遭迫害瘫痪的赵桂琴被枉判三年半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一月二十三日】辽宁省东港市大法弟子赵桂琴被迫害的下肢已经瘫痪。2008年12月12日,邪党法院在东港看守所给大法弟子赵桂琴非法秘密判刑3年6个月,同时被判的有大法弟子宋积威。家属揭露所谓的法官魏殿东等人执法犯法,非法判刑,草菅人命,魏殿东却大声吼叫:“你们愿上哪儿告就上哪儿告,上哪儿你们也告不赢!”

2008年9月25日,赵桂琴正在家里干活儿,东港市公安局国保大队王润龙指使黑沟乡派出所指导员姜昆和另一名警察闯进赵桂琴家,不出示任何证据证件,强行将赵桂琴拖上车,绑架到东港看守所。

当时家里只有赵桂琴一人。邻居看到,面对流氓暴徒的强暴行为,赵桂琴高呼“法轮大法好!”两个暴徒不断的殴打赵桂琴。

赵桂琴被绑架到看守所之后,她的儿子接到东港市公安局的电话,叫去看她的母亲,并给他一张纸,上面写的大致意思是:赵桂琴是检察院抓的。

自1999年7月20日法轮功遭中共邪党镇压以来,大法弟子赵桂琴多次被东港市公安局及下属非法绑架,每次都是被迫害的生命垂危时才被释放回家,而每次都是法轮大法救回了她的生命。家里的亲人亲眼目睹了这一切,都深知法轮大法好。可是这个邪党就是不让你过上安宁日子,家里人真是即痛恨又无奈。

赵桂琴的家中七十多岁的老母亲得知女儿再次被迫害的消息,心痛欲裂。因为自己的女儿已经被他们折磨得死去活来好几回了。年迈的老母亲在亲属的陪同下不得不亲自到东港市公安局国保大队找王润龙要人。

10月9日,赵母及家属找到王润龙,要求他立即放了赵桂琴。王润龙眼睛不眨一下地告诉赵母说:“抓赵桂琴与我没有关系,都是检察院干的。”并且告诉家人到检察院去找姓张的。家人要求王润龙把姓张的名字给写下来,王润龙不写。赵母及家人立即赶到检察院找到了那位姓张的人,此人叫张林。王润龙说就是他主办赵桂琴这个案子。家人说明来意后,张林回答:“这个案子还没到我这儿。”接着家人去找公诉科长谷清春,说明情况后,谷清春说:“我不知道此事。”

10月13日,赵母和亲属又找到王润龙,质问他为什么撒谎说案子是检察院办的 与他无关。老太太把去检察院核对的经过讲了一遍,王润龙无言以对。老太太正告王润龙:“我女儿学大法做好人,她没有罪。大法治好了我女儿的病,我们都感激大法。我女儿自己在家里干活儿,没招你们,也没惹你们,你凭什么抓她?人你给抓来了,还不敢承认,还撒谎,你这偷鸡摸狗的,正说明你们以前做的事是没有理的,是非法的,我女儿是无辜的。你赶快把我女儿给放了!”老人越说越伤心,加上思女心切,急得开始哭起来。

王润龙见事实已经掩盖不了,马上露出了凶相,厉喝道:“你再哭,我就给你女儿重判!”亲属一听,马上质问王润龙:“你不是说抓赵桂琴与你没有任何关系吗?原来根儿就在你这儿。”王润龙见自己又露出了马脚,马上又软了下来,狡辩说:“我吓唬老太太。”说完赶紧溜了。

自此以后,赵母及家属多次去公安局找王润龙要人,王润龙东躲西藏,并且下令门卫不让赵母及亲属再进楼找他,还威胁赵桂琴的亲属说,“再上楼就拘留。”

10月27日,赵母接到一个电话,电话里告诉说赵桂琴下肢已经瘫痪了,人都不行了,叫家人赶快营救赵桂琴。家人立即赶到看守所,验证这一切都是真的。后来家人得知,要救赵桂琴,哪都不用去,就找国保大队就可以了。事实证明,罪魁祸首就是王润龙。10月28日,家人又来到公安局找王润龙,楼内一办公室的办公人员帮助打电话找到王润龙,王润龙电话里一听,赵母及家属又来了,立即挂断电话。

接着家人又到看守所。关押赵桂琴的女警迟爱民说话态度立即变得不好,非常野蛮,而且掩盖赵桂琴的病情,撒谎说赵桂琴自己能走路,并拒绝赵桂琴的家属接见赵桂琴。

无奈,赵母和亲属又去公安局找主管迫害法轮功的副局长哈合才。敲开门进去,说明来意,让他赶快放了赵桂琴。哈说,“你这件事不用找局长,就去找国保大队同看守所商量就行了。局长今天都去开会去了,你们找不着,赶快回去吧。”因为家属谁都不认识哈合才,所以就给骗住了。而后家属又上楼去打听,家属把哈合才的门牌号和人物形象特征说了一遍,对方觉得很奇怪,说,“你们刚才去的就是哈局长的办公室,跟你们说话的就是哈合才。今天局长都在家,刚才哈局长还上楼来。”家属没向对方透露什么,只说了声“谢谢”就下楼了。

