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立秋被吉林省女子监狱强行洗脑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九月七日】二零零八年八月二十七日,家人去吉林省黑嘴子女子监狱看望王立秋,她非常兴奋,隔着接见室的玻璃就向家人招手,还对去看她的家人一再说自己在里边啥都明白了,还要告诉别人也明白,把家人弄的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还告诉七十多岁的老母亲她犯罪了,老人都气不行了。几天前,王立秋从监狱打电话,七十八岁的老父亲听到女儿的声音很高兴,可听到女儿说“我犯罪了”,老人气坏了,说:你没犯罪,你去找个人就判你三年,你咋犯罪了,她们才犯罪了呢!

撂下电话,老人好几天都没缓过来,对女儿充满了担心。孩子遭了那么多的苦,被非法关押一年半,现在被强行洗脑,导致好坏不分、认仇为亲。据悉,王立秋和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每天被强行洗脑,还被强迫学习“道德经、佛经”以及一些诬蔑法轮功的东西。

二零零七年二月十三日下午四时许,王立秋去寻找一夜未回家的朋友穆春红,就没再回家,家人到处寻找,后听说向阳派出所附近抓人了,就在当夜24时许到向阳派出所询问,被告知派出所未抓人,市局的国保抓人了!直到三月六日,距其被抓二十二天时,家属才接到刑拘通知书,但上面并没有注明为什么现在才通知家属。三月十四日家属才得知:在二月十三日,王立秋就已被市公安局国保支队科长狄士刚、干警孙壮等劫持到吉林市船营区警犬基地,被强行从鼻子中灌进去八瓶芥末水,多次休克,狄士刚等用凉水将其泼醒,继续灌,造成王立秋心脏病频频发作,病情严重,几近死亡。

在完全没有犯罪事实的情况下,王立秋被非法判刑三年,二零零七年十一月二十三日被非法送到吉林省黑嘴子女子监狱,至今已有一年多的时间。在被非法抓捕后,家人为营救她出狱四处奔波,求告无门。王立秋一直在表示要将自己的冤屈申诉到底。

王立秋刚被劫持到吉林省女子监狱就被狱警施以酷刑“抻床”折磨,使其一段时间内下不来床走不了路。在吉林监狱,“抻床”是将两张单人铁床并上,将学员按在两床中间的角铁上,四肢分别铐(绑)在床的四个角上,拉紧,过一段时间拉紧一次,就是将两张单人床分别向两边拉开,中间床缝用砖挤上,每挤一次砖对人体的伤害极大,此刑极似古代的“五马分尸”。受害者被绑在抻床上,手脚不能随意活动,恶徒将抻床摇、抻、拉、拽,手脖子、脚脖子的肉慢慢的被撕开,手脚已经不过血,骨节都被抻开了。遭受此酷刑的人,马上就会全身疼痛难忍。有的法轮功学员被折磨的死去活来,直至筋断骨折。有的法轮功学员被迫害的精神失常,有的致残。

后来,家人去监狱看到王立秋明显的害怕管教,家人一问她上抻床的事,她不但不敢说,还不断的回头看管教,表情很害怕的样子。问她是否申诉,她很快的回答不申诉了,然后还看管教,目光里充满了恐惧。

再后来,家人每次看到她,她的表现就更奇怪了,好坏也分不清了,把虐待她的人说成对她好,不再提恶警给她上抻床的事了,也不让别人提这事。她声称现在啥都明白了,“进监狱是进对了”。家人很担心,难以想象到发生了什么事情。家人几次要求和王立秋合餐(一起吃顿饭),都遭到狱警拒绝(其他人可以合餐,就是炼法轮功的不可以)。

家人后来发现,每次去看王立秋说话时(是用一个电话互相说话),旁边也有人拿起电话在听,家人原以为她在和别人说话。等和王立秋说完话后,那人也把电话挂了,看样子是有人在监听。

吉林省女子监狱里现在非法关押着一百多名法轮功学员,在奥运之间,家属去看望,警察说:“违纪了,不让见。”家属问怎么违纪了,狱警也不回答,笼统的对有的家属说“表现不好,不让见”。家属找到狱政科,狱政科的警察说:“有点违纪,有病不吃药。等25号后再来。”也就是奥运结束了才可能让接见。

吉林女监所谓“教育监区”是专门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邪恶场所,占据监舍北楼四楼整个一层以及三楼西半边在人多时也会利用五楼或四楼的房间,门上均挡上白布,让人无法知道里面的情况。三楼进行强行转化,其手段主要有用比较邪恶的刑事犯包夹打骂、甚至会以保护生命为借口施行各种酷刑。由于这种酷刑摧残,有一部份法轮功学员受到严重的伤害,出现手麻、脚麻、疼痛以及不好使的现象。手脖、脚脖当时被绳子勒坏的伤疤仍清晰可见,日常生活受到影响。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