迟春霞被迫害致残 丈夫被非法劳教(图)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七月六日】黑龙江省密山市法轮功学员、农家妇女迟春霞,二零零二年一月被警察绑架、非法关押在公安局政保科致残,半身麻木,脚趾被锯掉六个;其丈夫零七年七月二十八日发放法轮功学员受迫害真相资料,被公安局国保大队(以前的所谓“政保科”)绑架勒索、非法劳教,在绥化市劳教所遭受严重迫害,每天干活十多个小时,而且不让探视。

高精度图片
黑龙江省密山市法轮功学员迟春霞被迫害致残

二零零二年一月三日上午八点多钟,密山市第一派出所警察杨景贵、程武灵窜到法轮功学员迟春霞、薛颜荣家,把铁门撬开,非法闯进屋内,问主人姓名,待主人回答后,他们也不出示任何证件及相关的手续,只说是派出所的,就开始翻箱倒柜,非法搜查,把不满两岁的孩子吓的哇哇大哭。但是这伙人全然不顾孩子被吓的如何,翻了半个小时后他们又打电话叫派出所来人来车,说是搜查到几本法轮功的书籍和一些资料。

当他们的车到了迟家,又开始第二轮翻箱倒柜,连炕席都掀起来了,翻的屋里尘土飞扬,一片狼藉。中共恶警们把翻出的书装上车,强行把一家三口推上车,拉到派出所,非法进行了五个多小时的审讯。下午三点多钟又将三人送到市公安局的四楼政保科非法审讯。

在密山市公安局,政保科科长孟庆启、杜永山、李刚等人连打带骂污言浊语,迟春霞这个温柔文雅的农家女子从未见过这凶神恶煞般的模样,吓的不知如何是好。就在她上厕所的时候,突然听到孩子的哭声,出于母爱本能的向孩子所在的房间跑去,结果警察就喊“姓迟的跑了”。接着就有人追来,她慌不择路,从窗户掉了下去,摔在二楼阳台上,昏迷不醒。

当时追赶她的警察以为她躲进厕所里去了,追到厕所里一看没人时也没有看看是否掉到楼下去了,又一边喊“姓迟的女人跑了”,一边和一拥而出的警察向外撵去,一看人没有了也就不再找了。这时的迟春霞已经掉在二楼的阳台上昏死过去了。第二天早上,法院家属楼居民晨练的人发现阳台上有人躺着,不知死活便报了警,当伤者被“110”车送到医院后,完全处于昏迷状态,医院经过紧张的抢救,终于算是保住了性命。

在迟春霞掉到楼下后,政保科把其丈夫薛颜荣也关进了看守所。第二天当迟春霞被发现送到医院抢救期间的十多个小时里,密山市原610头目王绍林把其丈夫从看守所提出来的路上说;“你爱人现在正在医院做手术,可能有生命危险,你要有思想准备”,又说:“你们年纪轻轻的跳什么楼哇,交代一下不就完了吗。怎么那么傻。”然后把手铐打开,又说:“在医院好好伺候病人(伤者),不许在医院里闹事,否则对你不利”等等威胁恐吓的话。同时公安局原副政委刘琴(现降职)领着一帮恶人也来逼问迟的丈夫:“迟跳楼是被什么人指使的?说出这个人是谁?”又说,“是不是迟最近思想不太好?有什么不正常状态?说什么反常的话?”妄图推卸罪责。试想如果公安局那帮人不把她绑架来、不威胁恐吓的话,她能在公安局、能从公安局四楼窗户掉下去吗?再者说人是无故被你们抓来的,你们有义务保证她们的人身安全,现在这个过失是公安局政保科一手造成的,你们不承担责任谁承担?!

当这些不法人员企图扭曲逻辑的语言被一一否定后,他们又说:“你要把事情交代清楚放你出去,你就可以安心的护理病人(迟春霞),否则就送你去劳教等等威胁语言,经过两个小时的非法审问,最后又把其丈夫押回看守所。

一月五日上午,在家属的强烈要求马上放人的情况下,公安局才把迟的丈夫薛颜荣从看守所提出来护理伤者,在临时设在医院的监控室里,让家属担保,鉴定一个什么十条的“保证书”其中内容有:在迟的丈夫护理伤者期间1、不许离开医院,2、不许其他修炼人和其接触来往,3、不许记者采访报道此事4、不许出外声张乱讲(详细内容见当时家属答复协议书)。如果违反他们的规定,就把其押到看守所去。

就这样在这半个月的时间里,迟春霞在丈夫耐心细致的护理下逐渐的有了点知觉,终于从死亡线上回到世间。医生都讲:看现在这情况将来好了可能是个植物人,因为她的伤势太重,重度冻伤,脚成残废,脚趾锯掉六个。

