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家六口遭迫害 九年骨肉分离(图)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八月二十七日】内蒙古通辽市田芳一家人,现在有三人被非法关押在看守所,他们是田芳与父亲田福金、母亲刘秀荣;二妹田心不久前还在呼和浩特市女子劳教所遭受迫害。他们家在中共邪党迫害法轮功的九年中,从未团圆过,六口人相继不断的被非法关押、非法劳教、非法判刑,几天几夜都说不完他们家遭受的迫害。粗略的统计,全家六口人累计被非法劳教、非法判刑近三十年。曾经富足的家庭在中共的迫害下,骨肉分离,生意破产,钱财荡尽,已一贫如洗。


大法弟子田芳

田芳曾经被绑架到洗脑班1次,被非法关押4次、送劳教2年,因体检不合格,现保外,后来被非法判刑4年,在呼和浩特市女子监狱遭受迫害。父亲田福金曾经先后两次被非法劳教关押整整五年多的时间,曾经在内蒙古五原劳教所遭受强制洗脑等迫害;母亲刘秀荣被非法关押二次,非法劳教二年。二妹田心,被非法关押2次,被非法劳教二次;三妹田苗被劫持洗脑班1次,非法关押4次,被非法判刑6年,与姐姐同时在呼和浩特市女子监狱遭受迫害;弟弟田双江被非法关押2次,被非法判刑3年,在通辽市监狱遭受迫害。

田芳,今年39岁,多才多艺,是一个贤淑善良的好人。1998年4月开始修炼法轮大法“真善忍”,身心受益。父亲田福金,55岁,原是通辽市皮件厂技术科长、副厂长,老实、忠厚,是难得的大好人,家住通辽市科尔沁区永清三委01-036号。一家人善良、诚实、谦和,只因坚修大法“真善忍”做好人,全家六口均遭迫害,刚刚释放又被邪党人员抓走,一个出来,另一个又被绑架进去。邪党610警察邵军、王波、包吉日木图等人,经常破门而入,污言秽语,大呼小叫,街道、居委会、派出所、政法委……象走马灯一样频繁光顾。2005年11月18日晚7点左右,田福金97岁的老父亲病逝,田福金和他的两个女儿仍然没有见到老人最后一面。

从1999年法轮功被打压后,田芳和千千万万的大法弟子一样,去北京上访。99年12月29日被通辽市当地恶警非法押送当地河西看守所,非法关押35天,在放出之前,恶警唆使家人逼迫田芳在“不许上访”的保证书上签字。从那以后,田芳受到片警多次上门骚扰。2000年3月,田芳再次去北京证实大法,回来后被再次非法拘留三天,最后被罚款1200元,恶警邵军亲自收了田芳1200元钱,没开任何手续。2000年8月20日田芳在夜市摆地摊卖货,被照日格图等恶警骗到科区公安局之后被非法关押河西看守所。在里面,田芳炼功,不配合邪恶,被恶警包乌云罚戴几十斤的大脚镣。拘留20多天后被非法劳教二年,送扎莱特旗图牧吉劳教所被拒收,保外就医。

田福金1999年12月23日去北京上访,被非法抓捕,送回本地非法关押二个多月后非法劳教三年。2000年由通辽劳教所转到图牧吉劳教田男队,2001年5月转到五原劳教所。初到五原劳教所,正值恶警开诋毁法轮功的大会,田福金站出来证实法轮大法好,被几个人抬出会场,用了五个电棍一起电击打他的身体各个部位,最后直至电棍没电,又再次充电,一直电击田福金长达3个小时之多。他的白衬衫已变成血红色(恶警为了销毁证据,此血衣已被恶警抢走)。后恶警继续对他拳打脚踢后再继续使用电棍,田福金被打得面目皆非,最后将田福金单独关到一个小号里。

