昔日小弟子从返回归路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十二月十一日】我是从小得法的弟子,在师尊的慈悲呵护下,已经走过了十一个年头,这十一年的路走的摔摔打打,历尽辛酸,甚至也曾在这个人世的大染缸中被情带动而迷失方向。然而,师尊慈悲,大法洪大,无论我曾经多么的不争气,多么的令师尊失望,师尊始终不嫌不弃,手把手的又扶我从新走回神的路上。

(一)苦难十六载,得法获新生

我是一个从小体弱多病的女孩子,算命的都说我活不过十六岁,那时父母整天为了我的健康状况担忧。记的上小学六年级时,我突然间不能吃东西,只要一吃饭就手脚冰凉,嘴唇发紫,父亲赶快背我去医院抢救,可是一進医院马上就好了,做任何一种身体检查都没有毛病,就是吃不了东西,父母愁的整天抱头痛哭,西医看不好去看中医,中医也看不好,就去找跳大仙儿的看。这样折腾了很长时间,才可以渐渐吃些比较软的东西,吃一顿饭要花几个小时的时间。那段日子我总是在想,人为什么要活着呢?为什么上天对我那么不公平呢?为什么我总是得那么多奇怪的病呢?太多的疑问困扰着我,小小年纪,多愁善感却又暴躁易怒,总是怨恨世事的不公。

因为我从小身体就不好,又是独生子女,父母对我的情特别重,他们把我宠的不象样子。我那时讨厌学习,经常和老师吵架。父母做的有一点让我不顺心,我就离家出走。把父亲气的直扇他自己的嘴巴子,却舍不得打我一下,在亲朋好友眼里,我就是一个没有用的报废品。

一九九八年五月的一天,我和父亲有幸在邻居阿姨的引导下接触了法轮大法。当我看过《转法轮》这本天书以后,我被大法博大精深的法理深深的震撼了,我终于明白了自己在人生中一直解不开的困惑,明白了做人的道理,法轮大法就象一盏明灯,在黑暗中为幼小的我指明了方向。从此,我开始按照宇宙特性“真、善、忍”的标准修炼,严格要求自己,学习成绩直线上升,也懂得了尊敬老师,听长辈的话。而且随着炼功,奇怪的顽症都不翼而飞了。父母看到我的变化高兴不已,认识我的人也都说我象换了一个人一样。

得法一个月的时候,我梦见了观音菩萨,她从天上飘下一条黄绢,上面写着一首诗(原话不记的了),大概意思是说在我生命快要结束的时候遇到了法轮大法,大法延续了我的生命,观音菩萨告诉我要好好修炼,不要错过机缘。半年之后我又经历了一次元神离体,也是点悟我生命是延续来的。那时我修炼的非常精進,感觉自己象火箭一样的往上窜。每天和那些善良的叔叔阿姨们一起学法炼功,每天都是那样的幸福快乐,无忧无虑。

(二)放下生死,捍卫大法

可是幸福的日子是那样的短暂,不久邪恶的迫害就开始了。那年我上高中一年级,学校强行组织学生去看诬蔑大法的话剧,我看到一半实在太难过了,提前离开了剧场,在剧场外面伤心的大哭了一场,想不明白为什么那些人要造谣诬蔑师父。回到学校以后,老师查到我提前走了,要我写一份检讨书说明去了哪里,我不知道这个检讨书怎么写,就写了一份修炼大法的心得体会交了上去。老师看了以后吓坏了,要我写不炼法轮功的保证书,不然就上报学校,还吓唬我说会开除学籍。我说:“我一个字都不会写,我的师父救了我的命,师父现在被坏人诬蔑了,我就要为了保全自己而背叛我的恩师吗?你希望你的学生是这样的小人吗?我就是死都不会写不炼功的保证书。”最后老师看我态度坚决,觉的没有办法改变了,她说我是个好孩子,就冒着风险帮我把这件事情压住了,没有上报学校。

