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郑尚碧被迫害情况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一月五日】四川米易县新河乡大法弟子郑尚碧历来为人正直、善良,因信仰“真善忍”,从99年7.20以来遭受了恶党的邪恶迫害。七年内,她三次被绑架,非法关进看守所、劳教所,几次被抄家,大法书籍和个人钱财被抢走。不法人员多次到她家骚扰、恐吓,家人遭受巨大的精神压力,每天生活在恐惧之中。

99年11月23日,为证实大法,为师父讨回清白,郑尚碧和同修到北京上访,在北京被北京公安绑架。攀枝花驻京办人员将他们押上火车,米易公安政保科周林在火车上接人。刚下火车,县政保科副科长廖红斌等人用手铐把二十多名上访的大法弟子两人铐一副手铐,押到街上游街示众。后来又把他们押到政保科办公室罚站17个小时,不准吃饭、不准喝水、不准上厕所,然后关进看守所非法拘留9天,逼迫他们写保证,罚款300元。回家后,仍然被新河乡乡长李洪林、乡治安员饶朝银、村长王铸武监视。

第二次,2000年12月14日郑尚碧向世人讲真相,张贴、散发真相资料,15日早上,乡政府李安明、尹继涛来到她家要想对她进行绑架,因种种原因没得逞。22日早上尹继涛恶狠狠的拿着手铐再次到郑尚碧家把她绑架到乡政府,当天下午用警车把她押到县公安局政保科。恶警用手铐把抓来的几名大法学员铐在走道的铁栏杆上。12月份天气很冷,看守的警察烤着电炉,而大法学员却顶着寒冷的北风蹲不能蹲,站不能站的铐在栏杆上遭受迫害,一天一夜没有饭吃、不给水喝。第二天晚上11点多钟,政保科的李刚、郭强非法提审郑尚碧,罚她蹲马步,后用酷刑逼供。李刚对着郑尚碧的脸左右开弓,不停的打,直到打累为止。郑尚碧的脸被打的又青又肿,几天都张不开嘴。紧接着开着电风扇对着她吹冷风。恶警折腾够了,才把她关进看守所。

在看守所关押期间,遭恶警的酷刑迫害是经常的。一次因她和其他大法学员不背监规,遭到所长吴学明、指导员刘启朝等恶警的毒打,罚顶墙,然后戴上手铐关进单间蹲小号。因他们五名同修炼功,刘启朝等人罚他们顶墙,用筋竹棍从头打到脚,直到一把筋竹棍全部打碎为止,同监室的刑事犯都吓得发抖。2001年1月,米易县召开公捕公判大会,十多名大法弟子被五花大绑由两个警察押一个大法弟子到公捕公判和杀人现场陪审陪杀。

到2002年4月11日,被非法关押一年多的郑尚碧等五名大法弟子被政保科的柴发(已遭报死亡)、陈英、林海等恶警押到四川省资中楠木寺劳教。在劳教所中队长张晓芳强迫大法学员看诽谤大法的录象和书籍,强迫大法学员放弃真善忍信仰,强制洗脑,利用刑事犯包夹法轮功学员。恶警和刑事犯使用辱骂、毒打、罚站、逼跑步、蹲军姿、关小号、长时间不准睡觉、超负荷劳动等邪恶手段强迫他们转化。

2005年2月1日深夜,米易县公安局政保科和丙谷派出所的恶警徐兴、毛太宁、杨斌、冷杰、李小刚以及丙谷镇人员,还有小河村的村支书徐建、生产队的黄某某共十多人闯入郑尚碧家,非法抄家,抢走了她的大法书和炼功带、真相资料,把她强行拖上警车,拉到丙谷派出所。杨斌等人问她还炼不炼功,她说“要炼”,于是他们用手铐把她铐在铁栏杆上直到第二天中午。徐兴、毛太宁又把她关入米易看守所,强迫她照相、按手印,被非法关押一个月。放她那天,政保科的杨梓华、李学松、周林象强盗一样,强迫家人到处去借钱,硬性交了200元的罚款才放人。

2005年12月14日上午9点钟左右,米易新河35名大法弟子在大法弟子郭会彬家集体学法炼功,被恶人举报。米易县政法委、610、国安、公安、联防队、丙谷乡政府、派出所等出动了警车和大卡车十多辆,政法委书记、610头目、公安国安的杨梓华、向金发、李学松、周林、徐兴、秦德才、杨斌、冷杰、李小刚等多名男女警察、30多名联防队打手、丙谷镇的书记、镇长、妇女主任、小河村支书徐建一百多人把郭会彬家团团围住,把35名善良的法轮功学员一个个用绳子反绑双手关押在院坝中,对郭会彬家翻箱倒柜进行抄家,抢走了所有的大法书籍和真相资料,电视机一台、放象机一台、大小录音机3台、音响一部。随即将郭会彬、冯时芬、周英三名大法弟子押到米易看守所非法拘留29天,其余32名被非法押到头碾乡政府关押,强迫洗脑,逼迫学员写保证,交罚款,才放人。这天,郑尚碧与丈夫因与别家换工,把门锁着到地里帮人干农活去了,没有参加集体学法炼功,但是恶人还是没有放过她。国安、派出所、610和徐建一行人把她家的门砸烂,把所有的柜子、箱子全部撬开,楼上楼下全部翻遍,撕毁了挂在墙上的师父的法像,抢走了大法书籍和音像资料、放像机一台、录音机2部、照明灯2个、音响喇叭2个、背包提包5个以及装在包里的几百元现金。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