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警察残酷折磨钟芳琼等法轮功学员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九月二十八日】四川省成都三十多名大法弟子二零零七年八月至九月在单位或家里被绑架,其中钟芳琼和另外十名大法弟子目前正面临九月二十七日被武侯法院非法诬判。

这些大法弟子被绑架后几乎都遭受了难以想象的酷刑折磨,大法弟子周慧敏2008年3月13日在成都市看守所的定点医院――青羊区人民医院被迫害致死。在下面这封钟芳琼从狱中辗转传出的亲笔信中,她描述了自己在被绑架后被非法拘禁于圆圆大酒店时所受到的惨绝人寰的折磨。

我叫钟芳琼,今年43岁,家住成都市二环路东3段36号仁和苑4幢3楼7号,由于坚定修炼法轮功,被非法关押30次,至2008年4月17日就被非法关押上1000天,共有40多个单位参与了对我的非法迫害,被抄家4次,5次被差点迫害致死……现还被非法关押在成都市看守所遭受迫害。

我这一次是二零零七年八月一日下午被绑架的。下午4点左右,我独自一人骑电瓶车从小付家出来,不到3分钟,在大石西路百花小区丁字路口被一辆小轿车逼下后,被五、六辆小车围住,被非法抓捕的(后来听说他们上午十一点钟就在我家楼下的茶铺里了),他们立即去抄我家时,把在我家做资料的李哥也非法抓捕,估计小付可能是我走后不久他出来开车时被抓。后来在王鹏飞(国保大队大队长)边打边骂我时才得知,这完全都在国保的监视之中。我估计他们不定时跟踪我们一个多月,主要是跟汽车。

二零零七年八月三日,王鹏飞他们把我和刘嘉,徐筱蓉,李哥分别秘密的绑架到武侯区机投镇,圆圆大酒店2楼非法关押,私设公堂,滥用酷刑逼供,他们把我的双手一直分别铐在凳子上,再用一百瓦的电灯泡一直在眼前强烈的照射和阴毒的用各种手段残酷折磨我,24小时由警察轮番折磨不准睡觉。我坚决不配合邪恶,专门负责管我的“案子”的小袁(武侯分局一科专管法轮功的警察)一直折磨了我十天未果后,于二零零七年八月十三日深夜两点左右当着保安的面,气急败坏的用刑具猛刺我的腰和大腿(每秒钟一次长达一小时左右),把我痛昏死后,又把青芥辣的药物发疯似的狂涂在我的上下眼皮,太阳穴,鼻孔内,甚至是嘴里头。第二天早上醒来后,发现镜子里面的我,药物所到之处全部红肿,脱皮。我告诉小袁,不能再用这种药物来折磨我,因为我的皮肤对这种药物过敏(象牙膏似的管状药物),小袁却说:“这就是你死我活的斗争。”因为我什么都不配合,他感到非常可怕和不解(这是中共邪党宣传欺骗毒害中国老百姓所造成的思想不正常与是非不分)。

他们已用各种方式残酷折磨我半个月、不准睡觉后,致使我双脚早已坐肿,双脚底全部脱皮,双手也早已被铐肿,而且双手腕早已被手铐磨烂,人早已成弓形(因为手铐贴在地上),腰也剧痛的无法忍受。在这种常人无法想象的情况下,二零零七年八月十七日左右晚上,王鹏飞冲进非法关押我的房间、恶狠狠的对我说:“钟芳琼,今天和你一天被抓一直关在这里的刘嘉和徐筱蓉都走了,只剩下你一个人,我们今晚集中力量,有的是精力来收拾你。”于是给当晚来值班看守我的曾涛打电话,从城里多带点下酒菜过来(因为我被非法关押的宾馆在三环路外)。

到了深夜1点钟左右,王鹏飞带着一付吃人的凶相来了,他当着小袁、曾涛以及保安的面,凶神恶煞的对我怒吼道:“钟芳琼,上级拨专款二十万专门对付你,我们有的是钱,有的是人,有的是时间,慢慢跟你耗,看你能耗多长时间。”

吼着,吼着,一个铁拳给我猛打过来,顿时打得我嘴角鲜血直流。紧接着拳头、锭子在我头上,脸上象暴风雨似的猛打,摆出一副不把我拿下绝不罢休的阵势,恨不得一口把我吞下去。而且还暴跳如雷的边打边骂:“打死你,打死你,打死你又能怎么样?打死你随便填个名字火化了事。”还破口大骂我怎么样,怎么样,用心之歹毒,叫骂声不堪入耳,……“告诉你,这一次和你一起被抓的8月1日-2日就有18人。你也太笨了嘛,跟踪你那么久都不知道,你和小付开车到徐筱蓉家去,在徐筱蓉楼下我们碰面你知道吗?楼下捡垃圾的是干什么的你知道吗?”

