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州省监狱残酷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罪行(一)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八月二日】九年来,中共江泽民流氓集团对法轮功实施“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截断、肉体上消灭”的群体灭绝政策,使数以千万计的大法弟子个人和家庭遭受了人类历史上最惨绝人寰的迫害。无数大法弟子被非法抓捕、关押、劳教,至于到目前有多少大法弟子被非法判长期徒刑,有多少弟子被摧残致死,更有甚者有多少弟子被活摘器官牟取暴利后焚尸灭迹……,在中共这个野蛮、血腥和虚伪的政权统治之下,那是无法统计的,多少个温馨幸福的家庭被迫害得家破人亡、妻离子散,又有多少个孤儿四处飘零?哪一个真修弟子没有一本血泪史?

贵州省监狱(都匀剑江水泥厂,以下简称都匀监狱)就是恶党在贵州迫害摧残法轮功学员的邪恶黑窝之一。该监狱地处黔南州首府都匀市,贵州等地被非法判刑的男性大法弟子均被关押于此地,遭受非人迫害。目前也有北京、上海、四川、贵州等地的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关押在此。这些大法弟子均被恶党认为是“重点人物”,其中有的甚至被非法判重刑高达15年。这个黑窝对大法弟子的迫害更加隐蔽、恐怖,外面的世人甚至包括被非法关押的大法弟子的亲属对里面的迫害情况都毫不知情。这里邪恶对修炼“真善忍”的好人的威逼、酷刑、摧残、奴役每天都在进行着。恶党规定每关押一位法轮功学员由国家财政拨款两万元以资鼓励,以促使贵州监狱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不断升级。在这阴森人间地狱里,由恶党培养出来的少数干警扬言:“我们不怕下地狱,不怕神形全灭”,并唆使“包夹”的犯人想尽一切办法从肉体和精神上折磨法轮功学员。他们说“打死算自杀、病死。尤其是对那些不妥协、不‘转化’的要死整,不要怕,有党和政府支持,尽管执行!”

派人四处“取经”、“学习” 使迫害的残酷达到极致

为加大迫害力度,监狱专门派恶警钟山到河北保定、北京及各地严重迫害法轮功的“典范”监狱进行实地“取经”,派恶警王世军到四川渝州监狱等地“学习”,他们回来后召开秘密会议,传授如何威逼“转化”法轮功学员的招数,要求在肉体上进行摧残、折磨法轮功学员,连人最基本的生理需求也可以禁绝,比如不让睡觉、大小便等。并鼓励说,“转化”一个,记功一次(含减刑、物质奖励)。恶警王世军说:渝州监狱的硬件设施是按法国全密封式修建的,那里关押的学员有三、四百人,从入监到出监,都在密封式的关押中,连吃饭、上厕所都在同一处,根本无法和外界有任何接触;12个人包夹一个学员,有专门的干警负责,洗脑“转化”一个奖励5000─10000元。包夹的奖励、减刑一定兑现。虽然我们都匀监狱在硬件设备上暂时还差一些,但是新监区已经快竣工,将有上千间的监房可以达到那种标准。会后他还威胁说,如果谁将今天的内部会议泄漏出去,就将取消一切奖励和减刑,并进行加刑处理。

监狱还规定,只要有三年以上坐牢的经验就可以进入包夹法轮功学员的“转化组”。

都匀监狱采用古今中外各种邪恶方式长期血腥迫害大法弟子。狱中设有“牢中牢”,建立了所谓的“监管队”、“谈话室”、“转化组”等,均用以迫害法轮功学员。警察唆使、操控劳教人员对不放弃修炼的法轮功学员施以各种酷刑迫害,如长期捆绑在死人床上、关禁闭、坐独凳、毒打、罚跪、用强灯照烤双眼、强行灌食、非法加期、24小时监控、超负荷奴役劳动、长达几十天不让睡觉、强逼看、听诽谤大法的录音、录象、使用车轮战术等等等等酷刑逼迫法轮功学员,使大法学员处于疲惫不堪和昏迷、神志不清状态下写“保证”,达到所谓“转化”的目地。在酷刑下,许多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残、致疯,甚至被迫害致死。谁能想到,都匀监狱这个恶党疯狂摧残大法弟子的黑牢,却因迫害法轮功得力,而深得恶党及迫害法轮功元凶罗干的赏识、并亲自授奖为“部级文明监狱”(该监狱长侯立德是罗干同学),而且,在二零零五年竟被恶党评为“十佳监狱”。

