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阳虎石台地区法轮功学员被迫害纪实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七月三十日】虎石台位于辽宁省沈阳北的城乡结合部,由虎石台镇、古城子、詹屯、小桥子、柳岗、双楼子村组成,是沈阳矿务局、沈阳抗生素厂、浮化玻璃厂、省交通学校、水利学校、银行学校、地质机修厂的所在地。

九年前,这里的常住人口也就是两万多人,本不出名的小镇,然而在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以后,这里成了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重灾区之一,明慧网上经常有报导。《信仰无罪 停止迫害》的不干胶,街面上、楼道里经常出现。

这些年虎石台法轮功学员受了哪些迫害?是谁参与迫害?为什么要迫害他(她)们?今天就按着时间顺序给父老乡亲一个系统的介绍,目的是制止迫害。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后,全国各地电视台报纸都在攻击法轮功,虎石台法轮功修炼者用自己亲身受益的身份去北京上访,这是公民的合法权利,要求还法轮功清白,还我师父清白,法轮大法是正法,我们应当有个炼功环境,因为要说真话。从此恶党人员对虎石台的法轮功学员开始迫害,具体情况如下:

1. 一九九九年九月十八日夜,五名法轮功学员在沈阳北站去北京的候车室等候上车时,被居委会工作人员和派出所警察带回虎石台派出所,警察王大力将这五人用手铐连铐在一起直至第二天,并将这五名学员以“扰乱社会治安”的名义送入沈阳市第五看守所,非法拘留一个月。五个人绝食抵制二—八天,张管教用电棍长时间电学员。

十月十八日,这几名学员从拘留所回来后,虎石台政法委朱文超经常去学员家骚扰、恐吓,扬言不写不炼法轮功的保证就送新城子精神病院。

2. 一九九九年九月二十一日夜,朱文超与派出所王教导员将十二名法轮功学员由北京带回沈阳,一路上将这十二人用手铐连铐在一起。老年女学员在北京—沈阳飞奔的火车上去厕所时,警察(男)不让关门,守在厕所门口,引起火车上乘客的不满。

九月二十二日下午五点多钟,王教导员将这十二名法轮功学员以“扰乱社会治安”的名义送入沈阳市第五看守所,拟定拘留半个月。十三天后(十月五日上午)朱文超、王教导员不说明任何理由又将这十二人送入沈阳市沈河区大南收容所,与无家可归的流浪人员、弃儿、呆傻人员关在一起,企图收容一个月,每人交纳伙食费六百元,吃的是没有油的大头菜汤。收容所的环境极差,北方十月的天气窗户缺玻璃,墙上、地上到处抹的都是粪便,满屋子臭气,用这样的环境想让学员放弃修炼。六十多人睡觉时,人挤人不能翻身,房间里有摄像头监视我们的一举一动,房间里的老鼠到处乱跑,一个五岁自己不能动的小男孩的耳头、手指被老鼠咬后感染红肿,一个一丝不挂从脸到脚全是黑锅底色的人,一声不响的呆在走廊里,这些动摇不了法轮功学员在一个房间里集体学法。

十月六日晚,另一房间的墙上不知什么时候谁写的打油诗:
疯子哭 傻子笑
没娘的孩子到处跑
法轮功信徒洗了脑
三证没有(注:身份证、工作证、户口证)
一日三餐苦熬着
……

法轮功学员看后,想起我们不符合收容条件,这不是我们呆的地方。十月七日早趁医生给小男孩换药开门之际,五十七名学员集体冲出房间、走廊的两道大铁门,来到收容所的院子里,直奔大门而去,院子里各房间的人不知出了什么事,拿起棒子、铁锹守在各房间门口。不一会四十多名武警每人手里提着大电棍,排着队气势汹汹的进来了,随着来的摄影师给自觉排好队的法轮功学员录像后,双方对话,他们问:你们要干什么?五十七个人集体回答:我们要回家,我们没有犯法,这里违背收容我们的条件。对话持续了二十分钟,四十多名警察听了我们的回答后,全部低下了头,谁也不吱声了。

十月九日,市里有关人员来收容所了解情况,十月十二日虎石台十二名法轮功学员堂堂正正的走出收容所,共计拘留收容二十天。

3. 一九九九年十一月一日,四名法轮功学员上访,在天安门广场受到警察的拳打脚踢,在信访办,用苏秦背剑式的背扣迫害学员,其中两名被送入马三家教养院,分别劳教三年、一年,另两名被拘留、收容十天。

