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州省法轮功学员被迫害报告(节选二)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七月二十六日】善良而被施以毒刑,不是今天才有,但今天的中共邪党对法轮功修炼者的迫害却是集古今中外之大全。这是一群因信仰而入狱,也因不放弃修炼而被迫害至生命垂危、仍满怀慈悲善念的人们,即使在坚持自己信仰的过程中,经受了难言的集古今中外之大成的迫害和冤屈。

一、毒刑

注:以下为酷刑演示图片,均为贵州各劳教所、各监狱惯用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手段。

在贵州中八劳教所五大队二中队,一间只有2.5平方米的小屋,也就是大约宽1.6米,长1.6米,一个超过1.6米的人无法躺下的地方,法轮功修炼者吴忠然在此被关押了48昼夜。在这48昼夜中,邪恶不断的叫犯人轮值来折腾他、打骂他,不让蹲下,不让睡觉,两腿站硬了,僵直了,趴不下,走不动……再强拖至院子里跑步……跑不动倒地上就被拳打脚踢。

一张只有三根横方的铁床,躺在上面的人只能勉强被支撑住头、臀、脚三个部位,两头各有两个铁环,被捆绑在上面的人,两手两足被固定在铁环里,呈大字形分开……不可转侧,不可排泄,难以进食,痛楚淋漓虚脱至极限才松开。修炼者如不“转化”妥协放弃修炼,待体力稍有恢复就再绑上继续折磨。

于黑暗的监屋,被监闭、攻坚,数天、数月,酷刑、高压下写下违心的“转化书”,对修炼者而言,痛心疾首无法形容;往往此时已家产全破,家庭成员四分五裂……中八“育心学校”里,奴役劳动时间17小时以上,早上5点半到半夜2点(最长时间连续达35小时)。女子劳教所内,血腥裹尸布、垃圾布生产劳保手套,病菌遍布……。

还有一份奇特的“菜单”,来自贵州都匀水泥厂监狱的高墙重锁,展示着奇特的内容:
1. “夹心饼干”:罪犯1人用双肘猛击被害人的背部,用膝盖顶击其胸口,肘膝瞬间同时用。
2. “爆炒腰花”:罪犯2人或1人将被打人的手提起,用肘猛击腰肾处,轻者吐血。
3. “宫保鸡丁”:罪犯用手把被打人的下胯提起,然后用拳头猛击胸口。
4. “定心丸”:… …折磨胸口。
5. “洗折耳根”:… …折磨头、脸。


6.针扎: 图片说明

……
据说这来自犯人中进过二次、三次,甚至四次、五次的人,“总结”出的整人酷刑和各种手段,不胜枚举。

想来这些小屋、铁床、刑器、工场布满了斑斑的血迹,回荡着修炼者声声痛苦的嘶吼……在都匀水泥厂监狱,有一处疑被隔为活取器官处。试问那些一批批从外省被秘密转到贵州的人到哪里去了?中共是否在贵州设立秘密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集中营?如果事实果真如此,……上苍岂能等闲视之?纵观这些年来天警世人,各地异象频生,作恶者大量遭报。天若怒,人忧否?

至此,修炼者被迫害的信息艰难、倔强的向外界突破,雾绕烟封一万重!人们还在坚忍着、承受着、甚而不畏生死去揭露着。

二、黑窝在哪里?

在法律上,任何迫害事件的证实有一个先决条件,即迫害之地点。那么,这些悲剧产生于哪里呢?请跟随我们的目光来追寻,由于迫害发生地的隐秘和取材极为困难,目前仅能列出我们所知道的贵州省五大黑窝。

