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朱康、王霆夫妇再遭邪党绑架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六月三十日】上海金山区法轮功学员朱康、王霆夫妇于2008年6月17日再遭中共邪党的恶警绑架迫害。消息传来,朱康和王霆的亲属、朋友和原同事等许多人都陷入深深痛苦之中。为这对饱经苦难的夫妻再遭恶党毒手而扼腕痛惜。

熟悉和了解他们的人都知道,朱康、王霆夫妇修炼法轮功后,整个身心面貌完全改变。朱康原来性格暴躁,时有让单位领导和亲朋好友头疼的事情发生,动辄对人拔拳相向。由于受社会上不良风气的影响,他们参与一些赌博等不好的活动。自从学炼法轮功后,夫妻俩彻底改头换面,原来的不好习气都去掉了,脾气改了,对人和善了,而且做事情常常是先考虑别人的感受。许多朋友和同事都从他们夫妇身上感到了法轮功的美好,以至于他们中的一些人不顾中共邪党威胁,都在主动接触和了解法轮功。

然而,和众多中国大陆法轮功弟子一样,就在他们夫妻不断以“真、善、忍”大法标准要求自己做好人,追求高尚道德,精神不断向上升华的时候,中共邪党和江泽民政治流氓集团对善良的法轮功弟子们开始残酷迫害。他们夫妻原来住在上海闵行区,朱康是闵行区联合发展有限公司的一名员工。在邪恶的迫害中,因为坚持“真、善、忍”信仰,拒绝向邪恶妥协,朱康被迫失去了稳定的工作。之后更是有闵行恶警、当时的社区保安、居委会恶人不断的骚扰。

2000年底,他们夫妻被闵行区恶警绑架迫害。闵行区国保处严伟春、江静波等恶警对朱康进行非人迫害,仅在一次“熬鹰”迫害中,就六天六夜没让朱康睡觉,期间还不停的轮番折磨他。王霆在闵行看守所被非法关押一个月后回到家里,随后不久,她又被关非法绑架到洗脑班迫害,期间不断经历从精神到身体的折磨,在一次“罚坐反省”中,她曾昏厥倒地。

中共邪党人员长期骚扰、跟踪、监视、盘问迫使他们搬离闵行区,到远离市中心的金山区居住。本以为可以过段太平日子,却没逃过邪党的网络式迫害。在金山区,他们仍然不断被跟踪、骚扰、监视。一到邪党的所谓“敏感日”,他们家从楼房单元内到楼下,都有监视他们的人,居委会人员和恶警也常到他们家骚扰他们的正常生活。

如今,他俩再次被金山恶警绑架,给他们的家庭造成了巨大痛苦,家中老父已经久病卧床多年,母亲年事已高,平时都是朱康和王霆帮助料理老父亲的生活。金山恶警却毫无人性的绑架他俩,一点不考虑两位老人的死活。所谓上海文明橱窗形象的华丽外衣也撕掉了,凶残本性表露无遗。

朱康、王霆的亲属到金山公安部门打听他俩的情况,金山国保恶警一致统一口径,都说什么自己都不知道。同时暴露出的是恶警们的心虚,既然敢抓,为什么不敢承认哪?你们也知道自己干的事情伤天害理吗?也害怕老百姓知道你们在助纣为虐吗?或是怕国际社会对中共邪党以及你们这些恶警的声讨和清算吧。

这里也正告那些仍在迫害善良的法轮功弟子的上海恶警、恶人们:时至今日,你们也该清楚迫害好人不会有好下场的,正反两方面的例子已经太多了,你们中有些人已近乎是摆出一副亡命徒的架势,说什么,人都要死的,邪党给钱你们就干。宝山区恶警魏志耘当初就是这样说的,她暴死了;提篮桥恶警傅克琥迫害法轮功弟子时候也很嚣张,他被判刑了。为了继续欺骗和怂恿你们为邪党卖命,上海的恶首们追认魏志耘为“烈士”,其实她在办公室用手机看股票时候倒地而死,怎么能和烈士行为沾边呢?又给了她家人15万元的抚恤金。但是你们知道吗?她丈夫在她死后几个月也暴死而终。抚恤金又怎么样呢?不要以为是偶然的,真正祸降头顶时候明白就已经太晚了。共产魔教和它的党棍们坏事做绝,必被上天清除,世人不退掉入党团队时候的发过的恶毒誓言,也要跟着倒霉。法轮功弟子劝人退出邪党组织正是不想让人无辜遭殃。你们也是一样,何去何从,你们自己掂量。退出邪党组织,善待法轮功弟子,是你们和你们家人的唯一希望!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