2000年3月15日,恶警邵军、王波等多人在途中劫持田芳的妹妹田苗,并抢走家中开门钥匙,象土匪一样,直接打开门,肆无忌惮的非法抄家,抢走大法资料,纸张,等物品,并将田芳也一同绑架到科区公安局,在河西看守所非法关押80天。田芳被永清派出所恶警白晶等两名恶警劫持到当地洗脑班,三名分别来自科区公安局、永清办事处、居委会的女包夹将田芳同时围攻,不许看大法书,并大声放恐怖录象片,给田芳造成很大的精神压力。当地政法委书记化军在田芳刚被劫持进洗脑班时,看到她不吃饭,就恐吓:不吃就灌食,九天后其他学员都被放回,最后只剩下田芳了。科区恶警包吉日木图为了让田芳签字,从早上到晚上一整天都在打骂她,从床上推到地上,打着打着怕别人看到,把窗帘还拉上了,田芳大声说,你挡窗帘干嘛?如果你没干坏事。恶警看田芳拒不配合,最后拉来了田芳的父母,包恶警在田芳没提防的情况下,忽然抓起她的手强行按手印。

2002年3月5日,恶警劫持了田苗,并抢走了家门的钥匙。一个月后,田双江在科左中旗保康网吧上网看明慧网时被恶人举报而被捕,在通辽政保大队遭到刑讯逼供。恶警三天三夜不让他睡觉,给他“上绳”。他被关到河西看守所后,因拒穿号衣,而被几个人拳打脚踢强行戴上重达20多斤的“猪镣”,二天半后又被绑上“死人床”(通辽河西看守所的死人床是“日”字型的铁架,将四肢呈“大”字型牢牢地抻铐在铁架上,人全身重量都压在铁管子上,非常痛苦),4天后才被放下来。

田苗被非法判刑6年,送往保安沼后,又转至呼市女监,在关押期间受尽酷刑:脚镣、上绳等。在呼市女监,田苗坚定修炼,遭受电棍、灌食、吊铐等酷刑折磨。2003年1月,田双江被非法判刑3年。

二零零四年二月二十四日,田芳去呼市女监探视被非法关押的三妹田苗,归途中在火车上讲法轮功真相及家人遭迫害情况,被恶人举报,被绑架到通辽河西看守所。二月十八日,公安分局局长、永清派出所所长、居委会主任伙同邵军、六一零警察王波等二十几个人,以纪检委为名,从阁楼破窗而入,对家中物品破坏性地进行搜查。田芳被非法关押在河西看守所的七个月里,多次绝食抗议迫害,多次被恶警、狱医和犯人一拥而上,强行灌食,他们用钢铁一样的金属棒撬田芳的嘴,致使她的嘴角两边顿时裂开半寸长的血口子,牙齿也被撬掉了一颗,而此时的田芳已骨瘦如柴。参与迫害的恶警有马大夫,女号恶警包乌云。

七个月后,同年九日十二日,田芳被非法判刑四年,被劫持到邪恶的呼和浩特女子监狱。 在监狱被迫害期间,遭到恶警、恶犯人惨无人道的折磨,包括被扒光衣服推到寒风中罚站、用烟头烫脸、电棍电、用刷厕所的刷子刷她的嘴,打耳光,拳打脚踢、戴手铐。严重时恶警唆使六七个犯人,一齐对她施暴,往身上浇冷水,用胶布粘嘴,不许喊“大法好。”恶警们有时自己动手,有时指使犯人行恶,并以减刑作为奖赏。死缓犯曹桂香是最积极的配合者,一次田芳在监舍炼功,她拿起扫床刷使劲打田芳的手脚、膝盖,被打过的地方马上就肿起了硬硬的大包,很久都不好。诈骗犯赵琪非常阴险,总是无端挑拨是非,无中生有,教唆全组人员对田芳拳打脚踢,头脸,打得田芳鼻肿脸青。十月中旬,一组犯人又一次对田芳行凶,将她双手双脚捆在一起,扔在地上往床底下塞,塞不进去,就用脚往里踢,象踢麻袋一样,田芳的腰,手、胯骨都被硌破了,然后又把床板抬出去,不让她睡觉,恶徒为阻止田芳发出声,用擦脚毛巾,擦厕所的抹布堵田芳的嘴,捏鼻子,她所遭的痛苦使她饭也吃不下,觉也睡不了。