对法轮功学员犯下的灭绝人性的罪行

以下就是都匀监狱这个“部级文明监狱”的业绩—对法轮功学员灭绝人性的罪行:

酷刑手段(一)

贵州都匀监狱的恶人为达到使法轮功学员放弃信仰的目的,使用各种酷刑手段折磨、殴打法轮功学员,并以各种“菜单”名称称之。

1.“夹心饼干”:罪犯1人用双肘猛击被害人的背部,用膝盖顶击其胸口,肘膝瞬间同时用。
2.“爆炒腰花”:罪犯2人或1人将被打人的手提起,用肘猛击腰肾处,轻者吐血。
3.“宫保鸡丁”:罪犯用手把被打人的下胯提起,然后用拳头猛击胸口。
4.“定心丸”:将被打人强行按背靠墙壁,用拳头猛击胸口。
5.“洗折耳根”:罪犯从被打人背后用双手大拇指掐耳根凹处,其余四指环压脸上。
6.“敲核桃”:罪犯手握半拳,遍敲被打人头部。
7.“疏大筋”:罪犯用拳头或手肘、脚后跟猛击法轮功学员大腿(遍击)。
8.“炒猪肝”:罪犯用双肘猛击被打人背部。
9.“二合一”:用二名罪犯把被打人的手拉成“十”字形站立,然后前后各一名罪犯用脚蹬背部和胸口,人手少时专蹬背部腰际处。
10.“平射”:行凶罪犯用手拉被打人双手,强行按其背靠墙上,然后用脚猛蹬胸口。
11.“拔苗助长”:罪犯用两人拉住法轮功学员的手,另一人平躺用一只脚勾住颈部,一只脚猛蹬胸口。
12.“吃大蒜”:用大拇指提下巴,用其余四指和手掌压住嘴鼻不让呼吸。
13.“扎鸡翅”:用手铐铐住双手反吊在高低床上或平伸铐在1米九长的高低床上。

酷刑手段(二)

1. 用胶木棍敲击膝盖处,间断性敲击,令其经常保持红肿。
2. 用开水、烟头烫皮肤、手臂或其它部位。
3. 一天从早到晚坐在小凳上不准动,动就挨打。
4. 用多名罪犯轮流值班,干扰睡眠,不让睡觉。
5. 用手铐将双手铐在床上成“十”字形,把门窗全部关上,放造谣、诽谤大法的光碟,将电视机音量调到最大值。
6. 不让解大小便;或没有解完即强行拖回,造成肾病。
7. 电棍电击脸、脖,直到嗅到肉焦味。
8. 用电棍逼其脸紧贴在电视屏上看电视,只隔两公分。
9. 在法轮功学员背部衣服上写打倒“×××”或大法师父,给法轮功学员徐仕文制了一顶高尖纸帽,写上打倒“×××”或大法师父。
10. 在纸上写师父的名讳,趁其卧休时放在其鞋里,侮辱师父。
11. 生活上长期处于小禁闭状态,向门边走不能超过他们划的界线,二块地砖;向窗前须留三块地板砖,不准超过;克扣饭菜,不让吃饱;购物除洗漱用品,其它均不让购。
12. 用绳将脚在短休时吊在高低床上。
13. 刚一入监就遭到暴打,给下马威。
14. 干警威胁:“要转化,不转化,我们人民警察踩死你”等诸多恶语,直接胁迫法轮功学员。
15. 把门窗糊上白纸,外人看不到里面的情况,为所欲为,或把门窗用布全部遮住。
16. 在犯人中成立“洗脑班”,让他们采用各种低级下流的手段,用强制手段逼迫法轮功学员放弃信仰。
17. 法轮功学员互相之间,见面不准说话。

酷刑手段(三)

1. “噪音疗法”:将法轮功学员手脚用手铐铐在床上,呈“大”字形,两耳边各放一个音箱,将音量调到最大值,也有用手提电话筒喊话,让罪犯在法轮功学员耳边大叫(受到此折磨的有:曹军、余鸿兵等)。

