连连

张新桥,男,原呼兰区腰堡乡大卜村村长。二零零一年秋,他带领几人,将向村民讲法轮功被迫害真相的法轮功学员李冬雪、尼淑芝、周春芝等绑架,并劫持到腰堡派出所。

二零零二年春张新桥的父亲被车撞坏,生活不能自理。他的儿子与儿媳也已离婚,他本人也被撤掉了村长职务。

呼兰国税局局长孙静华患肾病

二零零三年新年期间,呼兰国税局局长孙静华为了出风头、捞取政治资本,指派本单位人员将诬蔑法轮功的标语贴在了宣传板上。有关人员曾写信告知其破坏大法会遭天报,此人不信,为了可怜的利益,去迫害善良、出卖自己的良心。

不久此人患上了肾病住进了医院,手术后将排尿改在了臀部。

呼兰二八镇张达村郑国才恶报不断

郑国才,男,四十多岁,呼兰二八镇张达村干部。他听说举报发法轮功真相材料的人会得到很多钱,于是支持他儿子这样干。二零零二年他二儿子串联村里六、七个人合伙两次举报发大法材料的法轮功学员,想获得钱财。回头到镇里领钱,可是上边没给。

就在此不久,他二儿子和别人打架,花了一万多元;二零零四年冬天再次与人打架,又花了一万多元;不仅如此,二零零四年春,他大儿子在外地打工,因男女关系,其中一从犯被判十年,他大儿子是主犯,负罪在逃,现被通缉。

郑国才本人还得了脑囊虫病,时常发作,痛苦不堪。

呼兰镇伟光大队书记张秀兰被判七年徒刑

呼兰镇伟光大队书记张秀兰,他曾经常到法轮功学员家中抄家、逼迫写保证,并绑架多名法轮功学员,作恶多端。

张秀兰现被判七年徒刑,其父也遭车祸。

原呼兰镇委书记李海昌被判刑四年

原呼兰镇委书记李海昌,在其任呼兰镇委书记、呼兰镇伟光大队书记时,卖力参与绑架迫害法轮功学员,现李海昌因犯罪被判刑四年。

呼兰石人镇张亚村徐波恶报不断

呼兰石人镇张亚村徐波,绰号徐四,曾卖力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自二零零一年、二零零二年连续两年被石人镇政府招雇专门监视法轮功学员,由镇政府和村里给钱和义务工(农村一种给工资的叫法)。

自从非法监视法轮功学员以后,他家的倒霉日子就开始了。他骑摩托车曾多次被截住,罚款二、三百元。为了监视法轮功学员,他经常到法轮功学员家对面的蔬菜商店蹲坑看守法轮功学员。蔬菜店老板的岳母也炼法轮功,警告他不要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这样不好。他不相信。不长时间他的妻子和女儿相继都得了阑尾炎,花了很多钱手术;他家养的母猪和猪崽全部死光。

由于法轮功学员讲真相被绑架,他幸灾乐祸、眉开眼笑,没过几天,他家扒炕烧炕时突然失火。打电话报警后,当救火车开至离他家只有二里路时,救火车坏了,等救火车修好开到现场时,火已烧尽。家中所有财物全部烧毁,其中包括他家卖土豆时欠款人给他打的欠条价值二、三万元和部份现金也被烧光。

呼兰腰卜镇农民任利文诽谤佛法遭恶报

呼兰腰卜镇农民任利文经常在公开场合谤神谤佛。二零零一年八月份的一天任某又在众人面前骂神并把矛头指向法轮功,在场有一法轮功学员上前劝阻他,善意的告诉他这样不好,并向他讲真相,并正言警告他诽谤佛法要遭恶报的,但他不听反而骂的更凶,还说:我也不信,更没见哪个遭报。

不出两个月任利文乘坐的农用三轮车翻了,任利文被甩出十几米远,又被车砸在车下面。经抢救,命虽保住,但人已瘫痪,且成了植物人。

呼兰区郎老太撕毁法轮功传单遭恶报

呼兰车站天桥下老郎太太,有一天早晨五点钟左右和邻居姓毕的妇女出来溜达,看见大门上贴着法轮大法不干胶,她俩费了好大劲才把不干胶揭下去。两天后,邻居发现她手坏了,问:大娘你手怎么了?她说是不小心开水烫的。过几天大门上又贴有法轮大法救度世人的不干胶,邻居发现她俩每次从大门经过她都不敢靠近标语,躲着走,再也不敢去揭标语了。