1、贵州省女子劳教所

简介:贵州省女子劳教所位于贵州省清镇市中八乡,于1997年4月成立。该所追随江氏集团,对坚持信仰自由,不放弃修炼的法轮功修炼者任意毒打、辱骂、体罚,戴脚镣、手铐,强迫长期做各种痛苦姿势、关禁闭(厕所间)等,将女法轮功修炼者投入男禁闭室,让吸毒流氓男犯任意强奸污辱,用冰块塞阴道,拔阴毛,用烟头烫敏感部位。该劳教所强迫法轮功学员做奴工生产,每天劳动十六、七个小时甚至到二十个小时。 这里的一切管理方案甚至资料都是两套。一套全按所谓的文明条框编写用来应付上级检查,而另一套就是如何实际有效地管好利用好这些“摇钱树”。
目前负责人:糜运秋、吴春荣、张琴、张黔平、杨祖龙、高翔

迫害死亡人数:至少4人

韩 铭,30岁2003年3月20日被迫害致死
邹黔珠,44岁,2004年10月22日被迫害致死
詹业安,57岁,2005年6月被迫害致死
张 燕,2003年8月被迫害致死

贵州省女子劳教所之恶人榜:何姗、邓珺、顾兴英、王琼、李剑莹、许仁芬

2、贵州省中八劳教所

简介:贵州省中八劳教所长期残暴打骂、血腥迫害法轮功修炼者,其方式集古今中外迫害之大成。所、大队、中队都设有“牢中牢”,并建立了所谓的“监管队”、“谈话室”、“攻坚组”用以迫害法轮功修炼者。警察唆使、操控劳教人员充当打手,对不放弃修炼的法轮功学员施以酷刑迫害,如长期捆绑在死人床上、毒打、强逼吃粪便、用针刺、罚跪、不准睡觉,最后把人逼疯等等。另外,该所警察还发明一种酷刑:在大热天,用棉絮把法轮功修炼者全身缠紧,在30多度高温的烈日下让劳教人员拖拉着跑步,迫使许多法轮功修炼者当场昏倒在地。强制给法轮功修炼者注射不明药物及兴奋剂。用布包裹砖头、石块猛击胸、腰、背等部位,造成体内重伤外部显不出来,用强灯照烤双眼;长达19天不让睡觉,强逼看听诽谤大法的录音、录像。搞疲惫麻痹战术,逼迫法轮功学员在昏迷、神志不清时写“保证”,强行灌食,非法加期,扔进污水池,双手反剪捆扎,24小时监控,超负荷劳动等。在如此种种残酷折磨下,许多法轮功修炼者被迫害致残、致死。

迫害死亡人数:至少3人

叶逢林,45岁,死于2002年6月27日(于中八六大队)
蒋成刚,62岁,于2004年10月18日被迫害致死
武善松,43岁,2007年10月23日被迫害致死

贵州省中八劳教所之恶人榜:黄先跃、杨仁寿、徐发元、涂重久、潘忠、钱庆楠、宋雪飞、黄光辉、刘云鹤、左卫林、刘遗瑞、叶云

3、贵州省都匀监狱

地址:贵州省都匀市广惠路451号(都匀剑江水泥厂)

简介:贵州省都匀监狱是司法部所谓的省级“文明监狱”,对法轮功修炼者的迫害也是极其残酷。为逼迫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修炼者放弃信仰,不断指使、胁迫利诱服刑人员对法轮功修炼者实施暴力洗脑。其迫害手段:对法轮功学员实施长期跟监及拳打脚踢、上死人床、长时间蹲、吊铐、强制灌食、用大灯泡直射眼睛、强行“转化”逼写“五书”、往脸上吐口水、用鞋垫打脸、每天殴打或暴踩若干次、晚上用烟熏、浇冷水摇床不让睡觉等等。

