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好人遭迫害 张丛媛六年多有家不能归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六月一日】我是四川省广安市广安区工商局退休职工,六十四岁,家住广安城南。从二零零一年至二零零八年四月,因修炼法轮功曾多次遭到国安大队、广安城南派出所、广安城南街道办事处绑架、关押,被剥夺睡眠、站军姿、监视、监控、强制洗脑等。

由于这种无休止的骚扰与迫害,给我与老伴、子女带来很大的精神、经济压力。我从一九九九年十月至二零零三年四月都没有工资,只靠丈夫每月二百五十元维持生活。由于承受不了种种压力,于二零零三年八月我老伴患肺癌去世,死前想见我一面都不行,因我正在重庆女子劳教所受迫害,不知家中情况,后恶人造谣说我不想见。

我从二零零七年十一月(在华云市洗脑班出来后)被迫离家出走。这样,恶人还在子女单位追找我,使我有家不能归。零八年四月八日上午十一点多钟,我与亲友去广安白市镇乡村上坟,在街上看到了广安国安分局的蒋先锐,不一会就来了七八个中年男子,在大白天非法无理绑架我到白市镇办公室,由白市镇的何春兰(原种子公司)强行非法搜身,一无所获,一位姓彭的中年男子拿着检查证给我说:“昨天夜里我们白市这里发现了许多法轮功传单,今天又看见你在白市街上出现。”据悉绑架我的这些中年男子是石笋派出所的,当时白市镇的唐书记在场,他们边说边溜到外边车子里了,蒋先锐就在车子外边站着。

二零零七年九月八日晚,我在家正准备睡觉,广安工商局的何伟(人秘股长)手持工文包和我儿子单位的所长--余川,假装关心。叫儿子把门开了,只见涌到屋里来的有广福派出所的,有镇上的刘、唐二书记,街道办事处文仁明(书记)等,屋内屋外大约有五十多人,由广福工商所长张述开车将我绑架到华云市洗脑班迫害,每天不但受广安市公安、国安大队李才华等一伙监管,而且还受原单位秦频等五名女职工和广福镇一名女职工二十四小时轮流看管,没有人身自由,还受洗脑班余孝福等人强行洗脑,有时还被搜身。我被劫持在洗脑班长达二十五天。

二零零五年六月,我正在广福市农贸市场买菜,遭广福派出所、政法委书记、街道办事处文仁明(书记)在光天化日之下,不顾群众的心声,强行绑架我去华云市洗脑班和广安精神病院,迫害四个半月之久。从各乡抽调党员、公务员,每三个党员监管一个法轮功学员,都不说他们的姓名、地址,强迫我们看诽谤师父、大法的录像、录音等,在洗脑班内我遭到广安城南国安分局蒋先锐的谩骂,恐吓,遭到广安工商局李成富恐吓(他们恐吓我说成立了什么专案调查组等),使我的身心受到严重摧残,至今行动缓慢,记忆力减退等。

二零零二年元旦节,以小泉聚会为由,我遭非法劳教三年,被劫持于重庆女子劳教所,遭到恶警代文娟、张雪莲强迫在高温42度站军姿十九天,被迫长期单独超强度奴役劳动,遭到非人的折磨。

一九九九年十月我上北京上访,被多次关押在广安看守所,岳池县看守所,广福派出所等地,后由蒋先锐押送成都楠木寺女子劳教所非法劳教一年。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