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法轮功学员曹东遭受的迫害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八月六日】因接受欧洲议会副主席采访被绑架判刑的北京法轮功学员曹东,现正被非法关押在甘肃省天水监狱遭受迫害。曹东二零零六年五月二十一日在北京与欧洲议会副主席爱德华·麦克米兰-斯考特(Edward McMillan-Scott)会面,陈述法轮功学员在中国所遭受的残酷迫害,随即遭中共国安特务绑架、劫持到甘肃,于二零零七年除夕之前被非法判刑五年。辩护律师说,原审判决的唯一证据是一份假口供。

二零零八年七月九日下午,在欧洲议会召开的全体会议上,欧议会副主席麦克米兰-斯考特先生特别针对法轮功学员曹东、牛进平和张连英,以及维权人士高智晟律师和胡佳所遭受的迫害发表演讲,表达了对法轮功问题的关注。

曹东,1972年7月4日出生于甘肃省庆阳市,汉族,1995年毕业于北京外国语大学法语系。在北京从事旅游工作,家住北京东城区赵家楼宝珠子6号楼1单元704室。

1999年7月20日,中共开始迫害法轮功,法轮功学员开始纷纷进京上访,要求政府还法轮功清白。中共派出军警、公安四处抓捕上访学员。北京法轮功学员曹东、于宙(2008年2月被迫害致死)等找了许多安全的住处安置了大量外地上访学员。8月20日,二百多名学员在北京房山良乡的塔山召开法会,交流近四个小时,大家一致认为修炼人没有敌人,法轮功从来不反对政府,当前情况下应该和平理智的、完全用善的一面向政府讲明真相。中共称此次事件为“8.20塔山聚会”。曹东、于宙被认定为此次聚会的“组织者”。事后房山公安非法抓捕了于宙等多名参加法会的学员,然后以释放这些学员为条件欺骗曹东和他们见面,见面后立即绑架了曹东。先将他非法关押在房山看守所,后秘密移至北京七里渠收容遣送站,几经折磨近两个月后在朋友的帮助下曹东才被救了出来。

1999年11月,曹东陪一名外地法轮功学员去找北京学员任群芳,因任的丈夫李雪军是中共认定的“法轮功骨干”,李家一直被公安秘密监视。曹东在离开李家返回的路上被跟踪的西城区公安非法抓捕,经审讯无任何违法行为,西城公安把曹东送到其住地辖区东城区公安局。东城区公安问曹东还炼不炼法轮功,曹东回答说:“炼!”就因为这一个字,曹东就被送到东城区看守所非法刑事拘留了一个月。

2000年2月,曹东到兰州办完事后与另一名法轮功学员高峰乘火车返京,25日乘警发现高峰在火车上看《转法轮》(法轮功创始人李洪志先生的著作),就问二人是不是炼法轮功的,得到确定回答后,乘警将二人非法拘捕,后移交给内蒙古集宁市公安局,公安局以“在火车上阅读《转法轮》”为罪名对二人实施行政拘留,把二人送到集宁市戒毒所与吸毒犯关押在一起,其间因二人坚持炼功,警察与毒贩对他们进行毒打。按中国大陆法律,行政拘留最多15天,而戒毒所一直把曹东、高峰关了22天最后在家属的不断催问下才放了出去。

2000年10月1日,北京东城区赵家楼片警杨东接到命令:把他辖区内所有法轮功学员强行带到派出所关押起来,防止他们去天安门广场。杨东大清早赶到曹东家要带其去派出所,曹东妻子见又是警察骚扰,拒绝开门。杨东没办法,一直守在曹东家门口不走。因当天旅行社有一个外国旅游团需要送到机场去,曹东开门去上班,被杨东拽住要拉到派出所去,曹东不去,说要去工作,杨东不相信,一直跟踪曹东来到旅行社,见确实是要去送机,就赶回去复命了。不料上级斥责了杨东,严令他无论如何也要把曹东带回到派出所关起来,有加派了三个人伙同杨东一起追到首都机场去抓曹东,被曹东躲过。之后,杨东和市安全局的人找到曹东单位领导的家里,调查曹东的情况,领导告诉他们:曹东人品很好,在单位工作也很好,抓不到什么把柄后,安全局的人威胁领导说:“这么危险的人,你们怎么能让他干这种外事工作呢?出了事你负得了责任吗?”曹东后来得知这一情况后,为了不连累单位及单位领导,主动给单位发传真提出辞职,单位领导惋惜不已,后来找人带话给曹东说:“小曹你什么时候回来都可以,我这儿的门始终为你敞开着”。