在迟春霞伤势危险期间,设在医院监控室的政保科恶警们搜查来往探视的亲属,搜查、搜身、看身份证等等邪恶伎俩从未间断。而且在迟的丈夫护理期间治安大队,刑事技术大队、保安大队,凡是和公安部门有联系的都来了,他们在医院保卫科办公室里威逼利诱其丈夫做口述材料,多次问这问那,都想找个推卸责任的借口。在铁证如山的事实面前,公安局政保科有关人员死不认帐就往外推。

在事情发生后的十多天里,在受害者家及社会舆论的压力下,公安局政保科在公安局四楼会议室召开了一个所谓答复会,也叫说明会,他们主要说;受害人迟春霞跳楼受伤与他们没有关系:他们不承担任何责任,也不能给付医疗费(有当时录像片)。当亲属问及“人是在你们公安局摔伤的,你们不负责谁负责,你们说不管,谁能管,谁能给我们出具一个这样的证明,我们就不再找你们了。”

公安局的某某耍无赖的说:你们没有这个权力,不给开,也不给付医疗费。这样一个所谓的答复会变成了一个推卸罪责的决定会,被害人几次找有关方面领导要求解决有关问题都没有给予解决,严重的造成了受害人几次因无钱交不上医药费而被停药,也造成了日后迟春霞身体极度虚弱不能恢复,生活上更加艰难。

2002年2月11日正赶上过年,迟家实在拿不出住院费,被逼无奈,只好出院。当时的迟春霞完全处于植物人状态,大小便无知觉,身体不能动,天天躺着也不能说话,喂一顿饭需要很长时间。 出院后,政保科还接连不断的上她家骚扰、威逼、恐吓,使虚弱的身体不能尽快得以恢复。

目前的迟春霞半身麻木,脚趾被锯掉六个,脚跟伤疤终日疼痛难忍,记忆力严重下降,眼睛视物模糊不清,平时走路都能摔倒,再加上家庭困难,严重缺乏营养。每月得还270元住院期间所欠的医疗费(至今还欠五千多元),多次找到有关部门一直未能解决。医院方面多次催促还欠款,可家中早已一贫如洗,生活非常艰难。

现在迟春霞又面临着一个更大的困难,其丈夫薛颜荣与法轮功学员张传富2007年7月28日在密山市挡壁镇向民众发送法轮功学员受迫害真相资料,被公安局国保大队绑架、非法关押。8月22日,密山公安局副局长韩景欣,向张传富母亲勒索1万元放人,张母认为孩子没有罪,不同意拿钱,韩自言自语的说“我打电话找局长商量商量吧,叫她拿5千元吧”,下午韩就说“你拿5千就放人”。 2007年8月24日,张传富父母交给韩5000元,韩让交给法制科一女警,女警把钱收下,家属问其要收据,她说“我们从来都不给开收据”。

密山公安局副局长韩景欣骗得钱财后,把薛颜荣与张传富非法劳教,劫持到绥化市劳教所。2007年10月17日下午,张传富的父亲找到韩,要求见儿子一面,韩说“送走了”。其父问“为什么送走?送哪去了?他犯了哪一条法?”韩说“散发法轮功传单就是犯法,送哪去了不知道,你去问看守所吧。”其父找到看守所长崔宏骞问“为什么把孩子投教不通知家属?”崔答“我们没有义务告诉你。”其父说“你们这么干是违法的”,同时也告诉了其善恶有报的道理,崔宏骞不语。

原密山市公安局政保科长孟庆启已遭恶报,殃及全家人。其妻子孙慧清二零零一年大年初一,突然发病送进医院,之后又患阑尾被手术;二零零一年九月份孟庆启腰间盘突出直腰困难,但其不醒悟还在作恶继续迫害大法弟子;二零零三年其女发生过车祸;二零零四年元月中旬,孟庆启开车去鸡西市途中与另一车相撞,造成颈椎骨挫伤、肋骨断两根、肾脏和肺部淤血,下身麻木;二零零五年末孟被突然降职为普通干警。

诚望密山市的父老乡亲给予关注,了解真相,主持公道,共同制止迫害,维护人类共同的良知、道义和尊严。

直接参与迫害的责任者(区号:0467)

公安局长:崔幕林(现鸡西监管支队长)
原公安局政保科长:孟庆启 、原副科长:杜永山(任密山建行押钞队长)

办公室     住宅     手机
国保大队大队长   王耀光 5210737     5178676   13945822917
李 刚 2059      5229088   13946806333
高世同 2059      5240908   13836546911
第一派出所:   杨景贵
陈武灵             13946822293
第一看守所    林永丰       5285267  13634679898
石延平       5239089  13846022413
匡克江       5234677   5177799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