2. “细菌疗法”:特别狠毒的某犯人说法轮功学员不会生病,把肺结核病犯吐的痰拌在饭菜里让你吃,看你生不生病。因长期处于禁闭状态,饭菜全由犯人操作,不确切知道做了没有,但有5人的确得了肺结核(他们是:王寿贵、周顺志、胡大礼、宋彬彬、杨秀敏)。

残酷的迫害事实

都匀监狱恶党政委蒋凤鸣、教育科长王华川等和610不法人员经常对包夹鼓励说:要想减刑和不参加劳动,你们就想尽、用尽一切办法在身体上、精神上折磨、摧垮他们(法轮功学员),打死算自杀、病死,尤其对那些不妥协、不转化的学员要严打,你们不要害怕,有党和政府的支持,做好了还有奖。以下是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具体事实:

迫害事实(一)

1. 03年2月24日 — 4月5日共40天“转化”迫害前,即2月9日 —24日,对臧冬生、朱星碧、包健伟采用毒打和不让睡觉的方式进行“转化”长达10多天。因遭到全体法轮功学员抗议。法轮功学员采用的方式:向监狱长投诉(写信),或找干警谈。
 
2003年5月5日烧成监区长喻文林在王守明谈出不“转化”的原因后,就对其下身猛踩两脚,然后又拉到办公室用胶棍进行毒打,将其打的鼻青脸肿,用酷刑强行“转化”。

2. 对李林用五天五夜不让睡觉和辱骂的方式逼迫其“转化”,又让8—9名犯人轮流值班。李林被迫无奈头撞墙壁住院(编者注:法轮功严禁杀生,包括自杀和自残。常人的一些方法虽然能起到反迫害的作用,但是很危险,容易真的伤及性命。作为大法弟子,应该时刻牢记自己是超常的修炼者,必须要珍惜生命,避免效仿常人的思想行为。)

3. 03年8月 —04年3月将法轮功学员全部集中在一监区,因一监区犯人在恶警怂恿下,对大法弟子打骂什么都敢来。先后将王美华禁闭15天,严管3个月;张寿刚、臧冬生、朱星碧、莫琪、陈中权处于禁闭45天;林建15天;徐仕文两次20多天。

4. 2004年3月10日—4月8日,马天军、陈中权、王美华、臧冬生撕了诽谤大法的漫画,被副监区长钟山用电棍电击,脸、脖子上烧出肉焦味来。他们还被铐在床上成“十”字形,逼看诽谤大法的造假宣传录象带接近40天,马天军被关禁闭。

2004年3月10日 —4月8日:教育科科长王华川对法轮功学员王美华进行“转化”未遂,恼羞成怒的猛扇王美华个耳光。

5. 2004年3月15日,大法学员被铐在床上呈“十”字形;强迫戴罪犯身份牌,他们是:徐仕文(20多天),张寿刚(61岁,7天),石登灵(7天),赵鄂川(6天),周恒元(40天),莫琪(4天),

6. 03年5月—8月,石登灵被关禁闭70天。使精神与肉体横遭严重摧残。

7. 04年5月20日—9月20日,监狱组织610“转化”攻坚小组,喻文林任组长(此人极坏,很多毒招出自此人)给各监区定指标,只要结果,不管过程,各监区从犯人中抽出特毒的犯人成立强制“转化”迫害小组,尤其是四监区、三监区、烧成监区、装运监区,犯人之间互相交流“经验”,抽出的犯人都是坐过二牢、三牢、四牢、五牢(注:二牢即进过二次监狱的人,以此类推)或者在社会打、杀凶狠的人。他们积累很多整人的毒招,因此出现前面所述一、二、三节的招法。监狱给这些罪犯好处:不让他们劳动;转化一个给一个单项记功,减刑三个月。各监区转化不了的调回四监区进行转化,因为四监区犯人都是从一监区400多人中抽出来的特毒人员。监区长郑家军、副监区长钟山更是心思极坏,毒计百出。

狱方将法轮功学员分在四个监区迫害,以四监区为主。一监区:马天军、杨茂军;二监区:汤润春、杜贵林;三监区:莫琪、王国珏、徐仕文;基建监区:郑刚、周顺忠;装运监区:陈中权、石登灵;制成监区:肖志非、赵鄂川、臧冬生;烧成监区:王美华、梅贵男;四监区:余下全在四监区。

