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春黑嘴子女子劳教所闫立丰等恶警的迫害手段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十月二十二日】(明慧通讯员长春报导)吉林省长春黑嘴子女子劳教所一大队大队长闫立丰一直在迫害法轮功学员,手段残忍毒辣,还不断总结迫害经验,花样翻新,不听法轮功学员的一再劝善,在迫害善良的路上越走越远。零八年邪党为开奥运抓捕了大批法轮功学员,一大队最多时有八十多人,其中就有五十名左右法轮功学员,其中有不少五六十岁的老太太。近期迫害手段有:

一、洗脑。凡是新被关押进来的法轮功学员,由大队长闫立丰亲自找谈话,公然诽谤大法,花言巧语让法轮功学员放弃修炼,如果学员不放弃,她就叫邪悟的帮教把学员带走,单独关押,整天听邪悟者的谎言,或看诽谤录像,不许学员讲话。她还请来社会上的邪悟者到劳教所,明慧网上曝光的祝家辉就常到一大队来,叫法轮功学员听他讲,一讲就是一天,有时一天讲不完第二天还来,还有一个瘦瘦的老头也常来诽谤大法。闫立丰还叫每个屋轮番放诽谤大法的录音,不叫学员说话,一边干活一边听邪党的宣传。以达到叫学员放弃修炼的目的。

二、体罚。法轮功学员不听从邪悟者,闫立丰就采取体罚迫害,不论年龄大小,法轮功学员葛长兰都五十七岁了,因不放弃信仰被罚站立半个月,腿和脚都站肿了。法轮功学员李秀敏反迫害,被罚站近一个月。

三、电棍,对不放弃信仰、坚持炼功的法轮功学员常用电棍电。法轮功学员李秀红被四个管教电了一上午,后被绑在铁床上近一年,放下来时人已经无力行走了。法轮功学员闫淑芳(音)同样被电几个小时后被绑在铁床上。法轮功学员李秀敏多次电棍电,电时让学员脱掉外衣,只穿内衣,几根电棍同时电,电李秀敏时怕她反抗,把她摁倒在地,有个管教用脚踩在她身上。

四、灌食。法轮功学员李秀敏绝食反迫害遭灌食,恶警还给她打针,一大瓶一大瓶地打,也不知打的是什么,管教魏丹,根本不懂医术,拿着管子就往李秀敏鼻子里插,魏丹还专门让一个不讲卫生、有性病的刑事犯用手搅拌给李秀敏灌的食物,别人看不下去主动要求给拌食,魏丹不同意,说就让她拌。

五、强制劳动。一大队干的活是劳教所里最多的,每天五点多起床就干,直到晚上八点,有时干不完还要拿到楼下睡觉的屋里接着干,表面上给人以生产车间已经关灯休息的假相。原来有规定中午有一个小时休息,可经常是被加班加点干活所占用,没有几天是正常休息的,在那经常听到管教们大喊,快点干!多大的年纪都有同样的劳动产值,即使生病也不能减少一点。

法轮功学员胡玉梅,五十多岁,吉林省通化人,脑血栓症状,手脚不好使,拿不住东西,一样分配产值,法轮功学员魏宝霞身体有病,出所检查过好几次,生产任务一点也没少,干不了就把任务分到同屋的人身上。活一批接一批,这批没干完下一批已到了,做蝴蝶用的亮粉是有毒物质,学员身上手上脸上都是亮晶晶的,吃的馒头上菜汤里都是,夏天热汗一出又不能洗澡,走廊里都臭哄哄的。有时正做着蝴蝶,突然说要换做药盒,这些人就把蝴蝶收起来做药盒,那糊药盒的糨子里都是亮晶的,亮粉粘到药盒上,人吃了这样的药是治病还是得病就不得而知了。

六、剥夺基本人权。怕影响生产,闫立丰限制上厕所,规定上厕所时间,早上晚上连洗漱在内各十分钟,上午、下午各一次每次七分钟,一大队有四个小队,每个小队多的二十多人,少的也十几个人,三个厕位,七分钟时间要是有一两个大号的,就会有人不能上,常常是法轮功学员让刑事犯人先上,而自己不能上,等到都上完了再单独请示,请示要过三关,请示上厕所要过护廊关,护廊同意了要过大队学委关,大队学委同意了才能找管教请示,管教允许才能由护廊看着,包夹跟着去上厕所,有的管教高兴了允许去,不高兴就不叫去,有个值后夜班的于管教经常不让去,就是让去也恶言恶语。有时管教同意了,大队学委不高兴也不让去,学员的肚子憋痛了是常事。

