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泸州市“六一零”设洗脑班迫害法轮功学员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六月二十一日】泸州市六一零积极追随中共邪党迫害法轮功,在古蔺、叙永、合江三县,及市属三区:江阳区、龙马潭区、纳溪区设洗脑班,以各种违法手段迫害法轮功学员。

一、非法剥夺、限制人身自由

洗脑班是中共邪党、六一零为专门迫害法轮功非法设立的特种监狱。在洗脑班里,法轮功学员失去了人身自由,连节假日都不能回家,亲人探视还的八方开证明。

二零零一年大年初一,许多法轮功学员的家属来江阳区洗脑班看望亲人,被统统赶走,一个也不准见。有的来了老老小小一家子人,近在咫尺,却不能相见。

二零零一年七月的一个中午,一位母亲带着小儿子到张坝洗脑班看望婆婆,洗脑班的邪党人员在打麻将,不让见人又不作任何解释,还嫌求见的人影响他们打麻将,于是冲出门追着打这母子俩。

洗脑班设“陪伴”,就是拿钱请来社区吃低保的居民或由单位、街道办事处派出人员到洗脑班与法轮功学员同吃同住,一个、甚至两个“陪伴”看管一个法轮功学员,一天二十四小时监视,如发现谁炼功、学法,就立刻又拉又掰野蛮阻止。有时,晚上睡觉到了半夜,突然掀开法轮功学员的被子,看是否盘腿。这些人被利用来迫害法轮功,陪吃陪住还有钱赚,于是糊涂的卖力参与,他们喋喋不休的用中共的电视、广播、报刊中那套谎言对法轮功学员进行精神施压,帮着政府逼迫法轮功学员“转化”。

二、强行洗脑、剥夺信仰自由

中共邪党六一零设洗脑班的罪恶目的就是以非法剥夺人身自由、造成各方面的高压逼迫法轮功学员放弃修炼法轮大法,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强迫法轮功学员在思想上必须认同中共邪党对法轮功的诬陷宣传,要法轮功学员必须还原成永远“听党话、跟党走”的“驯民”,还原成永远站在中共那一边,与邪党的任何罪恶行为“始终保持一致”的愚民。这就是所谓的“转化”。因此,在警察的管制下,洗脑班每天有目的的向法轮功学员灌输中共造谣媒体攻击法轮功的那套谎言,还要求写书面认识。每天必看殃视新闻联播,焦点访谈,如遇到栽赃陷害法轮功的内容,就布置写心得体会,企图让法轮功学员在失去自由的高压迫害下向邪恶妥协,接受谎言洗脑。特别是“自焚”伪案一出,整个过年期间天天播放,每播放一次就要逼着写认识,不交认识就不准睡觉。

洗脑班为达到“转化”的目的,调动社会各方面的力量参与迫害,就连小学生也成了它们利用的对象。二零零一年四月,六一零组织二十几个小学生到张坝洗脑班,帮助叔叔阿姨、爷爷奶奶们“转化”。这些小学生鹦鹉学舌似的重复中共流氓谎言帮邪党散毒。这些可怜的小生命懂什么呢?他们自己无知的遭受谎言毒害,受愚弄、被蒙蔽、被欺骗,还被恶党利用来作迫害的工具。中共邪党对人民的迫害不分老幼,连孩子都不放过。看着这些单纯幼稚的孩子,任何有良知的人都会感到非常痛心。见此情形,有法轮功学员顶着巨大的压力挺身而出告诉孩子们“法轮大法好”,因此被洗脑班恶警毒打。

有一次,六一零请方山佛教徒到江阳区张坝洗脑班作报告,没想到佛教徒所讲的内容不涉及揭批,六一零头子王旭很失望,于是就递了一张条指示佛教徒按“政府意图”讲,没想到佛教徒不理这套,最后说了一句:法轮功不是邪教。六一零及在场的恶人好不狼狈,只好草草收场。

泸州市江阳区洗脑班的邪党的人员反复强调一点:法轮功不管你个人认为再好,政府说不好就是不好,政府说不准炼就不准炼。听这话的意思是,这天地间从来就不存在是与非的原则,中共的意志就是一切。创造了中华五千年灿烂文明的中国人,走到历史的今天,拽在了邪党的手心里竟成了一群没有思考能力,没有评判事物好坏能力低能儿。共产邪党当道,中国人连维护“好”的权利都没有,人民就象中共手心里的玩偶,连大脑的正常思维都必须交给政府操控,哪怕邪党恶魔开大口吃人都必须与它“始终保持一致”,否则就被当作异类铲除。

洗脑班里,有的邪党人员抄袭“党的喉舌”散播的那些谎言,写些恶毒攻击诽谤法轮功的所谓“深刻认识”让法轮功学员抄写,说是帮助其认识达到标准好早日回家。为了达到所谓“转化”的目的,洗脑班的邪党人员常常以剥夺人身自由相要挟,说什么“你不转化,关你十年八年,政府陪的起你们陪不起。”还模糊原则诱骗放弃信仰,说什么“胳膊拗不过大腿”、“屋檐底下不得不低头”、“这个关,头一低就过去了”。

