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德国女子的心声(图)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七月二十八日】(明慧记者雪莉采访报道)又一个“七·二零”到了,每年的这个时候都会写点什么,希望能让人们更多的了解法轮功真相。今年考虑是不是要做个法轮大法修炼者的专访,想起来我们这个城市的学员各个不同,都有其经历、秉性、特点,采访谁呢?忽然想起尼娜——这里接触大法最早的西方人,还去过天安门广场抗议迫害。今天正是七月二十日,很多学员都去中领馆前抗议中共迫害,我想她应该也在那里。

来到中领馆前,学员们正在炼功。等到中间休息时,我向尼娜招手示意。她站起身走过来。今年的夏天来得早走得早,领馆前的风特别大,时不时的飘下一阵雨。她套了件风雨衣,穿了条深蓝灰的休闲裤,小小的个子,大又亮的眼睛,扎着个马尾,几缕碎发挂在耳边,她不在意的用手往后撸了撸,“嗨,你也来啦!”她笑着冲我说。我说明来意后,她点点头说“行”,采访这就算开始了。


尼娜(摄于二零零八年七月二十日)

记者:你还记得你在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在做什么吗?

尼娜:我记得我和这里的其他几个学员一行六人坐火车去了波恩。当时中国使馆是在那里,后来搬到了柏林。我们在中使馆前的草坪上打横幅静坐抗议。学员代表进入到使馆和他们对话。那一次很多地区的学员都去了,很多人我都不太认识,以前没见过,在那以前也没什么跨地区的活动。

记者:你是抱着什么想法去的呢?

尼娜:我其实一开始不太理解为什么要去中使馆抗议,觉得那不是搞政治了嘛?我对政治一向是不感兴趣的。我不是很理解这个问题。那段时间我学《精進要旨》很多遍。学到《证实》中,师父说:“那么作为一名修炼者要用一切有利的条件,洪扬大法,证实大法是正确的,是真正的科学而不是说教与唯心,是每一位修炼者为己任的。”我一下明白了,我去不是为了什么政治诉求,而是为了我们炼功的权利。我悟到我应该去告诉人们法轮大法是正法正道,我感到这是我的责任,所以我就去了。

记者:在那以前,迫害前的那段平静时期,你们在做什么呢?

尼娜:我们每天都在公园里炼功,就是今天的那个炼功点。因为这个功法好啊,就想让大家都知道,然后有想学的人我们就教。我们还办九天班,在大学里和招贴栏贴广告,放师父九天讲法班的录像,请大家来看,一起交流。不过没多久迫害就开始了。后来我们就很忙了。那时,这边的媒体大多是照搬中共的造谣诽谤,所以一有什么事情发生,比如中共又胡说什么了,我们就得出去讲真相,告诉民众事实情况。搞各种活动,这样一来九天班就办得不那么多了。

记者:你自己一开始就能很快接受法轮功书中讲的道理了吗?

尼娜:是的,我本来就不喜欢为了名利争斗,所以一直在寻找生命的意义,接触过很多东西,太极瑜伽什么的。另外空间有生命存在和人的来源不是在地球上,这些对我来说都不陌生。但是大法修炼让我懂得我就是应该在这里,在社会中做好自己的工作,在这当中提高自己,这是最基本的要求,而不是要远离世间远离人群,和社会隔绝开。我用了两天时间看完《转法轮》这本书,我知道这就是我一直在找的。我也喜欢炼功,特别是炼第二套法轮桩法和第五套神通加持法时,感到全身都被能量包围着,很舒服的感觉。炼完功真是浑身轻松。

记者:听说你爸爸是你们家唯一不修炼的人。你们都修炼,他态度怎么样?