同样的事还有呼兰区长岭镇杨玉村张建文的妻子,二零零一年的秋天看见电线杆子上贴的法轮大法救度世人的不干胶,她说:什么谁揭谁遭报,我不怕,我就揭。随手将不干胶揭下来,当天回家后满身长满大包,怎么治也不好。后来她想到,是我揭不干胶造成的,以后再也不揭了,过两天身上的包全好了。

呼兰区崔某,经常说大法不好,骂大法。二零零一年夏给儿子盖小房,在拆跳板时,从跳板上掉下来,两肘担在跳板与墙上,将大臂与肩部掰开,当时送往医院治疗。回家后仍然疼痛难忍,自己说:“我这是骂大法的报应,让家人给我念《转法轮》,一会儿就不疼了。”从此以后再也不敢说大法坏话了。

呼兰康金镇胜平村王凤德仇视法轮功遭恶报

呼兰康金镇胜平村王凤德,男,五十多岁,其妻子是法轮功学员,他经常阻止其妻子炼功。一次,其他法轮功学员给王凤德的妻子送经文,被他当场撕毁,并口出不逊。他妻子说:“你这么坏,是要遭报的。”

果然当天晚上,王凤德屁股下就烂了个洞,流脓血不止,住了一个多月的院。

王凤德儿子,三十来岁,一次他指着法轮功创始人的照片破口大骂。事后不久,他家养的鸡都死光了,为了偿还债务,他花了二万四千元买的鸡舍,只得以一万二千元的价格卖掉。

呼兰康金镇政府陈友遭恶报

呼兰康金镇政府陈友,男、四十多岁。二零零一年新年前,他协助邪恶势力绑架法轮功学员,经别人手绑架的法轮功学员每人被勒索五百元,而被他绑架的法轮功学员每人都被他勒索一千五百元,同时他逼迫法轮功学员做不好的事。

新年过后不久,陈友遭恶报,被人用刀捅了,住院好长时间。

呼兰康金镇政法委书记梁文路遭恶报

呼兰康金镇政法委书记梁文路人品恶劣,在群众中影响很坏。充当江泽民政治流氓集团迫害法轮功的马前卒,对法轮功学员恶言恶语,并大肆勒索钱款。

现梁文路已遭恶报,不但被撤职,身体也不佳,离不开药。

呼兰镇一人对大法恶意嘲笑取乐遭恶报

呼兰镇一大法修炼者家属,经常对大法恶意嘲笑取乐。在一次对大法恶言攻击后几小时,就撞在了自家的玻璃隔墙上,把大块玻璃撞坏后,自己严重受伤,流了很多血。到医院包扎后打了几天点滴,在家休班二十几天。事后该人有所醒悟。

黑龙江监狱局局长杨文学被检察院秘密拘捕

黑龙江省各监狱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是空前绝后的,这与黑龙江省监狱管理局局长杨文学紧跟江泽民流氓集团善恶不辨疯狂镇压息息相关。善恶有报,二零零六年六月份杨文学因受贿和挪用公款被黑龙江省检察院拘捕。

杨文学,原伊春市纪检委书记,二零零五年末至二零零六年初调黑龙江省监狱管理局当局长。在二零零六年六月间,杨文学利用其在黑龙江省泰来县的岳母过生日之机,收受监狱管理局各方官员赃款贿赂二百多万元,并被检察机关查明挪用公款二千余万元。

其实,迫害法轮功者皆有不同的灾难发生,有的是殃及自己的亲人身上。请迫害法轮功者仔细回想一下,在你们参与迫害法轮功后,是否有如下现象发生:心中感到空虚无聊、疲劳、心绪烦乱、胸闷、做恶梦、头痛、易怒、人际关系恶化等,身边的亲人是否也会出现疾病,各类麻烦和灾祸等?答案是一定的!各种恶报的案例应当使作案者幡然醒悟。

共产党的末日到了,远离共产邪党就是远离了邪恶、远离了灾难!迫害法轮功者当好自为之!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