4. 一九九九年十一月份,又一名去北京上访的虎石台法轮功学员,直接被送入新城子看守所,长时间受电棍电击。

5. 二零零二年六月下旬,刘坤、邱铁艳、去北京上访,由北京送回沈阳被非法关押在沈阳龙山教养院,后转入马三家教养院,分别判三年、二年劳教。

(1) 刘坤在教养院期间由于长期直接睡在水泥地上,造成全身和脸浮肿,尤其脸肿的别人都看不清她的鼻子,后来神智也不清,教养院怕担当责任,三年劳教提前八个月,于二零零二年九月放回家中,由当地监管。从此经常有人跟踪、骚扰,二零零六年春节期间,政法委、派出所、社区等六-七个人去她家恐吓,刘坤于二零零六年九月十八日离世。

刘坤被非法关押期间,刘坤原单位(沈阳矿务局运输部)扣发工资达二万元,刘坤曾经讨要过自己的工资,原单位人说:你去马三家要去。

(2) 邱铁艳在被非法关押期间遭到电棍电击,灌食、上大挂二十六天,长期关小号,二零零一年冬天特别寒冷,让邱铁艳直接睡在厕所的水泥地上等折磨、迫害。

有一次,马三家劳教所将邱铁艳单独关在一个密闭的小屋内,一个警察带着大口罩,手还捂着鼻子,推开小屋的门,手里不知拿的什么难闻的气体,味特别大,放到屋里后,警察退出了屋外,把门窗关严走了,想毒死邱铁艳。王乃民(马三教养院副所长)用脚猛踢邱铁艳的胸部,打大嘴巴子,打的邱铁艳满眼冒金星,由于长期睡水泥地、关小号,造成邱铁艳全身长满疥疮,奇痒无比。

由于邱铁艳不放弃对大法的信仰,又超期关押九个月,共非法关押二年零九个月,于二零零三年四月份回家。

邱铁艳家住在古城子村,以种地为生,在被非法关押期间,还被罚款五千元钱,给她打的白条子。

6 、二零零一年,六月 五、六、七日,吕国琴等五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抄家、并绑架。

(1) 二零零一年六月五日上午,由虎石台派出所、站前居委会、新城子公安分局等六-七人同时进入个体户吕国琴的门市部,到处翻东西,寻找法轮功的资料,又去她家里抄家,抄走大法书及大量弘法等用品,及家中一万多元的金银首饰,(三个大金戒指、一个手链、一个大项链、一个大项坠)。随后将吕国琴带到虎石台派出所用手铐铐在铁床上,下午将吕国琴和丈夫一同送入新城子区公安分局,晚上市公安局的四个人又去分局绑架吕国琴。

六月五日天黑时,在新城子区公安分局以陶德军为首的六-七个警察轮番毒打吕国琴,其中有三个人打的最狠,先将吕国琴的一只手铐在铁椅上,轮番用带刺的实心胶皮棒打,将她打昏两次,再用浇花用的喷壶将她喷醒。又用两根电棍电她,电棍不好使,反把陶德军的手烫破皮,陶德军气急败坏,让吕国琴蹲马步。一宿不停的用刑,最后整个人的身上皮肤全是黑色。

六月六日陶德军将吕国琴送入沈阳市第五看守所,五所拒收,说:人都这样了还送啥。为了进一步迫害,又将吕国琴送到省监管医院,住院三十天,伤还没好,虎石台派出所陶德军走后门,将吕国琴送入沈阳大北监狱,判刑八年。吕国琴家人不服,请律师上诉,取证时派出所都说没打吕国琴,律师去医院取证治疗过程及医药费情况,医院说派出所已垫付医药费一千三百多元,以销毁对吕国琴迫害的罪证。

(2)二零零一年六月五日沈阳矿务局职工张焕芝在新城子区公安分局遭到警察抓头发、打嘴巴子、腿间夹木棒蹲马步。六月六日送入龙山教养院劳教一年,八个月后回家。现在还经常受到警察王大力的电话骚扰。

(3) 二零零一年六月七日,虎石台一个眼睛挺大偏瘦的警察,去抗生素厂退休职工兰素春家说:到派出所核实点事,一会你就回来。到派出所后就将兰素春扣住了,当晚送入新城子区公安分局,后又被送入龙山教养院劳教二年。在教养院长期不让睡觉、坐小板凳、长时间制作带有毒气味的蜡制品工艺,二零零二年末回家,在被关押期间被罚款一千六百元。

