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唤醒浪子 做好人遭通缉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八月二十九日】

曾经的浪子

甘信俊,家住江苏省徐州市贾汪区夏桥新华街121号,姐弟三人,小名“三高”。甘信俊修炼法轮大法前,在夏桥可以说是个“名人”,提起他,街坊邻里都知道他游手好闲,有工作不干,整天扛着气枪打鸟,骑摩托车兜风,打架,在大马路追求漂亮女孩子。当然,他最拿手的还要数赌博、酗酒。

甘信俊赌博,凭着自己的小聪明,总能拿到更大的牌。人家采煤工辛苦一个月的工资,他三两个小时就给赢个精光,赢了钱自然是几个酒友一道去饭店滥吃滥喝。甘信俊喝酒喝多了就要酒乱,有一次在夏桥矿小食堂喝酒闹事,故意摔餐具,厨师出来制止,他和另一个酒友上去就是一顿拳打脚踢,把那厨师打的鼻青脸肿,满脸是血。赌博也有输的时候,没有了赌资,他就去偷人家的狗卖。夏桥小学有个年轻漂亮的女老师,被甘信俊看上了,女孩上班他跟到学校,女孩下班他就跟到家门口,就这样他追了人家一年多,女孩根本就不答理他。有一次他竟去拉那女孩,那女孩惊呼“流氓”,他却不在乎的说,我没干什么。

痛改前非

年纪轻轻的甘信俊,由于长期赌博、酗酒、抽烟,再加上生活没有规律,把自己糟蹋的一身病:小便刺痛有烧灼感、流白,睾丸疼痛,眼睛疼痛,胯关节痛,全身不适。对生活失去了希望,自暴自弃,今朝有酒今朝醉。一次偶然的机会,别人借给他一本《转法轮》,看完后,他被法轮大法博大精深的法理所震撼,也终于明白了苦苦求索而又不得其解的人生真谛。一九九八年九月三十日,就在他走入法轮大法修炼的当天,折磨了他七八年,有口难言、痛苦不堪的病症全部消失,而立之年的他终于感受到了无病一身轻的喜悦。

甘信俊修炼后,遵循“真善忍”,努力做一个好人,一改过去的恶习,不赌、不嗜烟酒、不打架、也不乱追女孩子了。长期赌博熬夜形成的黑眼圈没有了,人也变的精神起来了。他找到了往日的赌朋酒友,告诉他们法轮大法的美好给自己身心带来的神奇变化。劝他们要对自己,对家庭负责,赌博害人害己。赢了人家的钱,人家的老婆孩子吃什么?他也告诫好打鸟的枪友,要珍惜每一个生命,不能只是为了满足自己的嗜好而杀生。亲戚邻里都说:三高变了,变的真诚、乐观、处处为别人着想了。朋友们也都议论:法轮功真厉害,能把三高变成另外一个人。甘信俊过去有工作不干,修炼后想干工作却下岗了,他就找临时工做,苦脏累也不怕。为了让更多的人能够从法轮大法中受益,他就利用业余时间去洪扬法轮大法,并严格按照李洪志师父要求的义务教功,分文不取。甘信俊就这样充实而愉快的生活着。

挨打也要说真话

然而,恶人江××出于妒嫉,一意孤行,于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开始迫害法轮功,一日间,全国上下黑浪滚滚。夏桥派出所及街道对甘信俊的骚扰、抄家、迫害不断。

一九九九年十二月中旬,当地大法弟子耿怀普及其姐耿怀淑先后被夏桥派出所警察绑架,甘信俊和其他同修前去探望,同时想告诉警察法轮大法的美好。夏桥派出所警察刘燕(女)、刘泉、杨洪伟、耿兴思等多人一拥而上对甘信俊一顿暴打,然后在把甘信俊反手按在地上,从甘信俊的身后抓起他的头发昂起脸,气急败坏的耿兴思抡起橡胶皮鞋底,对着甘信俊的脸部猛抽二三十下,耿兴思每抽打一下就恶狠狠的问甘信俊:法轮大法好不好?甘信俊总是平和而坚定的说:好!打完后又把甘信俊铐在双杠上达七八个小时,后被其单位领导接走。

