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望永存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七月二十四日】“早在两年前,我曾在这签名,要求中共停止迫害法轮功,可是情况没有得到丝毫改变。”看着柏林学员在勃兰登堡门前演示的中国大陆法轮功学员遭受的酷刑和器官活摘等场面,一位路过的行人表达了她的怀疑和灰心。一位中国人突然插话道:“不,情况有所改变,只是在国外无法立刻看出来,请您随我来。”

在中国遭受迫害的亲人

她把来自莱比锡的年轻人张震彤介绍给这位路人。张震彤特地赶到柏林,参加本周末于柏林举行的反迫害活动。在集会上,他讲述了妻子王晓艳的遭遇。王晓艳是一名法轮功学员,在被非法关押了两年零十五天后,于四周前从臭名昭著的马三家劳教所被释放。

从事计算机绘图行业的张震彤很高兴,妻子不会再遭受酷刑的折磨,“再次听到妻子的声音,我是那样的欣喜。在电话里我能感受到我们的女儿因为又能和妈妈在一起而欣喜若狂。”

王晓艳被关押期间,远在德国的张震彤无法跟妻子通电话或是通信。他也不能去中国,因为作为法轮功学员,回国受到迫害的可能性极大。八岁的女儿只能独自呆在祖父母那里。

坚定的信仰者

张震彤向众人描述妻子在马三家劳教所遭受的酷刑:“我妻子经常被打,因为她不放弃她的信仰,不愿被转化。狱警对她说:‘我们知道没法转化你。’一次她连续几日被铐在一张双层床上,一手在上面,一手在下面。她根本就不能动。后来她绝食抗议,被强行灌食。被灌的流食中掺有破坏神经中枢的药物。”据他妻子说,所有不放弃信仰的法轮功学员都被酷刑迫害。

张震彤解释了所谓的转化,也就是劳教所对法轮功学员进行迫害的最重要的任务。马三家劳教所自迫害之初便以酷刑“转化”法轮功学员而臭名昭著。对每一个被关押的学员都会在一段时间内进行频繁的洗脑,他们被强迫二十四小时不间断的观看诋毁法轮功的影片和书籍,并受到转化人员围攻。学员一旦入睡便会立即被唤醒。

国际声援的良好效果

张震彤的妻子每天至少十三个小时被强制奴役劳动。每天六点必须起床,从早上七点到至少晚上八点劳动。她们必须为中国军队缝制军装、被单和被套。但王晓艳告诉丈夫,看守不敢强迫被关押的学员过多的超时劳动,因为劳教所的看守亲自接到大量来自海外的电话,害怕将来被送上法庭。他们还害怕因为恶行遭到恶报,因为他们有不少同行已经出了车祸或者忽得暴病。晓艳本人就在劳改所亲眼见到看守遭报。

海外电话、在网上把对法轮功学员施暴的狱警看守名字及其具体暴行曝光,使得狱警不敢过多强制法轮功学员奴役劳动。

由于国际社会的关注和压力,使得起码是马三家劳教所发生了变化,越来越多的学员被释放,被送进来的新被捕的学员数量减少。马三家劳教所甚至试图从别的劳教所买法轮功学员,来完成当局要求的名额。

奥运前夕中共加紧抓捕法轮功学员

然而过去几个月,被非法关押到马三家的学员明显增加了。“我妻子证实,奥运前夕中共加紧抓捕法轮功学员”,张震彤说。

据法轮功信息中心的报道,自二零零七年十月以来,中国的二十个省、大城市和自治区至少有八千多起法轮功学员被捕的案例。其中三十人可以确认未经法庭审理便被判以最高至两年半的关押,在劳教所里遭受迫害。

“漫长的关押时间显示,这种关押不是象中共官员说的那样为了保证‘奥运会和谐进行’”,法轮功信息中心发言人华特劳德(Waltraud Ng)指出,“法轮功学员不会对奥运造成危害。中共只是拿奥运会为借口常年关押法轮功学员”。

七•二零和希望

自从一九九九年以来,七月二十日对于法轮功学员是一个特别悲伤的日子,因为直至今日,法轮功在中国仍然遭到迫害。法轮功学员在勃兰登堡门前以真人模拟的形式展现劳教所、酷刑、活摘器官,紧急呼吁在奥运开幕前无条件释放中国国内的法轮功学员。在过去的几个月内于全世界范围内征集的百万个以上的签名,将在七月二十日后递交国际奥委会。

那位曾抱怀疑态度的行人也想再次签名支持反迫害。她加入了在桌前等待签名的队伍中,笑着说:“也许还是有用的”。

(转载自德文大纪元)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