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监狱抻床:心碎肝破的疼痛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七月十九日】吉林监狱所谓的“教育科”的恶警李永生,多次以减刑期为诱饵,让犯人把大法弟子押到所谓严管的地方,对他们施以抻床的酷刑,以强迫他们所谓的“转化”。犯人还用开水烫受害者的肚皮,用塑料袋捂住受害者的口鼻窒息。受害者被迫在床上大小便,造成臀部溃烂。

大法弟子张倍齐目前仍被关押在吉林监狱。他本着善心,给监狱长写信,要求停止迫害,惩处恶警李永生。下面的内容来自于他信中的陈述。

极度心碎肝破的疼痛

2006年7月28日,我被监狱犯人架到严管的地方上抻床。徐志刚、王臣、姜旬等几名犯人对我采取惨无人道抻床酷刑折磨。我的四肢被抻的关节脱臼,整个身体被抻直悬空脱离床板。极度心碎肝破的言表都不为过,四肢全部麻木,全身颈椎及腰部抻至极度疼痛之苦无能言表,抻到二十分钟后,我突发休克。犯人徐志刚等摸着我心脏部位及脉搏已停止跳动,打开抻床用手掐我的人中。因为我口中被徐志刚塞上橡胶球,极度痛苦喊不出声。徐志刚、王臣、姜旬等犯人,扒开我口塞进几片药,并通知监区管教刘铁军,晚上七时许犯人背着我到医院抢救。

第二天上午六时许监区管教让犯人把我背回严管,继续上抻床固定四肢,徐志刚怕出人命担责任,不敢抻了。晚间九时许我二次出现休克,徐等犯人打开固定我的四肢,掐我人中扒开口塞了几片药,经过近两小时恢复过来。

第三天六时许又开始固定我的四肢,晚间出现第三次休克,继而往复二十天的抻床,抻、固定四肢,我的颈椎以下已经全部疼痛严重麻木,神经系统时常象针扎一样钻心痛,腰部位严重抻残。两年来多次写信与监狱长反映问题的严重性,发出的信石沉大海,无有音讯。更难见监狱长,每天只能躺在床上承受残伤带来的无休止的痛苦和精神上的煎熬。虽然事过境迁,留下的残伤的悲痛却无人问津。

开水烫肚皮、塑料袋捂口、鼻

2006年6月末,大法弟子孙迁因看电子书中大法经文,被关押在严管的地方上抻床,酷刑迫害,我写信给监狱长反映问题的严重性。2002年到2005年间大法弟子都遭到不同程度的折磨迫害。特别是吉林监狱教育科干事李永生,多年来利用职务之便,以所谓的“教育转化”为名目,违法乱纪,滥用刑具,唆使犯人参与迫害,强迫我们放弃信仰法轮功。关押在监狱的法轮功学员无一幸免,遭到李永生滥用刑具抻床抻、长时间固定四肢,坐小号不许动,否则遭暴打,在小号,四肢被长期固定,大小便在地板上,屁股下端溃烂,臭味难闻。恶警唆使犯人采取各种暴力迫害、用开水烫肚皮,用塑料袋捂口、鼻,让人气喘不上来等各种非人折磨手段,犯人为了得到李永生在教育科批分减刑之便,更加猖狂发狠施恶,置大法弟子性命于不顾。

大法弟子刁树君,原被非法关押在老四监区、现七监区,03年7月8日被关押吉林监狱当天,李永生安排犯人对刁树君进行折磨,从早坐到晚不许任何人与刁讲话交谈,制造紧张恐怖气氛,强迫转化。特别在03年8月份刁树君因被迫害严重,患肺炎引起吐血,生命危在旦夕,监区管教强制刁树君参加奴役劳动,刁不参加让犯人强行抬到严管讯问刁:“转化不转化,抻的滋味怎么样?不转化再抻。”尤其04年3月份“矫治中心”李永生唆使犯人:“你们力度不够,必须加大力度转化,干出成绩来我让教育科给你们批分。”犯人开始更加残忍的手段,采取各种闻所未闻的酷刑折磨刁树君等大法弟子。

其中酷刑之一,固定刁树君四肢长期躺在小号的床板上,用五斤装的塑料大瓶装满开水,在刁的肚皮上烫,整个肚皮被烫烂红肿烫起许多大泡,口中塞上烂布喊不出声。至今肚皮留有被烫伤的疤痕为证。

犯人采用的酷刑之二,用塑料袋捂住刁的鼻口,让他喘不上气,直至脸变成紫红色放下,继而再捂,造成窒息、喘不上气。

酷刑之三,大小便因为四肢固定在床上,犯人等刁树君小便刚便出,就把尿瓶拿走,尿全部流到屁股下面,整个屁股被尿淹泡着,屁股溃烂,臭味难闻。大便时在屁股下面放一个脸盆,腰部犯人用泡沫垫起,大便不出。犯人采用往刁的屁股里边打肥皂水,还便不出犯人给刁吃了一种“甘露醇”药,此药破坏人体内的消化系统和器官,使胃肠破坏,拉稀。整个迫害过程近一个月,刁树君实在不愿承受无休止的迫害,绝食抗议,生命危在旦夕,李永生怕出人命才答应送刁去医院抢救。至今刁树君身体遗留下许多折磨迫害时的残伤至今没有得到解决。

大法弟子谭秋成也遭到迫害。2003年3月份的一天,李永生到严管急匆匆的告诉徐志刚,丁兆松(已出狱)、高桂林(已出狱)准备好抻床,不一会谭秋成被几名犯人架到严管,按到抻床上开始抻的酷刑,潭秋成被抻到极限时,为抗议迫害,咬舌头血流抻床,徐志刚不敢再抻,给谭造成生活与身心的终生痛苦。

这里只是在吉林监狱教育科李永生直接参与唆使犯人参与迫害大法弟子几例。造成众多大法弟子遭受不同程度的折磨迫害。

03年被吉林监狱关押的大法弟子刘成军被迫害致死。当时全球所有大法弟子,世界人权组织,追查迫害法轮功组织,追踪报道大法弟子刘成军迫害致死的全程真相,现在正在抓紧追查所有参与迫害的恶人及相关的责任者。据不完全统计从零二年到零五年间,吉林监狱关押迫害的大法弟子上百人之多,其中被迫害致残致伤及死亡的已达几十之多。李永生是被调查在案的恶警之一,被列在追查名单上,当时监狱长李强有不可推卸的责任,犯人徐志刚等都已在册,一旦时机成熟,所有参与迫害大法弟子的恶人都将被国际公审。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