江苏省方强劳教所的奴役和电击

邪党妖言惑众,对法轮功的迫害不断升级。二零零零年十月九日,甘信俊为了给法轮大法说句公道话,让世人免遭邪党的造谣毒害,毅然和同修赵忠亮来到北京,在天安门广场地下道遭当地警察绑架,且连夜遣返徐州,次日便被非法关押在当地贾汪区看守所。十二月十二日,甘信俊、赵忠亮、张长金和已被非法关押了一年的耿怀普四人,在贾汪公安分局前副局长范书友操作下,被强行押往暗无天日的江苏省方强劳教所。

甘信俊刚被分到劳教所四大队迫害不久,就开始挖河工,四大队不提供任何劳动保护用品,没有胶靴,就只能赤脚踩着刺骨的冰渣挖河泥,脚时而被芦苇茬扎破,手冻裂了一道道的血口子。中午在工地吃饭休息仅半小时。夏天施肥、拔稻田里的草,上面骄阳似火,田里的水都烫人,挥汗如雨。由于长时间在水里干活,甘信俊的双腿肿胀,双脚溃烂流脓,奇痒难忍,就是这样也不准休息。这就是邪党一再标榜教育、感化人的大学校。在四大队遭迫害的四五月份间,甘信俊抗议用电棍电击被关禁闭的大法弟子李伟平,带工的两个警察大戴和小戴,每人拿两根电警棍,指使几个劳教把甘信俊按倒在地,然后毫无人性的用四根电警棍长时间轮番的电击他的头皮、眼、耳、鼻、唇、脖子、腋窝、心口窝等处。

被王村劳教所劫持迫害

二零零一年十月十七日甘信俊被非法劳教一年后,回家仅一个星期,又被夏桥派出所绑架到鹿庄洗脑班,被非法关押迫害五个月之久。

二零零二年十二月十七日,贾汪区610、贾汪区公安分局与臭名昭著的山东王村劳教所暗中勾结,贾汪区前610头子高桂华(男)和夏桥派出所副所长许某,把甘信俊从工作单位强行戴上手铐,绑架到王村劳教所迫害一个月。

二零零三年七月三十一日,贾汪610高桂华和夏桥派出所许某故伎重演,再次把甘信俊绑架到王村劳教所迫害了两个月。他们制造恐怖气氛,恐吓甘信俊不转化就劳教三年,并强迫观看诽谤法轮大法的音像,强制洗脑,企图混淆视听来迷惑甘信俊,其险恶目地就是想逼迫甘信俊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

被灌输洗脑

二零零四年八月十三日,贾汪区610、徐州市610、江苏省610狼狈为奸,将甘信俊绑架到徐州师范大学贾汪校区(原徐州工业学校,当地称干校)。江苏610头子徐××带来了十余名流氓、恶警,徐州610头子刘媛琴(女)、贾汪区610头子范书友、赵如剑组织多人积极配合,共同迫害甘信俊。刚开始迫害时,他们采用伪善的手法,给他拉家常、套近乎,同时灌输歪理邪说。他们的阴谋被甘信俊识破后,其丑恶的嘴脸凶相毕露。甘信俊被强制站了两天两夜的军姿。不仅如此,他们不让甘信俊上厕所,在房间里放个塑料桶大小便。他们对同被绑架去的另一个女大法弟子牛淑侠,也采用卑鄙下流的迫害手段。

甘信俊被他们折磨达到了精神濒临崩溃的边缘,就在他头脑不清醒的情况下,被逼的误入歧途了。在徐师大遭迫害一个月,甘信俊回家清醒后,深深痛悔自己对不起师父的慈悲救度,对不起大法,对不起同修。然而,内疚、悔恨、消沉,加之偏离了大法,本已健壮的身体又旧病复发,且身体每况愈下。