转眼到了二零零一年,十一前夕,校长当着很多老师的面诬蔑大法,被我听到了,我经过了一番痛苦挣扎,最终决定站出来维护大法,去和校长讲清真相。第二天中午我敲开了校长室的大门,告诉他我修炼法轮功,告诉他大法的美好与中共迫害大法的邪恶。他静静的听,没有说话,只是让我回去上课。结果第二天,学校专门为了我的事开了会,然后就开始了对我的洗脑转化,每天一到上课时间,就叫我去政教处谈话,有时屋里坐一排老师,轮番做我的转化工作。那时我正面临高考,我的学习成绩很好,而且在学校经常参加唱歌、绘画比赛,每次都是拿一等奖的。老师们都说我考上重点大学是没有问题的,并说如果我不转化,这一辈子前途就毁了,带上炼法轮功的档案,哪个大学也不会录取我,最后还以开除学籍和劳教来威胁我。我都没有动心,拒绝转化,始终和他们讲真相。最后他们没有办法,找来了我的父母,母亲回家后连哭带闹,逼着我写保证书。父亲也说,只是写几个字,心里没有动。我坚决的告诉父母,我一个字都不会写,无论将来面临什么,都不会做对不起师父和大法的事。

那段时间感觉压力非常大,面对学业、前途的舍弃,父母痛苦的哀求和同学、老师们异样的眼光,也曾经偷偷的哭过,想不明白这么好的大法为什么政府就是不让学呢?同时也觉的修炼真的很难,但是无论怎么难,都要坚定的修下去!就算所有的人都不理解我,我也一定要坚定的走下去。那个时候,我感觉自己心中什么都没有,只有对师尊和大法的坚信。最后,在师尊的慈悲加持下,学校放弃了对我的转化,也没有给我带档案。

经历了这次魔难不久后,我做了一个很清晰的梦,梦中一个身穿道袍,手执拂尘的老神仙带我来到一座高山脚下,我问那个老神仙:“我们修啊修啊,何时才能圆满呢?”老神仙指了指高山对我说:“你看到这座山了吗?什么时候你爬到山顶,什么时候就是圆满了。”我问道:“我以前不就是在那山顶吗?为什么还要爬?”老神仙说:“那个已经不算数了,要从新再爬,这一次爬上去才真正算数。”说完老神仙用一种无比期盼的眼神看了看我,又语重心长地对我说:“你已经被封为‘某某大帝’,你一定要好好修炼,等待将来圆满。”说完就慢慢隐去了。

(三)情迷大染缸,放松毁一旦

高中毕业后,我以优异的成绩考上了一所理想的大学。可是万万没想到,我却“生于忧患,死于安乐”,由于抵挡不住世俗的诱惑,放松对自己的要求,而在以后修炼的路中摔了大跟头,给自己留下了深深的遗憾。

上了大学,离开了家人和同修,我就進入了小社会,在这里接触的都是常人。以前在高中整天就是学习和学法,可以说这个社会对我来说是陌生的,由于小弟子缺乏对社会的抵抗力,又没有修炼交流的环境,一接触常人这些五花八门的东西,不自觉的就产生了好奇心,也想看看听听,同学在寝室看电影,我也跟着看起来,被那些爱情故事牵动着心,有时也向往起人中美好的爱情来了。

因为我的学习成绩很好,又擅长唱歌、跳舞、画画,所以很快被选入学生会做了宣传部长,而且选上了“校园十佳歌手”,经常去各个系参加表演,渐渐的成了学校的小明星,得到了很多同学的追捧,慢慢的,我的虚荣心也开始起来了,满耳朵听到的都是别人说我怎么怎么好,说谁谁都交了男朋友,同寝室的人都劝我交个男朋友,结果我给自己找了借口,认为大法弟子也不是不可以交朋友结婚的,就接受了一个男孩子的追求,结果我答应他的当晚,就在梦中见到男朋友来到我的面前,很严肃的对我说:“你象莲花一样圣洁,我不能污染了你。”