8. 从2004年10月—2006年3月2日前,各监区没有被所谓的“转化” 的逐渐收回监区继续“转化”。尤其05年6月份开始对萧志非、马天军、杨茂军进行强行“转化”,利用余鸿兵、周匡坚等犹大助纣为虐。在这期间发生更严重的迫害。

A、安顺市老年大法弟子吴伯通被非法关押仅6天就被迫害致死。

吴伯通,男,2005年71岁,安顺市关岭县水利局退休职工,家住安顺市西秀区。99年7.20后,吴伯通因坚修大法,多次被抓到洗脑班迫害,曾被绑架到贵州中八劳教所判三年劳教。出来后认识走了弯路,就直接找到有关单位当面声明在残酷迫害中的违背大法的言行作废,随即又被抓回劳教所迫害。

吴伯通非法教期满回家后,于今年五月与妻子潘映梅到贞丰县讲真相,被邪恶之徒非法抓捕,关押在贞丰县看守所,近期被非法判刑七年,妻子潘映梅被非法判三年半,被关入贵州羊艾劳改农场迫害。

吴伯通被恶警从贞丰看守所劫往贵阳分流中心时,身体还很健康,之后他于2005年9月5日被关入贵州监狱,入狱仅6天,于9月11日上午7时35分被迫害致死。时任监区长的郑家军、干事应旭商量先抬到医院,然后吊上吊瓶,抬出监区。人都死了,为什么还要伪装抢救,想掩盖什么?据说垫褥上留有血迹。为掩盖罪恶,遗体当日被恶徒强行火化。

B、8月2日当晚,新入监的王力猛遭到四、五个罪犯的毒打,他们用袜子堵住他的嘴,他被打的鼻青脸肿。

C、李林、郑刚、王晓冬、王力猛、杨秀敏、姚俊京、刘述康、陈哲富等多次被毒打。

D、在二楼的死角(实则是禁室)仍然对马天军、陈中权、萧志非、王力猛、汤润春、林毓忠等名新入监的法轮功学员进行迫害。

迫害事实(二)

1. 干警直接下令让犯人毒打法轮功学员。教育科干警文勇从04年5月25日至6月下旬对王美华进行“转化”,未遂。他气急败坏的给时任烧成监区罪犯记录员的犯人王乌朋下令:“整死他,收拾他”。于是犯人王乌朋猛扇王美华耳光,犯人熊千里用鞋底板抽打王美华,犯人李先友用膝盖顶其腰部,并将备用开水灌他,犯人柯星甚至给监区建议用毒品摧毁王美华的意志。恶警指使七名犯人轮流找他吹牛,不让他休息,不让他大小便,不让睡眠,依此对他进行所谓的“转化”。王美华被迫害致身患有淋巴结核、左右胸腔结核、心脏心包结核以及腰椎结核。四个月下来,身体虚弱的风都吹得倒。大法学员梅贵男遭到同样的待遇。

2. 王国珏被三监区犯人陈远龙、张世鸿、覃赵喜用酷刑(所谓“二合一、吃大蒜、敲核桃、洗折耳根、爆炒腰花”)加上其它手段迫害,从7月10日到7月底遭到毒打。当王国珏解大小便时,三犯人把按在地上,用脚踩他的胸部和肚子。长时间不让他睡觉。

3. 从7月底到九月初,徐仕文被三监区犯人陈远龙、张世鸿、覃赵喜毒打和迫害,被打吐血、吐饭、吐清水,致使徐仕文不得不绝食抗议。邪恶之徒们用筷子撬开他的嘴强行灌食,把嘴全撬烂了。最后他承受不住被强制所谓“转化”。期间三个犯人把他们的生殖器放在他的嘴上、头上、脖子上,犯人无耻的说:我们就是干警安排专门“转化”你们的克格勃。

4. 从5月20日开始,由装运监区副监区长刘士民“转化”陈中权,结果未遂。刘士民将他交由犯人陈远龙、张世鸿用菜单上招式和其它手段进行“转化”。几天几夜不让他合眼,罚面壁,睡眠2小时都用绳吊在高低床上。陈的周身被打得青一块紫一块,脚肿得和水桶一样粗。

