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第二劳教所迫害大法学员的残酷手段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一月二十四日】山东第二劳教所(男所)原在淄博王村,2007年10月搬迁到章丘,此劳教所是中共邪党迫害大法学员的黑窝,凡是被非法关押在此的法轮功学员无不受到残酷的迫害。大法学员写重新修炼声明,一旦被发现,恶警就往死里整。威海一学员写声明后,被恶警扒光衣服,身上泼上凉水,再用绳鞭抽打,电棍击。还有一个烟台的大法学员写声明不配合转化,被吊铐了7天7夜,精神有些失常。

下面写的是2004年—2008年的部份迫害手段。

大法学员一般刚被劫持来劳教所,第一天劳教所就利用犹大来“转化”,每天强制写所谓“认识”,不写就不让睡觉,每隔几天就换两个犹大。八大队有个大法学员不配合邪恶,一个月后,恶警刘琳看他还没转化,就恶毒的动用酷刑折磨,其中一次是吊铐,用两只铐子,一只手被铐在铁床的上床栏上,令一只手交叉后铐在下床栏上(劳教所是上下铺),站不能站,坐不能坐,腰不能弯,从晚上11点一直铐到第二天早上6点,痛苦难忍。

如果再不放弃信仰,劳教所就开始强迫在走廊坐小板凳,称“面壁”。这看似轻松,实则是一种极其阴毒的迫害手段。所谓小板凳,长约25至30公分,宽约10公分,高约20多公分,坐上后要求上身与大腿成90度,不能动,一天只允许上两次厕所,吃饭在原地,吃完要立即坐下。一个学员2004年12月份被迫面壁坐小板凳,每天要坐到半夜2点才准睡觉。在没有任何取暖设备的走廊里,非常寒冷,不允许他穿棉衣服,冻得浑身发抖,恶警还打开后窗冻他。这样一直被残酷折磨了一个月,最后臀部都坐烂了,流出的脓水和裤子粘在一起。有的学员被强迫坐一个半月,臀部也坐烂了,厉害得最后连小板凳都能粘起来。当其他学员看不下去,向恶警要求不要这样虐待学员时,恶警口出恶言“谁叫他反对共产党呢?”直到反对这种做法的学员多了才罢休。其实他是怕队里乱,影响他的利益。

如果看到坐小板凳还没有效果,劳教所又转换了迫害方式:打坐。有一次晚上9点多,恶警罗光荣(教导员)找了几个犹大,强制一个大法学员盘上腿,手被铐起来,腿和下身被床单紧紧的裹起来长达4个多小时,放下来时腿不能动,几个月时间走路都不灵便。

2004年冬天,许多坚定大法学员被八大队恶警脱下棉衣吊铐在树上直到冻坏为止;还有个大法学员被逼迫坐小板凳直到身体支撑不住,口吐鲜血,邪恶怕出人命,承担责任才罢休。

2006年的大年三十,大法弟子许如亮不配合邪恶,坚决不放弃信仰,被吊铐了9天9夜;王世奎被吊铐5天5夜。济南的大法弟子由于不配合邪恶被转到七大队,他不看造谣污蔑法轮功的录像,七大队报告了所里的管理科,他被带到禁闭室,电击数小时才罢休。电得嘴肿的不能吃饭,脚被电烂了,一个月左右不能走路。并且加期两个月。

2006年2月16日劳教所里有开设了严管班,对不放弃信仰的大法学员严加看管。从普教大队调了十几个打手,经常对被严管大法学员大打出手。每天收工以后就坐小板凳,不准说话,不准闭眼。夜里坐到12点。早上比正常起床提前半个小时。一天只有4个多小时的睡眠时间。大法弟子王兆华不配合他们的非法要求,经常被打得鼻青脸肿,队长却视而不见。

劳教所严禁传看大法经文,2005年年底从一个学员的身上搜出了大法经文,几个恶警当着其他大法学员的面对他拳打脚踢,该学员的手被打坏,一个多月才恢复。还有一个大法学员被搜出经文后被吊铐了几天才放手。

2008年10月份开始所谓纪律整顿,列队必须喊口号,点名必须喊“队长好”、“队长再见”。违者,轻则站几个小时的大廊,重则利用普教叫到厕所拳打脚踢。其中菏泽大法弟子耿道虎不配合,被几个普教打得满身疼痛,半个多月吃不下饭;潍坊大法弟子卢洪岳,被恶警张玉华操纵几个普教打手打得两个腮帮肿得没法看;威海大法弟子林作英由于公开向恶警讲真相被送入严管班,坐小板凳三个月。

劳教所目前转化大法学员的手段更邪恶,先采用犹大以他们的邪恶言论说教;再利用普教用最下流的办法迫害;还卑鄙的利用亲人来妄图瓦解大法学员的意志。恶人恐吓亲人:“如果不放弃信仰就让他吃点苦!”吓得亲人有的跪下哀求,有的打电话给狱中亲人让他写绝情书。

现在八大队被严管的法轮功学员有:耿道虎 林作英 卢洪岳 张国栋。

恶警:
八大队恶警:郑万新 孙丰俊 刘琳 张玉华 王保华。
七大队队长罗光荣(原来是八大队的教导员),教导员李公明。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