下楼时正好又碰上哈合才,哈合才问:“怎么还没走啊?”接着把谎言又说了一遍。一个局长就能把谎话说到这程度,他的手下王润龙说谎不眨眼也就没什么值得惊讶的了。进一步说,中共邪党就是靠谎言起家的,五十多年它没对百姓说过真话。邪骗是中共邪党的本质特征,它培养出来的党徒也是除了邪就是骗。赵母和亲属见此情景非常气愤,真想当面撕开他的画皮。但怕给那位说真话的人带来麻烦,就没揭穿他。但由此可以看出,哈合才知道大法弟子是无辜的,知道自己昧着良心迫害好人是在做损,是执法犯法,是见不得人的,所以才不敢暴露身份。

赵桂琴被迫害的事实曝光以后,特别是赵桂琴被王润龙一伙迫害致残,在社会上引起了强烈的反响。王润龙本人反应也很强烈。12月15日,赵桂琴的老母亲及亲属再次去公安局跟王润龙要人,王润龙愤愤不平的说:“那些小册子说法轮功的事都是我干的。上有领导,下有群众,我一个小小的科长就能干得了这么多事儿?”在这里我们不禁要问王润龙:那你指使人抓赵桂琴,带领20多个人绑架宋积威以及绑架所有大法弟子都是领导用枪口逼着你干的吗?不是你为了自己的利益自愿去做的吗?换句话说,就是领导指使你做或逼着你做,你杀人就不用偿命了吗?东港所有被迫害致死、致残、致疯,所有被劳教过,被判刑和至今被关押,被迫害的大法弟子,哪一个没有你的“功劳”呢?!而且赵桂琴已经被你迫害致残你还不放人,明知道迫害法轮功是对好人犯罪,还继续为邪党卖命,继续作恶,你不是在明知故犯吗?有什么可辩解的呢?如果你不指使抓人,那么从派出所到检察院和法院、监狱、劳教所、所有相关部门也都没有迫害好人的机会了。你想想,你导致多少人跟着作恶犯罪?你的罪有多大呀!可是不管你是主动的还是被动的,都要偿还的。

“谁做事情谁承担”,“善恶有报”这是宇宙的理,谁都改变不了。所有参与迫害者,你们对大法弟子做的每件坏事,说的每句话,甚至动的每个坏念头都要偿还的,一个都不落下!那么你干了这么多坏事,你的未来有多么可怕?!

11月30日,家属去法院找主管迫害法轮功的副院长宁伟。赵母说明来意,要求法院能够说句公道话,把赵桂琴给放了。宁伟却瞪着眼睛反问赵母及亲属:“你们是从哪上来的?”(电梯他们已下令门卫看着不让上)亲属说:“我们上厕所,看见旁边有楼梯,我们是从楼梯上来的。”宁伟很气愤门卫没看住。待赵母再次提出释放赵桂琴时,遭到宁伟的野蛮拒绝。而后,法院又将楼梯上了锁。门卫也不让家属进楼。

直到12月26日,赵母和亲属强烈抗议他们的非法行为,非法秘判赵桂琴和宋积威的恶人法官魏殿东才不得不承认已经给赵桂琴和宋积威非法判了刑。赵母及亲属质问魏殿东:“为什么偷鸡摸狗,执法犯法”时,魏殿东支吾不出来,扭身脱逃。参与密判赵桂琴和宋积威的还有多次参与迫害大法弟子的恶警法官李新田。

12月29日上午9点左右,宋积威和赵桂琴双方家属一齐来到东港法院,办案人(迫害者)魏殿东直到中午11点30分左右才出现,躲在辛吉辉的身后想溜走,被家属围住。亲属们质问魏殿东:“为什么你们秘密给大法弟子判刑,却在判决书上写着‘公开开庭审理’?向谁公开了?在哪儿开的庭?什么人在旁听?你们为什么千方百计阻挠家属和社会其他人知道呢?魏殿东不打自招地说:“我们是在看守所开的庭,因为赵桂琴她不能走了。”

赵桂琴被迫害的已经下肢瘫痪了,而东港市公、检、法还拒不放人。判刑期间东港法院拒绝接待家属、并且欺骗家属,给赵桂琴、宋积威秘密判决,判完了也不通知家属。家属要为其上诉,魏殿东又威胁说必须本人同意。接着,家属提出要接见两位当事人,魏殿东又下令不许接见。由此可见,他们的目地就是要草菅人命!

1月13日上午9点30分,宋积威的老父亲及家属和赵桂琴的老母亲及家属再次去了东港法院要求释放两名大法弟子。法院门卫野蛮阻拦,不让进楼。家属强烈抗议,门卫打电话找到魏殿东。魏殿东在电话里同门卫说了两分钟,而后门卫转告家属说:“案子转到丹东法院了”。不让家属再到法院来,随后,将家属撵走。

下午3点钟,双方家属来到了丹东中级法院立案厅,立案厅又叫家属去找中法二审。门卫电话中找到中法二审,接电话的是姓鲁的女法官,她在电话里告诉家属,“案子还没送到我们这儿。”

又是谁在撒谎?!家属向中法二审要电话号码方便联系 ,门卫给家属写的电话号码6677090是空号 。无处不是谎言!

中共邪党的流氓专制统治已经使法律和人权变成了空文!百姓有理无处讲,有冤无处诉。连说真话、做好人的权利都被剥夺了。到这种程度了,天灭中共不是必然的吗?!“人不治天治。”这是宇宙的规律,谁都挡不住。苏联共产党的解体,已经敲响了中共邪党的丧钟,《九评共产党》已经给中共邪党盖棺定论。我们再次提醒这些迫害者:如果你们把目前中共邪党垂死挣扎,回光返照的表现看作是“强大”,或看作是你们能够依赖或逃脱罪责的希望的话,只能是自欺欺人。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