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八年五月,八宗迫害致死案例被证实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六月八日】(明慧记者归心综合报道)零八年五月,八位中国大陆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案例被曝光。其中女性法轮功学员二位,占25%;五十岁以上老年法轮功学员三位,占37.5%。八位遇害者中有三人被迫害致死于刚刚过去的零八年五月。

五月份曝光的八宗迫害致死案例分布在以下省:辽宁省二例,黑龙江省二例,吉林省二例,四川省一例,湖南省一例。从中共自一九九九年“七二零”迫害法轮功,到零八年五月三十一日,已有三千一百五十六位中国大陆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案例得到证实。

辽宁吕仁清被转押三所监狱,最终折磨致死

吕仁清,男,39岁,新宾县马架子村人,于九九年三月份开始修炼法轮大法。修炼前他脾气不好,非常的暴躁,他有很重的头痛病,经医生诊断为三岔神经痛,经医治均无效果,而且把钱财看的很重;修炼后,他时刻以“真、善、忍”为行动准则,对人和善,遇事能考虑别人,仁义忠厚,平易近人,看淡名利钱财,主动的帮助有困难的人,而且折磨他多年的头痛病也好了。村里的人都说,他学法轮功后象变个人似的,周围的人都愿意接近他与他相处。在大法中身心受益的他,发自内心感谢师父。


吕仁清(右)和妻子、孩子

九九年“七二零”后,法轮功遭到非法镇压,他想不通,因为是学大法才改变了他,使他成为一个身心健康的人。于是他决定去北京上访,但到北京之后,还没等他走入信访办,就被等在那里的警察抓捕,送回新宾县、关押在看守所数日。半月后,他再次到北京去上访,几天后再次被抓捕回新宾,被非法劳教二年,关押在抚顺劳动教养院。

在吕仁清从教养院被释放回家后,二零零二年三月上旬的一天,新宾县大四平镇公安分局的局长郭健、赵亚忠等四五个警察,突然闯入吕仁清家中,将吕仁清以欺骗的手段绑架,在送往新宾县看守所时,吕仁清走脱,从此被迫害的流离失所。同年七月一日,吕仁清在抚顺市讲真相时,又被抚顺市公安一处的恶警绑架。当时几个恶警将其毒打、酷刑折磨,后被送到抚顺市第二看守所,吕仁清在那被迫害四个月,浑身长满疥疮,奇痒难忍。吕仁清被非法判刑后,送到沈阳大北监狱迫害。同年十二月份,又将其转押辽阳铧子监狱。在铧子监狱的几年中,因他不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监狱里用尽酷刑,长期对吕仁清进行惨无人道的折磨,多次毒打,蹲小号,暴力灌食。

迫害已造成吕仁清生活不能自理,但邪恶之徒仍没有停止对他的折磨,恶警逼他每天坐小塑料凳(一种体罚)。吕仁清因被反复毒打,曾多次提出去医院检查,监狱一拖再拖,从不管法轮功学员的死活。待吕仁清身体稍有好转,再提出被打时,恶警流氓似的抵赖说:“谁打你了,谁迫害你了?”由于酷刑的折磨,吕仁清原本非常健康的身体出现异常现象。从零五年九月份开始吐血,呼吸困难,监狱从来没有给检查治疗。零七年十二月份,他的病情加重,又开始吐血,但监狱未给予治疗,致使吕仁清的身体越来越虚弱。

零七年十二月九日,邪党人员又将吕仁清转移到大连市甘井子监狱继续关押,在吕仁清病情非常严重的情况下,仍然逼迫他下车间干活。因他不能走路,恶警就叫两个犯人将他抬到干活的现场,为此他绝食八日,抗议奴役迫害。当时他身体非常的虚弱,仍在吐血,后经医院检查、拍片发现吕仁清有恶性的肺结核病。十二月末,又将其转押到辽宁省铁岭监狱。后经医生检查,发现吕仁清的肺部有一个很大的洞,随时有生命危险,随后下了两次“病危通知书”,但监狱拒不放人。

直到零八年三月十日,在家属的强烈要求下,才将吕仁清从铁岭监狱直接送到铁岭市结核病医院抢救,因胸部积水太多,整个心脏被挤偏移,医生再次下了“病危通知书”并做了手术。吕仁清于二零零八年四月十九日含冤离开人世。

