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省阜平县辛国芝屡遭迫害 家人受株连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十月十四日】(明慧通讯员河北报道)河北省阜平县辛国芝女士因坚持修炼法轮大法,十年来多次遭绑架、抄家、骚扰、恐吓,三次被关看守所。恶警还将这场迫害延伸到她的全家:忠厚老实的丈夫被吓得几乎精神失常,婆婆承受不住沉重打击含冤离世。

辛国芝,女,42岁,河北省阜平县城关镇人。1998年修炼法轮大法,她按照大法的要求,以真、善、忍作为行动准则,重德行善做好人;打不还手,骂不还口;有了矛盾向内找,善待他人,一笑了之。她家庭和睦,婆媳关系融洽,原来有病的身体健康了,无病一身轻;多年妯娌之间的积怨化解了。真正感受到海阔天空般舒畅。

北京上访 被非法关进看守所

1999年7月20日,江氏流氓集团开始打压法轮功。9月8日,辛国芝和三个同修去北京上访,为法轮功,为大法师父说句公道话。在天安门广场遭恶警绑架,被劫持到天安门公安分局,关进铁笼子。后来被阜平县公安局纪检书记周秋来接回,关进阜平看守所。阜平县刑警队长恶警李克强、邸学勇将她五花大绑,李克强还不时的从背后使劲提绳子。辛国芝被捆的疼痛难忍,浑身冒汗,汗水湿透了衣服滴在地上,湿了一大片。恶警们一捆就把辛国芝捆了两个多小时,最后晕倒在那里,恶警们才罢休。她的前胸、胳膊肿起了一道道血印,有的皮肤变成了黑紫色。恶警们又把她铐在椅子上,不让她睡觉,不让动,整整铐了一天一夜。

关押期间,恶警周秋来、马宝忠(国保大队前身政保股股长)恐吓她丈夫说要给辛国芝判刑。她的丈夫惊恐不安,整夜失眠。老实人没办法,只好请恶警们吃喝,给他们送东西。而周秋来、马宝忠胃口很大,勒索了辛国芝家属一万多元,仍将辛国芝非法关了38天。

辛国芝回家了,县社贸易中心经理刘宝静、副经理赵银利,却违法将辛国芝开除。

绑架关押不断 被迫流离失所

2000年7月20日,恶警周秋来、马宝忠又将辛国芝哄骗到公安局,关押、提审几个小时,最后又从公安局绑架到阜平看守所,被非法关押三天后,勒索家属三百多元,将人放回。

2002年春,公安局和城关派出所恶警陈雷、卢太耀叫开了辛国芝家的门,抄走她的所有大法书,后又打电话叫来一车恶警,土匪似的又闯入辛国芝的家。他们里里外外上上下下,把她家里翻了个底朝天,目的是要抓住辛国芝。他们从一楼到六楼,一层一层的搜,一层一层查,就是无法找到辛国芝。辛国芝被迫流离失所一个月。

三岁幼女多次与妈妈一同被劫持

一个月以后的一天上午,辛国芝抱着三岁的小女儿去百货商场买衣服。走在街上,到公安局门口时被恶警马宝忠看见。他打电话叫来了王顺海和另一个恶警。恶警们将辛国芝围住,逼着她去公安局。辛国芝抱着被惊吓的大哭大叫的孩子,大声高喊:我没犯罪,我不去。围观的人很多。僵持到中午,她想到家里还有上学的孩子,就要往回走,两个恶警推搡着她,往公安局推她。辛国芝被推倒在地。她坐在地上紧紧的抱着孩子。这时马宝忠又打电话,叫来一群恶警,把辛国芝和孩子一起抬到了公安局。

恶警在众目睽睽之下绑架妇孺,一片混乱,孩子遭惊吓后发出的那幼嫩的啼哭牵动着善良人的心,围观的人愤愤不平,有的说:平白无故大街上抓人,连孩子也不放过,真比黑社会还黑。

2002年秋的一天下午,辛国芝去县幼儿园接小女儿,又到城厢小学去接大女儿回家。刚到学校门口,被公安局副局长翟向宇指使等候在那里的张进辉、邓树红等恶警围住。他们野蛮的把辛国芝和她的小女儿从摩托车上拽下来,气势汹汹的推到了车上,抢走了她的手机,母女俩拉到了公安局,又抢了她的挎包和家里的钥匙。关押了七、八个小时,直到后半夜,才将母女俩放回家。

期间城关派出所所长恶警王梦杰带领一帮人又一次抄了辛国芝的家,恶警们土匪似的把家里里里外外翻了个底朝天,什么也没找到。

众目睽睽之下再次被绑架

2003年农历10月19日早晨,辛国芝将小女儿送到县幼儿园返家,在法院门口又被等候在那里的张进辉、齐小梅等恶警包围。他们把辛国芝从摩托车上拽下来,架着她,推搡着她。辛国芝高声质问:为什么绑架我?恶警自知理亏,无法回答。他们把辛国芝朝公安局拽去。送孩子的人很多,围观的人议论纷纷:大街上随便抓人,人心惶惶,提心吊胆,这是什么社会?

