辽宁法库县王淑霞生前被迫害纪实(图)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七月四日】辽宁省法库县的王淑霞女士因为坚持对法轮大法的信仰,坚持讲真话的权利,多次遭恶党残害,曾一度精神失常。二零零八年六月,备受身心摧残的王淑霞再遭迫害,被劫持到辽宁省沈阳市于洪区平罗镇监狱城女子监狱。短短的两天时间,就被迫害致死。

王淑霞,女,今年四十五岁,原籍辽宁省法库县大孤家乡,生前为调兵山市晓南镇(原铁法镇)胡家村村民,育有二女,原丈夫马忠全,二零零一年离异。一个好端端的四口之家,为何妻离子散,家破人亡呢?还是让我们把日历翻回到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之前吧。


大法弟子王淑霞生前照片

在中国大陆九十年代兴起了气功热,众多功法,爱好者们不计其数。其中法轮功的修炼者人数最多,从九二年开始,人数达上亿人。就是因为法轮功直指人心,教导人们按真、善、忍做好人才能祛病健身,正法教导人们走正道。

九八年冬天,王淑霞有幸成为这上亿修炼者中一员。通过修炼法轮功,她的身心发生了巨大变化,身体健康道德回升,家庭和谐。然而,好景不长,中共对真、善、忍的打压铺天盖地而来了。

九九年七月二十日,邪党魔头江泽民发动了这场践踏信仰的罪恶运动,顿时举国上下皆陷入红色恐怖之中。面对强权,面对邪恶,王淑霞和所有的大法修炼者一样,不畏生死、义无反顾的站出来去向各级政府,去向信访办反映情况,证实法轮功是教人向善的,师父是清白的。

当王淑霞正当的行使了宪法赋予的上访权利之后,事情没有解决,人却被关入调兵山市拘留所,遭人身迫害。当时,她的小女儿刚刚三岁,王淑霞和成千上万的访民、维权人士一样对中国的宪法和宪政矛盾表示不解,一直深埋在心里的冤屈是:为什么合情合理、合法的事却变成了非法关押了呢?

二零零零年一月,王淑霞再次被绑架在本市看守所里,二月转前院拘留所,因打坐炼功,被当时的所长靳鹏飞铐上脚镣子、拿四棱鞭子多次毒打、侮辱、谩骂,这种对精神的折磨,严刑的拷打,肉体的摧残,并在那种封闭恐怖长时间受压的环境下,导致王淑霞精神失常。每到天黑时,就说鬼来了,站起来往出撵鬼。白天时常站在监室中间画圈,自己站在圈中,撵鬼,说是不让鬼入圈内,以保护自己安全,有时瞅着窗户,两眼直直的盯着不动,嘴里叨咕:鬼又来了。还有时头朝下,打倒立,或爬暖气管子。当时所内的管教杨科、王占涛、靳鹏飞、老袁、老刘、老张等都亲自目睹过这凄惨场面。

三月下旬,王淑霞被送往本市铁煤集团总医院精神病科,被注射了一种抑制中枢神经的药品,两个多月后被送回家。

王淑霞回到家里,看见丈夫和一个女人住在一起。丈夫的外遇使她病情急速恶化,她用火烧丈夫的衣服,然后穿拖鞋光脚去踩,拖鞋燃烧着的火,致四个脚趾头被烧伤,化脓、腐烂、生蛆,蛆虫爬满了地上、床上。此时丈夫却领着孩子搬到婆母家去住,为掩盖其丑闻,竟把她独自关在屋里,门窗紧闭,不让出屋。她在经历了拘留所近半年的苦难后,又被她丈夫禁闭。每天只有她公爹来给她送饭送水,此时王淑霞的脚已经烂的穿不了鞋了,不能行走,经常疼的大哭,夜里更为严重,邻居们经常在夜晚听见她的痛声哭泣,凄惨骇人!胡家村的村长也都尽知这一事实的始末。原铁法镇岳军生书记(现任劳动和社会保障局局长)、团委书记朱进和其他镇里人员均见过这惨不忍睹的一幕。

