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平山县下槐镇一个普通人家遭受的迫害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六月九日】齐素琴,女,今年三十五岁,河北省平山县下槐镇庞家铺村人。以前,她家在村里是有名的药罐子,父亲因患有腰腿疼、胃病,身体瘦弱,常年药物不断;母亲身体弱不禁风,也常年与药物为伴,每年微薄的收入主要用于疾病的支出,因此,家里的日子过的很拮据。一九九七年喜得大法,全家都修炼,按照“真、善、忍”的标准努力做一个好人,从此疾病和药物不再与齐素琴家结缘,生活状况有了很大改观。可是,以江泽民为首的政治流氓集团不让我们做好人,不让老百姓过好日子,于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开始了对“真、善、忍”的残酷镇压。

一九九九年八月,齐素琴依法进京上访,证实大法,半路被邪党不法人员劫持到石家庄一大院里,齐素琴和好多大法弟子被邪党人员逼在烈日下暴晒。后来被绑架回平山县公安局。齐素琴边上楼,封庆芳边用手里的一卷报纸打她的头,说她已经被他们抓过好几次了。由于齐素琴和几个大法弟子不放弃自己的信仰,坚持修炼,不法人员把他们连夜劫持到看守所非法关押。

下槐派出所所长王新堂和村干部张太山又到齐素琴家里施加压力,非法抄家,抄走大法书、炼功带等物品。而后齐素琴被非法关押了半月,还被敲诈了三百多元(不给任何收据)。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齐素琴再次去北京为大法鸣冤,被恶警抓进怀柔看守所。齐素琴和好多大法弟子被迫站在院里,每个人背上缝一个写了数字的布条,齐素琴身上是1033。接着就是非法搜身,邪党人员强行把大法弟子的衣服脱光了一件件搜查,一旦发现大法弟子带的东西,不是把衣服剪开,就是把衣服扯坏;恶徒动不动就打大法弟子们。

后来,十几个人被关进一屋,光光的铁板床上啥也没有,地上只能站一个人的通道连着厕所。大法弟子们不吃他们的食物,他们便隔着铁门泼进屋里。晚上大法弟子们炼功被恶警发现,他们便叫了几个人端着几脸盆凉水没头没脑地泼在大法弟子身上。铁板上到处是水,又把电风扇开开,冬天暖气管道是凉的。

齐素琴被下槐镇一姓付的劫持到平山驻北京招待所。当时柏岭村的封洪明也在,显然他也被毒打了,在地上坐着,双手被铐在床腿上。齐素琴等大法弟子一同被非法押回平山县公安局。由于手铐少,没给齐素琴戴。车到县城正好天黑,齐素琴等趁着夜色走脱了。

下槐镇派出所连夜又把齐素琴的父亲劫持到平山、到亲戚家去找,也没找到,村干部就监视起齐素琴家。下槐镇镇长陈跃峰和邪党书记赵振方,伙同派出所的恶警三番五次到齐素琴家里骚扰,并勒索她家人二千元。齐素琴弟弟只好把在砖窑辛辛苦苦挣的仅有的一千二百元拿出来。这帮恶官说不够,他们硬把齐素琴家手扶拖拉机开走,让再交出八百元,赎回拖拉机。一邻居还不怀好意的说:“他家还有电视”!(现已猝死遭报)

齐素琴家人东借西凑好不容易凑齐八百元(不给收据)才把拖拉机开回来。平山县公安局又勒索了她家一千元(不给收据)才罢休。

平山县公安局还带平山电视台的人来齐素琴家录象,造谣说她家房子破是炼法轮功炼的。有一次深夜,下槐镇政府十来个人翻墙进入齐素琴家,把一家人带到镇政府关押起来。她母亲被非法关押在镇政府五、六天才放回。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