尼娜:其实,我觉得通过我们的修炼,他的身体也比以前好多了,现在药都不用吃了。我以前的脾气和他是水火不容,真的受不了他,什么都要管。比如我去哪里、要干什么、什么时候回家、出房门要关灯,哪怕我一会儿就要再进去等等这些事情。我很烦他,后来我搬出去一个人住了好些年。得法后我的生活整个儿改变了。选择了特殊教育系,开始上大学。同时我主动搬回家住。因为我住在外面的话,我爸爸每个月要给我一千马克的生活费。这对他是一笔不小的开支。我觉得应该搬回去住,因为他非常在意家里人是不是在一起。随着我对法理理解的加深,渐渐我能够理解他了。其实以前很多时候他发火是因为我没有为他着想,没有主动告诉他我要去哪里,这样他不知道的话就会为我担心。所以才会发火的。我妈妈和妹妹弟弟都是修炼人,大家都这样慢慢修自己,为别人多想想,所以家庭环境越来越好,我爸的健康也好了很多,现在不用吃药了。我感到,他觉得我修炼挺好的,只是嘴上没说而已。

记者:看起来大法的修炼把你改变了许多。

尼娜:那是。要不是大法修炼我真不知道我今天会是怎样的一个人。我高中毕业的成绩很好,我的功课其实一直很不错的。我爸对我期望很高,我也很努力,可是我怕考试,压力特别大。所以不想上大学了,我觉得不能承受那种考试的压力。修炼后我能够把上大学本身看作我修炼的一部份,不会过于看重成绩,也不会常常去找教授。另外我以前很羞怯,现在自信了很多,这对我完成学业起了很大作用。

记者:中共党员迫害刚开始的时候,这里人们的反应和现在有什么不同吗?

尼娜:迫害刚开始时我们也办过一些活动,信息咨询日什么的。刚开始的时候环境和现在真是太不一样了,人们很冷漠,很多人拒绝听我们讲。现在人们反应真的很不一样了,主动表示支持的很多。我常常被他们感动。

记者:别人冷漠或者不理解时,你心里的感受是怎么样的,这条路你又是怎么走过来的呢?

尼娜:我呢,常常不好意思主动和别人讲法轮功被迫害的真相。后来我想,我是修真善忍的。把事实真相告诉对方,不让他受到谎言的毒害,这不就是在修真吗?别人对我冷淡,我不放在心上,体谅别人,并且把真相告诉他,那不就是善吗?讲真相中放下自己的顾面子的心,忍受别人因为误会说的难听话。这就是我修炼的路。所以渐渐的我不太会尴尬和难堪了,讲起来也从容自信多了。

记者:你不但去了中使馆,后来在零一年十一月还和其他三十几位西人大法弟子直接去了北京天安门广场抗议迫害。做这些事情的时候你心里有没有过害怕?

尼娜:那段时间要做的事情很多,所以根本没来得及害怕(笑)。只是当我们被带到警察局时,警察要我交出我的护照,我不给,我想他们没有权利拿我的护照,坚决不给。他们就把我按到地板上,其中一个警察说要把我送到洗脑班。我当时心里有些紧张。那时我有一个机会可以逃脱的,可是想到其他学员,我想我应该和他们在一起,所以我没有利用那个机会。如果是发生在今天,我不会再犹豫,理由非常简单,中共警察没有权力抓我,不可以抓我,修炼大法是我的权利。

记者:你作为一个西方人,生活在德国,你觉得在中国大陆对法轮大法的迫害和你有直接关系吗?

尼娜:法轮大法不是属于某个民族某一个国家的,他讲出的是宇宙的真理,属于全人类。如果人人都能来修炼大法,人人都能按照真善忍来要求自己,每个人都会发自内心的快乐,因为他们找到了人生的真正意义。我希望让所有的人都知道世上有如此宝贵的一样东西。另外,中共对大法的诬蔑延伸到了海外,使得有些西方人对我们也产生误解。邪恶的东西和迫害其实也同时延伸到了海外。我觉得自己有责任和义务告诉人们,让他们看清邪恶。

记者:你有没有想过迫害什么时候会停止呢?

尼娜:我想,迫害不会长了,应该马上就会结束的,看看周围发生的事情,能感觉到这种趋势。至少,迫害一天不停止,我们就会坚持做下去。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