曝光马三家女教所一大队迫害罪行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十月一日】(明慧通讯员辽宁报道)马三家教养院,也就是马三家劳教所(女所)有三个大队,一、二大队是普教为主的大队,三大队是专门非法关押法轮功学员的大队。因为一、二大队的奴工劳役活儿量大,再加上劳教所出于迫害大法弟子的目地,经常把三大队的大法弟子调下来干活儿,从精神上、肉体上进行双重迫害。这里叙述的是一大队迫害大法弟子的情况。

一大队警察头目

二零零七年十一月份,教养院将警察李明玉调入一大队当大队长,将原大队长张君调入三大队,这样一大队的正副大队长是李明玉、张春光、周谦。

二零零九年六月下旬,教养院将王燕萍、龙岩、张宇调入一大队,加上两月前调入的孙彬,组成了四个人的大队班子,与此同时,两个分队的队长,也同时互相调整,一分队队长陈秀梅,二分队队长赵国荣,上半年还是二分队的队长,下半年就变成了一分队的队长。

随着奴工活儿的变化,分队警察之间也作大幅度调整。但无论怎么变化,迫害大法弟子的邪恶手段没有变,迫害的恐怖氛围没有变。

劳教所利用所谓“百分考核”进行迫害

在教养院,有一个所谓的“百分考核”,由于大法弟子拒绝背“三十条”、唱歌等,所以考核结果是减不了期的,甚至稍不如警察的意,就给加期,这里没有法律可言。

每当月末“考核”签字时,大部份大法弟子都不签,这样警察就强制攥着手签,甚至用打人的办法逼着签。

由于大法弟子是陆陆续续从三大队给转来的,所以警察陆陆续续的挨个迫害。这个月狠整三、五个人,下个月再整三、五个人,只要不配合她们,她们就挨个整,用“不让通电话,不让家人接见”等威胁,威胁不成,就打人。当大法弟子指出她们违法时,她们却说“愿上哪告上哪告”。也确实告不了,她们可以随意扣压你的信,将你的纸、笔作为“违禁品”没收,将大法弟子的行李袋,“不动产”(平时不常用的)袋随意搜查,将你的工具箱、人身搜查个遍。

二零零八年十月七日、十月八日两天,一大队对一分队,二分队非法关押的大法弟子,进行了残酷的迫害,她们雇来了男警打手彭涛、张良等对不签“考核”的大法弟子王春英(55岁,大连)、齐志红、王俊艳、(40多岁,葫芦岛)、闫俊华(40多岁,抚顺)、张英林(51岁,海城)、仲淑娟(55岁,大连)等人拳打脚踢、电棍电,同时上大挂(酷刑的一种)平均二十多个小时,凡是在“考核”上不签字的,都被打、被电棍电,她们是:张国珍、(51岁,阜新)、滕世云(55,鞍山)、林均燕(51岁,大连)、赵淑芹(47岁,北京)张淑霞(北京)、卢林(42岁,四川)、苏南(四川)、张淑丰(山东)、里丽(55岁,北京)、刘淑芝(60岁,北京)、朱淑兰(58岁,辽阳)、孙小香(58岁,北京)、陈利荣(大连)、刘振玲、侯国宁(58岁,北京)、夏燕、李社莲、张淑兰等(记得不全)。

法轮功学员遭迫害案例

大法弟子王春英在零七年十一月下到一大队,因拒签“考核”,被上“大挂”十六个小时。零八年十月七日,拒签“考核”被上“大挂”二十三个小时,时间过去快一年了,她的手严重肌肉萎缩,要去医院检查,不让去。

齐志红被上“大挂”折磨的精神失常。

张英林被“大挂”三天两宿的折磨,胳膊用不上劲,生活上难以自理,就是因为这样干不了活儿,恶警张春光逼她干,她干不了,张春光就叫唐巍(普教、30多岁,鞍山人)看着她,在棉絮飞扬、尘土满面的弹棉车间里,不让她带围巾、口罩,罚她站着。在继十月八日的“考核”后、十二月末的一次“考核” 签字上,张春光、王广云还逼她签,张春光就使劲拽着她胳膊逼迫她签,结果张英林胳膊骨折更厉害了,生活完全不能自理了。

仲淑娟被恶警赵国荣使用一种圆形的头带把的东西打了,那东西会自动弹起、回落,只打几下子(脸、鼻子、嘴)鼻子就出血了,两天两宿的“大挂”折磨,回来走路踉踉跄跄,手伸不直,脸部青紫,鼻梁塌陷,就是这样,还逼迫她在最脏最累的弹棉车间照样干活儿。

