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西太原女子劳教所毒打折磨法轮功学员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十月三十一日】(明慧通讯员山西报导)山西太原女子劳教所在迫害法轮功学员方面一直走在全国各省份前列。太原女子劳教所共有五队。三队为迫害法轮功的“封闭队”,二队为迫害法轮功的“集训队”,专门迫害拒绝“转化”的大法弟子。其他的队也均有本省的法轮功学员。二队警察陈慧茹、陈春香对法轮功学员非法延期、打击报复,尤其使用吸毒人员以各种方式狠毒、暴力殴打法轮功学员。

一、大法弟子高素英被吸毒人员陈杰等毒打致内伤

今年五月初,山西女子劳教所三大队(专管封闭大队)出现了三个吸毒人员蓄意殴打大法弟子高素英的事件,其中领头的是吸毒人员陈杰,她出手很重,她是三队大队长雷红征的“红人”。

二零零八年五月九日,高素英及两位大法弟子被山西长治市国保大队靳增光、牛秋科、李晓彬绑架,因坚决不写背叛大法的话,同年六月六日被劳教两年送入山西女所三队。

三队大队长雷红珍、刘忠梅授意吸毒人员廉莉、吕改英、刘腾云体罚高素英站军姿、禁止睡眠、禁止大小便、不准接触人、不准说话。犹大刘敏(大同人)、崔淑芳(太原)、路朝霞、路彩霞、罗完英卡高脖子、反拧胳臂撞墙,四十八天昼夜折磨,高烧三十九度,血压升高,因高素英坚决拒绝“转化”,被绑架到二队加重迫害。

二零零八年七月二十八日,高素英对劳教判决上诉,二队臭名昭著的大队长陈慧茹、陈春香不准上诉。八月六—八日二陈指使吸毒者高志华、刘亚楠、崔然、乔丽平、杨丹、王芳、兰梅、张铮毒打高素英致内伤、不能呼吸、卧床三月,白天还强迫高素英进行高压奴役劳动,并伪造高素英一人打五吸毒者的伪案,借机延期高素英三个月。高素英向所长王敏、管理科长反映,将伤痕给其看,她们不予理睬。吸毒者们在大队长们的纵容和指使下长期折磨高素英,中午不让睡、饭菜倒在地上、站军姿、长达七个月之久。

下面是高素英本人的亲身经历和自述。

二零零八年八月八日下午,我几经和组里学员沟通,得到她们的同情,给了我纸和笔,写被劳教的行政复议书,交给班组队长纪香芝,她说:“信不能肯定给你寄出,得请示所领导。”我点头表示理解。

晚十点多,包夹罚我站军姿,陈春香走到我面前,用信戳我的脸说:“我就是所领导,你没有权利上诉,信不能发。”信被扔在窗户上。

几分钟后,十多名吸毒人员和包夹跑进教室把我围住,刘亚楠、高志华先抢我的纸笔,瞬间后,她们又用笔扎我的脸,被扎破,身上衣服被扎破,多处受伤。她们对我拳打脚踢,我倒在地上,她们乘机狂踩我的全身、胸部,我痛得不能呼吸。

然而,我却听到警察队长纪香芝说:“一人打这么多人,高素英真厉害。”我疼痛不堪,从地上爬起来。纪香芝走了,陈春香走来,打人者又开始肆无忌惮地疯狂打我。崔然扭住我的胳臂,猛击我胸部多拳,陈却看笑话似的说:谁看见打人了?崔然边打边说:打的就是你。她们上来轮番的打我,打累了就休息,换人打。一会儿,把我拖到晾衣楼顶,一会儿又把我拖回房间,反复折腾,直到夜间十二点,打人的人回去休息了。陈、纪两个队长又过来嘲弄我两个多小时。因为我遍体鳞伤,呼吸困难,坐卧难宁,要求看医生,被拒绝。陈慧茹声称自己是兽医,用这样恶毒的语言来侮辱我。

更可耻和荒谬的是,三天后,二陈居然纠集打人凶手高志华、刘亚楠、崔然、乔丽平、杨丹对我进行录口供,队长凝视着我身上的伤痕,怪声怪气地说:我看不见你身上的伤痕。竟然让五个凶手做伪证,说我一人把五人打翻在地致伤,延期三个月。而打人者们得意洋洋:“法轮功活不出去了,真给打痛快了,队长不但不管,被打反而延教期,这下不打死也得气死。”