但是醒来后我没有悟,继续和他交往,时常一起上自习课,逛街,买衣服,到后来陷入感情里不能自拔,这时学法也已不能入心,一边学法,一边在那里想念男友,自己在一步步的被污染,在不知不觉中往下掉,却没有觉察到,就这样一直拖了三年多,二零零四年六月,邪恶钻了我在这方面的空子,我在学校里发放真相光盘,被人举报。在被抓前,我梦见一条毒蛇对着我的腿咬了一口,我奄奄一息的时候,大叫一声“师父救我!”结果一个声音(旧势力)从天上传来说:“救你干什么呀,救了你好让你和你男朋友搞对像啊?”不久我被劫持到臭名昭著的沈阳张士洗脑中心,这时才猛然醒悟,可是悔之已晚。

由于自己长时间不注重学法,那时已经没有了当初那种对师尊和大法的坚信,在安逸心、怕心、想父母的心,想出去的心的驱使下,我违心的写下了保证书。当天晚上,我在梦中看见自己扒着一块小木板浮在滚热的岩浆之上,岩浆下面是做我转化的那些“帮教”们,他们时不时地伸出手来要拖我下去。我紧紧的把住木板,感觉自己危险至极。

一个月后,学校派人把我接了出去,并在学校长期监视我。从洗脑中心回来后,我感觉我的整个灵魂就象是硬生生的被抽走了一样,变成了一具行尸走肉,回首自己修炼的过程,想想当初邪恶迫害最严重时都能坚定的走过来,可是却在安逸的环境下放松自己,一不小心居然走到了“转化”这一步,我不敢相信这一切都是自己做出来的,无法面对更无法解脱,每天一回到家就会捶胸顿足的放声痛哭,碰上下雨天打一个雷,我都会害怕的到处钻,生怕自己会被天打雷劈。那时我的精神处于快要崩溃的状态,极短的时间内头发白了很多。想走回来却又没脸面对师父,就这样自己渐渐的离开了大法。

大学毕业后,我進入了社会这个大染缸中,完全不修大法了。在人世之中追名逐利,陷入七情六欲之中,变的连个常人都不如,脾气异常暴躁,在家里稍有不顺,就对父母大发脾气,不管多贵重的东西,拿起来就摔,下班以后就和同事泡在酒吧、歌厅里面喝的烂醉,要不就是在网上聊天、打游戏,整天吃喝玩乐,挥金如土,在醉生梦死中麻醉自己。短短几年之间,道德急速的随着人类下滑,造下了如山如天的罪业。有时朋友或亲人提出我是炼法轮功的,我就会暴跳如雷,对他们大喊大叫:“别说我是炼法轮功的,炼法轮功的没有象我这样的畜牲!”就这样我在这种极度自责、懊悔,无法救脱的心情中活的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一次梦中我看见自己已经掉進了地狱,另外空间的身体在一层地狱中受刑,一只老鹰急速的向我飞来,瞬间穿透了我的身体,叼走了我的心脏,我在剧痛中挣扎着睁开眼睛,不敢再合上眼。有时睡着后,就看见一双双魔鬼的爪子从床下伸出来要拽我下去。在离开大法的那几年中,我活的痛苦的无法言表,可是慈悲的师尊始终没有放弃我,一次次的点化我要原谅自己走回来,而我却始终无法解脱。

(四)浪子回头师不嫌,从修大法志愈坚

二零零七年初,我忽然觉的自己在常人中这种你争我夺,纸醉金迷的日子太累了,我不想再那样醉生梦死的活下去了,于是我离开了身边那些道德败坏的常人,来到了一个陌生的城市,想在这里从新开始自己的生活。我渐渐的冷静下来,并且鼓起勇气决心从新修炼大法,再从做好人做起,一切从零开始。