从新振作

就在这时,热心人给甘信俊介绍了一个漂亮的女朋友,父母为三十好几的儿子高兴的合不拢嘴,可甘信俊却高兴不起来,因为他知道自己的身体情况,和人家结婚,那就是害了人家。当姑娘了解了甘信俊几年来的不幸遭遇,深表同情。从甘信俊修炼前后判若两人的变化,足以让她见证了法轮大法的神奇和按“真善忍”做人的美好理念。甘信俊的真诚、善良已深深的打动了姑娘的心,姑娘的真心实意也感动了甘信俊。在大法弟子们的帮助下,甘信俊振作精神,并且发表了从新走入法轮大法修炼的严正声明,同时也认识到了偏离大法后所带来的耻辱。他通过不断的学法炼功,事事用“真善忍”来归正自己的言行,被邪恶迫害的身体渐渐的好了起来。二零零六年三月十九日,漂亮新娘幸福的挽上历经魔难的甘信俊,踏上了婚姻的红地毯。

被迫流亡,女儿出生不得见

就在小夫妻沉浸在准备做爸爸妈妈的美好憧憬中,黑风又掀恶浪,贾汪区610开始大批疯狂抓捕大法学员。二零零七年大年初二,甘信俊带着妻子,买上岳父母爱喝的酒和爱吃的食品,去给岳父母拜年,并在岳父母家住了下来。其岳父母家在贾汪区江庄乡大杏窝村。大年初六(二月二十三日)晚六点半左右,外出讲真相的甘信俊骑电瓶车回岳父母家,在离家仅一百米处,他被明白真相的好心人拦下来,并告诉来抓他的警察已把家包围了。甘信俊调转车头,顺利走脱,远离了魔掌,从此被迫流离失所。

警察在甘信俊的岳父母家没搜到人,又到离其岳父母家不远的其妻姐家搜,然后又返回头抄其岳父母的家,没抓到人,警察恼羞成怒,竟将其岳父母的两邻居家也抄了。他们抄家时没有出示任何证件和法律文书。当然,他们抄家的理由是很经典的--抓赌博。警察前脚走,村民们后脚就骂上了:这哪是警察,简直是野土匪。时隔三日,甘信俊临产的妻子只身在家,一帮子警察闯进甘信俊家中,强行抄家,家里被抄的一片狼藉,把甘信俊的妻子吓的惊恐不已。邻居都骂:人家都快生孩子了,还来抄家,太缺德了。值得欣慰的是,二零零七年四月七日,甘信俊的妻子顺利的生下了他们的女儿-----甘纯洁。甘信俊很想念自己的女儿,他多么希望自己能和其他人一样,尽丈夫的义务和父亲的责任,每天陪伴着女儿,一家三口快乐的生活,而他却被邪党迫害的骨肉分离。

贾汪区公安分局副局长夏辉(专负责迫害法轮功)、贾汪区610头目赵如剑、贾汪国保大队大队长郝安新三人,直接指使、参与非法抓捕、判刑了贾汪大法学员二十人。甘信俊流离失所在外,他们如芒在背,在徐州市区张贴通缉令,公开通缉甘信俊和另一名流离失所的大法弟子耿怀普。

希望被邪党利用来迫害按“真善忍”做好人的夏辉、赵如剑、郝安新,能够悬崖勒马,诽谤佛法可是大罪,而且还要殃及亲人。你们迫害大法学员的同时,也在被邪党迫害着,为什么要为丑类江××和西来幽灵邪党出卖做人的良知呢?善恶有报是亘古不变的天理。天灭中共是历史的必然,天佑中华是觉醒中国民众的洪福。世界需要“真善忍”,坚信佛法真理“真善忍”做好人无罪。

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