林均燕自从被非法关押马三家以后,身体虚弱,心电图异常,血压高,当她干不了活儿时,恶警就逼她去量血压,逼她吃药,不吃就得照样干活儿。七月三十一日,林均燕拒绝在“考核”上签字,赵国荣就叫管琳(警察)、赵薇(吸毒犯,30多岁,沈阳人),杨丹(吸毒犯)、国磊(吸毒犯、35岁,本溪人)围着殴打她将她的右侧软肋踢伤,晚上睡觉躺不了,躺着翻身起来都痛。十月八日,因林均燕不签字,三个“四防”(监视全大队人员的普教)将她拖着进办公室的地上,一男恶警(不知姓名)从背后狠踢了三脚,她一下就晕过去了。等醒的时候,一女恶警叫嚣:“刚才怎么不一下得脑血栓死了,这多省事。给她灌药,废功一号,废功二号,从她血液里到骨头里,将她的功全废了。”。恶警张春光、赵国荣轮番拿着电棍电她,看她没什么反映,赵国荣发现电棍的触头儿没了,就到林均燕的身上找,边找边说:“叫她赔!叫她赔!电棍一百六、七十元。”张春光用手打够了就把杂志卷成卷打,还威胁要给林均燕上“大挂”。这样林均燕被铐在暖气管上十二个小时,不让上厕所,不给饭吃,恶警还强行往她嘴里塞药。

零八年六月,劳教所开了一个所谓的演讲会,利用演讲会攻击大法,大法弟子张国珍带头喊“法轮大法好”,把坏人吓坏了,恶警张春光给她上大挂十几个小时,回来后,走路须搀着走,两手腕都是泡。十月七日,因为拒签“考核”,被张春光等人用鞋底打,用电棍电了三个多小时。

腾世云,高血压常在二百三左右,就是这样,恶警张春光等人照样打她,她被打得都迷糊了。

十一月末,北京大法弟子孙小香拒签考核,当中午12点回牢房的时候,被恶警赵国荣拦住,带到行李房那边,赵国荣和张春光打她,在这边的走廊里都能听到她痛苦的惨叫声。打了几乎两小时,赵国荣又将她带回弹棉车间,逼她照样干活。她手都拿不住布(她干的是铺布的活儿),一边咳嗽着,一边捂着胸口怕震动,还吐血,在别人的帮助下,才能干一些活儿,晚上教室“上课”,她咳的声音都撕裂着大家的心,憋的声音都变调儿,一晚上同牢房的人难受的都没睡着觉。

信淑华(58岁,本溪)从零八年三月被非法关押马三家,从来就不干活儿、不签“考核”、不上课。零八年五月十八日绝食五天被李明玉等人强行灌食,灌不明药物,然后上“大挂”,六天六宿后,人瘦得皮包骨,走路需扶着,零九年七月三十日晚八时五十分左右,“坐班”(监视分队牢房人员的普教)看到信淑华炼功,报告给了值班的王燕萍。王燕萍叫“四防”把她拖出去,她大喊“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我归法轮大法管,不归邪党管”。信淑华被拖到行李房那边,两腿被绑着,两手分别铐在暖气管上,不让上厕所,不给饭吃,给她灌药,把她绑在死人床上,用手铐刨她的全身,尤其膝盖,脚踝骨,大腿内侧都青一块,紫一块,然后用开口器将她的嘴撑开,第二天又折磨了六、七个小时。这次参与迫害信淑华的恶警是:王燕萍、尤岩、孙彬、项柏风、项奎丽、孙美等人。

赵淑琴,零八年六月对三大队邪悟的人讲真相,被恶警张春光给上“大挂”。零九年五月四日,赵淑琴拒绝戴牌,被张春光毒打,过了两天赵淑琴摔倒在食堂里,而后就精神恍惚了,后被两人二十四小时轮班看着。

报废设备照用 人命安全不保

弹棉车间用于弹棉的大机器,据说是六、七十年代的老设备,早就应该报废了。教养院为了赚钱,接了棉活儿,照样用这些报废的设备,根本不把大法弟子的命当回事。

车间里棉絮飞扬,灰尘扑面,机器只要一开,一会儿地面便是一层絮绒,那些警察们都不进车间,在外面溜达着、坐着。二零零八年十月六日,二分队到弹棉车间干活。分队二恶警头目赵国荣几天都不进车间工场,车间里完全交给唐巍(普教、吸毒),干什么就她说了算。

