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从清在成都新都区看守所遭迫害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八月十日】

一、得法

我曾是个身体很差的人,患气管炎多年,经常吃药打针,身体也未见好转,我真是疲惫不堪。一九九九年二月份,我在四川省成都市新都区河屯乡的仓库洪法点上喜得大法。了解到法轮大法是佛家修炼大法,能够祛病健身,教人要以真、善、忍为标准做人,使人心向善,于是我就开始学法轮功。炼功不久,我的身心一下子发生了巨大的变化,从此以后我有了一个健康的身体,对生活更加充满了信心。

二、在成都市新都区看守所遭到的迫害

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泽民发动了大规模的迫害法轮功运动后,我心想这么好的功法,为什么要遭到不公正的对待和打压,我们当地镇政府和派出所的人员听说我在学法轮功后,新民镇政府的刘清全、杨本荣、黄学彩等人员多次上门骚扰,逼迫我写保证书和交罚金,我一直在外上班,他们始终见不到我的面,但是却威胁恐吓我的家人,给我家人身心造成巨大伤害和痛苦。

大约二零零零年一月,新民镇派出所警察陈德齐、姚国勇、尹显德(已遭报死亡)等,也多次上门骚扰,抄了我的家,将经文和炼功磁带抄走了,他们还强迫我每天给派出所打扫卫生,洗车、扫地等,家里带的米自己煮了饭吃,下午才允许回家。当时由于学法不深,心想给他们洪法,证实大法是冤枉的,所以我就配合了他们的要求,过了一个多月后,他们没强迫我到派出所去了。

二零零一年二月二十八日,警察陈德齐、黄纯把我骗到新都区上后,绑架到新都看守所关押了十五天。为避难,我回到娘家居住,几个月后新民镇派出所所长林开华带着新民镇政府、司法所共五人,非法抄了我娘家。二零零一年十月左右,镇政府、派出所来了四个人再次非法抄了我娘家,给我父母造成了很大的伤痛。

二零零一年九月二十八日,我独自去新民镇司法所向工作人员洪法,讲大法真相,所长刘清全马上派人打电话给派出所陈德齐和一个二排将我拉上车直接非法送进看守所,关押了十五天。回家后,新民镇政府派恶人杨清华(二零零六年已遭报死亡)每天骚扰我,使我家每天不得安宁。二零零一年十一月,我和父亲去卖米,恶人杨清华见我不在家,十分害怕、紧张,我刚回到家他马上就打电话给派出所警察姚国勇、陈德齐,连饭都不准吃又将我绑架到派出所,晚上将我和同时被抓的三个同修绑架到新民镇政府,第二天我们大家一起绝食,派出所逼我们写保证书,我不配合,晚上,警察陈德齐将我们非法送到看守所关押了三十天。

二零零二年元旦节,陈德齐和黄纯又骗我到派出所,陈德齐打了我一耳光,过后还用电棍吓唬我,目的是不许我炼功,再一次非法送到看守所,在新都看守所时,为了抵制迫害,我不报数,警察袁某某打了我三个耳光,辱骂我。有一次为了保护一个同修不挨打,遭到女警察杨柳、罗曼莹辱骂,杨柳撕烂了我的衣服,这次又被非法关押了四十五天。

二零零五年七月一日我与另外两名同修晚上在新民镇东陵村路段发放真相资料时,被新民镇派出所治安人员非法绑架到新民派出所,七月二日上午新都区公安局“六一零”办公室恶人陈德荃、谭毅等到派出所威逼我说出资料来源,我不配合,下午警察刘根黎、赵泽飞非法送我到看守所。为了抵制迫害,我拒绝穿号服,恶警张会指使一大帮犯人抓扯我,将我按倒在地把水桶都砸烂了,身上衣服都湿透了,我仍然反抗,张会气急败坏的又让二排(曾老三)强迫给我戴上工字铐,将手和脚连在一起,整天洗漱上厕所只能弯着腰挪着走,犯人高在燕又凶又恶,对我又打又骂,在受尽凌辱,精神和肉体的双重折磨下,七月十四日我开始绝食了,绝食是非常痛苦的,张会没点善心,工字铐还是给我戴着的,同时看守所的恶警指使其他恶犯辱骂我。我在绝食抗议期间,我的身体状况很不好,七月二十日新民镇派出所陈德齐将我送到新都区公安局威逼问我资料来源,还伪善的说:“说了就可以释放你。”我还是不配合,他们的阴谋诡计欺诈手段没能得逞,继续迫害我。绝食一个星期后,张会指使彭医生强迫对我灌食输液迫害,我不配合,恶警张会便指使犯人和二排(曾老三)将我拉出去,然后曾老三用铁链把我强迫捆在死刑床上,彭医生就把管子插进鼻孔里,致使我喉管都插出血,看守所的恶徒几乎每天对我灌食迫害,每次要灌的时候,只要听见门哗啦的响,我心里就紧张和害怕,在我绝食期间,新都公安局国安大队陈德荃强迫给我照了像,后来这样绝食抗议迫害坚持了37天,我瘦的皮包骨,手和脚肿的很大,即使这样新都公安局副局长凡太、陈德荃等人对我的迫害仍然不停止。

二零零六年三月十四日,邪党新都区法院法官陈伦富非法判了我三年,为了唤醒他们的良知,我马上写了上诉书,劝他们不要作恶,给自己留条后路。

三、在四川省简阳养马河女子监狱遭受的迫害

新都区看守所张会和詹某某这帮邪党人员于二零零六年六月十三日将我非法送到简阳养马镇女子监狱,一到监狱恶警李静指使犯人马上过来搜身,检查所带物品,弄得乱七八糟,安排两个犯人整天包夹,限制自由,专管法轮功警察巫小英假惺惺来所谓的“关心”谈话,逼迫我写“悔过书”实质是精神折磨,巫小英指使很多帮教不断从精神上施加压力,恶语相加、恶毒诽谤,一起向我袭来。在简阳女子监狱恶警采用多种手段迫害大法弟子,每个法轮功学员有两个犯人包夹监视。例如:任慧娟学员因坚持不放弃对大法信仰,恶警于某某、李某某等随意罚站(有时长达12小时),太阳下暴晒,一晒就是半天,并辱骂她,还将双手铐在窗上,逼她写“转化书”,她因受不了那种迫害折磨,然后从楼上跳下来摔断了一只手,从此以后恶警再也不敢逼她了。

在那种残酷迫害下,我承受不住恶劣的压力,为了早日脱离魔窟,违心写了“三书”,干了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大法的事情,我后悔不已。回家的第一天,我马上就写了严正声明,宣布我在简阳养马河女子监狱所说所写的一切作废,从新跟随师父溶入正法的洪流。

迫害大法弟子阳从清的部份恶人名单:

新民镇政府干部:杨本荣
新民镇司法所:刘清全
新民镇永济村书记:黄学彩
新民镇派出所原所长:林开华,警察刘根黎、赵泽飞、陈德齐、姚国勇、黄纯、尹显德(已遭报死亡)
新都看守所恶警:袁某某、张会(女)、詹某某、杨柳(已调离)、彭医生
新都公安局副局长:凡太
新都公安局国安大队队长陈德荃、谭毅
二排(曾老三)、犯人高在燕
新都区法院法官:陈伦富
简阳养马镇女子监狱恶警:李静(女)、巫小英(女)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