迫害死亡人数:至少为1人

吴伯通,74岁,死于2005年9月11日

贵州省都匀市水泥厂监狱之恶人榜:侯立德、喻文林、文勇、刘士民、于新忠、蒋凤鸣、王华川、左胜利、王世军,李时宏、钟山、郑家军、黄远娇 

4、贵州省羊艾监狱

地址:贵州省平坝县马场镇

简介:羊艾监狱多年来残酷迫害了众多法轮功修炼者,毫无人性,邪恶至极。法轮功修炼者经常遭到恶警和恶警指示的包夹人员毒打折磨,并被强迫奴役劳动。多名法轮功修炼者因绝食抵制迫害,被长期捆绑在死人床上不能动弹,并强行灌食,被残留食物长时间浸泡,致使身上皮肤腐烂,长蛆。羊艾监狱一直对法轮功修炼者实行包夹制度:两名或两名以上刑事犯包夹一名修炼者,每天二十四小时监视,禁止炼功学法,限制与他人说话,上厕所也随时跟着,真可谓是牢中牢。其间,法轮功修炼者因为反迫害而被辱骂、殴打、灌食等时有发生。最为悲愤的是,这种毫无人性的精神迫害却被那些参与迫害的狱警们称为人性化管理。

迫害死亡的人数:至少为3人

徐家荣,61岁,2008年5月13日离开人世
魏亚兰 40多岁 ,2007年离开人世
杨红艳,2004年7月29日被迫害致死

贵州省羊艾监狱之恶人榜:甘明慧、田维维、孙凤云、白菊、周孔仙、吴祥芬

5、贵阳市烂泥沟洗脑班

地址:贵阳市烂泥沟洗脑班位于贵阳市金竹镇烂泥路,它的对面是贵阳市公安局保安培训公司,侧面是看守所和一所学校,它的门口无任何标志,只挂了一个“请出示证件”的牌子。

简介:贵阳市烂泥沟洗脑班对外称“贵州省法制学校培训中心”,是贵州省迫害法轮功修炼者持续时间最长、最阴毒的黑窝,隐蔽在贵阳市金竹镇烂泥沟贵州省看守所附近。自2001年建立以来,成批不断的监禁大量的法轮功修炼者,有七、八十岁的老人,也有二十来岁的学生,凡是送到这里的法轮功修炼者,都是被强行绑架去或被欺骗去的。洗脑班核心组成是贵州省政法委“610”,协同的是公检法、国安等机构。

洗脑班采取各种灭绝人性的手段“转化”法轮功修炼者,如谋杀、酷刑、把破坏大脑神经的药物偷偷放进法轮功修炼者水里、威胁强奸;三个包夹人员与一个法轮功学员同住一个单间,24小时寸步不离逼迫写所谓的保证,天天逼迫看污蔑法轮功的音响制品和书籍,甚至长期让男包夹与年轻女法轮功修炼者同住一屋任其迫害;长期把人关在闷热的房里,而到冬天房里却没有任何取暖的设备,只许你坐在一条冰冷的板凳上;用残酷的灌食来折磨绝食抗议的大法修炼者,直至灌食致死。对身体被迫害不行了的人就送到位于贵阳市太慈桥公安医院的五楼禁闭医疗区去强行治疗,完了再接着迫害。对坚修大法,决不转化的修炼者,就以“莫须有”的种种罪名非法送劳改、劳教,甚至迫害致残、致死、逼疯。

迫害死亡人数:至少为4人

高茂森 46岁,2006年11月17日被迫害致死
刘远珍 62岁,2006年5月11日离开人世
包丽群,56岁,2005年8月20日被迫害致死
石通文,67岁,2007年5月6日被迫害致死

贵阳市烂泥沟洗脑班之恶人榜:林青

(注:恶人榜列之恶人,均为黑窝里已经证实的穷凶极恶之徒,紧紧追随邪恶团伙,极尽手段,残忍迫害善良之民众。我们将其列出,一方面表明无论天涯海角,誓追到底的决心;另一方面也寄望其人性中的善心、正念之苏醒,痛悔己过,并在以后的日子里将功补过。同时,对于一些积极参与迫害但还没被列入恶人榜的恶警,我们希望其好自为之,没被列入,也许就是一个机会。)