邓淑芬被成都法制教育中心迫害致死

四川成都双流县七十多岁的大法弟子邓淑芬,被劫持到所谓的“法制教育中心”强制洗脑摧残,被非法关押四十天,于二零零八年五月五日含冤离世。

“成都法制教育中心”直属中共邪党中央“六一零”,是四川省“六一零”和成都市“六一零”联办的,其头子骨干由周永康直接组织培训,集特务、流氓、骗子、黑社会份子、打手、巫汉于一身,把投毒、诬陷诽谤、恐吓、诱骗、邪术、打骂、各种折磨、煽动编造、离间、组成包围圈,并层层推入的猛烈精神折磨。其下毒分两步做:第一步,在饭里下毒,目的是打乱生理机能;第二步,说法轮功学员病了,他们担不起责任,由几个彪形男子强按捆绑住输破坏中枢神经的药物,受害人不久即开始头痛、精神狂乱、莫名恐惧、肌肉和胃抽搐、严重幻听幻觉,全身细胞难受。

成都双流县籍田镇大法弟子邓淑芬,农村妇女,在遭受迫害前身体健康,每顿要吃两碗饭。老人生前总共被中共邪党人员非法关押八次。去抓邓淑芬的时候,政法办恶人恶警祝勇还打烂邓租住的房门和水果箱。

零七年十月一日,邓淑芬老人到镇政府讲真相,希望政府工作人员能够明白真相、明辨是非;在当晚十二点遭到籍田镇武装部长苏文华操纵政法办祝勇、籍田派出所民警、联防队员高世明等恶人恶警绑架,被劫持到“成都法制教育中心”强制洗脑摧残,被非法关押四十天。邓淑芬被迫害的吃不下饭,才被释放。当时老人已瘦得皮包骨。老人双目怒视长达两月,于零八年五月五日去世。

大法弟子曹洪彦被吉林监狱迫害致死

被邪党非法判刑八年的吉林大法弟子曹洪彦,二零零七年十月九日被吉林监狱迫害致死。曹洪彦遗体停在吉林公安医院时,家属追问死因,警察称是脑出血,相关医生则称没有为死者确诊,连脑部检查都没有做过。

消息说,曹洪彦是在吉林监狱被迫害致不省人事后,才于二零零七年十月八日被送到吉林铁路医院,即公安医院。当家人赶到医院时,看到曹洪彦正在被输氧、输液,曹洪彦的身体一动不动,左眼闭着,右眼半睁,眼皮一动不动,嘴张着,于十月九日早五点五十分去世。家人在给曹洪彦换衣服时,曹洪彦嘴角部位流出血,擦完还出,腿根部位有一大块紫黑瘀痕,右胸部位有一个一角硬币大小圆印。曹洪彦的家属追问死因,警察说是脑出血,家属问医生,医生则说:我们可没说是脑出血,也没有做脑部检查。十月九日,曹洪彦的遗体被匆匆火化。

曹洪彦自一九九九年九月因修炼法轮功而被多次非法绑架、拘留、送洗脑班、被迫流离失所;二零零二年,曹洪彦下班时被长春市杨家崴子派出所恶警绑架,非法判刑八年,关押在吉林市监狱。在吉林监狱,曹洪彦曾绝食抗议迫害,被恶警关小号、上抻床,致使胳膊在日后常常半夜疼醒。二零零四年十月左右,曹洪彦曾被吉林监狱警察送到吉林铁路中心医院抢救,那次当家人赶到医院时,看见曹洪彦双腿浮肿,脸部肌肉痉挛、抽搐不止。二零零七年十月九日,曹洪彦被吉林监狱迫害致死。他在狱中遭迫害的具体情况还有待追查。

据已掌握的资料,在曹洪彦被迫害致死之前,邪恶的吉林监狱至今已迫害致死刘成军、魏修山、张建华、崔伟东、何元慧等多名大法弟子,大法弟子郝迎强、雷明等在吉林监狱饱受摧残转监或保外后不久离世,多名学员被迫害致残。至今从吉林监狱走出来的法轮功学员能活下来的寥寥无几。

* * *

从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来,一个个惨绝人寰的罪恶虐杀持续不断的发生着。一个个被曝光和证实的迫害案例令人发指。对法轮大法和修炼人的迫害令天地为之震怒。对这场前所未有的邪恶迫害的惩罚已经开始,并终将全面到来。人啊,在这历史的关键时刻,明辨是非,认清善恶,为自己的生命选择光明的未来吧!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