然而她们的算盘打错了,我心里不但没有气,反而替她们感到十足的悲哀。她们已经完全成为共产邪党的牺牲品了,在充当共产邪党迫害法轮功的得力工具之时,全然失去了一丝一毫的人味,完全沦落为兽性不如的劣等生物了,它们将走向何方?无论它们走向何方,都将是自己应有的报应,这一切的罪都是有根源的,都根源于中共和江氏流氓集团对法轮大法疯狂的迫害政策。这一群败类是人类的渣子,是宇宙的垃圾,是必将被淘汰的。它们的恶性恶行不但没有迫害倒我们,只能给大法和大法弟子树立更大的威德。

这些迫害的事实只是山西劳教所迫害大法弟子众多事实中的一小部份真相,在这个共产恶党恶治下,黑与白是那么的泾渭分明,又是那么的被混淆与颠倒,它时刻都在打击善的,褒奖恶的,宣扬假的,掩盖真相,挑起争斗,嫉贤妒能,真是好话说尽,坏事做绝。在中国劳教所这个世界上绝无仅有的特殊环境中,好人,善良的人没有任何人类基本的应有的起码的生存环境,连最普通的妇孺皆循的道德规范和人类正常的思维空间与精神环境都被共产党这个丑恶的东西搅浑、扭曲、窒息,哪怕你想呼吸一口气,仅仅是一口气,你只有象最凶猛和狡猾的野兽一样的呼吸,你才能被它恩准,勉强生存下来。

二、北京法轮功学员梁蕊被关禁闭

二零零九年四月二十二日晚,山西女子劳教所二大队教室,北京法轮功学员梁蕊在背写大法,二大队大队长陈慧茹突然走进教室,要抢梁的本子,梁用手按住本子,保护住本子。争夺中,陈慧茹的手被梁的钢笔尖划破,陈恼羞成怒,当晚将梁关禁闭室,并指使包夹安鸿飞、张娜、郭珍、徐双凤殴打梁蕊,随后拉人做伪证,扬言要延期梁。

三、法轮功学员李秀珍遭包夹毒打

参与这个迫害的还有副大队长陈春香(山西十大恶人之一)。二陈恶警完全被邪恶控制,不断的干着迫害大法弟子的事。她们多次抢走大法弟子的物品,直接参与了对大法弟子高素英的延期。陈春香曾扬言:我就跟着共产党走,与法轮功斗到底,有你没我,有我没你。陈慧茹听到大法弟子对她讲真相,哈哈大笑:“你在做梦吧。”

二零零九年九月十五日,陕西女所二队发生多名吸毒人员包夹蓄意暴力殴打法轮功学员李秀珍。下午六点多,法轮功学员李秀珍在屋里坐着,包夹齐尚兰、组长谢素芹及组内多名吸毒人员一齐上场对李秀珍拳打脚踢。

李秀珍起身出门求助,被她们堵在门内,被围住毒打,李秀珍事后遍体鳞伤,脸上留下手指印、右小腿皮肤青紫面积达十二乘八平方厘米,左臂皮肤青紫达十乘八平方厘米,多处淤血,左手小指撕开一寸长口子,皮肤脱落,肉外露,上衣被撕裂,浑身多处受伤。然而二队恶首二陈却公开说:谁看见打人了?此事不管!

法轮功学员李秀珍,现年五十二岁,零八年七月被绑架来到二队,零八年七月到零九年三月间,吸毒人员杜鹃在二陈的授意下几乎天天对李谩骂,动辄动手打人,李秀珍右侧乳房处至今还有被抓后留下的伤痕。

零八年八月、九月间,李秀珍被多名包夹殴打,原因是李秀珍看到一名法轮功学员被打前去阻拦,遭到报复,后被值班警察纪香芝拦住。九月,大队长陈慧茹抢走李秀珍的衣物,并指示多名吸毒人员毒打她。

四、法轮功学员高素英遭吸毒人员群殴

二零零九年九月二十四日凌晨,法轮功学员高素英被吸毒人员群体殴打,其间大队长直接上手临阵。以下是法轮功学员高素英亲身经历和自述。

二零零九年九月二十四日半夜一点半左右,大队长陈慧茹带着多名吸毒人员突然搜查我的床柜,我被吵闹声从睡梦中惊醒,大队长陈慧茹命我穿衣下床,吸毒人员谢素芹把我书袋里的手稿全部倒翻在地,咆哮着说是写反党言论。我说那是我写的反对离婚(我丈夫买通法院法官制造的离婚冤案)的上诉材料,陈让抱走。我说那是法院要的材料,陈慧茹狂哮:你要怎么着!

