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敬宇在长春黑嘴子女子劳教所遭受的迫害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八月十一日】吉林省大法弟子陈敬宇,2008年4月被长春恶警绑架,在派出所和看守所遭迫害,之后被劫持入黑嘴子劳教所遭洗脑、奴役和虐待。以下是陈敬宇自述遭迫害的经历。

被长春市南关区曙光路派出所恶警绑架殴打

我叫陈敬宇,2008年4月23日上午9时被长春市南关区曙光路派出所恶警在欧亚商都绑架。王勇彪和秦大勇两个恶警把我骗到派出所,过不多久进来几个恶警,其中有一个又高又胖的恶警问我叫什么名字,我没说,他就照我的头部狠狠地打了几下。我不知道他的名字,只听说他的外号叫“大柱子”,当时就把我打晕了,过了不久我就开始抽搐,他们怕担责任,急忙把我送到医院,到医院也没看出什么问题。

当天晚上他们就急急忙忙把我及其他几个大法弟子送到长春市第三看守所,当时看守所看到这几个大法弟子身体都不太好拒收,这几个大法弟子就又被送回派出所。几个恶警强迫把我双手用手铐反铐,从头上强行把我双臂按在桌子上,使人窒息喘不过气来。其中有4、5个警察,一个叫张威,另一个叫陈志新,其余的不知道姓名,这几个人强行让我按手印、拽着我的头发强行照相,一切手段都是非法的。

在长春第三看守所被注射不明药物

第二天派出所所长张学庆等恶警们就强行叫看守所收下这几个大法弟子,我在看守所一个月中,也抽搐了二回,看守所的医生就强行给我打了一针不知什么药物,打完后我就昏昏沉沉不知睡了多久,醒来后同被关押在一室的大法弟子告诉我说,你已经睡了一天了。

第三看守所的环境挺恶劣,隔壁屋子关押的大法弟子绝食,恶警就强行灌食,那里的人终日不见阳光,不让出屋。我在看守所非法关押一个月后,被非法劳教一年,在判决书上写的是该人对其询问均不语,并拒绝签字。我被非法关押在吉林省黑嘴子女子劳教所三大队。

在吉林省黑嘴子女子劳教所三大队被强迫按手印

我被送到劳教所时,身体极度虚弱,自己站都站不稳,呼吸都很困难,劳教所不管人的死活也把我收下了,第二天管教一上班,就叫几个人把我抬到管教室,几个管教一起上强行让我按手印,我就紧握拳头不配合,他们几个管教就强行把我手掰开,强迫按手印,由于自己身体太虚弱了,浑身无力,她们还把我放在水泥地上躺着,多没有人性啊!(事后管教金丽华说是她强行掰我手按手印的,我知道其中还有管教孙佳、大队长申明莲等几个人一起都参与了)。

抵制洗脑迫害

在黑嘴子劳教所三大队刚开始就做我的所谓“转化”,我内心深知我修炼法轮功没有错,法轮大法是正法,坚决不转化,她们就找几个人来做所谓的“帮教”(有长春的、有吉林的,其实都是吉林省“610”派去专门做“转化”的),还强迫让看污蔑大法的录像。更为严重的还有一个帮教吃住在劳教所,白天黑夜的跟我讲,想把我拉入其他法门,可笑之极啊!她们让大法弟子写“五书”( 保证书、决心书、决裂书、悔过书、揭批书)就是在毁大法弟子,转化什么啊?把好人转到哪里去啊?她们所用的手段都是欺骗、恐吓,都是见不得人的。

在这期间,我有一天胃部不舒服,管教霍燕(管吃药打针的卫生员)就强行把我带到卫生所打了一针,也不知是什么药物,其实休息一天就会好的,他们不让休息,在那里一切人的权利都没有。

奴役和虐待

在强迫奴役劳动时,所用的胶对人体有害,把我的眼睛呛得有时都睁不开,还强行让干活。上厕所等做任何事都需要申请,平时不让坚强不屈的大法弟子和已经妥协的人说话,搞间隔,害怕妥协的人再重新修炼。一个月不转化后,就强迫让干活,每天大概要干近10个小时活,每个人都有任务,完不成就加班,还搞株连。干累了,想歇一会儿都不行,管教就会大喊大叫。

平时劳教所三餐吃的都是白菜、土豆、萝卜、酸菜,只有过年过节才改善一下,如果上面来人检查时也会改善一顿,每顿饭大概几分钟就得吃完,能不能吃完时间一到,立刻起立走人,饭堂里写着的吃饭时间是半小时,一切都在造假,恶党的一贯做法。不答所规所纪、不做广播体操、翻出经文、不答试卷、不按他们安排的一切去做,就不断的给加期。还经常搜号、搜身。我不做广播体操她们就让我在她们的办公室站了大概半个多小时。