三、祸兮恶所伏

2005年9月初,遵义市历来负责迫害法轮功的主要负责人之一的市委副书记,51岁的陈平安,忽然暴死于贵阳市,死时舌头伸出来很长,死因不明。此事在遵义市委、市政府众人中引起震动。一晨之间,众说纷纭,有说其一贯在迫害法轮功中坏事干尽,象老百姓说的罪业深重、终遭恶报的……有说当局为掩饰内心恐慌,将此事当作重要机密不得泄漏的……

1999年7月20日以后,中国大陆全国各地就陆陆续续发生了看似偶然实则有着联系的大大小小事件,最初是一些说不出的、看不见的惊恐,出现在大陆最早、最直接、最残酷迫害法轮功的人中,如《关于沈阳苏家屯集中营的调查报告》所述:“……由于过程极其残忍,参与(活摘法轮功修炼者器官)的医务人员大多出现严重的心理问题,存在普遍做恶梦,精神压力过大而自杀的事件”(精神实则是最可怕的折磨)。在获得金钱物欲等利益的同时,伴随着迫害者的冷颤、噩梦,类似民间传闻的鬼魅缠身,如患重症,不可解结……

同时同地,随着邪恶的疯狂迫害,贵州各地也相继出现了一些看似偶然实则有着惊人相似的或死亡或疾病等事件,这些事件的主角都不约而同地有一个共同点:参与迫害过法轮功或诽谤过大法。老百姓们习惯把这样的事称为“报应”,谓之“善有善报、恶有恶报”。

从整理的事例中,有因积极迫害法轮功修炼者遭遇飞来横祸的;有因污蔑法轮功而遭恶疾毙命的;有因助纣为虐举报法轮功修炼者而遇恶疾缠身的;有因迫害修炼人祸及亲人的……整理这些恶报案例,我们心情沉重!我们想做的,只是想用这些不忍睹的事例告诉人们:一些看似偶然发生的事,其背后肯定有必然的原因,而分清事实的真相,凭自己的良心做出的选择对于一个生命而言有多重要。

报应!有没有这一说法呢?这是个还将在理论上讨论的问题,现况中那些适逢或是巧合?还是偶然?

在贵州,我们仅列了九例,让人们看看,这是不是报应,报应是不是这样来的?

1、劳教干警出车祸----2004年10月30日上午,贵州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集中营---中八劳教所一车干警从外地返回途中与一大客车相撞,车上21名干警全部受伤,一人重伤。

2、迫害正炽却自杀----赵运涛,原中八劳教所政治处主任、政委,后又被调入中八女子劳教所任党委书记、政委。在赵运涛任职期间,劳教集中营的恶警一直积极参与迫害法轮功。后来,赵运涛患了一种不知名的什么疾病,于2005年9月在身体极度痛苦之下,自杀于自己的办公室,时年48岁。(非法关押很多法轮功修炼者之贵州省女子劳教所的王副队长、新收队队长顾新英等也因竭力迫害修炼者遭坠楼骨折等恶报。)

3、怒雷击中恶人房----2004年5月,家住贵州省金沙县赵家湾的张金榜(生产队长)举报法轮功修炼者张红,并给恶人引路,导致张红被非法拘留。一周后,张金榜家的住房遭雷击,砖被击落几块。据其邻居说当时事发地周围电闪雷鸣震得人心惊,击中张金榜家后发出了巨大的响声。

4、多次迫害招瘫痪----贵州省都匀市115厂保卫科科长徐颜仁,男,56岁。从99年法轮功受迫害起,徐带上本区派出所罗某等人多次到法轮功修炼人马代莲家恐吓,非法抄走法轮功书籍等。2000年1月马代莲与都匀其他法轮功修炼人上京请愿被关押,徐逼迫马代莲家人交了一千四百七十元说是给去接他们的人坐飞机(有两位修炼者共被勒索将近三千元)。从看守所回家后,徐无理地叫马代莲家人带马代莲一天两次到厂里报到,逼马代莲写不炼功保证书。由于马代莲本人坚决不写,徐和派出所罗某,第二次送马代莲去收容所,又送去洗脑班。不久,徐颜仁得脑血栓,瘫痪了,半年之后,徐才扶着拐棍出门。