包夹林润涛、崔彩霞立刻抓住我的头发,抡拳猛打脸部。我退到床根,吸毒人员张苗、廉林俊、白巧玲把我摁到床上乱打,狂抓我的胸部。我挣扎着从床上爬起来,门被组内的人关紧,又是一阵毒打。陈慧茹吩咐吸毒者看好门,上前用脚后跟踹我,踹一下,丧心病狂的骂一句:谁打你了?最后竟恶狠狠的无赖的指挥打人者:你们都给我做证明,她打你们了!陈慧茹把我所有上诉材料夺走,笔纸、邮票、电话卡等价值几十元物品洗劫一空。陈慧茹临走前还气急败坏的对组内学员说:你们和她串通一气,以后看好她,不许她和其他法轮功说话,不许她说话,她写的东西任何人不能看,任何人写的也不能给她看,看到就抢。

陈慧茹声称:你的官司求我,还能打赢!否则休想。我回绝了这种人的施舍。她一贯做恶多端,在学员中挑拨是非制造矛盾,在队里呼风唤雨,一手遮天干尽了丧尽天良的事,残酷执行中共迫害法轮功的政策,惟恐比别人落后,这种人,我一个堂堂正正的修炼者怎么能求她呢!我相信正义的永恒,相信邪恶只是非常短暂的,也相信会有正义的人们为我们呼吁。

陈慧茹看到我在众人面前拒绝她,恼羞成怒。我丈夫因不堪承受中共迫害(详文待整理后将公布于世)法轮功而提出与我离婚,并串通法官来劳教所非法剥夺我所有财产宣判一事在劳教所内引起很大轰动,引起几乎是所有人的同情,二陈却在此事上禁止我打电话、请律师、要求复议,多次阻扰我上诉,现在又把我的材料全部收走,伤害我的人身,把别的队长同情我给我的法律书也收走。

五、北京法轮功学员黄玲自述遭迫害

北京法轮功学员黄玲在二队也屡遭邪恶迫害。以下是她的亲身经历和自述。

我是北京法轮功学员黄玲,中国传媒大学教师。我于二零零七年九月被北京市国保和丰台派出所从单位绑架,被非法劳教二年六个月。二零零八年七月,从北京天堂河女子劳教所被转到山西女子劳教所三队,因拒绝“转化”,九月被转入二队。

二队的警察不允许拒绝“转化”的学员与家人通电话,我目前有一年多没有和家人通上电话,家人寄来的信件往往都是滞后一月,我才能收到,我戏称从北京到太原,乌龟都爬到了,信件还没到。

我们正常的最基本的生活卫生用品的购买也被屡屡禁止,有时每月只让买十元的日用品。在这种暗无天日的环境中,劳教所自身所规定的很多基本权利对我们坚定信仰的人来说都等于是零。比如:“禁止写字”,“丢失物品白丢”,“禁止购买”、“禁止通话、通信”、“禁止如厕”。

自我二零零八年九月来到二队,大队长陈慧茹就强行没收我的钢笔和写字本子、信纸,理由是这里不允许法轮功学员写文字。她多次威逼吸毒的包夹寸步不离的监视我,禁止我与他人说话。如果我有什么她们认为不当的言行,包夹则会被警察折磨、恐吓、谩骂、甚至殴打,包夹范红梅痛苦不堪,跟大队长提出不做包夹,被其恶毒的掌掴面部。

二零零九年七月四日,我正在书写一些文字,陈慧茹发现后一把抢走我的纸张;
七月二十七日在其命令下,包夹强行抢走我的本子和油笔;
七月二十八日,包夹又强行抢走我的笔芯并抓破了我的手;
八月二十一日,陈慧茹对包夹下令:只要黄玲写字就抢。随后,她们就如狼似虎般的抢走了我新买的油笔并折断,晚间,又将我给所领导的信偷走交付陈慧茹;
八月二十二日下午,包夹一把抢走我的纸,我拉她出去评理,在全组人员的众目睽睽下,她和另一名包夹摁住我,并踢打,当班的副大队长陈春香却视而不见,不管不问。
九月十一日,包夹抢走我的纸笔,并做出打人姿势,我坐在楼道中表示抗议。

二零零九年九月十五日,二队发生多名吸毒人员包夹蓄意暴力殴打法轮功学员事件。晚十点多,陈慧茹、陈春香把我叫到办公室,声称要和我聊聊。我要求严惩打人者,陈春香一口回绝说不管。陈慧茹狡辩的说:强行制止法轮功学员也是互相帮助。我问:“打”也是互相帮助?“强行”就是大打出手?陈春香接过话茬厚颜无耻的说:对,我丈夫打我,我就乐意,打就是互相帮助!我顿时觉得她们既无耻又可怜。