三、哄骗、强行绑架手段卑鄙

洗脑班是非法私设的监狱,把法轮功学员弄进去非法拘禁,所采用的哄骗、强行绑架等手段也是极其卑鄙的,同时还胁迫单位、社区、乡、镇政府伙同参与。江阳区一教师被教委骗去“谈话”,教委把她交给六一零绑架到石堡湾“洗脑班”非法拘禁三十天。江阳区部份法轮功学员进京上访被非法关押在看守所大半年,发放了释放证却不让回家,六一零强行把她们集体绑架,直接弄到茜草“洗脑班”非法洗脑,继续非法剥夺其人身自由进行洗脑迫害。

纳溪区一法轮功学员抵制洗脑迫害,六一零纠结邪恶不法之徒七八个,光天化日之下强行撬门入室抓人;一法轮功学员不在家,为了把这位法轮功学员抓进“洗脑班”迫害,邪恶之徒破门而入通宵守候抓人。

江阳区北城一社区以核对户口为由,一骗再骗企图把一位老年法轮功学员骗到社区去,而社区早已部署好了绑架。该学员拒绝去社区,六一零见骗术失灵又生二计,向远在外地工作的她的儿子施压,儿子只好电话通知其媳妇放下工作回家开门。门一开,各路不法之徒有单位的、社区的、派出所的,还有公安局局长、六一零等七八个人一拥而进,非常野蛮的把老太太从六楼上往下拖,抬腿的,掰手的,拖到楼下塞进警车就开进洗脑班,老太太的手被捏的青紫。

一名法轮功学员说:二零零一年的元月二十二日下午五至六点钟时,我正在家里做饭,矿区劳动服务公司姓胡的负责人闯入我家,说,要过年了,到矿区去开个会,谈一些关于年关的注意和读一些有关文件。在他催促下,我来不及穿外衣,只穿了件毛衣加背心就跟它们去了。到了矿区我感觉冷,要回家穿外套,他们就不准我回家了,我强烈要求回家穿衣服,那些人紧跟我到家中,等我穿上衣服就将我强行推上汽车,对我说,到兰田政府开个会,立即就走,一会儿就回来。因为那正是除夕前夜,大家忙忙活活准备过年,“一会儿就回来”在情理之中,于是对“领导”的话信以为真。谁知到了兰田根本没停车。那时天都黑了,不知要去哪里,半个小时到了目的地,才知道是将我送至张坝洗脑班非法拘禁起来,我失去了人身自由,还要面临强行洗脑的迫害。矿区邪恶党徒预谋绑架,采取一骗再骗的卑鄙手段来达到目的。到洗脑班一看,原来好几十个法轮功学员都是由单位、社区配合六一零被连哄带骗强行绑架来的。欺骗是中共的惯用伎俩,中共各级党徒使用这一套骗术简直是轻车熟路。迫害法轮功是违法犯罪的,所以参与迫害的邪党恶徒违法心虚,只有鬼鬼祟祟行骗术。

二零零零年腊月,江阳区泰安镇邪党官员欺骗一位法轮功学员说,“到镇政府去一趟,有点事找你”,结果一到镇政府就被绑架到张坝“洗脑班”一关就是几个月,家中的残废女儿四处流浪寻找母亲,露宿风餐受尽折磨,诱发精神病。几个月后,二零零一年十一月十五日泰安镇邪党官员第二次在半道截住该法轮功学员,再次欺骗她到镇政府去“问点事”,并说,“一会儿开车送你回蓝田。”(该学员正筹划到蓝田做小生意)结果把法轮功学员绑架上车后就关进茜草“洗脑班”,她那个身心备受摧残的残疾孤女,与母亲失去了联系,失去了母亲的照应,惨死异地三天无人知晓……

四、经济敲诈、非法掠夺法轮功学员钱财

洗脑班这个特种监狱还有一个恶毒手段就是对法轮功学员进行经济敲诈。江阳区张坝、茜草“洗脑班”一月要法轮功学员交两千元至一千元生活费。而他们的伙食标准每顿仅二元钱。据了解,陪伴费,参与洗脑班迫害的人员如警察、公安、政府官员的伙食费、交通费、补助费都是由法轮功学员负担。它们已向法轮功学员敲诈去的钱少则几千,多则上万元。而法轮功学员要凑出这笔钱是非常困难的。江阳区洗脑班的头王旭一次又一次逼一位法轮功学员的家属交钱,家属再拿不出钱来,王旭就把其单位的人召来,逼单位交钱。单位的人被逼的没法就从该学员丈夫的丧葬费中扣出一笔钱才了事。这个学员在洗脑班被非法剥夺人身自由长达七、八个月,被敲诈去人民币一万五千元。有的法轮功学员被敲诈去的钱是由家属缴的,有的是被六一零通过单位从工资中强扣掠夺去的。龙马潭区设在石堡湾的“洗脑班”每天敲诈法轮功学员五十八元钱,伙食标准一天最多就八元钱。龙马潭区的法轮功学员多是农村的,经济很困难,被抓被关加之每月一千多元的重金敲诈,对他们来说真是雪上加霜。敲诈掠夺法轮功学员的钱财来维持迫害是邪恶中共迫害人民的又一恶毒流氓手段,不仅迫害法轮功学员本人,也给法轮功学员的家庭造成严重经济损失和灾难。