恶警原来强行让大家统一上厕所,唐巍后来就不让去了,只准一个一个请假。因为流水作业,谁去方便就会攒一大堆棉活儿,那唐巍就可以随便骂谁,打谁,她也借机打大法弟子。里丽、苏南就被她打过。她们还想尽一切办法间隔大家,大法弟子到哪儿“包夹”跟到哪儿。

因为定额量大,那时晚上都加班到8点半,白天大机器开,人都在机器上,大机器停,就把大机器上下来的人又给安排一套活儿,几乎是一顶两人用。有一个普教(王娜)因为干活被柔棉机把手压伤了,赵国荣说她违章操作,药费自付,还加期处理。

弹棉车间里有棉花自燃现象,发现了,恶警让灭了燃火点接着干活。其实恶警是明知有危险。有一天,大机器干活的人发现有异常的烟味,就停机寻找燃火点,当时把周谦找来,看的结果是机器里冒烟了。她竟叫“四防”把唯一的一个进出门锁上,不让出去,屋内烟雾弥漫,很呛人。

就是这样一个最脏最累的车间,危险时时在威胁着人们,教养院不顾人的生命安全,还照样生产,除了一个人一个月两个口罩之外,没有任何排尘、劳动保护设施,完全是违背国家劳动安全保护法的。

恶警常用酷刑、暴力折磨大法弟子

零九年过年后,大法弟子张国珍、卢琳、仲淑娟拒绝干奴工活儿,被恶警李明玉、张春光在二月十一日给上“大挂”酷刑,张国珍被上“大挂”二十五个小时,卢琳十几个小时,仲淑娟七个小时。

今年六月下旬,卢琳又一次拒绝干奴工活儿,被恶警王燕萍等人上大挂四十多个小时。在马三家教养院,卢琳从三大队到一大队,被“大挂”酷刑迫害六次。

今年四月份,教养院的潘秋研调来当一分队队长。因为唐魏(待工)分活要求没讲清,致使张淑霞干活有误(其它工序也有误),又由于她分工不合理,里丽活儿干不出来,她在车间大吵大嚷之后,告诉潘秋研,潘秋研就将大法弟子张淑霞、里丽分别叫到库房,劈头盖脸大打一通。另一次潘秋研因为张国珍没问她好,叫到库房把她打了。

刘淑枝,六十岁,在车间干活儿,赵薇(带工)就叫她干别的活儿,她没去,解释了一下,赵薇就用下流话骂她。接着恶警孙彬就过来了,把她叫到了库房,扇她六、七个嘴巴子,还说“你不知道我孙彬打人狠哪!你没听说吗?”

所谓“人性化”管理是幌子

在一大队,周谦在一次会上说现在是“人性化”管理了。其实所谓“人性化”管理根本是幌子,对大法弟子的非人迫害从没有停过。

今年七月份,大法弟子刘霞被从三大队转到一大队,到月末刘霞不签“考核”,恶警尤岩毒打她,还在她背后写着诬蔑大法的邪恶语言。

七月二十二日,警察王燕萍、尤岩和分队队长分别找大法弟子进行所谓摸底,当尤岩问到邢茹敏的时候,她回答了“法轮大法好”。尤岩立刻就打她,并给她加期。

张国珍经常盘腿干活儿,恶警王燕萍不让她盘,她说“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时,王燕萍就把她弄到库房,与尤岩一起打她。张国珍经常在腿上盖个衣服,恶警管琳就将盖的衣服分别剪了,她就又盖上裤子,管琳就又把裤子给剪了。有一次尤岩看了她盖了个麻纱料的上衣,尤岩就将这件上衣给剪了,当张国珍说“你剪了,我留著作证”。尤岩马上叫唐魏拿起扔垃圾箱去了。

现在,车间的奴工活儿任务紧,一分队的活儿是马夹、大衣领子,二分队的活儿是大衣,大衣领子人造毛,遍地都是,连个口罩都不发,严重违反生产安全劳动保护法的。

从零八年至今,一大队参与迫害和打大法弟子的警察有:李明玉、张春光、周谦、赵国荣、陈秀梅、项柏凤、项奎丽、孙美、高鸾、翟艳辉、李秀玲、管琳、潘秋研、王广云、王燕萍、尤岩、孙彬等,这是公开打大法弟子的,还有不知道的。因为大法弟子人身没有自由,有些事情还不知道,所以知道的只是一点而已。

“善恶有报”是天理,希望所有的警察们能够了解真相,善待大法弟子其实就是善待你们自己。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