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海省女子劳教所对苗茂玲的迫害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十一月十日】(明慧通讯员青海报导)苗茂玲,青海省西宁市法轮功学员,女,今年五十多岁,原西宁铁路客运段退休职工。她经历过两次共三年的非法劳教、一次为期数月的洗脑班、无数次警察的非法抄家与骚扰,身心受到极大伤害,尤其在青海省女子劳教所中地狱般的经历使她刻骨铭心。

从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法轮功被迫害至今,苗茂玲在这不寻常的十年中,承受了怎样的磨难?让我们借此机会把她的真实遭遇告诉人们。

她第一次劳教被释放后,公安经常到她家骚扰,使她和家人一次次受到伤害。二零零二年八月二十七日晚十二点左右,城东公安分局政保科来了一帮人,进到她家里翻箱倒柜,搜出几本大法书,然后就把她绑架了。二十八日下午又劫持到西宁市看守所。二零零二年九月十九日再次对她非法劳教两年。

苗茂玲被劫持到青海省女子劳教所临下车时,三名恶警(两男一女)对她拳打脚踢,女警察又出言辱骂。劳教所里,九月二十日下午两点,劳教所安排监视她的两个烟毒型人员(其中一个叫马玉珍)让她坐好,因动作慢些,立即遭到她们一顿毒打,一人拉住一个胳膊向后别,当时她还在绝食抗议,身体虚弱。看她们来势凶猛,她大喊救命,她俩说,“你不要喊了,这里特别封闭,外面是听不到的。”她继续喊,她俩慌忙又叫来一个名叫孟丽珍的劳教人员,来人拿着毛巾就往她嘴里塞,堵得她脸发紫差点窒息。孟某慌忙往外拔毛巾,手却被苗茂玲的牙齿挂破,三人见状气急败坏将她摔倒在地,两人骑到后背上,压得她的头无法抬起,这时孟某硬将她的头发往上揪,再次用毛巾塞进她嘴里。她喘不过气来,感觉全省骨头酥软,随即昏死过去。

事后她们向队长汇报,来了两名警察什么话没说,却用手铐铐住苗茂玲双手就走了。那三个人接着开始疯狂谩骂她,她问:“为什么你们打我、骂我,还要用毛巾堵死我?”孟某说:“队长们嘱咐的,弄死你拉到火葬场炼吧炼吧,就说你是自杀。”当时她的气管被她们损伤,咳嗽不止;胸部软组织挫伤,致使胸部疼痛长达两个月。她被关的地方有监控器,警察随时知道这里的一举一动,有人想谋害法轮功学员性命他们却装聋作哑;相反,她有一点不配合她们时,警察立即赶过来训斥。人的生命都无法保障,这里称为“人间地狱”一点儿不为过。

二零零二年十一月九日下午两点左右,时任所长的向建梅来问:“你怎么样?”她说:“烟毒型人员差点把我整死。”向某说:“弄死你就对了。”说完扭头走了。

同年十一月六日,劳教所里从东北来了几个人,说是司法部派来的,当然是针对法轮功学员而来。这几个人带来的是更加残酷的整人方法和流氓手段,使得劳教所里的恐怖气氛更加高涨,有人说简直就象第二次“文化大革命”。这次“运动”由向建梅和时任管理科科长段海荣主持和配合东北来人,目的是让法轮功学员放弃信仰大法真、善、忍。几天后,苗茂玲被带到队长办公室,屋里有十几名警察,因她不配合戴劳教人员牌子,他们用两根电棍乱电并拳打脚踢。段某不解恨,用小细高跟皮鞋狠狠踹了她的右腰,当时她就岔气了。

二零零二年十二月十八日下午两点,时任教导员张文静带头,让她和谈迎春、陈继萍、李元萍四名法轮功学员或罚跑、或罚站。之前谈迎春被带到楼上,过了许久被带回来,谁都知道她遭受了酷刑折磨。之后,苗茂玲被张文静、警察刘霞带到三楼办公室后,张某迫不及待强迫她脱下棉衣,将她双手从背后反铐。张某将她踢倒在地,她脸朝上,张、刘两人各持一根电棍一左一右同时向她的颈椎放电,并且持续电击长达十分钟,她的头不由自主向地下不断撞击,事后后脑勺都是大包。电击中,她口里满是白沫,她不想让她们看到口吐白沫的形象硬是咽肚里了,她的脊椎骨皮肤处被烤焦,疼痛难忍。张某还不断说:“你转化不转化,不转化就继续打。”她又被打得满地打滚,浑身是伤。电用完了,刘某又去充电,两人又电击她的双耳,耳朵肿得象红萝卜。

此后苗茂玲记忆力减退、有时头晕,电击脊椎骨时她的胃受伤,胃痛长达几个月。恶警看她不屈服,非要强迫她写一个不自杀、不自残的保证,真是流氓耍到家了。

陈清华是劳教所卫生室的医生,是直接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恶警之一。二零零二年十二月二十日,他把苗茂玲叫到二楼办公室明知故问:“你怎么样?”转而露出凶相:“不转化还体罚!”这期间,每个法轮功学员都遭到不同程度的折磨,其中谈迎春于二零零二年十二月二十九日凌晨四点左右被恶警逼迫致死。

记得当初她从法轮功中身心受益,而法轮功无端受诬陷,苗茂玲本着向政府讲清法轮功是使人身心受益的好功法的善良愿望,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早晨,来到青海省政府门口静坐上访,十点左右北公安非法拉到省体育场,进行所谓登记审查后由派出所公安送回家中。此后家中再也没有安静过,城东公安分局、大众街派出所、居委会、原西宁铁路公安分处和本单位保卫股,经常到苗茂玲家骚扰。

二零零零年二月八日苗茂玲去北京上访,到甘肃省天水车站,公安就把她们同去的十位法轮功学员绑架到天水车站派出所,非法拘禁一天一夜。后被西宁铁路公安分处接回,又被非法拘禁二十四小时。从此对她的迫害更加残酷。由于她丈夫承受不了这样非法的迫害和惧怕中共株连自己的工作及孩子的学业,做了几十年夫妻的丈夫竟然提出离婚;受到了中共株连政策的影响,他被工作单位西宁火车站升迁时,西宁铁路公安分处横加干涉,公安处放出话:“因你妻子炼法轮功而被取消”。法轮功学员在中共的残酷镇压下,他们的家人利益上遭受着恶意侵夺,心理上承受着巨大的压力。

二零零零年三月二十日她再次踏上去北京上访的列车,因北京上访机构被各地公安便衣层层包围,只得去天安门广场表达意愿,但是立即被公安绑架到广场派出所。三月二十六日,西宁铁路公安分处和单位领导把她强行带回分处,随即非法抄了家,抢走她的全部大法资料。二十七日下午她被非法劫持到青海省劳教所女子管教队(即现在恶名远播的青海省女子劳教所的前身),被第一次劳教,劳教期一年。在劳教所里她遭受了电棍电、体罚、高强度体力活、三个月军训、盛夏曝晒加训练,精神和肉体备受摧残。

这就是一个修心向善做好人的普通法轮功修炼者的悲惨遭遇。希望不明真相的人们认清迫害者的面目,让我们共同发出正义的声音,早日制止这惨无人道的迫害良善的恶行。

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