纳溪洗脑班每月敲诈法轮功学员六百元生活费,而他们却没吃上一顿饱饭,天天都在饥饿中度日。生活上故意虐待,经常把农家乐的残汤剩水给他们吃,把腐菜、嚼不烂的菜脚给他们吃,还用霉变的臭酸菜煮变质的馊饭给他们吃,连送饭的人都说,好臭呀,闻着都发呕。法轮功学员只好挑出臭酸菜,将饭用凉水反复浸泡勉强充饥。几十天送来一点肉也是又苦又臭的腐肉,根本不能吃。 煮饭的人说,谁叫你们反党呢?就要整死你们。法轮功学员的家里送来点食物,洗脑班一律没收。有学员说,他家送了几次食物都被姓黄的邪党人员没收了。警察杨正超等人,在“洗脑班”上咆哮:“法轮功是政府镇压的对象,我们想怎么整你们就怎么整,下次你们再上访,把经济给你们掏空掏干。”这就是不法之徒在执行江××迫害法轮功“经济搞垮”的黑令。有中共邪党及江××作黑老大,纳溪区参与迫害法轮功的邪恶之徒猖狂至极。

五、警察、邪党人员打人不犯法

洗脑班这块特殊之地,警察、邪党人员任意打人不受处罚。在张坝,一位法轮功学员告诫受蒙蔽、被利用前来“洗脑班”做“转化”的小学生说,法轮功不是你们说的那样,大法教人做好人,大法的师父是来度人的,不要听信谎言,相信法轮大法好,便被大山坪的一恶警打耳光,还罚跑,用竹竿满坝子追着打,边跑边打,竹竿打断一根又一根;一位老师对前来看望她的学生讲法轮功真相,被警察抓住头发猛烈撞墙。一位六十多岁的法轮功学员不接受谎言宣传资料,被邪党人员王永珍罚站,打耳光。在茜草,“洗脑班”为了应付上面检查,到处贴出污蔑诽谤法轮功的标语,甚至贴的满寝室都是。法轮功学员正义抵制邪恶行为,撕下毒害众生的标语,一位法轮功学员被戴上脚镣手铐;姓周的恶警把一位法轮功学员打的鼻青脸肿,脖子上抓出道道血痕,还将其罚站。这件事发生后,好几个法轮功学员被弄到黄金山拘留所拘留。

六、欺骗社会

江阳区洗脑班对外挂牌“法制学习班”,泸州市设置在石堡湾的洗脑班名曰“法制教育基地”,实际上里面除了强行灌输污蔑诽谤法轮功的谎言外,从不敢学宪法、法律。

洗脑班参与迫害的人员结构:有派出所警察、公检法人员,还有宣传部、组织部、妇联等邪党政府人员,可谓各单位联手,“阵容”强大。龙马潭区的洗脑班由特兴镇镇长黄××、武装部长薛××亲自挂帅。这些系统、单位出现在洗脑班这个迫害法轮功的舞台上意在体现政府形象,企图让全社会、全国老百姓及所有遭受迫害的法轮功学员的家属都认为设这个“洗脑班”是代表政府的,是正当的“政府行为”,无可怀疑,无可非议。采用此掩人耳目的阴险手段,一是掩盖邪党以政府的名义私设监狱的违法行为,二是利用政府的名义向人民群众示威:政府的意志推不倒、搬不翻,如不乖乖就范就专你的政。一些世人确实被“政府”的嚣张蒙蔽了、吓坏了,竭力规劝法轮功学员“转化”,说什么“好汉不吃眼前亏”等等。

邪恶中共一边利用洗脑班搞违法迫害,一边为迫害涂脂抹粉,迷惑世人。中共、六一零对外宣称,政府在组织“学习”、帮助提高“认识”,帮助“转化”思想,在苦心进行“教育”“挽救”等等,说着好听的谎话,披着“伟、光、正”的画皮下毒手迫害人民,却让旁人看来这个“党”是多么热爱人民群众啊、“党”对人民群众多么负责、多关心啊。这一招真的欺骗了一些世人,于是一些人误认为:政府为了你们好,把你们集中起来,花那么多的人力物力财力专门帮助你们“转变”思想,你们竟不听话,不配合,真不可思议。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