一次查号时发现二小队学员有大法经文,闫立丰大发雷霆,下令一定要查出是谁传进来的,后来怀疑学员们在厕所传看,此后就不让法轮功学员跟互包上厕所了,而且只要厕所里有一个人,另一个再急也得等那个人出来才能去,法轮功学员白玉平大号,请示了管教,但厕所里有人也在大号,护廊就叫她等,她实在憋不住了大便已把裤子弄脏了,就跑到厕所,管教周万红大队学委张立娟和护廊都追到厕所,后来逼迫她写检查了事。法轮功学员王颖已经请示了管教要上厕所,大队学委不高兴没让去,王颖憋的肚子痛了很长时间。

在一大队,对法轮功学员管教说你病了,你就得吃药,不吃不行,其他刑事犯管教说你没病,你就是再难受也不能吃药。为了多干活,连喝水都嫌浪费时间,劳教所规定可以打热水,可一大队要求三四个人一瓶水,到了大队学委张立娟那里就改为一个屋一瓶水,有的屋四五个人就喝一瓶开水,如果有人泡一袋方便面,别人就没有水喝。在一大队只许干活不许说话,闫立丰叫那些刑事犯和转化了的人看着法轮功学员,有时看一眼叫她们发现了上报管教,学员们就要遭到训斥甚至加期。

七、造假。一大队在大队长闫立丰的带动下,大搞欺骗之术,零九年过年前,突然有一天叫大家把活都收起来,打扫卫生然后坐着,可以看书,下跳棋,原来这一天是一大队接见日,一会儿闫立丰领来好多家属来一大队参观,就听她大声的说,你看都没活干,都坐着呢。一大队四楼是睡觉的寝室,五楼是干活的生产车间,就是一个屋子搭个木头案子,人坐一圈,除了吃饭上厕所,整天坐在案子旁边,手不停的干,还完不成任务,晚上下楼睡觉就拿到楼下寝室去干,楼上照常关灯,给人以人都到楼下休息了的假相,欺骗世人。

八、加期。加期是一大队迫害大法学员的常用手段,法轮功学员常因不屈服而被加期,法轮功学员王冰被加期达一年之久,法轮功学员李雪莹每个月都有加期(目前还被关押迫害中),法轮功学员李秀敏被加期二个月(目前还被关押迫害中),法轮功学员胡玉梅脑血栓症状已经很明显了,手拿不了东西,到期还不放人,法轮功学员李秀红,闫淑芳,到期还在被关押中(加期时间有待调查)。

九、利诱他人犯罪。闫立丰自知在法轮功网站恶人榜上有名,好多时候她不亲自干坏事,她利用手中的权力,威逼利诱他人犯罪。她亲自选定大队学委,这个大队学委可以代替管教行使权力,直接向她汇报,她给所有被劳教的人开会,告诉大家听大队学委的,在她授意下,在减少劳教日期的诱惑下,大队学委们看管法轮功学员都很卖力。零八年一大队关进一些搞传销的南方小姑娘,闫立丰看好她们年轻,急于回家,就利用她们当护廊,由于她们年纪小,离家又远,法轮功学员常常照顾她们,在生活上关心她们,她们感受到大法的美好,知道这些关心她们的老太太是好人,所以在看管上就有些放松,闫立丰就经常给她们开会,辱骂她们,用加期威逼她们叫她们干迫害好人的勾当。

十、组织严密。闫立丰叫每个小队都成立互包组,每三人或三人以上为一个互包组,有组长,互包组上边还有班委,班委上边还有管活的,还有大队学委,还有二十四小时换人不换岗的护廊,层层组织,和邪党的组织建在连队上一模一样,利用刑事犯人和已经转化了的人替她们犯罪。还经常叫法轮功学员背所规所纪,还搞考试、评比,小队的管教为了评比中不被拉下,就到小队里看管法轮功学员,因为其他刑事犯都能背所规所纪,只有法轮功学员不背,要每个法轮功学员都会背,所规所纪里有诽谤大法的内容,也有承认学员是犯罪的内容,有的学员不背,因为自己根本不是罪犯,闫立丰和管教就给她们加期。

以上只是闫立丰为首的黑嘴子女子劳教所一大队近期迫害大法学员的冰山一角,更多迫害手段尚在调查中。苍天有眼,谁迫害善良,谁参与迫害终有一天会水落石出,谁也逃不出历史的审判。如今法轮大法洪传世界,正义之声已响彻天宇,邪恶的中共已穷途末路,奉劝闫立丰一伙,认清形势,停止迫害,给自己及家人留一条后路。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