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挺在上海提篮桥监狱遭残酷迫害七年(图)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一月十七日】年仅43岁的法轮功学员杜挺被非法关押在上海市提篮桥监狱近七年了。他曾绝食抗议、抵制非法关押迫害持续达400多天。狱警把杜挺衣服脱光、整天捆绑在“死人床”上动弹不得,由犯人24小时“包夹”辱骂毒打。

恶警恶人们对杜挺施行的这种虐待已经很长时间,一直持续至今。家属提出不能这样对待杜挺,狱方美其名曰:他要拔鼻管,这样做是为了挽救他的生命。可这种做法非但不能救人命,实质上恰恰是在进一步摧残他的生命。家属提出的保外就医也被恶警拒绝。目前杜挺精神上受到了强大刺激,时常神志不清,身体状况极差,生命堪忧。


杜挺照片

杜挺,本科学历,原籍甘肃省镇原县,1993年左右到上海工作。1998年11月开始学炼法轮功,修炼法轮大法后,按照“真、善、忍”修心向善,吸烟喝酒等不好的生活习惯很快去除了,性格上也从一个固执冲动,得理不饶人的人,变成了遇事能够先考虑他人,看淡名利的人,身上的一些毛病也不翼而飞,身体变的非常健康。

1999年7月中共恶党和江泽民流氓集团无理迫害法轮功后,杜挺到北京为法轮功上访说公道话,被关在北京一派出所受迫害,后在甘肃省驻京办被监视居住一个晚上后走脱又回到上海。2000年7月份,上海青浦区迫害法轮功的中共邪党人员施行株连迫害,对杜挺所在工作单位施压,威胁吊销营业执照。为减缓领导压力,杜挺被迫辞职失去工作。

2001年5月4日,在海南省海口市,杜挺被上海市闵行区公安分局不法人员,伙同海口市公安恶警绑架,关押在海口市看守所期间,对他“熬鹰”迫害,连续多天不让他睡觉(据知情人说有十多天),非法残酷逼供。被劫持回上海后,在闵行区公安分局非法逼供期间,也是每天“熬鹰”不让睡觉。当时他妻子傅晓红也被连续12日“熬鹰”迫害,并随后被非法劳教一年半,期间受尽折磨和侮辱。上海闵行区政保恶警严伟春等人搜刮了杜挺身上的三千元左右现金,借口是作为杜挺夫妇从海口到上海的机票钱,就此侵吞了他们这笔钱款。

杜挺被转入闵行区看守所关押后,开始以绝食方式抗议非法迫害。2001年8月17日杜挺被上海市闵行区检察院非法批捕。在没有通知任何家人到场,也不允许律师做独立辩护的情况下, 2002年3月18日闵行区法院草草走过场后,对杜挺非法判重刑8年,之后关押在上海市提篮桥监狱,至今历时已有7年8个月。

刚到监狱时,杜挺被关押在二监区青中(主要关押死刑犯),待遇比死刑犯还差。杜挺抵制非法关押绝食抗议迫害持续达400多天,恶警把杜挺关进小监,铐上皮带铐,不顾杜挺虚弱的身体状况,依然强制体罚他坐板。恶警刚刚开始的时候并不打算给杜挺正常的灌食,而是指使一些犯人弄了一点稀饭,然后几个犯人打手冲进杜挺的小监,把杜挺按在地板上,有的用脚踩住杜挺的身体,有的按住头,有的试图撬开杜挺的牙齿,还有的对杜挺“阴毒的殴打”。所谓“阴毒的殴打”是指不仅不能见伤,而且不见殴打的动作。

杜挺坚持对“真、善、忍”的正信,不向邪恶屈服。在被拖去灌食的路上或通往洗澡间的过道上,他不断高呼:“法轮大法好!还法轮大法清白!还我师父清白!”喊出心声,抵制非法迫害,告诉别人真相。他还坚决抵制侮辱,不穿囚服。当时的看管犯在恶警的操控指使下,有些人只会看恶警的脸色行事,迎合恶警的心理,去干恶警想干而不便出面的坏事。这些打手趁着拖杜挺去医院的路上,对杜挺下黑手。有的故意狠狠捏一把,有的故意撞一下,有的趁机踢两脚,有一个恶人猛击他大腿部位,致使他在后来的数月时常腿疼。

恶警灌食时,有时故意用粗管抽插,杜挺鼻孔经常被插伤,钻心的疼痛。杜挺曾说,那时候他每一分钟都面临死亡威胁。由于他抵制野蛮强行灌食,被恶警用压缩铐长期铐起来,还加以拳脚,被野蛮的在水泥地上拖着去灌食,喊口号时甚至被掐脖子至昏迷。