还有个大法弟子是吉林舒兰人,名字叫党宝芬,不想干活,因为视力非常不好,也干不了活,恶警就把它给关进小号,强迫她看诬蔑大法的录像。三大队副大队长姜丽君还打了她。

三大队三小队的管教叫邹霞,她们小队劫持的大法弟子,有一个叫荣春玲的,血压高一些就强迫打针吃药,越打针吃药越严重,出现一些不良现象,时不时的出现晕倒现象,就这样的身体,大队长和管教们还叫他干活,她本人申请“保外就医”,其实已经够出所的条件,所长没有批准,现在还被非法关押在黑嘴子劳教所。

臧丽是三大队一小队的管教,大法弟子不答试卷就动手打大法弟子,她们小队劫持的大法弟子鞠明霞写出管教臧丽迫害大法弟子的经过,恶警就给鞠明霞加期一个月。

拒绝填写所谓的“鉴定表”而遭迫害

孙佳是三大队二小队的管教,由于我不配合她们的要求,例如:不转化、不答所规所纪、不做广播体操、不答试卷、最后几天不参加生产、不填解除劳动教养鉴定表等他们的要求,管教孙佳一共给我加期一个月,最后我出来时才知道她们让我的父亲帮填写的解除劳动教养鉴定表,签我父亲的名字。后来家人也让我替他发表声明:所说、所做的一切不符合法轮大法标准的言行作废。

我不填解除劳动教养鉴定表的前一天恶警把我关进了小号,不让我和任何人接触,这件事是三大队大队长申明连和孙佳等几个管教决定的,目的是为了防止以后的大法弟子都不填解除劳动教养鉴定表,因为我们是不承认这种非法劳教的,一切都不应该配合恶人的安排。

正告恶警

我于2009年5月23日回到家中。我说的这些也只是三大队那里的冰山一角,还有更多的不为人知的详情,希望知情者把劳教所里迫害大法弟子的罪行都揭露出来,目的是避免她们迫害更多的大法弟子,也是在挽救那里的管教,避免犯下更大的罪业。

还有其他各个大队的一些鲜为人知的罪行。在我即将出所前二天,听说七大队有七名大法弟子不参加奴工被殴打的事件。

黑嘴子劳教所管教们对大法弟子所做的一切都是在犯罪。奉劝那里的管教们停止对大法弟子们的迫害吧!天网恢恢,疏而不漏,不要再跟着恶党一起迫害大法弟子了,不要做恶党的陪葬品了。

补记;(1)在南关区曙光路派出所恶警秦大勇和王勇彪抓我时,把我的存折和其他一些物品收走,之后在家人不断的索要情况下才把存折还给我(不归还我的物品长达近四个月的时间),如果不是家人持续的索要,他们还不想给呢!

(2)在开完奥运会不久,有几个警察到劳教所找到我们几个一起被抓的法轮功学员补录手续(法律程序一定是非法的,要不然补录什么手续啊?)我问他们是哪个单位的,他们也不敢告诉我们。我坚决不配合他们,他们说不配合就打,我说打人犯法,他们说你懂法怎么还进来了,我说是你们强迫把我送进来的,你们在犯罪,奉劝你们不要再迫害法轮功学员了,那么大的罪业你们怎么还?

在此奉劝所有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人,悬崖勒马,回头是岸。也许给你们的机会不多了,大法是严肃的,大法弟子是慈悲的,不会怨恨你们的,但是善恶终有报,真正到了淘汰恶人的那一天后悔晚矣。正告那些还在做所谓的“帮教”的长春人祝家辉 、康凯、 范淑珍、张忠山等,立即停止对大法犯罪。

曙光路派出所电话;88915083
曙光路派出所王勇彪手机;1590440543

全称: 吉林省女子劳教所 1085信箱 邮编:130022
长春黑嘴子劳教所所长:马莉廷 办公室:0431-85384323
宅电:0431-85924643,手机:13843020118 13604338661

田副所长;办公室电话:0431-85384312-转8005
管理科岳科长:0431-85384312-转8014

劳教所公开投诉电话:0431-85384312转8006、0431-85384312转8013
0431-85384312转8014

黑嘴子劳教所三大队的办公电话;85384318---6103;
三大队大队长;申明莲
三大队管生产的副队长:姜丽君
三大队管思想教育的副大队长:席桂荣
三大队思想干事;金丽华(获悉现已调到四大队当副大队长)
三大队一小队管教;臧丽
三大队 二小队管教; 孙佳
三大队 三小队管教;邹霞
三大队的卫生员;霍燕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