5.石登灵于2001年被贵阳政法委610办伙同公、检、法不法人员非法抓捕判刑五年,送到贵州省监狱(都匀剑江水泥厂)迫害。2003年5月至8月,石登灵被关禁闭70天,被长期锁躺在死人床上。2004年5月24日,监区长于新忠带着赵姓干事,指使王家宇包夹石登灵,从5月底一直到7月初,每天早上7点至晚上12点,持续不断地对他进行洗脑折磨。又从7月开始,把洗脑地点换到图书室,将门窗用纸糊住,昼夜不停进行毒打、面壁、看造谣录像,每天最多仅凌晨4至6点两个小时的睡眠,睡时还把他的脚用绳子吊在高低床上。2004年7月15日石登灵被打得送进医院抢救一个月。石登灵被装运监区长于新忠安排恶徒对他进行毒打,长时间坐着不让他动。2004年7月15日,石登灵被打得浑身是血,送进医院急救室进行抢救一个月。7月9日,石登灵趁吃饭时间向值班干警反映王家宇毒打他的情况,要求见监区长于新忠,于却拒而不见,当天指使另一包夹陈华(织金县人)加强包夹石登灵,并告诉石登灵是于新忠安排的。7月14日该罪犯将号室反锁,手指石登灵破口大骂,说:“不是你想见谁就能见谁的。”然后对石痛下毒手,将石左太阳穴打起一个大包,说话吃饭都痛得张不开嘴。石登灵被连续迫害数天,一天突然被抬到了监狱医院抢救。根据罪犯护士透露:石登灵被长期迫害仍不写“四书”就被人用刀片划了脖子。于是石登灵就什么话都不敢说了。这说明恶警没招了,以杀人相威胁。期间还有人亲眼看到恶警王世军经常指使罪犯向石登灵施加压力。

6. 张寿刚(已61岁)5月22日被迫害住院,被比他年轻二十几岁的犯人包夹毒打三个月。犯人向教育科副科长王建军反映,说他们人手少,只能这样打(四监区)。

7.莫琪双手被铐反吊在高低床上;杜贵林被手平伸直铐在1米九长的床上。唐太国遭到干警王世军和犯人合伙毒打。
 
8. 王晓冬在四监区,从04年6月16日—05年农历新年前将近八个月时间被包夹他的罪犯管制。罪犯天天强迫他站在一块地板砖上不准动,直到凌晨两点,甚至到三点、四点。当他被迫害晕死过去后,恶徒就用冷水把他泼醒。冬天逼他三天洗一次澡,先用热水烫他,再用冷水冲,当他冲完身上的肥皂准备穿衣服时,他们又往他身上他抹上肥皂,反复的折磨他。回到号室,把所有的窗户全部打开,地板浇上冷水,用电风扇吹他,还经常往他嘴里放屁,下流之极。

9. 黄磊,贵州工业大学大学生。二零零三年被贵阳市公安局非法抓捕判重刑。黄磊不服法院非法审判,遭到狱警副监区长钟山、主管干事王世军,指使犯人彭传应、龚建国(二次判刑吸毒犯)、晏光俊等人对他进行折磨。主要手段是不让睡觉,有时一天睡两、三个小时,有时两、三天不让睡,每天都坐在一张小凳子上。因长期的坐在凳子上不让动,屁股上已长满了疮,裤子也粘在肉上了,还流很多的脓水。因长期不睡觉,连走路都会睡着,甚至有时在厕所也会睡着。这种迫害,每次长达三十多天。

有一次,黄磊跑去一头撞在四监区办公室外面的墙上,以此来抗议他们毫无人性的迫害(编者注:大法弟子不应采用常人的反迫害方式,容易真的伤及性命,且违背了大法对大法弟子的心性要求。大法严禁自杀,包括自残。作为大法弟子,应该时刻牢记自己是超常的修炼者,必须要珍惜生命,避免效仿常人的思想和行为。)四监区副监区长钟山不但不减轻对他的迫害,还狠毒的说:“你把墙上的瓷粉撞掉了你要负责。”黄磊的严正抗议,又招来更狠毒的迫害。彭传应等犯人仍然对黄磊进行各种灭绝人性的折磨。黄磊绝食抵制迫害,钟山指使犯人对其进行野蛮灌食,并威胁说,让你家长出钱交灌食费。盗劫犯彭传应受钟山、王世军的唆使,用小榔头敲打黄磊的膝盖骨,使其红肿,不能行走。

(待续)

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