骂着,吼着,突然又发疯似的用拳头、锭子开始暴打,打累了,骂累了。王鹏飞和他们三人一起喝啤酒,把酒喝足了,东西吃够了,又开始毫无人性的折磨,打累了又骂:“你今天就是金口不开,你今天就是零口供,老子也有办法。”突然又发疯似的怒吼,“你到底说不说”,“哐”,一个铁锭子又重重的打在我的头上,“老子今天看你有多硬,叫你说的你不说,反而每天在这里讲退党,这里竟成了你的天下,不给你点颜色看,你还以为我们好说话。”紧接着又是毒打。……

长时间的用拳头、锭子毫无人性的暴打和毫无人性的难以启齿的辱骂,致使我心如刀绞,打的我鼻青脸肿,打的我嘴角鲜血直流,打的我整个头暴疼不已,眼冒金星。由于手铐的另一端早已贴在地上,人坐在凳子上,整个人早已成了弓形,致使我的腰也剧痛难忍,度秒如年。

王鹏飞还把我的前额拼命往上抵,他咬牙切齿的嚎叫:“把头抬起来,你听见没有,我喊你把头抬起来。”说着又拼命的抵我的前额,我的头被他抵上去,但他的手或脚一松开,头又耷拉下来。……手铐的一端在手腕上,另一端贴在地上,人早已成了弓形,头怎么可能抬的起来呢?

我被王鹏飞整的前额都疼木了,手铐在手腕上还来回的硬磨,手腕也被手铐磨烂了,痛的钻心。还有,由于是夏天,我的衣服被穿臭了,管我上厕所的红珍再也看不下去了,给刘晓康(金花洗脑班负责人)打了报告,好不容易才给我换上一件又肥又大的无领的太婆衫,因为我人成弓形后,致使我这个四十出头的女人整个胸部暴露在外……

在这生死攸关的巨难关头,心中唯有一念,我绝不能出卖自己的良心!

王鹏飞的打骂声,怒吼声还连续不断,不知道过了多长的时间,朦胧中我听见累得不行的王鹏飞又愤怒的对小袁说:“我看今晚也整的她××的起不来了,都快5点了,我们还是早点休息,明天还有事,明天晚上我们再把她××的弄来吊起来整,我就不相信她××金口不开。”小袁接着说:“我明天把警棍拿来”。我心生一念:你们说了不算。紧接着王鹏飞又高声命令小袁:把高级清凉油给她吃(韩国的青芥辣)。

这时,小袁象接到“圣旨”一般,又自言自语的说:“我早就想发泄了,可一直找不到机会(因为我一直都很和善的待他们),便发了疯似的把青芥辣的药物狂涂在我早已被打变形的脸上,包括上下眼皮,太阳穴,上下嘴唇以及鼻孔内,顿时一股强烈的刺激的氨水味发出来,害得我鼻涕,口水,和眼泪水直流,整个人象痴呆人一般,整个面部也被药物刺激的火辣辣的剧痛难忍,随即我不省人事……

不知过了多长的时间,我才被冷醒(因为空调的温度很低),醒来后我发现地上丢了很多的沾满鲜血的纸,我被铐在椅子上(因为我铐在凳子上是栽倒过一次,后来就把凳子换成了椅子)流了一大滩的泪水,鼻涕和口水混在一起的绿阴阴的污物(因为药物是绿色的)。由于空调的温度很低,冷的我全身又长满了鸡皮疙瘩。等我上厕所时发现镜子里面的我立即就傻眼了——整个面部肿的很大,眼睛只剩一条缝,嘴角还有血迹,而且药物所到之处皮肤全部溃烂,已经面目全非,样子十分恐怖――我整个面部被毁容了。

(编者注: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成都市公安局武侯区分局国保大队大队长王鹏飞和一科的小袁及相关警察对大法弟子钟芳琼进行刑讯逼供的事实,已经触犯了第43条和第247条,构成刑讯逼供罪应处3年以下有期徒刑。钟芳琼已于去年十二月份写信给武侯区检察院,但至今无音信。而钟芳琼本人现在却面临被武侯法院所谓“审理”,而且法院一直坚持“不公开开庭”,甚至连家人也不通知。目前正面临被武侯法院非法审理的大法弟子(钟芳琼、毛坤、刘邦成、蒋宗林、刘嘉、祝仁彬、丁泽扬、姜洪媛、陈世坤),和已被迫害致死的大法弟子周慧敏,都是被武侯区分局国保大队大队长王鹏飞直接下令签的逮捕。)


迫害钟芳琼的责任人:
王鹏飞(成都市公安局武侯区分局国保大队大队长)
袁茂杰(跳伞塔派出所)、万里
跳伞塔派出所:姜华、陈光、刘学东
武侯分局直接参与、负责此“案”的领导:姚霞林
相关单位地址、电话及人员:(区号028)
成都市公安局武侯区分局一科(国保大队) 电话:86406628
地址:成都武侯区高升桥东路8号 邮编:610041
负责人:姚霞林 朱振川 魏王勇 易勇
其他人员:
张瑶淼 黎云辉 陈燕妮 肖家健 袁茂杰 王收良
伍树杨 王晓梅 李荫海 陈锦 宫云 罗瑛 万里 彭庄 施鸿 郭勇、柴亚平、万里、王鹏飞、刘戈平、王某某
成都市公安局武侯区分局
地址:成都武侯区高升桥东路8号 邮编:610041
总值班室电话 028—85079567 85070486
负责人:杨崇友 王峰 廖光仁 彭勇 张发强 马春 徐涛
宋德友
杨崇友 分局长 85091188(办) 87350825(宅) 13808007318(手机)
王峰 政委 85050088(办) 85137996(宅) 13808173926(手机)
廖光仁 副分局长85050099 (办)87320808(宅) 13438367858(手机)
彭勇 副分局长86406603(办) 83196178 (宅) 13908020886(手机)
马春 副分局长85077760 (办) 86949999 (宅) 13808001009(手机)
余应太 原政委 85099699 (办) 85766955(宅) 13458523366(手机)

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