辛国芝被关在公安局的一个小屋里,被迫害的一动不能动,连话也说不出来,瘫在那里。恶警们把她抬上车,送到阜平县看守所关押起来。

在看守所,辛国芝绝食抗议非法关押,恶警张占红、狱医李新坡等给她野蛮灌食。四、五个犯人在恶警和狱医指示下,将辛国芝按住,用铁钳撬开她的嘴,她的半颗牙被撬掉。七天后,辛国芝不省人事,生命垂危。恶警翟向宇,张进辉,六一零头子齐贵亮不但不放人,还指示一群恶警把她抬上车送到保定洗脑班继续迫害。看到她的状况,保定洗脑班拒收。尽管齐贵亮给洗脑班说了很多好话,一再要求他们把她留下,但保定方面怕人死在他们那里,坚决不收。阜平恶警们不得不把她拉了回来,叫他家人来领人。

辛国芝的丈夫看到好端端的妻子被迫害得躺在那里一动不能动了,悲愤地放声大哭;婆婆见状惊吓的浑身发软、打颤;两个孩子哭成了小泪人。在家人的一再要求下,张进辉一伙才将辛国芝送到县医院。到了县医院恶警们怕承担责任和医药费,把人从车上抬下来就狼狈逃窜。

迫害不断 家无宁日

99年以来,辛国芝被阜平恶警抄家、绑架、骚扰、恐吓,甚至在大街上就遭绑架,三次被关看守所,数次被抄家,社区和原工作单位对她骚扰不断。

其实,早在十年前辛国芝就被所在工作单位阜平县社贸易中心非法开除了,然而奥运期间,原单位的邪党人员竟然又两次到她家骚扰,多次打电话进行恐吓,还派出专人监视。

2009年春季(三月份),国保大队指导员郭锦贞等恶警对她进行24小时监控、跟踪。

迫害株连全家 婆婆含冤离世

十年打压,辛国芝受迫害同时,灾难也降临到她一家老小身上。辛国芝的小女儿三番两次随母亲遭绑架,稚嫩的心灵到如此惊吓,所受的伤害谁人能知?孩子被吓的哇哇大哭,直说:肚子痛。为人父母皆知爱护子女,而阜平的恶警们人性在哪里?

辛国芝的丈夫性格内向,老实巴交,十年来,一直生活在恐惧中,妻子一次次被抓走,恶警们一次次恐吓他要对辛国芝判刑。丈夫担心的是两个孩子还小,母亲年事已高,自己又要上班,妻子一旦坐牢,这个家怎么办?越想越怕,整宿睡不着觉。严重时,多日不敢在家睡,害怕见到恶警们闯进来抄家的那副凶相。只好睡在母亲的沙发上,后来他竟被吓的得了抑郁症,吃药打针整整三年,连班也上不了。

婆婆年岁已高,七十岁的老人亲眼目睹了恶警们的非法抄家,儿媳的多次绑架、两个小孙女的哭着想念妈妈;儿子被吓的得了抑郁症,精神恍惚,老人无法承受这些打击,精神高度紧张,身体状况日益恶化,最后终于含恨离世。

辛国芝原本是一个疾病缠身、精神抑郁,对生活失去希望的柔弱女子,在学法轮大法做好人后迅速获得新生,又有谁能想到,却因此而惨遭中共迫害,连一家老小都受株连,被整得整日不得安宁,甚至家破人亡,这是个什么世道啊!

在此,我们奉劝那些诽谤佛法、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阜平警察们:法轮功教人修炼“真、善、忍”重德行善做好人没有错,大法弟子被警察无辜的绑架、关押、迫害是天大的冤枉。邪恶江泽民镇压法轮功完全是违法犯罪的。善恶有报是天理,望你们能分清正邪,辨别善恶,不要再跟随邪党迫害法轮功,这只能害了你们自己,当恶报来临时,甚至还会牵连你们的父母子女。据明慧网统计:2000年至今,突破中共严密封锁透露出来的全国因迫害法轮功学员而遭恶报的各级官吏及公安警察已多达近8千例。

望你们马上停止做恶,弥补过错,给自己和家庭留下一个好的未来。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