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通家庭妇女刘桂花被迫害的经过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七月二十日】刘桂花是一名普通的家庭妇女,修炼大法前曾体弱多病,患有腰椎间盘突出、脑神经痛,严重时疼的起不来床,无法翻身,腹部还长了一个三、四斤重的大肿瘤,就象怀孕五、六个月的人,生活中许多不顺心的事和身体的病痛经常让她以泪洗面,对人生的困惑和彷徨使她曾走进佛教、基督教,还练过多种气功。

一九九六年她喜得大法,大法让她懂得了人活着的真正意义,更为神奇的是她腹部的大肿瘤象流产的妇女一样,流了九天血后,从体内排除了一个象萝卜模样的血棒,从此她体验到什么是无病一身轻,从内心深处感谢师父感谢大法。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修炼“真、善、忍”的好人却遭到以江泽民为首的流氓集团的迫害和打压,二十四小时利用国家媒体、电台、电视台等宣传机器造谣、污蔑大法和大法修炼者,顷刻之间这么好的功法就不让炼了。刘桂花的内心深处在哭泣,为了为法轮功说句公道话,她决定到北京去上访。

两千年元月份快过年了,刘桂花坐上去北京的火车,走到了北京,走向了天安门广场;此时看到有人在炼功,她正准备炼功时,却被警察抓到了一辆白色警车上,车上关了许多东北来的大法弟子,她和其他学员一同关进了天安门分局。这里已经关押了全国各地的许多修炼人,有工人、农民、大学生、有六、七十岁的老人、还有小孩,大家都在轻声的背《论语》。警察搜身时,在一个姑娘身上搜出了《转法轮》并要把书拿走,大家都制止并给他们讲道理,但是他们根本不听。

两个小时后,刘桂花被驻京办事处的人接走,在驻京办事处呆了七天后,又被送回当地时,已是大年三十,警察不让她回家,却以莫须有的罪名将她关进甘肃省金昌市戒烟所。恶人要办洗脑班,大家绝食抵制后被强迫跑步、喊口号、走正步,关押了十五天,家人交纳生活费后才放出来。

二零零一年一月二日,金昌滨河路派出所的警察把她骗去拘留,当时她穿着单裤子,光脚穿着拖鞋和几个同修一块关进了金昌看守所,关了三天后又送到了甘肃省平安台劳教所七大队进行迫害。在邪恶的黑窝里,强制剪头发、背监规、干重体力活,出工要喊口号、排队、唱歌,吃饭也要排队唱歌,每个人身后有两个互监看管,就连上厕所也有人跟着,不让和别的同修说话;白天干活,晚上背监规到深夜;谁不背就罚站到天亮,还强迫看邪恶录像;每个礼拜要写一次思想汇报,每个月还要来一次考核,每个星期要开一次周会。

恶警从马三家教养院学来许多整人的邪招,指使犯人打骂法轮功学员。刘桂花曾被吊起来双手朝后铐上背铐,铐子拴上绳子吊到窗户的铁栏杆上,脚尖刚能沾到地,恶警一边骂,一边喊。经过一番折磨后,她的右手拇指开始化脓,恶警把她带到医院强行开刀放脓后还逼迫她干重活,直到现在双手大拇指还经常发麻。在劳教所她曾高喊“法轮大法好”,还和其他同修在打饭时坐到院子里打坐,用行动抵制迫害,直到二零零一年十月才被放回。

二零零四年十月十五日,刘桂花在一同修家又被金昌市安全局、公安分局、滨河路派出所马永国等许多恶警被非法抓捕,恶警叫门时谎称是修暖气的,门一开却是安全局的女恶警陈晶晶(音)等人,恶警要把她推上车,她不上,并大喊:“法轮大法好”。分局的女恶警李见清用拳头将她打倒在地,头撞在地上起了一个大包,然后将她拉到分局做所谓的笔录。第二天在没有任何手续的情况下,恶警用铁锤砸开她家门,把她的家抄的乱七八糟,并抄走了大法书籍和VCD.后来刘桂花被送到看守所进行一次又一次的刑讯逼供,在十天内被迫害的胸闷、吐血,送到八冶医院检查,她一路上喊“法轮大法好”并讲真相,恶警没办法又把她拉回看守所,向家人勒索了两千元钱后把她放了。

象刘桂花这样修大法而遭迫害的好人,在金昌还有许多,希望善良的人们看到她所遭受的迫害后,能明白“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这也是我们每一位法轮功修炼者所希望的,因为只有明白真相,认同真善忍好的人才能有一个美好的未来。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