5、污蔑修炼恶疾亡---- 廖小平,天柱县法院警察,仇视法轮功,谩骂法轮功,其岳母病故,他诬为因修炼法轮功不肯吃药所致,2004年遭报得恶症,医治无效死亡。

6、逼善还债自损失---- 家住贵州省金沙县红岩村2组的辜碧珍,反对丈夫钟大刚修炼法轮功以及向世人讲清法轮功被迫害真相,经常将大法书籍和真相资料交给恶人,并多次烧掉大法资料。在她丈夫被非法劳教前后,她一直病魔缠身,多次险出车祸。2002年中秋,不慎强盗入室,辜碧珍梦中惊醒已被刀架脖子,虽多次遇险却都化险为夷,但辜碧珍仍不醒悟,不知道这是其丈夫修炼法轮功给自己带来的福份。为了阻止她丈夫讲大法教人向善做好人的真相,辜碧珍将其丈夫赶出家门,还让她丈夫在生活、住所无着落的情况下逼迫他离婚,让其还10800元的债,事后不到3个月,辜碧珍家中失火损失上万元。

7、逼善悔过身遭亡---- 黔西南州610办公室从文化部门抽调出来专门做洗脑的古见红,在2002年4月历时一个多月和“十六大”召开前举办的两期洗脑班上表现非常卖力。她逢人便说:“这一次省里拨款10万,州里拨款10万,市里出10万,合计30万。有单位的由单位出钱每人2000元,都是为了转化几十个学法轮功的。”她采用诓哄讹诈等卑鄙手段,强迫修炼者写所谓洗脑综合材料:保证书,决裂书,批判书,检举揭发材料,悔过书等等。当修炼者们表示不写或不会写时,她就说:“我帮你们写,你们只要签个字就行了。”为了完成洗脑任务,她和其他帮凶一起强迫修炼人在她们早已写好的洗脑材料上按手印。2003年新年前她到贵阳开会,一家人坐的小车钻到了一辆大车下面,40多岁的古见红当场身亡。她丈夫受了重伤,儿子和驾驶员受轻伤。

8、追尾肇事惩恶人---- 邓勇,男,42岁,贵阳市南明区看守所所长。此人身体非常强壮,只因长期迫害法轮功,于2004年元月18日下午18点左右在大南门附近出车祸。知情者都感到蹊跷,一追尾肇事就怎么死人了,马上送医院开刀抢救,肝、脾脏都已破碎无法医治,当即死亡。

9、害人终究害自己---- 林科俊,威宁县公安局局长,因多次主持非法抓捕法轮功学员,造成10多个学员家庭妻离子散,家庭生活困难。对于威宁县屡次发生的重大案件破案率却很低。在他三次准备升迁前,均因内部管理不严造成公安内部人员犯法案件而负连带责任,停于原职。后他准备再做升迁美梦之际,在威宁县中水镇发生一起绑架案,7月份县城戒毒所又发生30多个犯人集体越狱之重大案件,这两起恶性案件让他焦头烂额,无法善后。此案件中,主管戒毒所的局长王义国(610办公室副主任)也脱不了干系。

…………
古语道:多行不义必自毙。

中共从产生的那天起,就注定了它嗜血和漠视生命的本质。所以,对于共产邪党灭亡,只是时间上的问题。

天理昭昭,善恶分明。不管人们相信也好不相信也罢,宇宙的规律与法则是从来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人类的历史也告诉我们:迫害正义的从来没有成功过。

站在历史的转折点上,必须清楚的记得,我们是中华儿女,不是马列子孙,中国不等于中共!希望所有善良的人们,都能谨记古罗马帝国灭亡的惨烈,真正分清是与非,做出自己由心而发的选择——摒弃邪恶,回归正道。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