我说:你们不管,我就继续反映,总有管的地方!二陈说:不怕,你尽管反映。陈慧茹说:我就是一颗红心跟党走。陈春香做了一个抹脖子的动作说:即使这样也心甘情愿。陈慧茹接着说:不信,打你试试,怎么着。我说:那你就试试吧,但你的制服可能就保不住了,我该往哪反映,就该往哪儿反映。

接着,陈慧茹伪善的让我说说是如何炼功的,我回答你不懂,你也听不进去,我不想说。她继续装模做样:我们可以作朋友。我说:你跟着中共走,我们路不同,永远都不会做朋友。陈慧茹这时用力挑衅的把我挤向墙角,边说:非做朋友,并用胳肘顶着,我动不了,我说:是不是要动手?陈慧茹不说话,陈春香一言不发,观看陈慧茹的表演,我挣脱后拉门就走,陈慧茹堵住门,说你想走就走?又把我挤到墙角,如此反复,直至午夜十二点。

当我回到就寝处,才知道她们这一出闹剧的真正用意,我的床铺被翻乱,我写的东西被包夹全部偷走。九月十九日晚,二陈将我、包夹、组长叫到办公室对我做问讯笔录,说我写“法轮功经文”,要制裁我。我要她们拿出文件依据。

九月二十一日下午,李秀珍委托我写的被打的反映信件被包夹收走。陈春香说我没有权利写这个。随后,陈慧茹让我写关于经文的检查。我说我没错,不会写的。九月二十九日,我在二队看到了延期我三个月的公示,罗列的罪名是“私藏法轮功经文”。我立即要求陈慧茹给我看法定文件依据。我给二队写了公开信:

我是法轮功学员黄玲。今天(九月二十九日)我看到公示栏中贴出:“私藏法轮功经文” 延期我三个月的公示,我要求看到法定文件依据。

这种不惩办打人者反而压制报复讲真话者的行为为人所不齿,延期是非法的,我会将事实真相讲出来,让人们看一看事情的来龙去脉,到底是谁在违法犯罪。

人的行为都是自己做的,而且只为自己做,延期与不延期是你们的事,与我没有关系,我只要走好自己的路,选择好自己应该做的就可以了。一年与一年不一样,时间会将真相呈现在人们面前,我们大法修炼者的未来,明白真相善良的人的未来是永远美好光明的,错过机缘的人是最可悲的,那也是注定了的,自己的选择。

黄玲
九月二十九日

中午,我将公开信递给陈慧茹,陈说:你写上来就行了。我说:我需要看到文件,因为公示有个时间,我得向上反映。陈大吼:我告诉你写上来就行了。我们就知道了,我们会向上反映。我说:好,我也会把真相讲出来。

在劳教所里,中共做出了它最后的表演,所有真正的邪教伎俩一览无余:欺骗、恐吓、拉拢、暴力、挑拨等等。其目地是在最后的挣扎中迷惑那些容易被迷惑的人,让人跟从它走向毁灭,走向不归。可惜它使尽浑身解数也达不到目地,时过境迁,它的末日已到,即使那些死心塌地的追随者们也非常清楚的意识到了自己的失败,在众人心中早已失去了信任。

在那些劳教所的警察中,象二陈这样的角色越来越孤单了,很多人也不屑与狼共舞,邪不压正,在此,我向所有的世人呼吁:抓住着历史的机遇,选择自己美好的未来。

山西女所迫害北京大法弟子的事实真相

六、山西女所非法关押迫害北京法轮功学员

二零零八年七月,该所一批接受来自北京天堂河女所六十多名大法弟子。目前已有十名左右期满被释放回北京。目前,二队有四名法轮功学员:北京学员黄玲、李秀珍、冯蕴育,山西长治高素英,这四位法轮功学员因拒绝“转化”而被迫从其他队调到此队进行严管。

高素英于二零零八年九月被二队以“私藏法轮功经文”名义非法延期三个月,北京学员黄玲、李秀珍于二零零九年九月被二队以“私藏法轮功经文”名义非法延期三个月。这又是中共恶党新型文字狱的典型案例。

另外,山西女所前几年的劳动任务是给山西汾酒厂做纸盒。经济危机后,活断了,直到今年四月份,才找到组装圣诞灯的活,强迫被关押人员每周奴役劳动六天,每天七八个小时。

目前,这三名大法弟子已联名向户口所在地(北京朝阳、北京东城、山西长治)法院提起上诉,状告二队警察陈慧茹、陈春香非法延期、暴力殴打、打击报复大法弟子等恶行。

山西女所地址:山西省太原市杏花岭区恒山路新店街二十八号 邮编030003
山西女所纪检:0351—2785823
一队:0351—2785801
二队:0351—2785802
三队:0351—2785803
四队:0351—2785804
五队:0351—2785805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