警察对明面上是宣称监狱中不准打人,但暗地里却在纵容恶犯们残酷折磨法轮功学员,只要能逼出认罪书,达到所谓“转化”目的,不出人命就可以。杜挺遭受了提篮桥监狱恶警和恶警指使的邪恶之徒各种残酷折磨,也曾在邪恶的阴谋欺骗下一度被所谓“转化”。专事迫害法轮功的610恐怖组织也曾利用这点去欺骗其他的法轮功学员,包括在上海劳教所、上海女子监狱等被非法关押的大法弟子中宣扬此事。2004年杜挺很快认识到所谓“转化”的错误,公开声明所谓“认罪书”作废,表示坚持对法轮功的正信。杜挺继续绝食抗议非法关押。很快他又被禁闭到五监区死刑犯分监区遭受严酷迫害。

在监狱,法轮功学员常被强制洗脑。许多学员被强逼观看对法轮功的造谣污蔑录像片,有时持续二十多天反复逼看,每天十几个小时。有的学员被逼塞着耳塞全天听邪恶对法轮功的造谣录音。杜挺也不例外,恶人曾专门搬一大音箱在杜挺小监门前放造谣录像录音,从精神上折磨他。

在中共的《监狱法》中对关押犯违纪的最高行政处罚是“禁闭,而对禁闭的法律规定最长时间不得超过15天,属监禁刑,但在期间不能殴打、体罚和虐待犯人。”而所谓的“严管”却没有明确法律规定,在处罚性质上应低于禁闭,但在实施过程中提篮桥监狱借“严管”之名比禁闭更加严厉、滥用殴打、体罚与虐待,“严管”成了虐待的代名词,所以在提篮桥监狱严管又被称为“搞路子”,这种所谓“严管”无视法律、践踏人权成了中共监狱“迫害虐待犯人的工具”,这恰恰是独裁专制者乐于使用的,借严管之名将“殴打、体罚、虐待”合法化,可以掩人耳目的进行迫害法轮功弟子的邪恶勾当。就象中国的劳教制度一样,劳教名义上轻于判刑,但体罚和劳动强度大于判刑,严管实质在殴打虐待程度上远超过禁闭。2005年8月底到2006年12月底,杜挺在严管队被关押达16个月。监狱方面还曾长达半年多不准他妻子接见。

2006年底,监狱恶警突然把杜挺转到所谓一监区四分监区。此监区是专门关押重大刑事罪犯,一般都是无期和死缓犯。很多人在这里已经关押了很长时间,期间,或多或少,或被动或主动的被中共恶党洗脑。良知被渐渐泯灭,只知道如何讨恶警欢心,如何才能缩短哪怕是一天的刑期。当恶警明里暗里示意他们折磨法轮功学员时,他们变本加厉的行恶做坏事。杜挺所在的四分监区又是以关押暴力犯著称的特殊中队。

长期的折磨使杜挺的身体非常虚弱,狱警也讲他的身体器官很衰弱了。此时,再把他调到暴力犯中队,可见其险恶用心。2007年初,杜挺被恶警指示看管犯暴打和强迫灌食,致使呛入肺中2000多毫升流质,造成的肺部严重水肿。差一点失去生命。监狱方面还不准他妻子接见,理由是杜挺身体不好不能接见。而且恶警张毅还继续指使看管犯虐待他。中途杜挺曾停止绝食,一段时间后,他又不得不继续绝食抗议非人虐待。

2008年初他又一次出现生命危险,被送入新建的上海监狱总医院(位于上海浦东南汇周浦镇,另一块牌子也叫周浦监狱)。家人去探视时,他已经不能行走,被用轮椅推出。

目前提篮桥邪恶已经形成了一套“应对”绝食抗议迫害的方法,捆绑虐待就是其中一种。恶警把杜挺整天捆绑在“死人床”上,动弹不得,而且是脱光衣服,由犯人24小时“包夹”看管,杜挺又不得不面对这些包夹犯的辱骂、嘲讽和毒打。恶警恶人们对杜挺施行这种虐待已经几年,一直持续至今。

参与迫害杜挺的部份恶人名单:
张毅(惯称“张中”) 一监区四分监区长(即一大队四中队长),警号3101179 电话:86-21-35104888转7104
汤某 一监区监区长(惯称汤大,外号汤司令) 电话:86-21-35104888转7101
李永芳 教育科长 电话:86-21-35104888转5204
姜辉 一大队刑事犯人
刘金宝 监狱长: 电话:86-21-35104888转5217

上海提篮桥监狱:上海市虹口区长阳路147号 邮编:200082 总机:86-21-35104888
监狱信访办 电话:86-21-35104888转5207
监狱刑务处 电话:86-21-35104888转8858
刑法执行处 电话:86-21-35104888转4503
狱政科 电话:86-21-35104888转5318

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