(4) 二零零一年六月七日在新城子区“六、一零”的指使下,虎石台镇政法委、派出所非法绑架了退休教师鞠德臣,在新城子公安分局遭受了毒打,不给饭吃、不让睡觉、坐罚小板凳等刑讯逼供之后,朱文超带领派出所的警察非法抄家,区教育局也以扣发退休工资相威胁,送入张士教养院,判一年半,二零零二年年末回家,现如今鞠德臣心力交瘁,身体又回到炼功前的状态。

(5) 二零零一年六月地质机修厂工程师刘营在新城子区公安分局遭到陶德军的毒打,被关在辽阳铧子监狱非法判刑三年,二零零四年回家。

在此期间王大力在新城子区公安分局当着多名被绑架学员的面,辱骂大法。

7、二零零二年八月十八日下午,朱文超、王大力去虎石台镇、詹屯、小桥子村四名法轮功学员家非法抄家,扬言不转化就送洗脑班、送劳教并将四人送入虎石台派出所和农村派出所,当晚十七时、二十一时本地区学员发正念,警察都说头疼后,四名学员分别回到家中。

8、二零零三年六月某日深夜,农村派出所警察去小桥子村民大法学员牛桂芳家非法抄家,牛桂芳不在家,就将一本大法书《转法轮》抄走。

第二天牛桂芳去派出所要自己的书,警察董爱军当时就把牛桂芳戴上手铐,并往新城子区公安分局打电话。由农村派出所所长葛茂祥和董爱军将牛桂芳送入龙山教养院,劳教二年,二零零四年十一月回家。

9、二零零六年七月七日双楼子村民大法学员刘守翠、任秀琴被恶人举报,由王大力、贺喜纯、等警察非法抄家绑架到虎石台派出所,后刑讯逼供,任秀琴被扣在铁床上,王大力、贺喜纯打任秀琴嘴巴子,李猛用胶皮棒打的任的后背、大拇指打成黑紫色,至今不能干重活,任秀琴在张士洗脑班受到皮鞭沾凉水毒打,几近昏死。七月末回家,现在王大力还经常去家里骚扰。

10、二零零七年五月十二日,古城子村民法轮功学员邱铁艳、关艳杰在柳岗讲真相时被恶人举报,虎石台派出所又一次出警,非法抓捕两名学员,先送入造化看守所,后被非法关押在马三家教养院,劳教一年,关艳杰于四月份回家。邱铁艳超期关押三个月,八月份才可放回。

11、二零零八年二月二十五日,原抗生素厂职工法轮功学员周艳春在受迫害有家不能回,流离失所五年后于二月二十五日被沈河区热闹路派出所绑架,送入张士洗脑班,一个月回家。

12、二零零八年三月二十三日夜,詹屯村民大法学员牛桂芳、双楼子村民大法学员任秀琴被虎石台派出所非法抄家,并绑架到棋盘山森林宾馆,与蚁力神上访者关在一起,三天后回家,派出所所长王振波及警察还多次上门骚扰、电话骚扰。

13、二零零八年四月份以来,虎石台多名法轮功学员受到派出所电话骚扰给家人和邻居造成恐慌,其中残疾人老周接到派出所不让炼功电话后旧病复发,六月中旬去世。

王丹梅,王素洁,蔡老太太,夏俊臣生前多次受到居委会骚扰,虎石台地区已经造成六名法轮功学员死亡,其中包括刘坤、老周。

六名学员被原单位(抗生素厂五名、地质机修厂一名)开除,六名学员受到单位(矿务局)自设洗脑班洗脑,二十多天不让回家,多名学员被罚款。三十七人次被拘留、收容、劳教、判刑。

如今法轮大法的真相大白于天下,特别随着《九评》的广传,觉醒退党的民众越来越多。在此奉劝虎石台镇还在参与迫害法轮功的官员、警察、天灭中共不可阻挡,当中共解体时参与迫害的人是被清算的,善恶必报,苍天有眼,也有账,迫害大法弟子的账是谁也赖不掉的。人不能拿自己的命赌,也不能拿自己的家人和未来去赌。

今天虽然点了王大力,朱文超,陶德军、李猛等人的名字,可是虎石台法轮功学员对你们没有恨,警察是你们的职业,但警察应该止恶从善。在邪党迫害法轮功的命令面前,你看到了、接触到了,能不能拒绝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挺身而出说一句公道话,其实就是对以前迫害法轮功学员罪行反悔的机会,衷心希望虎石台镇的所有官员、警察多了解真相、多动善念,给自己和家人选择一个未来。停止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