可是,因为自己以前走了弯路,被邪恶抓到把柄,走回来的路到处是艰难险阻,魔难重重。而且这里依然没有同修,没有环境,一段时间,我感觉自己修上去了,可是因为不稳,又掉下来了,再修上去,又掉下来。有时真的失去了信心,感觉自己已经无药可救了。一次在梦里,我被一群鬼捉住,它们要我跪在地上给它们爬三圈,否则就要害死我的众生。我说只要能救我的众生,我给你们爬,说完双膝跪地,正要爬,那些鬼突然围了上来用狼牙棒拼命的打我。我说你们打吧,我干了那么多坏事,我活该!那些鬼听后个个哈哈大笑,其中一个魔头走过来鄙视的嘲笑我说:“你看看你现在的样子,当初你上刑台的时候都没有屈服一下。”说完一个画面展现出来。那是某一世的我,是一个西方男子的形象。我的双手被捆在后面,背上背着一根圆木,正在向刑台走去。但是,我的步伐稳健,表情坚毅,没有一丝屈服和怕意,最后慷慨就义。

还有一次我梦见我的身体里排出了很多非常肮脏的东西,都被师尊接住了,然后师尊的头发变的越来越白,面容也越来越苍老。我知道师尊为我承受的太多了,即使我再怎么不争气师尊也从来没有放弃过我。当我失去信心时,师尊鼓励我,当我遇到危险时,师尊保护我,为了度化我这个满身罪业、掉進地狱里的生命,慈悲的师尊耗尽了自己的一切。我一次一次的做不好,师尊一次又一次的从新给我机会,就这样手把手的又从新把我扶回了正路。从回大法修炼后,我紧紧的抱住《转法轮》,激动的痛哭流涕,就象迷路的孩子终于又找到了父母,心里一遍遍的对师尊说:“师父,我知道错了!我再也不会离开了!再也不会离开了!”

我为自己能再次成为师尊的弟子,从新走回证实大法、救度众生的神的路上而感到无比幸福喜悦。我也真切的体会到了一个生命离开法将意味着什么。现在我每天稳步的做着三件事,兑现着自己的史前誓约。经历了这么多之后,我已不再向往人世中虚幻的美好了。以前不懂得这个人世到底是什么样,虽然师父在法中都有讲过,可是还是不能够深刻理解“大染缸”的涵义,所以依然充满好奇和憧憬,潜意识中有一种不平衡,觉的自己还那么年轻,什么事情都没尝试过,好象很不甘心,其实是对师父和大法的不信。自己真正的经历了一番之后才猛然醒悟,可是代价却太惨重了。对青少年来说,学法修炼的环境真的很重要,离开大法就极其危险,迫害中邪恶在虎视眈眈、无孔不入,没有進入社会的孩子缺乏抵抗能力,思想如果离开了大法,就很容易被旧势力毁掉,回首自己走过的路,真是心有余悸,不敢相信那段路是我自己走出来的,就象是做了一场噩梦一样。从新修炼的路虽然难走,但是只要横下一条心,信师信法,就一定能闯过来。在面对生死考验时,我告诉我自己:“我的命是师父给的,我把自己的一切都交给师父来安排,只要是师父要我走的路,就是粉身碎骨也要坚定不移,但是如果是邪恶的干扰和迫害,我决不承认,必须全盘否定。”邪恶再企图用人中的东西来动摇或改变我,已经是痴心妄想了。放下生死的大法弟子,谁也动不了!

这个混浊的人世确实不是我们大法弟子该留恋的地方,再美好的东西也只不过是过眼云烟,镜花水月,短短几十年犹如梦幻一过,得到了什么又失去了什么?唯有修炼大法,返本归真,助师正法,救度众生,才是我们大法弟子今天存在于世上的真实意义。我知道自己和一直都走的很稳的那些同修比起来差距太大了,现在唯有奋起直追,珍惜每分每秒,精進再精進才能跟上正法進程!也希望那些还在迷茫中,还没有走出来的同修赶快抓住这稍纵即逝的万古机缘吧。慈悲的师尊不想落下任何一个人,对我们一等再等,如果我们还不争气,那么未来当法正人间,大审判来到的时候,我们又将如何面对呢?让我们突破自己人的各种观念,放下一切怕心和执着,真正的兑现自己的史前大愿吧!

个人修炼体悟,如有不当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合十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