2000年11月19日,在丰台看丹一幢楼房内,曹东和一些法轮功学员交流时又一次被非法抓捕。丰台公安把曹东的手机、6000多元现金、户口本、钱包等物品抢走后不给开票据,全部私吞,随便从房间地上找了些横幅硬说是曹东的。曹东先被非法关押在海淀看守所,连续一周夜夜提审不让睡觉,有个叫李军的警察带着两个人在审讯期间对曹东刑讯逼供,他们用电棍不断电击曹东的颈部大动脉处,导致曹东大量脱发,出现秃顶。一个月后,曹东被转至七处(北京市看守所),后又转至丰台看守所。

2001年3月1日,丰台区法院以曹东印制法轮功真相资料为由非法给他判刑四年半,开庭时不许律师为他做无罪辩护,判决后看守所不许曹东上诉。5月,曹东被送至北京外地罪犯遣送处,在那里因为炼功,一名姓张的警察用电棍把曹东电的休克过去。

一周后,曹东和另一名法轮功学员高峰被劫持到甘肃省兰州监狱。在兰州监狱,入监队警察三次把高峰双手靠起来吊在单杠上,脚尖几乎挨不着地,一吊就是近一个小时,高峰每次都被吊得昏死过去,为反迫害,曹东与高峰开始绝食抗议,当他们绝食绝水到第五天时,狱方为了分开他们,把曹东送到了甘肃省平凉监狱。

在平凉监狱度过4年时间后,2005年5月19日曹东刑满到期,按中国法律,刑满到期是必须要释放的,但是中共对法轮功是从不讲法律的。因为曹东没有转化,狱方直接把他交送庆阳市“610”办公室,“610”办公室让曹东写一个保证书,否则要送他去甘肃省转化基地,遭曹东拒绝。后来在家人努力营救下平安回家。

一年之后,2006年5月21日,曹东在北京接受欧洲议会副主席有关中国大陆人权问题的采访,采访中曹东讲述了自己在监狱的亲身经历及所见所闻,讲述了法轮功学员遭受种种人权迫害的真相。采访结束的当日,曹东被北京市国家安全局二处秘密绑架。二处为了从曹东口中了解海外及其他法轮功学员的情况,对曹东进行了一系列的迫害:他们把曹东铐在椅子上六天五夜不让他睡觉,其间组织八个人分成四班轮番对曹东威胁、恐吓、辱骂;24小时不断的进行精神围攻;把曹东推到离电视机不到半米的距离,把音量开到最大,放污蔑攻击法轮功的VCD片强行让他看、让他听;还打伤了他的左眼……

在这种身心折磨的情况下,曹东开始吐血、每天大量便血,曾昏死过去一次,也曾被三次送往医院。恶党人员们把曹东送到朝阳区法培中心继续迫害,抽调大量人力、财力专门针对曹东一人展开强制洗脑转化,他们派人坐飞机去甘肃庆阳找到曹东父母威逼利诱和欺骗曹东父母,要他们给曹东施加亲情压力促其转化;他们给曹东父母摄像带回北京后给曹东播放,妄想以此来瓦解曹东的意志;他们抢走曹东的电话号码本,威胁说要把所有和曹东有联系的学员都抓起来,想以此迫使曹东就范;他们欺骗曹东说只要配合,他们很快就会放他出去。当这一切迫害手段都没有达到他们的目的后,二处秘密把曹东交移给甘肃省安全厅,在避开国际社会关注的同时,北京国安二处下令甘肃省安全厅对曹东进行“打击处理”。