恶警们对田芳更是下毒手,由于田芳不报数,恶警就经常把她铐在床上,从五点到十点,蹲不下站不起,还不让出动静,稍有声音就让几乎全组人都上来打她。在二零零四年十一月末,田芳因拒穿囚服,恶警们就指使犯人强行给她穿,田芳再次拒绝,恶徒就说:不穿囚服就什么也别穿!她们就给田芳扒光衣服,还故意把前后门窗大开,让她站在寒风中,冻得她浑身哆嗦,还问她冷不冷,一群恶人冷嘲热讽之后,伪善的恶警郭立清出场了,她假装心疼的劝田芳穿衣服,田芳说,她没犯法,不穿!郭立清就说那你穿上自己的衣服吧,然后跟她走。她就把田芳领到狱内的“转化”班,那里有多名恶警,有的充当打手,有的扮演伪善的角色。看田芳怎么劝都不“转化”,就下黑手了,恶警刘刚用竹把的扫床刷狠狠的打田芳的脚心,后来他还用电棍电她。一个从保安沼来的张姓恶警还用烟头烤田芳的脸,然后还疯狂的狞笑。在那里只要田芳拒穿囚服,恶警们就把她铐在床栏杆上双脚不能着地,非常痛苦。为反迫害田芳绝食抗议,那些男女恶警们就一齐上,一个女恶警甚至用手指去抠田芳的嘴。

二零零五年六月末,有领导参观监狱,田芳就喊“法轮大法好”,恶警和犯人们就把她关在大厕所内,犯人袁铁明,曹桂香,王金燕受恶警指使,把田芳铐上,轮番用毛巾塞她的嘴,或用胶布一层层的封,还轮流监控田芳,根本不让她睡觉。又有一次,监狱有人来参观,田芳就当他们的面喊“法轮大法好”。包控犯人曹桂香,王金燕就疯狂拎起田芳扔到厕所里,对她进行拳打脚踢,曹桂香还恶狠狠的说:“老娘不信治不了你!”然后就抡圆了胳膊扇田芳耳光,大约扇了上百下,田芳的嘴唇被打出了一个大口子,她们还用刷厕所的刷子刷田芳的嘴……就这样田芳被关在小厕所里四、五天,当时正是大夏天,恶犯不让田芳洗漱,还时不时的把田芳拖出来,当着全屋八、九人的面,辱骂不堪入耳的话。还有一次,恶人们把田芳关在大厕所里罚站,两天两夜不让动,田芳的脚肿得很严重,又大又红,很可怕,鞋子根本穿不进去,走路得拖拉着,一点点挪着走。

恶人用各种方式折磨她近四、五个月后,田芳又被关进监狱的“转化”班,恶警张伟利和赵鹏程用电棍电田芳的嘴,致使她的嘴上结了一块又一块的黑疤。恶警们还让已放弃信仰的犹大轮番对田芳进行攻击。在监狱最后的一年多时间里,田芳又被强行奴役,每天平均奴役十五、六个小时,双手搓穗磨出血,结了厚厚的老茧,每天上床睡觉时浑身剧痛不敢翻身。

在九年的迫害中,田芳婆家人因警察多次进家骚扰,再加上受江氏谎言毒害,不敢让田芳回家,她只能长期住在娘家。田芳被非法拘留,留下一周岁的孩子,造成多次母子分离,给孩子幼小的心灵造成极大的伤害,孩子如今十岁了,在长期失去母爱的情况下,他性格变得内向。田芳一次被非法拘留后,被婆婆殴打,打了二十多个大嘴巴子,并逼迫她三个月内不许炼功。在公安的高压下,丈夫曾经毒打她,先大骂然后操起菜刀,在她身上来回比划;又狠狠揪住田芳头发从床上拖到地下;又操起暖瓶,将开水浇在头上;将录音机砸碎,电视机推到地上,饭桌子也被掀翻。

二零零八年六月初,田家再次被抄,田芳与父母及弟弟田双江同时遭通辽市恶警绑架,家中只剩下一个无依无靠孩子郭思源(田心的儿子)期盼妈妈回家。 田双江被劫持在永清派出所一天后释放,在二姐田心回来不久,在无法忍受恶警的骚扰与恐吓,目前被迫流离失所。

2008年5月30日起,由通辽市科尔沁区防范办操纵,科区公安国保大队与各辖区派出所居委会等联合对通辽市的法轮功学员肆意抓捕、绑架、抄家、罚款,并进行非法审讯、关押,现在通辽市还有十余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关押在河西看守所,至今杳无音信。刘秀荣、王静等被非法转押到科左后旗看守所;田芳被非法转押到奈曼旗看守所非法关押迫害。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