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苏句东女子劳教所豢养凶残打手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九月十六日】江苏句东女子劳教所自99年中共迫害法轮功以来,豢养了许多打手、杀手。洪鹰、周英狼狈为奸,利用加分、提前解教的好处收买吸毒劳教人员,残酷迫害法轮功学员。金晓红、陈蓓蕾、汪智荃、吕蓉、王利、沈琴、郭红梅、赵金礼等人被句东三大队劳教人员称作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杀手、打手。

汪智荃、1号杀手。对法轮功学员手段残忍,邪恶招数用尽,如:抓着法轮功学员的头往尿桶里塞,抱尿桶,睡尿桶。把法轮功学员压在写有侮辱大法的字上,等等。汪智荃用铁衣架抽打法轮功学员龚锦绣,抓着她的头发打耳光,并往铁床上撞。龚锦绣的顶部头发基本被其抓光了。

邓金妹,60多岁的老人,被其压在地上踢打,胸部严重内伤,喘不过气来,经常胸痛。汪智荃罚她站在一块地砖上,稍有移动就拳打脚踢。边打边骂:是共产党叫我打的。邓金妹把她说的话及被打写成思想汇报给洪鹰,洪鹰拿着思想汇报给汪智荃,不但不制止,还告诉她不要在法轮功面前讲这话。

在恶警赵金礼的唆使下,汪智荃、吕蓉等4人暴打法轮功学员吴秀容,吴秀容被打得全身都是伤痕,她们在报纸上写上大法师父的名字,4个人企图将吴秀容抬在报纸上,没有抬动,就在他脸上、腿上,等处写了侮辱大法的话,而恶警赵金礼就一直坐在旁边观看,汪智荃在法轮功学员司诗茹脖子上挂了一个大木板,罚她站在地上,司诗茹的脸、腿一直在浮肿、汪智荃至少殴打过8位法轮功学员。

金晓红,称2号杀手。抓着法轮功学员贾惠琴的头发拖在地上在其胸部、腰部踢打,致使贾惠琴昏死过去,她害怕了,就把当时三大队队长刘冬梅喊来,说贾惠琴自己摔在地上,刘冬梅看了一眼就走了。

在恶警周英、孙萍的唆使下,金晓红对近60岁的法轮功学员朱瑞峰大打出手,不给其睡觉,朱瑞峰一只眼被打肿,又黑又青,刚好有检查团来参观,洪鹰就将朱瑞峰关在车间仓库里。

金晓红打法轮功学员潘汉玉,不给其睡觉,罚蹲。潘汉玉报告洪鹰,洪鹰无耻地说,谁证明打你了?

金晓红在法轮功学员王惠兰绝食期间,天天晚上把王惠兰压在地上打,在恶警的怂恿下,7-8人压着王惠兰从嘴里强行灌食,趁机拧她的脸、嘴、踢她的身体,王惠兰的嘴、鼻子旁边戳的都是血洞。

沈琴。沈琴在恶魔周英的指使下,对法轮功学员张爱东进行百般折磨,不给其睡觉、洗漱、大小便,压在地上,骑在其身上用拳头打其脸、嘴,牙打掉了,嘴里都是血,张爱东大喊,恶警来了,看了一下就走了。沈琴更加放肆,恶毒地说:告诉你,共产党根本不把你们当人,打死算便宜你了,就让你们生不如死。沈琴罚张爱东蹲小板凳,张不蹲,王利甩开膀子,连续在其脸上,耳朵上打了几十下,耳朵被打聋,仅二十几天张爱东被折磨的黑发变白发、骨瘦苍老,精神恍惚。

沈琴打法轮功学员严玲(64岁),抓她的脸,拳头打其嘴,还扬言,现在这里打人技术高明,就是把人打成半死,从表面上一点都看不出来。沈琴对法轮功吴荣朵(60多岁)又打又骂,脸上青紫,在其解教前二十分钟还打吴荣朵十几个耳光。

郭红梅。把法轮功学员谢利华打的脸上大片青紫,不给其大小便,并把大便的裤子套在谢利华的头上。谢利华的腿脚被罚站肿的厉害,周英说给其喝盐水,很浓,谢利华不喝,周英叫郭红梅,王利,王智荃等5人暴打谢利华,5个人打完累得气喘吁吁,有人反映到洪鹰那里,洪鹰无耻地说:孩子不听话,家长不打能行吗?

郭红梅打法轮功学员高志妩,一直打踢到床底下,高志妩喊警察,恶警许志平说:现在想起警官来了,喊你们师父救你呀!睬也不睬就走了。

陈蓓蕾,称3号杀手,逼迫耿丽娟放弃信仰,不许她睡觉、大小便,耿丽娟憋不住,小便在裤子里,陈蓓蕾用脚踢,小板凳砸其下身,一寸多长的针扎在耿丽娟的身上。还用铁衣架打法轮功学员吴荣朵,脸一道道黑青印子,用板凳砸吴荣朵的身体,恶警说她是有功劳之人,提前释放她回家。

恶警赵金礼叫法轮功学员刘琴芳吃饭,大小便要写请示,里面要写两句骂大法的话,刘琴芳不写,赵金礼一连六天不给其吃饭,在大家强烈的要求下,才允许给刘琴芳吃点。严冬腊月,令60多岁的刘琴芳,白天晚上在院子、走廊上队训,刘的整个脸被冻的红肿、发黑。

他们的恶行罄竹难书,所有这些也是冰山一角。作恶的主谋:洪鹰、周英。这二个人毫无人性,阴险毒辣。洪鹰经常讲:一人生病,全家吃药,用来挑拨是非,借此来迫害法轮功。

善恶有报,作恶者迫害善良,决不会逃脱上天对它们的惩罚。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