2006年9月4日,曹东被劫持至甘肃省安全厅,9月27日由庆阳市检察院宣布对曹东进行正式逮捕,关入安全厅看守所,此后安全厅的人来找曹东密谈,称只要曹东答应帮助他们搜集海外法轮功的活动及人员情报,并说一句:“走到今天这一步都是法轮功害的”,就可以由安全厅出面,在曹东被判刑后马上将他保外出去,遭曹东拒绝。12月22日在北京国安二处、甘肃省安全厅一手操控下,庆阳市西峰区法院在兰州对曹东秘密开庭,庭审期间,曹东及其律师要求公诉方提供任何能证明曹东所犯“罪行”的证据,公诉方拿不出任何证据,被驳斥得哑口无言,审判长在开完庭后告诉曹东:只要写一个对法轮功揭批的认识,一切都好办,遭曹东拒绝。

2007年2月,西峰区法院在无任何证据的情况下宣布给曹东判刑五年。曹东上诉,甘肃省安全厅看守所非法扣押了曹东写给律师的上诉材料,并于5月24日把曹东送到了甘肃省天水监狱。

天水监狱是甘肃省十五所监狱中特设的转化法轮功学员基地,狱内设有所谓的“反邪教科”,专门迫害转化集中到这里的法轮功学员。其中2006年庆阳法轮功学员刘志荣就是在狱内被警察活活打死的,之后天水监狱欺上瞒下,炮制了一系列伪证造谣说刘志荣是自杀,并以此为借口加大迫害其他法轮功学员的力度。2007年4月9日至11日,由狱内“反邪教科”举办的所谓“崇尚文明,反对邪教”图片展,用天安门广场自焚伪案的一系列造谣宣传欺骗不明真相的狱警与犯人,煽动他们对法轮功及法轮功学员的仇恨。“反邪教科”经常指使犯人强迫不放弃信仰的学员看恶毒攻击法轮功的VCD邪片,不让学员睡觉24小时不停的看,以迫使学员转化。据从里面出来的知情犯人讲:曹东一送到天水监狱就被单独关押在一间号室内,有四名包夹犯人24小时轮番包夹,禁止接触其他任何人,禁止出外放风,整天全方位封锁隔离。就这样已被关押了一年。曹东的详情因为封锁太严不大清楚,现在只知道他身体很虚弱,头发大量脱光,面色发白,用这名知情犯人话讲:“走路都有些摇晃,象风都能吹倒似的虚弱”。

曹东的父亲曹都绪、母亲高举梅现居住在甘肃省庆阳市,两人是当地知名度颇高的教师,威望很高,现均已退休在家,年龄都已60岁以上。曹东父亲身患脑溢血,行动不便,说话困难,生活不能自理,需曹东母亲在家照顾。曹东母亲身体也不好,去年腿病发作,不能行走,经治疗后有所缓解,但仍不能走路。老俩口就曹东一个独子,现双双疾病缠身,无人照应。加上北京国安二处及庆阳市“610”对他们的骚扰、欺骗、以及曹东的又一次坐牢,对他们思想感情打击很大,身心均处于崩溃边缘。

曹东的妻子杨小晶,北京法轮功学员,曾被非法劳教两次,2006年5月曹东被抓时他还被关押在北京女子劳教所。杨小晶获释后为丈夫的案子四处奔走,在给曹东请律师申诉过程中被北京国安跟踪监视,多次干扰。2007年12月东城区警察把她强行绑架到派出所,移交给丰台国保审讯了整整一天,其间,丰台国保抄了杨小晶的家,想从家中抄出些法轮功材料来好治杨小晶的罪,把她关起来,结果一无所获。最后只好把她放回。因为没有人身安全,又受到惊吓导致身体不好,杨小晶只好离家出走,至今流亡在外,流离失所。

曹东因为接受了有关人权问题的采访讲了真话而被抓、被判刑、被迫害。家人因给他找律师申诉而被抓、被抄家,被迫流亡在外,这是对人权、对信仰、对新闻自由、对法律的公然践踏与迫害,允许这样的迫害延续下去,将是全人类的耻辱,我们呼吁国际人权组织、全世界各国政府及善良的民众关注曹东及其家人的受迫害现状,通过各种努力来营救曹东早日出狱。摆脱迫害。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