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一零”暴徒对退休教师李寿我的残暴令人发指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六月二十六日】李寿我,男,72岁,法轮大法学员,河北省平山县小学教师(据说他是全县最优秀教师之一)。一九九九年前,李寿我为了有个好身体、做个好人而修炼了法轮功。邪党迫害法轮功开始后,他无端的遭受多次非法关押、暴力殴打和酷刑折磨,身体、精神上受到野蛮摧残,甚至被多次折磨致生命垂危。

九九年七月,李寿我去北京上访被邪党非法抓捕,他的三百八十五元人民币被劫走,另被罚款二百元。回乡后又被非法关押三天,罚款一百六十元。之后又被非法抓到看守所两次,第一次被非法扣押29天,第二次45天。

二零零一年五月三十一日晚间十点半,邪党大吾乡治保主任董拴牛带领十几人将李寿我劫持到大吾乡里庄洗脑班强化洗脑。“六一零”成员侯聪利多次找李寿我,对他强行灌输歪理邪说:“再好的事共产党不叫干你就别干;再不好的事共产党叫你干,你就坚决去干……”,一派胡言。因李寿我不放弃信仰,不配合邪党,在绝食十六天后又被押到县看守所迫害一个月。

一个月后,七月十七日李寿我又被非法关押到实验中学洗脑班。一间十几平米的小屋子里,被非法关押了13个大法学员。恶徒一天只给大法弟子每人不足6两的饭食,有时让4个人分吃一根油条,有时一顿饭只给喝半碗没有米的米汤。恶徒不让大法弟子去厕所,只在房间里放一个马桶,白昼在屋里大小便,高温的天气不叫开门窗,连喝的水也没有,更谈不上洗澡。

一次李寿我在众人面前对侯聪利说:“一天只叫我们吃6两(实际上连5两也不够)饭,这太少了吧!”侯聪利说:“嫌少,快转化,少在这里提臭意见,这里是共产党说了算,只许你们老老实实,不许你们乱说乱动,你敢在这里提意见,你敢在这里造反……”这时“六一零”头子王更庭走到李寿我面前,使足了劲,一个掏心拳把李寿我打的仰面朝天倒下,李寿我昏了过去。于是王更庭派人把李寿我拖到无人处,等李寿我醒来王恶徒又重重的打了李寿我两个耳光,打的李寿我两眼发黑,什么也看不见了。王更庭一边打一边说:“我叫你提意见,我叫你造反……”打完又把李寿我弄到烈日下晒了一天。

一天晚上, “六一零”成员张新刚等人闲谈说,平山县委副书记牛真贵曾下达秘密指令:谁“转化”一个法轮功学员,就给谁安排工作(当时有些“六一零”成员是刚毕业的学生),对法轮功学员采取什么办法都行,只要打不死就行,如果真打死了问题也不大。

十月九日上午八点,“六一零”成员张新刚等七人把李寿我带到一个小屋。张新刚对李寿我说:“别炼法轮功了,有什么好的。”李寿我慈和的说:“法轮功叫我们做好人,我把一身病炼没了,这么好的功法怎么能不炼。”张新刚恶狠狠的说:“你炼法轮功能好病,我们今天就能打的你有了病。”李寿我说:“打人犯法。”张新刚把眼一瞪,脚一跺,一拍胸脯说:“老子是政法大学刚毕业的学生,怎么不知道打人犯法?我们打你,你想去告,我对你说,量你出不了这小屋的门。我们犯法谁敢管,谁能告下?共产党叫我们打,江泽民叫我们打,‘六一零’叫我们打。现在是‘六一零’说了算,老子就是‘六一零’,我真想对你说:宪法不是法,‘六一零’说的都是法。我再说一遍‘六一零’说了算。你要是不炼我们立刻用小车把你送回家,你要说炼……”他拿棒子在李寿我面前晃了晃接着说,“用这一陪到底。”李寿我坚定的说“炼!”李寿我刚说完,七个恶徒一拥而上,用皮棒、木棒从头顶到胸,到背到四肢猛抽乱打。开始李寿我还痛苦的大声吼叫,不久就失去了知觉,像死了一样躺在地上。不知过了多长时间,剧痛使李寿我睁开了双眼。张新刚见李寿我睁开了眼,说:“老李睡醒了,快叫老李喝喝水吧。”于是他们又用碗里的辣椒使劲摩擦李寿我的眼球,再往眼角里塞一塞。李寿我全身激烈疼痛,肚子像火烧,眼睛像被用刀挖出来一样,接着李寿我再次休克了(这时大约是上午十一点)。当李寿我再醒来时已是下午六--七点了。大约只清醒了十来分钟,李寿我又失去知觉。当再醒也不知是晚上几点。当夜李寿我休克多次。

第二天(十月十日),张新刚见李寿我还没死,就用竹条和筷子来打李寿我。两个人一班,分别站在李寿我左右,每人都用一米半长的竹条在他的背上不停的狠狠的抽打。张新刚一边打一边说:“这竹条软,打不死你,你也够喝一壶。”两个恶徒打背,另外两人用筷子抽打他的手和脚。直到把李寿我打休克。经过一天毒打李寿我全身都成了黑色。第三天(十月十一日),他们把李寿我铐在院中一棵树上。张新刚说:“今天用火攻。”于是恶徒们人手一个打火机,一个人烧手,一个人烧眉毛、胡子,再一个人烧头发,另外两个人用烟头烫。他们一边施暴一边叫嚷:“你他妈的真便宜,不用掏钱叫老子给你刮脸,叫老子给你理发,叫老子给你洗手……”同时又发出阵阵狂笑“哈哈哈……真好玩……”随着李寿我发出痛苦的喊叫,从他身上散发出强烈的人体被烧焦的刺鼻气味。李寿我昏死过去了。李寿我的胡子、眉毛全被烧光了,头发被烧掉了大部份,两手多处被烧焦。从此李寿我的神经完全失去了控制,全身不停的激烈的抽搐着。当晚由两位医生守在李寿我身边。如果他的心脏一旦停止跳动,就立即进行“处理”。

“李寿我在转化班快被打死了”的消息立刻传遍平山城及各乡镇。在无可奈何情况下“六一零”不得不把李寿我送进医院抢救,五天后他还没出危险期就又把他弄到转化班进行迫害。

因李寿我坚修大法心不动,到11月17日,“六一零”只得把他送回家。

2003年,“六一零”又把李寿我押到温塘洗脑班进行了二十多天的肉体和精神迫害,并暗中派人监控李寿我至今。

在此期间,恶党对李寿我进行经济上的严重迫害:仅2000年和2001年两年中对他累计罚款就达一万元;而后扣发了他的14个月工资,合一万一千三百多元;在他本应长工资时不给他长,每月少发150元,7年累计少发1万多元。几年来,恶党对这位老人的经济掠夺高达三万多元。

中共恶党的爪牙和打手的残暴实在令人发指。然而,李寿我所受的迫害只是大法弟子所受恶党迫害的冰山一角。从善者得善报,而施虐者定将面临万劫不复的深渊。在此,我们大法弟子再次奉劝邪党的追随者,神佛是慈悲的,如果你还良心未灭,赶快退出这场邪恶的迫害,揭露中共的邪恶罪行,向大法、法轮功学员及众生谢罪,只有这样才能有你的未来。天灭中共,天佑中华。清算的日子不远了。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