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米易县大法弟子二零零七年遭迫害详情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九月五日】

一.肖有遭殴打、烟头烙、开水烫等酷刑

2007年5月11日,恶警杨梓华、周林、李雪松、徐兴和攀莲镇及派出所等二十来人,没出示搜查证,将肖有家的铁门强行砸开,非法抄家,抄走大小电筒3—4个,菜刀一把,录音机3个,接收机一台,《转法轮》一本。肖有被绑架到国保大队。

在国保大队,恶警周林、徐兴两个人一起用拳头打肖有的耳门,又用拳头同时打他的脸,然后一个人用烟头烙脸和后脑勺,一个人用烟头熏肖有的鼻子。周林用一个大铁钟装满开水,从头浇下来,肖有身上的衣服被浇湿了,恶警又打开一台电风扇,对着肖有吹(当时天下着雨,本来就冷),就这样从后半夜2点多一直折磨肖有到第二天早上7点多。后来,肖有被转到米易看守所。

二.张家兵遭吊刑、殴打

2007年5月16日,张家兵到丙谷派出所去要5月10日非法抄家时抄走的471元钱、手机4个、mp3、mp4、3—4个电筒、一把菜刀,和大法书籍,被丙谷派出所指导员吴建刚非法扣押。

等到杨梓华、周林、徐兴、李雪松5人到了之后,张家兵被带到一间屋里,恶人问张家兵认识某某人吗,问张家兵那些大法书和mp3、mp4是从哪里来的?他们软硬兼施,徐兴用拳脚打张家兵脸和头。张家兵被打的时候,双手戴上手铐。

下午3点左右,张家兵被带到攀莲镇派出所楼上,然后就被行刑逼供。恶人将张家兵的手反背起用绳子捆上,在将张家兵吊在窗户上,脚尖沾地。徐兴就对张家兵大打出手,用左手抓张家兵头发,右手不停的扇耳光。徐兴手打痛了,就用一根塑料管(软型的,圆形,15公分,长有一尺)不停的打张家兵的脸。张家兵被吊了一个多小时,当时感觉手都要掉脱了一样,手指发麻,然后没有感觉,而且汗水不停的往下流。当张家兵被吊得受不了了要求他们将她放下来,恶人们不放,后来看张家兵的脸都变色了,才将张家兵放下来。后来张家兵被转到国保大队,又被强行拍照,天黑时被放回家。在被吊起之后,张家兵要求喝口水,他们都不给,(后来张家兵在厕所的水龙头上喝水,一天没饭吃。)

2007年10月13日,由丙谷派出所的孟伟、李静、吴建刚,撒莲乡政府的白廷飞、胡玉、孙章伦张银春等非法抄家,抄走了张家兵家大法师父的法像,几个护身符,一本《转法轮》等大法书籍。将张家兵绑架到撒莲乡政府,由孟伟做笔录,张银春陪同,后由丙谷派出所的吴建刚和孙章伦、张银春等人把张家兵送到丙谷派出所,被非法按手印、签字。9点多,张家兵被送到米易看守所,被非法关押14天。在此期间被杨梓华、严继青、何明树给洗脑,10月27日被放回家。

三.胡光仙遭绑架和非法抄家

在2007年5月11日晚上10点左右,米易国保大队恶人杨梓华、周林、李雪松、徐兴等伙同攀莲镇民兵陈有军闯入大法弟子胡光仙家,翻箱倒柜非法抄家,抢走了胡光仙做生意的4958元钱,还有大法书籍,师父的法像,录音机一台,mp3一个,还强行将胡光仙绑架到派出所。

当天晚上,恶人强迫胡光仙坐了两个小时,又把胡光仙转到米易看守所,站了一晚上,还被非法关押了28天。出来时,非法罚款600元现金。被他们抢去的钱,出来时,还了4358元,其余物品没有归还。

四.黄成会救人讲真相 反遭恶人绑架

为了挽救米易县草场乡的邪党书记杨立贵,大法弟子黄成会(黄与杨以前曾是师生关系)曾多次冒着危险给他送资料,希望他能明白真相得福报,可杨立贵却打电话给恶人。2007年7月3日晚,草场乡政府和攀莲镇派出所多人到黄成会家非法抄家,翻箱倒柜,抢走了大法书,录音机一台,家用的电视输送机音箱各一套,将她绑架到派出所。在派出所,黄成会被二个恶警毒打致伤痕累累,头和脸多处起包,难以入睡。后来通过给俩人讲真相,俩人有所改变。其中一人晚上起夜,撞到门上,眼角起包,一人一直叫热得难受。现世现报惊醒了他们,第二天,黄成会被放回家。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