后来王淑霞的母亲、姐姐得知此事,来与马忠全论理,马只好出钱为王淑霞治病,植皮手术花了两千多元,总算保住了脚,伤口还未完全愈合就匆匆出院了。

二零零一年八月,王淑霞在自家窗前挂了一条写有“法轮大法好”的红布,被丈夫举报到村上,村主任赵国凡、治保主任蓝某某,将她送进市拘留所。在这期间,丈夫马忠全硬给王淑霞一千四百元作为离婚时的财产分配。当时书记岳军生、铁法镇等人还放话不让马忠权把钱放到王淑霞手里。他们不但不调和反而还挑拨关系加以迫害。

二零零二年三月,王淑霞被本市公安局国保大队队长张福财非法劳动教养三年,关在马三家劳教所。在沈阳马三家教养院期间,王淑霞精神分裂愈加严重。开始头三个月,她被关在一楼禁闭室里,遭上吊环等酷刑折磨,留下手腕处的疤痕,六年后仍清晰可见。管教百般虐待,不给她被褥,连日常生活用品都没有。一位好心的难友给了她几包卫生纸。她每天睡在只铺了几层卫生纸的水泥地面上,她被长年关押,不许说话,被迫害的语音失调。她不屈不挠,坚信自己修大法没有错,决不放弃自己的信仰。

二零零五年初夏,王淑霞被释放回家,她语音沙哑,一贫如洗,没有行李,没有住处。她找到镇民政干部,要求重新审理离婚案。镇书记说:已过申诉期。无奈之下,她找到晓南镇社区领导,要求解决温饱问题。当时的社区负责人帮她办了低保。她暂借在一位朋友家中。王淑霞按照真、善、忍的标准做好人,身体又恢复到正常人一样。

转眼到了秋天,王淑霞在一位亲戚的帮助下租了一间小屋,借钱买了一辆小倒骑驴车,靠做点小买卖维持生活,及供给大女儿在上学时的部份学费、生活费。王淑霞起早趟黑的不辞辛苦,煮花生、蒸豆包、卖矿泉水,经营了三年,认识她的人都夸她讲诚信,心地善良,公平交易,货真价实。她知恩图报,从微薄的收入中拿出钱来给公爹买了一台电视机和一台影碟机以表达在困难时公爹给予的帮助以及抚养孩子的感激之情。她还表示要多挣点钱再好好孝敬老人。

王淑霞想到这些年电视、广播诽谤大法,众生受到的毒害非常深,中共迫害大法弟子,甚至盗取大法弟子器官贩卖,邪党的等等罪恶,世人在一言堂的专政下难明真相。她觉得有责任将真相让众生明白,揭开中共的伪善面具。

一天早上,王淑霞在做生意的地方用电视播放法轮功真相光碟,还没到十分钟,就被卖五金门点的恶人告发,王淑霞被红房派出所警察抓走,关押到调兵山市看守所。

2008年1月15日,调兵山市法庭秘密开庭(审判长杨鹏),非法判王淑霞三年徒刑。王淑霞上诉到铁岭市中级法院。

王淑霞亲友心急如焚,四处奔走求助,铁岭市法庭二刑科长说,如果有王淑霞病史证明或有村上证明,他们就考虑改判,给予无罪释放。于是亲友们找到调兵山市的基层相关部门的负责人,都答应能证明王淑霞有精神病史。可是后来调兵山市公安局国保大队下达命令,不许开证明,谁开谁负法律责任。于是铁岭市中级法院维持原判。王淑霞于二零零八年六月三日被劫持到辽宁省沈阳市于洪区平罗镇监狱城女子监狱。

两天后,即六月五日,短短的两天时间,监狱的警察就通知本地公安局找到王淑霞的家人,说王淑霞已经死亡。

家人赶到那里时,王淑霞遗体已被冷冻处理,但仍能发现她的嘴部周围全是破伤,脖子、前胸青紫色、伤痕累累,明显是酷刑迫害致死,并非自然死亡。监狱方怕家属追究他们的法律责任,不想把事情扩大,于是主动答应承担全部丧事费用,并给予家属十九万元钱作为补偿。

世态炎凉苦与乐 好人却遭磨难多
坚修大法何为过 离世含冤向谁说

现在王淑霞的遗体已被火化,骨灰安置在家乡晓南镇张庄寄骨处寄存。

希望她的死能唤醒沉睡人们的良知,杜绝下一个惨案的发生,希望有知道迫害内幕的正义之士能提供线索,将所有参与迫害的凶手和幕后的指使者绳之以法。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